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一陣冷冽的寒風冷冷地撲面吹來,宜人替和嬪趕緊燒了炭火,和嬪的面容卻是沒有什麼動靜,宜人見了自己的主子如此,心裏感到萬分奇怪,便問道:「主子怎麼了,這風吹得這麼冷,主子怎得就愣在榻上?」

      和嬪從榻上拿起了一個翠綠色的碧玉碗,撿了幾顆瓜子於手中卻也不吃,只是哀戚道:「這風吹得冷竟也沒什麼感覺了,心到底都涼透了,宜人,選秀還剩幾日呢?」

      宜人知道主子之所以如此怪異,便是惦記著三日後的選秀,心裏也是很感慨的,只好安慰道:「選秀那是三日後的事了,主子您別擔心,那些丫頭們到底都是沒見過什麼顏色的,入宮了也還不知能待多久呢!何況咱們還有大阿哥能靠著呢,這些新人們再厲害也不敢動咱們的。」

      和嬪看向窗外結了霜雪的樹,輕輕嘆了一口氣:「真是恨呀!為何上天如此涼薄,好不容易才除了的花花草草,如今,春風一吹又遍地生根。」

      宜人知道這些年來和嬪於潛邸一直都很卑微,受到許多福晉、格格的欺壓,所以非常努力地往上爬,希望可以為自己和衰敗的家族重謀個好出路。好不容易鬥垮了嫡福晉又生了皇上的第一個孩子,這才從官女子躍升成了側福晉,可是好景不常,嫡福晉死後,嘉慶帝又指了個繼福晉給皇上,而這個女人並非善類......

      突然,外頭的門廊發出了跑步的聲響,和嬪無奈地對宜人說道:「都多大的孩子還是如此貪玩,怪不得皇上總是沒把他放在心上,外頭天冷,妳趕緊替我將他叫進來吧!」

      宜人聞言回道:「喳!」

      景仁宮的門廊間,一個相貌堂堂的少年與一些年紀不大的小太監們在比賽跑步,他們看到殿中走出來了人,趕緊停止了動作。

      宜人走向那些突然站得直直的小太監說道:「你們這些臭小子,慣會好吃懶做,除了日日和大阿哥玩耍,其他差事都不用做了嗎?」

      那些小太監看到了凶巴巴的宜人,嚇得趕緊摸著鼻子跑走了,宜人看著他們跑遠了,才轉過身來抬頭看向奕緯,苦口婆心說道:「大阿哥呀,不是姑姑要說你,你每日除了玩以外還會做什麼,你不知道和主子為了你付出多少心血,你平時也多看點書,別辜負了你額娘,行了!趕緊進來吧,外頭天涼,和主子怕你著了涼呢!」

      奕緯聞宜人此言卻是頂嘴回道:「姑姑每日就愛嘮叨,我就算每日讀了書,皇阿瑪也不來看我,我讀了又有什麼用。」

      和嬪在暖閤裡似乎是聽到了奕緯的言語,心中甚感無奈,卻也只能怨天尤人。待得宜人領了奕緯進了殿閣,和嬪盯著他便道:「孩子,你會不會埋怨額娘無能,害你得不到你皇阿瑪的關愛?」

      和嬪平日很是平淡,喜怒幾乎不形於色,如今卻言語幽幽地向奕緯說了這番話,奕緯一時卻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沉吟許久才道:「額娘費心了,兒子從來不會怪您和皇阿瑪的,這宮中每日都有新鮮事,兒子覺得日子過得很是逍遙呢!」

      和嬪聞言,突然很是激動地流下了眼淚,悲戚道:「你這孩子,怎麼如此的不爭氣,你是皇上的長子也是如今唯一的獨子,你將來是必須要拼搏皇位的人選,就算你不為自己想,也得為額娘著想呀!你成天只懂得玩,你如今都十三了,要學會幫著你皇阿瑪,額娘的一生都是靠著你的,你一定得成大業啊!」

      奕緯心裡知道這些年來母親一直都很辛苦,為了自己而費盡了苦心,但又有誰知道,其實自己根本不想去爭奪什麼皇位,只想來日封個王爵、娶個心意相通的女子逍遙度日......

      突然,一個小太監來報,說是恬嬪來了,和嬪趕緊提起袖帕擦拭了眼角,並叫宜人將奕緯帶下去。

      一個雍容的氣息撲面而來,恬嬪一貫是端莊的裝扮、滿頭的珠翠,和嬪一見她就趕緊起了身與之行了個平禮。禮後抬首,恬嬪發覺和嬪的眼角發紅,可能剛剛哭過,便問道:「姐姐的眼眶有些紅,可是剛哭過?」

      和嬪被恬嬪如此觀察入微的舉動震懾了一下,尷尬地回道:「沒想到還是瞞不過妹妹。」

      恬嬪先是吸了口氣,復又大大地吐了出來,之後才喚了身邊的竹影拿出一堆卷軸,攤在了和嬪的大茶几上,再親自將卷軸一個一個打開。裡頭畫得都是一些女孩子家的肖像,和嬪看到這,也知道了恬嬪此來的用意。

      恬嬪對和嬪說道:「哭的不只是姐姐,方才妹妹也在宮中哭了,妳說,咱們都老了,這些畫像的姑娘最多十五,最年輕的十三,咱們都三十好幾了,跟他們爭得過嗎?」

      和嬪指著第一張卷軸裡頭的姑娘說道:「真是感慨天意弄人呀,如今終於明白何謂人老珠黃了,妳瞧瞧這女孩,一張鵝蛋臉、修長的眉毛,雖非絕色,但也足夠打敗咱們宮中這些老人了。」

      恬嬪聞言亦是慨然,只得回道:「姐姐倒是還有個兒子,有個依靠,不像妹妹膝下無子無女,來日真真不知該何去何從。」

      恬嬪嫁​​入潛邸是為側福晉,一直無子,又不太受皇上的寵愛,因此可以說是只剩下身分這個光環存在,但相比之下,和嬪雖然有子,隱憂卻更深,又要擔憂後輩妃嬪取代,又得擔心其他的妃嬪生下的孩子與其子奕緯爭位,看來和嬪的心思得熬得更苦些。

      和嬪知道恬嬪是心裏羡慕她有孩子,但恬嬪哪里知道,有了孩子,憂煩得更多,和嬪於是回道:「妹妹此言差矣,當妳有了孩子,你肯定會更苦的,到時候你得擔心的就不只是妳一人了,還得擔心這孩子,這操心是操雙倍的呀!」

      恬嬪聞言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是盯著桌上一卷一卷的卷軸,暗自歎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