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長樂安寧(大修)

一聲啼哭,響徹了夜晚的皇宮,緊接而來的卻是眾人跪地的哭聲......。

玉漱宮

「容兒,妳別離開我,妳怎麼可以離開我和孩子?孩子還小,她還需要母親......。」說著這話的是大凌的皇帝──凌鳳天,而眼前床榻上躺的,是已經奄奄一息的景昭皇貴妃─慕容。

「三郎,我恐怕不能陪你到白頭了,就讓我們的孩子替我伴你左右吧!」

「不要!朕不許!」凌鳳天痛苦的拒絕道,「朕立刻廢掉那毒婦,下旨封妳為后、廢除後宮,從此以後,我,凌鳳天,唯妳一人為妻,誓不再娶!不!即便要朕讓出皇位、不要這天下,朕也心甘情願,只要容兒妳在我身邊。」看著自己的夫君為了自己發瘋似的胡話,無論是誰看到這場景,應該都是會為之動容的吧......。

事實上,自從有了慕容,凌鳳天的心便再也裝不下其他女人了,不,應該說,一直以來佔據他心裡面的人便只有慕容。更何況他還是一國的之君、大凌的少年皇帝,寧願要美人,也不要這父輩辛辛苦苦打下來的萬里河山,凌鳳天心想,要是被父皇看見了,他又會罵他不爭氣了吧?

凌鳳天並沒有經歷過戰亂,他出生時,大凌初立,真正策馬揚鞭收復山河的,是他那足智多謀、驍勇善戰的父皇凌武帝,他只是趕巧了,因為生在皇后的肚皮裡,背後還有個有權有勢的外祖家支持,所以甫一成年便接下這燙手山芋。

凌鳳天的父親、大凌的開國帝王一生幾乎都是在馬背上度過,一心想的全都是收復他國、統一中原,但所幸,雖四處征戰,他卻還沒忘了他還有個嫡子和他初建的國家,因此對凌鳳天的栽培並沒有落下,但因為早年征戰積習的舊傷和後來又沒有好好療養的緣故,壽數便這麼被折騰下來,活得不算高壽便去了,理所當然的,這個才剛遠離戰爭、才剛過上安定日子的國家,便落到了那個還僅僅只有十五歲的孩子身上。

沒有人想過,那個年紀才剛足以親政的年輕帝王是否撐得起這個才剛安定不久的國家,就連為了讓他上位,外祖家將凌武帝剩下的孩子、他的手足殺的殺、傷的傷,卻從沒有人,即便是他的親娘、親舅,問過他到底喜不喜歡坐這個萬人之上?

只是因為他身為皇后嫡子,他便該受這「榮耀」。

就連那唯一的后位,都無法留給自己心愛的女子......。

慕容抬起頭,看一眼他,便彷彿知他心中所想,努力不讓淚水滑出,慕容沉重的道,「三郎,你我都清楚,我所剩的時間已然不多,接下來我就挑明的說了,你看是要把我的遺言聽完,還是讓我徒留遺憾離開人世?」

「我不要!妳不會死,朕現在就讓太醫們進來,如果救不了妳,朕就誅他們九族!」說完,硬是一股要往外衝的勢頭。

看著眼前的男人,明明都已經是當爹的人了,還一骨子執拗脾氣,伸手急忙要拉住男人的衣袖,但還沒拉住,便又是一個咳血聲,「咳......。」

「容兒!」凌鳳天聽到咳血聲,趕緊回頭扶住快倒下的慕容。

「三郎,聽我把話說完好嗎?我怕我來不及說完,便離開人世了......。」

「好,容兒,都聽妳的,妳先躺下,好嗎?」眼看眼前的男人好不容易恢復鎮定,這才慢慢敘說......。

「三郎,我想靠著你、和你說會話。」凌鳳天把慕容的頭倚在他肩頭,一把大手把她攬進懷裡,喬一喬姿勢,讓懷中人兒舒適些。

「把孩子抱過來吧!」

凌鳳天點點頭,依言把旁邊搖籃裡熟睡的嬰兒放進慕容的懷中。

「可憐這孩子,出生便沒了娘......。」慕容看著孩子,嘆口氣,才又說道,「還是你抱吧!我沒什麼力氣,怕摔了孩子。」

「三郎,我以下說的三個願望,希望你能答應,以一國之君的身分。」慕容眼神堅定的看著凌鳳天。

雖然依舊不肯面對慕容即將離世的事實,卻也不想真像她說的,讓她不能心安的走,於是凌鳳天撇過頭,「說吧!無論是什麼,朕全都答應妳。」

這話實則是,只要是慕容提的,他都會答應。

他知道她要他以一國之君的名義起誓,定是關於皇后一族的,要他饒他們一命,也是因為治國,還需要那些人......,她總是這般大愛,最後將自己也賠了出去。

但他告訴慕容的是,身為她的夫君,他必定為她手刃仇人;作為一國之君,他也必會讓那些人不得好死,他是大凌的皇帝,那些人算的上什麼?一聲下令,便能讓他們萬劫不復,他凌鳳天即便是賠上這天下、賠上這蒼生,甚至於搭上自己這條命,也定會讓那些人受到應有的懲罰!

此時凌鳳天眼神裡閃爍的,是一股來自地獄的火焰,恨不得把所有傷害慕容的人都給殺了。這讓看著他的慕容十分的害怕,她輕喚,「三郎,第一,我請求你放過那些人,別怨皇后,不是她的錯......。」

還未說完,凌鳳天便惡狠狠的看向慕容,接著便是一陣低吼,「妳要我放過她?容兒,妳仁慈也要有個底線,妳怎麼會要我放過傷害妳的仇人?然後眼睜睜的任他們在前朝、後宮風光無限?皇宮從來不是一個以德報怨的地方,而且萬一他們對咱們的孩子下手......妳忍的了嗎?」

當初太后要讓皇后給容兒保胎,他應該阻止的才對,他雖有所防範,卻只想著由皇后保胎,皇后她應不會明著害容兒才是,結果卻是......差點一屍兩命,如果沒有了孩子也罷,孩子可以再生,就算今生他和容兒都沒有他們自己的孩子,他也不會怨她,他只要容兒安好,陪在他身邊,便足矣,要不是太醫妙手回春,恐怕連孩子都保不住,容兒也沒有時間在這裡和他說話了。

「不會,我知道不是皇后......,這次之後便不...會...了咳...。」凌鳳天看著慕容漸漸白下去的臉色,也不再與她爭論,乖巧的止住了自己還沒罵夠的嘴,「......還有第二呢?」

慕容稍稍平復喉裡的不適,才又輕起薄唇,努力扯出一個笑容,淡笑道,「第二,善待天下蒼生,創造一個沒有戰亂、和平的國家,使人民安居樂業,成為一代名君。」凌鳳天無奈的笑了笑,「直到最後,妳還是如之前那般,心繫天下、黎民百姓,有時我甚至想,到底妳是皇帝,還是我是皇帝?怎麼每次都是妳在身旁提醒我百姓之於國家的重要。」

慕容也笑了笑,「得民心者得天下。三郎,我沒有福氣陪你看盡這天下的繁華,希望之後,換我們的孩子過著你給的和平日子,時時刻刻如我一般,提醒你百姓要的生活。」

想像著未來的藍圖,凌鳳天不禁也笑了,「希望那個未來,也有妳的身影......。」

「第三,原諒我先把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剛剛在生她的時候,腦海劃過的便是這個名字,我認為甚好,也頗為鍾意,說來也好笑,打從知道懷孕以後,我便天天想著孩子的名字,卻仍找不到我覺得合適的,直到生命的盡頭,所有的回憶彷彿濃縮的片段般呈現至我眼前時,我才想出來。長寧,你說,這名字可好?」

凌鳳天寵溺的看著慕容,「好,妳取的能不好嗎?長樂安寧,這不就是妳一生的追求和夙願嗎?」

慕容彷彿還意猶未盡的說道,「哦對了,我答應過婁妹妹,等孩子出生便讓孩子認她作乾娘,還有,多去看看她,讓她一個人獨守空閨,我終究愧對於她......。三郎,謝謝你從不允許讓我叫你皇上,只讓我喚你三郎,不讓我自稱臣妾,待我一切如妻子一般,還把身為帝王最難得的一顆心給了我,給了我最好的榮華富貴不說,讓我受盡榮寵,還成為了我朝第一位皇貴妃,還是複姓的恩惠......。」

凌鳳天失笑的看著慕容,眼底閃過淡淡的失落,心想,「可是無論我給了妳多少的盛寵,終究保不了妳......。」

慕容有些倦了說道,「所以,三郎,我不怨任何人,你也別遷怒於旁人,早在那年進宮、與你相遇,我便不曾後悔過,雖然這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亦是我最沒有想到的容身之所,但因為這皇宮有你,我便不曾放棄,即便是下地獄,我都會陪你一起。所以,答應我,別自責了,保護好自己和寧兒,別太快來見我。最後,讓我看看我們初識的笑容......。」

凌鳳天對慕容笑了笑,那笑容宛如當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