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出走的同義詞是逃離(3)

回到飯店之後就是自由時間,晚餐得自己打發。

換套衣服充個電,小瞇一下,待會去兩條街外的一蘭拉麵填飽肚子,在附近逛逛,回來洗個澡就能安心睡了。邱育涵想得美滋滋的,打開行李箱卻愣住了──這不是她的行李!這堆七彩繽紛的衣服是誰的啊!

她冷靜下來仔細瞧了一下,不只衣服前衛,邊邊有個透明袋子裝著各式各樣奇形怪狀的飾品,從骷髏款到童趣風都有,還有一整個大化妝包,林林總總裝滿保養品,夾層還有……男士內褲……

最後讓她確認行李正主身份的是量販包的冰糖梨汁。這東西她今天看過太多次,甚至還被送了一包體驗,說是對嗓子很好……重點是她不需要保養嗓子好嗎!

迅速把箱子恢復原狀,邱育涵拖著它出去,按了隔壁房間的門鈴。

「誰?」

「我是Uah。」

不用幾秒門就開了,朴光海穿著飯店的浴衣,鬆鬆垮垮、領口大敞,水珠從髮梢滴滴落下:「幹嘛?」

「這個是你的。」她把行李推到身前,「飯店弄錯了。」

「哈?」他回頭看了一眼,狐疑道:「真的假的?」

「真的。」邱育涵鬆了一口氣,看來他還沒打開箱子,還好還好。

他進去拉行李箱,交換的時候忽然問:「妳吃飯沒?」

「啊?還沒……」

「要不要吃一蘭?就在附近。等我一下,一起去。」他拉拉頭髮,「我洗好澡到隔壁叫妳。」

她措手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點了頭。

回房,呆呆坐在床沿,她越想越不對,馬上打了電話。

「喂?」男人的聲音。

邱育涵習以為常:「嗨,修宇哥!我找子韓。」她韓文不好,單單這句最溜。十次打給夏子韓有八次會經過接線小哥,她早習慣了。

那邊扔了句稍等,然後是窸窸窣窣的聲音,「……育涵?」

「妳現在能講電話嗎?不方便的話待會幫我跟修宇哥說個sorry因為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問妳!」一整天沒講中文,一講起來就像機關槍一樣又快又舒暢,邱育涵開門見山:「妳是不是幫我疏通過朴光海?」

「疏通?這麼嚴肅幹嘛?」夏子韓笑答:「我的確有跟他提過妳、要他多照顧妳,僅此而已,其他的我什麼都沒說啊。」

「果然是這樣。」那麼所有的一切都說得通了。

顧慮消失了,邱育涵一下子神清氣爽,「好了我沒事啦,我不打擾妳跟修宇哥的兩人時光了,Have   Fun!」

「沒事,他在煮飯呢。倒是妳,韓語學得怎麼樣?比日文簡單吧?」

「內,馬斯咪搭──」

「妳發音真夠差的!」

「內,崔松哈咪搭──」

「……」

「我今天光是用這兩句就打遍天下無敵手,韓語真是博大精深呀,哈哈哈──」邱育涵大笑:「開玩笑的啦!妳真以為我什麼都聽不懂啊?好歹我也是密集惡補了韓文以後才敢簽約待下來的,要不什麼時候被人家賣了我都不知道!」

門鈴響了起來,邱育涵急急結尾:「哎,下次聊,我現在要出去吃晚飯了,朴光海要帶我去吃一蘭!嘿嘿嘿,謝謝妳的疏通啊!」

邱育涵換了身便服,出門前經過鏡子多瞧了兩眼,又折回去找出帽子戴上。

朴光海也不約而同的戴了帽子,但,那個超大的漁夫帽是怎麼回事?不管看幾次這都是要開見面會的造型啊──白襯衫黑毛衣,緊身黑皮褲,亮片尖頭鞋,手上金屬飾品叮叮噹噹一整串──如果沒記錯的話他們是要去吃拉麵的吧?

不過比起驚嚇,更恰當的說應該是太久違了。都說朴光海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當初她還是粉絲那會兒他就是這麼個調子,現在這樣還算客氣了,她還曾經把他穿得像聖誕樹的照片設成桌布呢,是她太久沒有關注他了,才會一時不習慣。

真正讓她驚嚇的是進入一蘭以後看見的人。

「YO   Bro!」

「Long   time   no   see!」

朴光海上前和男子擁抱,而那位男子竟是日本當家樂團Dare的主唱KEI!

之前那樂團曾經來臺灣開過演唱會,開賣後七秒售鑿,于翔動用了所有關係人脈,好不容易才搞來了兩張公關票,當作她的生日禮物。最後,她卻等不到他出現,一個人站在小巨蛋外面,聽著裡頭透出來的歌聲,不知道該哭該笑……

「Uah!」朴光海拍她手臂,「幹什麼呢,叫妳好幾次了!」

「抱歉……」她和那主唱對上視線,直接用日語說:「您好!我是光海的助理,我叫邱育涵。」

「日語不錯,」男子笑應,伸出手:「叫我KEI就行,別客氣,光海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邱育涵慌忙應好,太震驚了,連握個手也驚慌失措。

「別緊張,放輕鬆,就當跟新朋友吃飯。」朴光海低聲在她耳邊道。

……新朋友?她跟他認識也才兩天,就介紹這麼大牌的新朋友給她啊……

她只好回了句謝謝,收拾起浮動的心緒,開始說服自己:四海皆兄弟,放眼望去看到的都是朋友……

幸好拉麵很快就送上來了,邱育涵靜靜的吃,聽他們聊天,大多是關於音樂的話題,她插不上話也沒想插話,一直到接近尾聲了KEI才提起:「說來我們前陣子才到台北演出過呢!」他看向邱育涵,笑問,「妳知道這事嗎?」

「當然,我還買了票!」她惋惜貌,「都準備好了也到現場了,但出了點事只好又離開了,真的很可惜……我很喜歡你們的歌,手機裡還有專屬播放清單喔。」

以示證明她還拿出手機秀,真的有一個「Dare」的清單。

「不可惜不可惜,我們演唱會很多的,下次讓光海順道帶著妳來。」

她連聲稱謝,要拿起啤酒敬,卻發現眼前的酒無聲無息被換成了可爾必思。往旁邊一瞄,朴光海若無其事地回KEI:「兄弟,這事不是應該先問我意願?」

「難道你還會拒絕?」

朴光海執起啤酒杯,但笑不語。

餐後他們走回飯店,朴光海突然開口:「妳有聽過N.A.O的歌嗎?」

「有啊,我算是overdose的一員,曾經有陣子很關注你們──」

「『曾經有陣子』?」

邱育涵沒料到會被調侃,紅著臉解釋:「哎,這不能怪我,之後我就開始工作了,忙得天昏地暗的根本沒時間追星。」

「那妳手機有N.A.O的歌單嗎?」

「當然有!」說著就要再拿出手機來秀,隱約覺得不對:「等等,你這是在捉弄我吧?」

朴光海忍俊不禁,笑了出來,伸手壓了下她的帽沿:「現在才發現?」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