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2.以後我就是妳的依靠了

      沈蓉嫣被帶回慕容大宅後,大宅內的傭人們更很是驚訝。

      因為大宅內除了慕容琛的姊姊會來之外,他們幾乎沒見過任何一個女人,更何況是一位未成年的女孩。

      慕容琛的助理許官將她帶進去後,便轉頭交代一旁忙碌的李嬸:「給這個丫頭梳洗一下,衣服在這兒。」

      李嬸放下旁邊的抹布,點了點頭的就牽著沈蓉嫣的手上客房的浴室去了。

      她就怎麼想也想不通,難不成這個小丫頭是琛二爺的親戚?可是看起來也不像啊,這丫頭穿的那麼普通,慕容家是慕城的五大貴權之一,不可能是的。

      那這丫頭到底會是誰呢?

      「小姑娘呀,妳叫什麼名字呢?」李嬸好奇的脫著她的衣服,一邊問。

      但沈蓉嫣始終沒有看她一眼,並不是不想理,而是她的臉毫無血色,只差魂魄飛走而已。

      對於被無視,李嬸也只是撅了嘴,沒有多說,她看這丫頭雖然長的挺水靈動人的,可是看起來陰陽怪氣的,連雙眸都這麼空洞。

      只要她好好做好她分內的工作就行了。

      李嬸替她洗了澡穿好衣服後,便幫她吹乾頭髮,將她的長髮給綁了一個高馬尾,讓她別看起來這麼狼狽。

      她牽著她的小手就走了下樓,而慕容琛也回到了家。

      當他看見沈蓉嫣梳洗好被牽下來的時候,那漆黑的眸子中,一抹溫和的目光飛快地從他眼裡閃過,接著,他抿緊的薄脣微微張開:「吃飯。」

      他熄掉了抽到一半的菸,將沈蓉嫣牽到椅子上。

      而餐桌上早就已經準備好豐盛的晚餐了,香味撲鼻,但這餐桌這麼大,也就只有慕容琛和沈蓉嫣兩個人。

      沈蓉嫣看著自己眼前熱騰騰的飯菜,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親。

      沈家並不有錢,但他們一家人都會窩在小餐桌前,吃著沈母親手下廚的飯菜,雖然沒有山珍海味,不過沈蓉嫣卻很喜歡這種母親的味道。

      但是她現在卻再也吃不到了。

      因為她最愛的父母已經自殺了,而且她也被陌生人買走了。

      想著想著,她心泛酸,眼眶內的液體也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她不敢哭出聲來,因為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更不知道買走她的男人要對她做什麼。

      沈蓉嫣默默的拿起筷子,慢慢地吃了起來。

      而她的淚水和飯菜夾雜在她的嘴裡,卻怎麼也吃不出味道來,除了淚水很鹹之外,她吃不到飯菜的味道,更沒有母親的味道。

      這一頓飯,她實在吃不下。

      而她的一舉一動,全都被慕容琛看在眼裡。

      吃完了晚餐後,慕容琛又拿起一根煙開始抽著,他的眼裡一直都看著她,卻對旁邊的許官說道:「房間準備好了?」

      「報告老闆,是的。」許官敬畏的回答。

      沈蓉嫣喝了一口水之後,便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臉上的淚也早就乾了。

      等到慕容琛抽完菸後,他站了起來,慢慢地朝她走過去。

      一抹偉岸高大的身影就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男人朝她伸出了手:「走吧。」

      見她不肯握住自己的手,他垂下眸子,瞥了她略微慘白的小臉一眼,慕容琛反倒主動去握住她的手。

      至少她沒有掙扎,慕容琛也已經很滿意了。

      他收回眸子,又恢復了無比的寒冷眼神,轉移到了站在那兒的許官身上:「明天送上服飾等需要用品,S號的,你可以下班了。」

      「是的老闆。」許官朝他鞠躬後,便走出了大門。

……

      把她帶到客房後,慕容琛才低著頭問她:「叫什麼?」

      其實買下她的那一刻後,他早就讓人去調查沈蓉嫣的所有資料了,現在問她叫什麼名字只是希望她能開口講話。

      但她還是沒有說話,就像啞巴一樣,眼神也很空洞。

      「丫頭,我叫慕容琛,講好聽一點,我是收養妳的監護人。」

      沈蓉嫣還是沒有說話,可是卻還是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這讓慕容琛很煩躁,不知道該怎麼讓她開口跟他說話才好。

      他拿出了手機,將畫面停留在五大家族的群聊裡面,修長的手指輕快的敲了敲鍵盤。

      慕容琛:怎麼讓女生說話?

      雲穆白:開葷了?

      傅政南:聽說你買下了一個未成年的女孩?我都看不出來你是這種人。

      簡寒:咱們的二爺至少肯近女人了,要是再不接近異性,外界肯定會傳,唉唷我們的慕容二爺性向出問題了。

      慕容北:大家別再調侃我弟弟了,你們都還沒回答他問題呢

      傅政南:讓女人開口還不簡單?壓上去她就會不要不要的喊了

      雲穆白:小南南思想真下流……

      慕容琛:……

      慕容琛突然深深覺得,他不應該在群裡發問問題的。

      放下手機,慕容琛將她安置去床上:「睡吧。」

      這張床躺起來比她家的床軟好幾倍,但她早已習慣自己的床,這陌生的環境,這陌生的床,還有陌生的人,只讓她覺得很無助。

      她乖乖地躺在床上,直到疲憊的雙眼漸漸地闔了起來,進入了夢鄉。  

      夢裡,她又看見父母自殺上演的片段了。

      忽然,突然上吊自殺的沈父開始咧嘴笑了起來,他看著沈蓉嫣,笑的張狂。

      沈蓉嫣想要跑,可是又覺得那是自己的父親,不應該這樣才對。

      但是她真的好害怕。

      而跳樓自殺的沈母也渾身是血的朝她爬了過去,緊緊的抱著她:「爸媽對不起妳啊——」

      「不要……不要……」沈蓉嫣害怕了,她哭著想要掙脫,可是卻沒辦法掙脫。

      「不要……放開我……」

      突然啊的一聲,她醒了過來,臉上卻佈滿了淚痕。

      慕容琛聽見聲音,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冰冷的語氣裡面有幾分的關心:「做惡夢了?」

      沈蓉嫣微微點了點頭。

      下一秒,沈蓉嫣又開始哭泣了起來,好像還沒接受事實一樣,不停的哭泣著。

      慕容琛一手就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裏面,他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任由她哭。

      做出這種舉動,他本身自己也料想不到,慕容琛有潔癖,但沈蓉嫣的鼻水或淚水沾在他身上,他卻一點都不覺得噁心。

      而沈蓉嫣被他抱緊後,還是不停的哭著,發洩著這幾天的情緒。

      這個陌生男人的懷抱,有男人自己的氣息,還有淡淡的菸草味。

      「沒事了,以後我就是妳的依靠。」

      慕容琛伸手擦掉她臉上的淚水說著,本來冰冷的眼神也轉換成不捨和溫柔的眼神。

      這一夜,他抱著沈蓉嫣入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