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出走的同義詞是逃離(2)

隔天到了EC,邱育涵直接上了N.A.O的褓母車,等朴光海來。

朴光海的經紀人叫江河,真的就姓江名河──他還特地把身份證拿出來給她看,漢字真的就是那個江河。但江河雖然名號如此磅礡有力,長相卻是斯斯文文,看起來就一精英高材生。

江河挺親切的,交換資料、核對過行程之後看她侷促便找了些話題閒聊,順便提點一下新人,知道她韓文有待加強,語速不快,太長的句子就用英文復誦,溝通基本沒有問題。

她不費吹灰之力就打聽到整個隨行團隊的喜好跟地雷,真是上帝保佑,希望她在異國的工作能夠平平穩穩地過。

等了半刻,朴光海總算慢吞吞地踱出來,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拉開門,「江河啊,我的早餐呢──喔,CAP   BOY?」

CAP   BOY?邱育涵不自覺地摸上自己的帽子,才見了兩次,原來自己已經被取了綽號嗎?

她不自在地把帽子拿下,好歹也取個CAP   GIRL之類的吧……居然是BOY……

「什麼CAP   BOY,人家是你新CODY,客氣一點,小心等下臉被畫花……喏,早餐在這。」江河把紙袋往後遞去,發動引擎。

朴光海就這樣自顧自地吃了起來,這點讓邱育涵挺無所適從的,時不時撇頭偷瞄他,最後終於深吸了口氣,朗聲道:「您好,我叫邱育涵!」

江河和朴光海都被這音量嚇了一跳。前者立刻回過神來穩住方向盤,但車子還是無可避免地晃了下;後者嗆了下,咳了幾聲才緩過來:「妳會不會太激動?」

邱育涵低著頭,組織了老半天才湊出一句完整的話:「上次是您要我大聲點的……」

「……」

朴光海想起來了,只好說:「音量再拿捏一點,畢竟是密閉空間,妳看妳剛才差點嚇惨江河了,出車禍怎麼辦?」

落落長一整串,邱育涵只catch到幾個單詞:妳,嚇惨江河,車禍。於是她開始不停複誦「真的很對不起」──以同樣驚人的音量。

朴光海傻愣之際才想起眼前這人其實是語言不通的外國人,只好再說了一次:「音量,音量,小聲點。」

見他沒有生氣的樣子,邱育涵才鬆了口氣:「是,我知道了。」

邱育涵這輩子第一次走特殊通關,深深覺得不像表面那樣風光。

一從保母車下來就是掀翻屋頂的尖叫聲,粉絲等了許久終於看到真人,興奮地直往前擠,因為是朴光海首次SOLO的亞洲巡演,也聚集了好些媒體在周圍,閃光燈亮個不停。

幾個預備好的保鏢護著他們進入大廳,平常只需幾十秒的路程在人潮推擠下硬是走了好幾分鐘,途中朴光海接了各式各樣的禮物,然後再一樣一樣掛到她身上……這功能聽起來怎麼有點像聖誕樹?

新手上路難免兵荒馬亂,邱育涵通關以後才發現剛才手臂不知道被什麼刮破了皮,口子有兩指頭寬,雖不嚴重,但也滲出細細小小的血滴,難怪一直有麻痛的感覺。

她嘶了聲,起身打算去化妝室沖個水,卻聽見朴光海的聲音:「Uah,焦糖瑪琪朵,中杯去冰。」語速很慢,字字清晰。

他在跟誰講話?該不會是她?

邱育涵疑惑回過頭來,他的視線還真的直直迎向自己。

「我?」她開口確認。

「嗯,對,就是妳。妳的名字太難唸了,以後我就叫妳Uah。」

邱育涵僵住。

Uah……育兒?

她是聽說過韓國人習慣在名字後加個ah或i當作小名,但……她的名字做起來怎麼這麼詭異?

朴光海見她沒反應,嘆了口氣又開口,一邊說著一邊從包裡掏東西:「需要我用英文再說一次嗎?Macchiato,   Grande,   ice-free.」

「喔、喔……」差點忘記她的正式職稱叫化妝隨行助理──化妝是補語,助理才是主語。

「喏。」他拉起她的手,一翻,把掏出來的東西放她掌心:零錢,小護士藥膏,OK繃。

「快點,要登機了。」

她有些怔忡,心裡不知道是感動還是什麼,隨後回過神來,應了聲好,快步往咖啡店去。

朴光海看著她小小的背影,抿了抿唇,垂首繼續滑手機。

飛過去的第一天是彩排日,朴光海瀏海全夾了起來,黑框眼鏡,素顏上陣。

邱育涵正職沒什麼做,跑腿倒是跑了好幾趟,熟門熟路的程度都快趕上本地人了,就差沒把會場附近的店家地圖給畫出來。

而且還不是把飲料買回來就完事了,得一杯一杯送到主兒手上才算完成任務。

本地工作人員還好辦,清一色都買拿鐵,加上她日語溜,溝通不會有困難。隨行團隊就不一樣了,人數相較是少了些,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喜好,搞混了不開心了就是結仇。邱育涵聽江河叮嚀的時候覺得特親切特有歸屬感,果然不管到哪個職場潛規則都是差不多的──討好前輩,打雜跑腿,任勞任怨,閉嘴扮乖。

想當初她初進職場,吃過的悶虧可是同期的好幾倍。好歹她在臺灣也是打滾了好幾年的老鳥,現在回頭幹這些小活,不用適應期都得心應手。

發送完所有飲料,彩排正好進了中場休息。朴光海一下舞台就喊了聲江河,邱育涵連忙迎上去,遞上礦泉水:「江河哥去確認外頭場地。」

他嘴裡含著水,點頭表示知道,手機鈴聲就響起來。

是I-phone的內建鈴聲,邱育涵下意識地探了探口袋……不是她的。

朴光海把礦泉水放她手裡,接了電話:「喂?」

偷聽老闆講電話這事太危險,她默默退到旁邊,放空。

不一會兒,溫熱觸感覆上臉側,她一驚,這才聽見朴光海的聲音。

「XIA找妳。」他將手機貼上她的耳。

「啊?哦、哦……喂?」

電話那頭的聲音清脆而悅耳,還是親切的中文:「抱歉啦,打妳電話都不接,只好讓光海當接線生了。工作順利嗎?」

邱育涵還沒回過神,愣愣道:「……呃,手機大概是沒電了。工作還行。」

「幹嘛啊,妳什麼時候講話變這麼精簡的?」

「……剛剛。」

不能怪她失態,朴光海直盯著她看,她都快嚇死了,哪還能好好回話?

他眉頭微皺,而她冷汗直冒,以為他生氣了。過了幾秒他卻拉起她的手,扶住手機,回頭幾個大步走到舞台邊,翻身上去繼續彩排……原來只是要她自己拿著而已?

糗死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頓了頓:「……育涵?邱育涵妳有在聽嗎?」

「哦?喔,歹勢,我剛剛放空了一下,不是故意的。」朴光海視線一離開,她整個人就恢復了,這大概是每個員工面對老闆的正常反應。

「妳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謝謝啦。」

「我問妳下週三有沒有安排,如果沒有的話要不要一起出去逛逛?那天沒通告,帶妳熟悉環境。」

她立刻應允,樂道:「行啊當然行!我正愁沒嚮導呢,哈哈!不過也太幸運了吧?我禮拜二回韓國禮拜四又飛大陸──就正好是我休息的那天!我們的默契已經好到可以心電感應了!」

夏子韓忍著笑:「我事前問過光海了好嗎,他的行程等於妳的行程不是?妳還真的信心電感應這套啊。」

邱育涵一聽臉就垮下來:「……害我驚喜了一下,原來是作弊!竟敢欺騙我的感情,嗚嗚嗚──」說著就要開始假哭,幸好在開始之前意識到場合不當,一抬眼果然見方圓十公尺的視線都往這裡集中──包括朴光海在內。

她講話真有這麼大聲?立刻掩上嘴,飛也似地往角落躲。

「欸、欸……等等,我喘一下……那個,我晚上再打給妳,剛才一不小心太嗨森,整個團隊都用目光鞭打我,痛死了!」

那頭的人顯然不欣賞她的幽默,丟了一句「妳去工作吧」接著就聽見斷線的嘟嘟聲。

邱育涵嘴角微彎,跑回舞台邊,要把手機還給朴光海,但後者正心無旁鶩地和音控組討論細節,她想了想,就把手機放進口袋,找江河報到去,成功地領到一樁又一樁的雜活,直到彩排結束。

坐上保母車,江河就從前頭遞來兩份套卡,邱育涵接過,是他們的房卡。她把自己的那份收好,另一份連著手機還給朴光海,後者漫不經心地把東西全扔進袋子,外套反穿,帽子拉上把臉整個蓋住,開始補眠。

紅燈,江河道:「明天早上七點開始有拍攝,節目的突襲檢查跟幕後寫真,之後到攝影棚。中午和唱片公司有飯局。結束後直接到會場最終彩排,演出前有三家雜誌訪問,都在後台做。詳細資料問育涵,行程表在她那都有備份。」

「嗯。你們知道就行。」聲音從衣料底下傳出來,悶悶的。

邱育涵在旁邊偷偷讚嘆,不愧是跟了三年的經紀人,果然深藏不露。剛才那一長串話雖然聽不太懂,但表上列的關鍵字一點不差。

她趕快趁他還沒睡著時問妥:「那我什麼時候方便過去化妝?六點半行嗎?」

「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