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曾參加過

  • 2016 POPO華文創作大賞--幻想小說組

作者
柳煙穗 / 中年級生4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都市
狀態
已完結(目前40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2700
67 0
免費章回 20
付費章回 20
總字數 104567
收藏數 84
訂購數 207
留言數 130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6125

內容簡介

沒有盡頭的白絲一圈一圈地纏繞,
束縛著我的喉嚨,剝奪著我的呼吸。
最後,將我成繭

我沒有力氣可以破繭而出,
所以,我把你的一切都織成了繭。
讓你,感受著我的痛苦;
讓你,陪我困死在這裡。
永遠逃不出去……


✎此作品以主角的思想為中心,可能非常主觀,違背一般價值觀。
✎請不要模仿作品中的任何情節。
✎入選2016 POPO華文大賞佳作。
✎2017/05/05異想館專題。
✎2017/07/17編輯推薦。
✎2017/10/13更換官方封面,轉收費。
✎2017/10/16官方廣告。

最新章回

此為收費章回,於付費購買後始能閱讀…

訂購

作者其他作品

都會愛情
冬季戀瓜
都會愛情
黑糖老虎錢
看更多

回應(130)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老倉我已經看完了,先投珠,之後補上心得~
(書還有一點沒念完,明天要開學了XD)
希望老倉的這個作品也能得獎!
2016-08-28 22:4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老余讀完繭(內牛滿面
我會乖乖等心得的(正經跪坐

開學就可以正式參戰熱舞社了!!!!!(握拳
希望老余玩得開心~~~

謝謝老余
這個重責大任就看繭的造化了(嚴肅貌
XDDDDD
2016-08-29 10:47 回覆

老倉我好久沒來找妳了~~恭喜完結!只不過我還沒追完XD
追到抽絲了~有珍對小田來說真的是整救他的一道光芒吧~
好險小田願意接受她,不過有珍處處為小田講話,就算被別人嘲笑也在乎。如果是我的話可能辦不到吧...
有珍這樣無條件的保護小田,但她是不是忘記保護自己了?
還有其他繭人犯下的蟲繭案...不知道那些人是真的像小田一樣成了「繭」還是單純的想用那個手法來對付他們殺死的人,只不過其他案件也算是轉移了警察的注意力(可是校園裡的沒有啊
但最後小田還是會被繩之以法的吧,雖然聽了有珍對「殺人」是對是錯的看法之後,有原因的殺人好像就不是百分之百的錯誤了,但還是錯的呀

開學前會追完!下星期要新訓了
老倉加油唷
2016-08-20 21:5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沒關係,追到抽絲也快要追完了XD
等老余有空再慢慢追就好了!!!

其實有珍也不算是抱著一種「無條件」的心態在保護小田,應該說是因為身為朋友的關係。
大概就是像今天我的朋友被欺負了、被說了壞話,我也會站在朋友這一邊,願意替朋友出頭辯解的那種感覺。
我覺得其他的繭人是從蟲繭案得到了啟發,因為輿論說明了關於被害人都有霸凌者的共通點,所以「潛在的繭人」意識到,原來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是處在這種悲哀的情況,原來有這種方法可以報復那些霸凌者,而且已經有人這麼做了,所以才引起了模仿效應。

老余說的校園裡沒有如果是指校園裡的警察的話,那是因為鄭國雄一開始就咬定小田,所以窮追不捨。
如果是指學校的騷動的話...那就換個角度思考一下,假設今天老余的身邊發生了連續殺人案,而且最有力的嫌疑人(或者幾乎就確定是兇手的人)就在老余的學校裡,這樣就算殺人案有了後續,也能轉移老余的注意力,不再去在乎學校裡的那個嫌疑人嗎?
我想我是不行的,遠方發生的兇殺案,怎麼會比得過身邊有個殺人犯來得可怕XD

關於殺人這件事的對錯...
其實之前發生過一起父親長期對母親施暴,然後兒子在父親施暴的時候,動手殺了父親的新聞,不知道老余有沒有看到。
阿嬤後來也出來替孫子求情,她也都知道自己的兒子長年酗酒,會對媳婦施暴,孫子是真的沒有辦法忍受了,才會動手反抗。阿嬤覺得她覺得她的孫子很乖很孝順,一切真的都是為了保護媽媽所以才做出了這樣的行為。
整件事出於父親「長期」對母親施暴,兒子也不是沒有忍耐過,真的是「無法再忍耐」了,所以才動手。
現在問題來了,兒子殺害父親固然不對,但父親施暴這一點,難道就是對的嗎?母親和兒子就應該要理所當然地繼續承受這種暴力與壓力嗎?
也許有人會提出,那也不應該是用「殺了父親」這一種手段,但也許兒子也曾經報警、提出保護令過,可是都沒有得到應有的保障,所以才會選擇了這種方式。
(有時候社會的機制和人心真的沒有我們所想像的那麼完善,就算報警也可能會遇到嫌麻煩不管事的警察,就算提出保護令,也不能百分之百監控加害人,被害人還是隨時飽受生命的威脅。)
所以關於有原因的殺人到底是對還是錯,這一點我現在也很難斷定。
(當然不是說只要有原因就一定沒錯,畢竟有些原因也是牽強得可笑。)

一直以來都是跟老余嘻嘻哈哈,覺得這一部作品對老余來說是不是太沉重了啊XDDDDD
太不習慣了,哈哈哈哈哈哈!!!
老余新訓也加油喔
2016-08-21 08:41 回覆

這不是珍珠,是拿來告白的白巧克力/////

「我太晚遇見妳了,要是能早一點……要是能再早一點的話……」
看到這句話,瑭碧一度止住的淚水又不斷湧現了出來,哭得不能自己。
繭的故事十分能夠牽動情緒,從前從沒想過有一天能夠以一個社會普遍認為罪不可赦的殺人犯的雙眼看世界,看著小田從一個被霸凌的孩子一步步走向黑暗,心中有著滿滿的惆悵,其實小田就是社會上千千萬萬被霸凌的孩子最終的模樣,只是有些孩子在一開始的階段就承受不住,才沒有成繭,而小田則是一路走到最後,到了一個十分合理、卻令人感傷的結局。
阿倉(真的好想叫倉粟阿倉啊沒次在心裡想到倉粟都會暱稱為阿倉就這次讓我大聲的叫出來吧!)的第一人稱超級厲害,我看見了一個十分完整的田以翔,甚至能夠切換成田以翔的視野看世界,他內心的掙扎、面對人的反應完完全全就是田以翔的心態,一點突兀的感覺都沒有,而在閱讀這本小說的時候,雖然是以小田做為第一人稱,但瑭碧經常以0.5的狀態當小田,一部分保留著自己的思維(不知道倉粟有沒有懂我的意思啊啊有點難表達QQ),瑭碧一邊看小說、一邊思考如果我是小田會有什麼反應,甚至是切換成這本書的各種角色、試著以父母、李有珍、警察的角度,反覆咀嚼他們的話,產生了千千萬萬的感受,覺得倉粟寫這本小說不是要讓大家都成為小田、認同小田的想法,而是試著描寫「另一種聲音」,寬廣讀者的視野,讓大家產生思考吧,這真的事一部十分發人深省的小說,瑭碧覺得腦袋一年分的運轉量都用完了,從今以後可以休眠了(不
(然後瑭碧私心沒有切換成霸凌者的角度顆顆

上面是對小說的心得,下面是對倉粟的告白!
其實瑭碧是個超害羞的小孩,雖然默默注視著倉粟(?)卻一直不敢搭訕,只好搭著華文大賞的順風車成功搭訕!
從比賽以來追著這篇文,雖然故事風格不是歡樂向,但瑭碧一直很幸福,感謝華文大賞讓我有機會拜讀如此優秀的作品,也感謝小田的故事讓我成功與倉粟相遇,這真是最令人高興的事了!
然後從今往後我要轉戰星勢力繼續幫倉粟加油了(揮
2016-08-20 20:18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我從瑭碧的眼淚感覺到,一種你對小田的疼惜與理解,我由衷感謝。
小田雖然是我筆下的人物,但就某種程度而言,他就像是我所珍惜的人一樣,當他的感受能被理解,他的遭遇能被疼惜,我真的很欣慰,因為這表示,不僅僅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守護他。

我對繭第一個提出的要求,就是要全力表現出滲透感(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成功XD
希望藉由小田的情緒、眼光、行為去渲染及牽動每一個讀者的感受。
雖然不至於想要把讀者拖進深淵裡,但至少希望能做到讓讀者陷入(當然這一點也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反正我自己是陷得很深啦~哈哈哈哈哈XD
霸凌的問題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其實一直都沒有得到改善,說不定還有加劇的傾向(攤手)
而孩子們深陷其中,有時候發出的求救是很微弱的,甚至有些是不懂得怎麼求救。
所以以孩子們的觀點和立場出發,是希望能多加思考,在和孩子們錯身而過之前,在孩子們變成繭之前,我們能做什麼QAQ

看到阿倉後面的註解我大笑XD,請放心地大聲叫出來吧XDDDDDD
因為是由第一人稱出發,所以當我寫小田的時候,我就不得不變成小田。
這部作品那時候怎麼樣也寫不快,因為我那時候的狀態和情緒真的太糟了,每天都過得渾渾噩噩,每天都對這個世界很絕望(遠目),每天都被小田折磨(!?

我懂你0.5的說法,就是在融入的同時,適度地保有自己。我覺得這種作法很好,一來不會被小田拖走(欸!?),二來切換成不同的角色,的確可以更了解每個人心境上的不同。
故事中無論是父母、有珍、還是警察,都各有各的性格與想法,就像這個社會,每個人的思維其實都不一樣。
你無法要求別人要為了你改變,而且別人也不會這麼容易就為了你改變,在彼此都無法改變,無法讓步的情況下,就會發生很多衝撞和對立,這在故事中常常出現。

是啊,我從來就沒有要人「認同」小田,因為我雖然可以理解,但是絕對不是認同。
只是希望大家可以從多個面向去看,當你理解了被害者(這應該是最容易的,一般人都會先對被害者伸出援手),其實也可以試著去理解加害者,然後理解促使整個事件發生的環境,用更客觀、更寬廣的視野去看待一件事情,也許就能發現你認為絕對對的事情,不一定是對的,而絕對錯的事情,也不一定是錯的。
等等~不要休眠啊XDDDDD
(霸凌者的角度在某種層面上其實會有點病態,我不建議嘗試XD,那比變成小田更讓我難受

謝謝瑭碧的告白(窩滴天吶,我多久沒有被告白了(羞
其實我也是個超~~~害羞的孩子(又羞),很感謝瑭碧來找我搭訕(拉手轉圈)
居然用這麼黑暗的文相遇了,我有點哭笑不得XDDDDD,應該要歡樂一點才對啊(搥牆
但我的文一直以來好像不是很虐就是很黑,隔壁棚是個意外(挖鼻
斷電結束後的下一篇,又是一個糾心的作品(托腮
不過能讓瑭碧覺得幸福就好了(星星眼),能被瑭碧這麼關注著,我也覺得很幸福(又星星眼)
星勢力真的很需要各種支持QAQ,謝謝瑭碧
2016-08-21 08:17 回覆

因為好書要鼓勵,給你一顆珍珠。

終於來到後記啦~
努力讓自己這幾天不來倉倉的繭
一口氣讀完真是太過癮了

有珍的腳色在整本書就是一個夢幻的存在
正常情形下

"家人"就是我們的有珍
是我們希望的稻草 在最低落的時候


倉倉至始至終都文筆流暢
由第一角色視覺方式闡述故事的手法也很細膩
沒有過多贅詞 和矯情的字句
沒有刻意美好但符合社會常態的結局 
引人省思

重點是沒有錯別字啊!!!!
真心大推這本書 


那麼 找個時間
再重頭看一回吧(茶
2016-08-19 08:4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謝謝黑桃K
一口氣讀完真的比較不會糾結,苦等更新實在是太煎熬了啊(遠目

是啊,有珍在故事裡的確是很夢幻。
不僅僅是繭人需要「有珍」,每一個人都需要「有珍」。
就像黑桃K所說的,有珍在意象上就像是家人,在脆弱的時候,可以給與安慰或支持。
只是以翔沒有從家人那邊得到救贖,所以有珍的出現,真的是他的及時雨。
不過雖然說是及時雨,其實下得還是有些太晚了,以翔錯過了更早抓住有珍的機會QAQ

謝謝黑桃K,是你不嫌棄啦
有時候如果故事本身就是個遺憾和悲劇,結果把它寫成了主角威能,能夠大統世界(這什麼!?XD)的話,反而就失真了。
我想這個結局是必然的,以翔終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許負責的方式不僅僅只有這一種(這可能還要談論到家屬是否原諒、犯案的動機與原因能否被理解等等的層面了)
但在社會的偏見之下,以翔還是不得不接受目前這一種「負責」方式,因為這樣才可以符合大眾的「期望」(這當然又得跟政治、輿論,或者社會風氣等等牽扯在一起了)

稿子寫完我都會對過潤過,錯別字和奇怪的東西(!?)我應該也抓了不少了XD
希望可以讓讀者看得舒服一點,不然看到錯字還是不順的地方會很容易出戲的(欸
但不能保證一定沒有錯字啦,說不定黑桃K看第二次的時候就會發現了,哈哈!!!
謝謝黑桃K讀完了繭,也謝謝大推(表示內牛滿面
2016-08-19 11:37 回覆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給你一個讚還不夠,你值得千千萬萬個讚
2016-08-15 00:0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Shimu的豬豬
2016-08-15 10:40 回覆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好書要用珍珠養,請你笑納
2016-08-14 13:18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XXX13的豬豬
2016-08-14 17:06 回覆

食完心得

一口氣衝完了!恭喜倉栗寫完這一本~
我難得看到一個小說可以這麼震撼我的心,
內容和情感真的描述得很深刻,
我看到最後蠻難過的,
如果田以翔的事件放在新聞上,
我絕對會被新聞牽著鼻子走,
不會去思考說田以翔為什麼會變成繭人,
而是田以翔就是做了很多壞事的繭人,
因為大多數的人看事情的角度是一個面向,
新聞提供的角度也是從最能夠抓住人心的角度去看待,
而不是以田以翔的立場,
就像倉栗之前回覆我的留言那樣,
有些人好像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被貼上標籤,
大家都會用有色眼光看待那個人,
最後少數在被不被理解的狀態下,
被以暴制暴,被權力制裁,然後呢?
繭人未來還是可能存在
為什麼會有模仿犯的出現
為什麼會有繭人的出現
這些真的要好好思考
而任何事情不是只有一種解決方式
 
我真的對於李有珍有很高的評價
因為她從始至終都是個有原則的女孩
而不是人云亦云,她不會當大家討厭田以翔
她就該討厭小田,她會選擇堅持自己的原則,
以同理心的角度去理解小田,

然後,我覺得這個社會真的需要多一點同理心,
多從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一件事情,
找出問題的癥結點在哪,
這些是我從這部作品裡面意識到的一些想法~
最後謝謝倉栗讓我從中有所體悟,
分享這麼好看又這麼值得深思的作品QQ



((((等我有新株株,我再奉上,想讓更多人看到這麼好看的作品~


2016-08-14 13:1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Shimu讀完了繭
也謝謝Shimu對繭的評價

我也曾經是跟著新聞走的那種人,但其實新聞台都有自己的立場(無論是政治或者是商業上)。
所以有時候可能不是這麼客觀,甚至還有可能是想要刻意操縱風向,誤導民眾的判斷(這在政治上很常見(囧))。
於是當看過每家媒體不同的報導,一篇跟著一篇,一則跟著一則之後,多少明白要讓自己冷靜點,培養判斷力,不要一昧地跟風,也不要一下子就打死所有的可能性。

當然也不是要替繭人護航,縱然田以翔動手殺人有他的原因,但剝奪別人的生命本來就不對。
只是就像Shimu所說的,事情不會只有一種解決的方法,如果在事情發生之後,雙方可以彼此理解,也許得到的可能性會更多。
(雖然只是少數,但也曾經出現過遺屬願意原諒犯人,或者願意給犯人重生機會的例子。我想這部分除了遺屬的心態以外,或許他們之間還發生了些什麼事,只是沒有透過媒體傳達出來而已。)
站在被害者的立場可能很難平復,我想如果是我,面對殺害我家人的人,我也是會很難原諒,所以實在也沒有資格要求別人去給予機會,但為什麼那些人就是能做到原諒與給予,好像又是另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了。

不過如果事情不要發展到能否做到原諒與給予,能在發生之前就停止的話,當然會更好。

田以翔之所以會停下,是因為從李有珍那裡得到了一種信任與認同。
在一個處處為難他的社會裡,能有一個,僅僅一個願意傾聽的人,對他來說其實就很足夠了。
當然也不是說每個繭人都能向田以翔那樣這麼容易就接受李有珍,一切還是要依心態而定,要是繭人不願意抓住,就算社會上人人都是李有珍,我想也未必會有用Q.Q

能讓Shimu意識到一些想法,是我的榮幸
期許我們都能變成更好的人
謝謝Shimu的感想
2016-08-14 17:04 回覆

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居然找到了超級喜歡的書!!!
就讓我好好的追吧❤❤收收收
2016-08-13 20:4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嗚嗚嗚嗚嗚嗚嗚
謝謝卡兒的超級喜歡
明天就會完結了,可以一路看到完不必等更新了
2016-08-13 21:35 回覆

上一篇留言可能沒寫很清楚,在此澄清:
我認為倉粟寫這個故事是希望大家能更有同情心與愛心,
每個人都需要被理解尊重,
但是有些弱勢或是非主流的人比較容易被忽略誤解甚至欺負。

我並不是說作者試圖美化合理化田以翔,
只是因為他是主角,故事又是第一人稱,有的讀者可能會不自覺地為主角辯護。

倉粟把田以翔的轉折寫得很好,
讓讀者看他一步步往黑暗走去墮落,
當他殺了陳老師時已經有種這是一條不歸路的悲劇預感,
這時要他回頭往光明面走的機率並不高。
有珍對他的影響究竟有多少,我會繼續讀下去。

若是以翔有溫柔關愛會鼓勵他的父母就好了。
許多人一手有問題就學用另一手,四肢攤瘓的就學用嘴巴,
當然他們奮鬥的過程都非常辛苦,我們平常人無法想像體會,
但看到身障人勇敢地活出精彩人生時很令人佩服。在此推薦這個影片
2016-08-13 04:3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的確故事在一開始的時候,出現了很多覺得田以翔很可憐的心聲XD
大概是因為他是主角,一切都是以第一人稱進行,所以讀者很了解他的想法,所以才會覺得他的遭遇很可憐。
而且在看著主角陷入墮落的時候,大部分的人多半都是可以接受的,因為了解了原因。
(這和平常我們在電視上直接透過新聞去看到的部分和感受是絕對不同的。)
我想我只是想要讓大家知道這兩種情況之間的差異吧。

殺了陳老師這時候的田以翔,是最黑暗的時候(我個人認為XD)
只是有珍的影響到底大不大我也不好說,但是我覺得她的確縮短了田以翔迷惘的時間,在某種程度上還是有點幫助的。
這個部分當然還是要請以善繼續讀下去,才可以由你所看見的去解讀了

謝謝以善推薦的影片。
其實關於身障者,我也曾經聽過他們這麼說。
他們不喜歡大眾將他們的努力與奮鬥當成立志的故事,因為他們覺得他們跟一般人沒有什麼兩樣,只是生活的方式不太一樣而已,實在不喜歡被當成特別的例子。
不過這就是想法上的差異,每個人的看法不同而已
2016-08-13 10:16 回覆

目前讀到浮沉(五) 

田以翔殺了廖紋皓時,我還稍微能同情那有一部份是被打之後的自衛反應。
但田以翔對陳老師絕對是謀殺。

我可以一一分析田以翔的想法錯誤的地方,
不過那樣做好像也是浪費時間,畢竟他又聽不到我的碎碎唸,
甚至可能會讓人覺得我自以為是。

我很喜歡小學時讀到孔子那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想報復是人性,我也會有想報復的衝動,有時沒控制好就真的做出了壞事。
我並沒有比田以翔好,我也是個平凡人會做錯事。
但我還是相信世界上有是非對錯,有美好的目標值得去努力。


Re:
沒錯,「理解」很重要,
我也認為許多人若能被尊重理解就不致於走上毀滅的道路。
人心總是有黑暗的一面,沒有可以100%預防犯罪的仙丹靈藥,
但還是要從自己做起,盡力往光明面努力,也善待身邊的人吧。
倉粟說的「人和人之間,如果能再和善寬容一點就好了。」這句很棒。

家教很重要,家長若只顧成績,小孩又如何學習同理心與尊重?
故事中的陳老師很糟糕,
但我也認識不少滿腔熱血卻被惡劣學生與家長欺負的敬業老師,
學生與教師之間應該要互敬互愛,有時卻變成敵對的立場,很悲哀。

好老師或好同學的確沒有標準定義,
有釋出善意的同學或老師就很不錯了,
我覺得實際做出善行的就算好老師與好同學吧。

田以翔因為被少數同學欺負,他也帶著有色眼光去批判所有同學。
那些新的同學不一定有壞意,也許是尊重田以翔不想說話。
由於故事是第一人稱,讀者無法得知同學們是否真的說了那麼多他的壞話,
還是全部都是田以翔幻想出來,
可能有的是幻想,有的是真實的吧。

我說的醫療,並不是指一定要去看醫生。
每個人的確都不同,我自己就常常被當成奇怪的人,我就是非主流。
我並不是說每個非主流的人都該被當成精神病患。
但田以翔這樣的情況已經很明顯走火入魔了,
他的負面實質造成自己與它人的傷害,
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的心靈生了很嚴重的病。
若我說他沒救了應該直接被抓去關,倉栗可能會覺得我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吧?

有時身邊的人的愛心比心理/精神醫生都還要有效。
有時生理影響心理,藥物可以有效控制。
有時自己想開了,可以慢慢克服成長。
成長痊癒的道路的確不只一條。

說到理解,現在讀者被要求要去理解田以翔,
甚至有的讀者可能會因他是主角不自覺地美化合理化他的所做所為。
但換個角度想,陳老師與廖紋皓的成長環境又如何呢?
這兩個人天生下來就心是全黑的嗎?他們是否也有需要被理解的地方?
我想被理解與對自己行為負責是相關但仍然獨立的事,
人都需要被理解,但不能仗著不被理解就完全不為自己做的壞事負責任。
2016-08-13 02:3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田以翔在面對廖紋皓和陳老師的心境的確是不同的喔。
所以做出的行為和自主性的關連就會有所差異了。

田以翔的想法當然有很多錯誤的地方,所以在簡介中已經事前說明這是一個很「主觀」的故事。
一切都是依照田以翔的想法出發,一切都是依照田以翔的意念行動,與一般的價值觀不同。

這世界上當然有是非對錯,不過怎麼看待是非對錯,還是要由「人」去決定。
每個人的思想不同,面對是非對錯就會不同,所認為的美好和努力的定義也會不同。
這一點也只能憑個人心智,無法很明確地斷定

呃...其實我沒有想要「要求」讀者理解的意思。
只是我寫這個故事的出發點是抱著理解的心態,在面對疑問須要給出解釋的時候,我理所當然地就會提出我的看法。而每個人的看法觀點不同,就像現在以善也是正在向我提出不同的看法不是嗎
當讀者和我的看法一致,也許是和我有了同樣的感覺,但是當讀者和我的想法不同的時候,也許是讀者從別的面向看見了不同的事物,所有的解讀和想法我都表示尊重喔

雖然田以翔是主角,但我從來都沒有想要美化他的意思,只是很單純地想要把他的思想與情緒表達出來,所以才選用了第一人稱。
至於以善所提到的讀者無法得知周遭的人是不是真的說了這麼多的壞話,或者這一切只是田以翔自己的幻想幻聽,我倒覺得這有點太過複雜了。田以翔感受到了什麼,我就寫出了什麼,這樣而已。

我想要表達的是理解,但不等於我認同田以翔做的是對的,所以當然也沒有想要讀者認同他做的是對的,或者是說就不用為他所做的事情負責任。
只是故事用田以翔的角度出發,是針對田以翔這個人,如果還要再寫下陳老師或者廖紋皓的背景成長,這樣這個故事就失去了主要的核心,而且會一直寫不完(笑)
不過希望以善明白,故事中的理念不是絕對,只是因為這個故事是從田以翔的角度出發,所以才有了這樣的思維與模式,今天假如我再寫下一個從被害者角度出發的故事,這就完全是兩回事了。
2016-08-13 10:02 回覆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