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壹 巫尊,我要退休(上)

天下漸變,文明開化,科學日新月異,天地理法不再,萬物陰陽衰敗,大道已逝。

就算活過三千歲月,修練至地仙等級的月深,也敵不過科技的先進。

飛鴿傳書太慢,這年頭的役使不像當年乖巧聰明,役鬼們講求勞工權益,跟進人間的週休二日,除此之外,摸魚偷懶的也有,找不到路送信的也有,弄得幾次重要消息都是最後一手送到其他人手中,是師弟念得她煩了,乖乖讓師弟給她辦支4G手機。

喏,通訊軟體一滑,還能跟巫尊視訊。

『巫尊,我要辦理退休。』

巫尊他……

已讀不回。

月深覺得挫敗。

已是辰時,在巫尊正式答應前,她只能順從大道給的使命,上工去。

日久總是準時。

當他戴好黃色工地帽,將裝滿兩千CC白開水的大水瓶丟進車籃,躍上車身生滿鐵繡的腳踏車,大步一踩的那一刻,月深便出現在他的身後,然後跟隨。

微風吹起自然垂落在他眉上的髮,笑起來彎彎的眼,純真的嘴角,看起來尋常的人又有一股哪裡說不上來的不尋常,硬要說的話,大概是那表情實在傻氣過頭。

這段前往工地的小路上,老是有修練得不怎樣的小妖小魔朝日久伸手。

他失了元神的身體,七魄裡卻有古老龍族的靈性,擺明就是一個惹人眼紅的漂亮容器,上不了檯面的小妖小魔深信寄住這樣的容器做修行會升級得更快。

快?

若不是得給傻呼呼的日久積福積德,月深會讓妖魔鬼怪離輪迴之路更快,而不是在此任性胡鬧,她輕甩衣袖,花不了一點力,一陣強風就將小妖小魔刮進向陽山坡上的菅芒草堆裡,痛得哀哀叫。

前方老是帶著傻笑的日久哪能知道後方發生什麼事,月深多數的時候是很盡責的隱形保護者。福日久只是享受月深剛甩來的那陣風,為這個炎熱的夏日帶了舒爽的涼意。

月深的工作總不是那麼簡單,解決完魔神仔的麻煩,偶爾還得收拾死囝仔的挑釁。

幾名騎著機車的小混混擋住日久的去路。

「傻蛋,拿點錢給老子花花。」

日久不擔心自己,只煩惱腳踏車又讓這幾個年輕人撞壞,趕忙將車好好地停在路旁,才憨傻地抓了抓頭,「我不叫傻蛋,我叫日久。」

「我管你叫什麼啊,錢拿出來就對了。」

月深曉得這一世的日久有多愛惜這輛破車,認命地先行坐上車後座,打算替他好好保管破車,順便一邊替小混混蹩腳的討錢工夫哀悼,真心認為百年前的戲碼好看多了,盜匪還會裝裝讀書人的樣子,念念幾句說書人的句子,『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沒有錢。」日久真誠地掏出空口袋給混混們看。

「沒錢…那就是找死……真是笨,已經沒腦袋了,還沒有錢,你不覺得你活在這個世界上很多餘嗎?」年輕人不斷地叫囂,幾拳硬生生垂在日久的身上。

「我很好,日久很乖。」福日久蹲下身子,雙手緊緊護好頭部,疼過他的婆婆這麼教他的,被欺負的時候,要能保護自己,「日久不能讓婆婆傷心,要好好保護自己。」

月深眼睜睜見她守護之人被欺負,卻什麼事都不能做。人以外的事,她能管,人以內的事是宿命是課題,她不能爽快說動手就動手。

「把他那輛破銅爛鐵牽去賣啦,至少還有換點錢買幾罐啤酒啦。」當中有人提議。

眼見小混混想動他的腳踏車,日久奮力想逃開拳頭,「車不能,婆婆給日久買的車不能給你。」

有人一把揪住他的頭髮,他痛得面色糾結,卻不知回頭,硬生生向前衝,逗得小混混哈哈大笑,「這傢伙真的是笨蛋耶!」

人類怎麼可以比妖魔鬼怪更凶惡猙獰呢!月深發出冷笑,大道不讓她插手處理人,那現身嚇嚇人總可以吧。

月深手指一點,化掉隱身符,安安穩穩坐在腳踏車後座。

她蒼白得接近透明,一身白衣白裙,烏黑長髮及腰,哀豔麗人憑空化身顯現,嚇慘要錢要得大聲,揮拳揮得很重的幾個混混。

有人腳軟趴在地上,有人尿了褲子。

月深華麗麗笑了,說穿不過是毛都還未長齊的孩子。

日久並無膽怯,反而對月深有一份相當深厚的熟悉感,什麼樣的熟悉感,大家都說他笨他傻,他真的真的形容不出來,或許真像婆婆說的人有上輩子,上上輩子,那麼他一定見過她好幾個輩子了。

月深手指擺在唇上,做出噤聲的動作,擺了擺手,要日久快點上路。

日久騎車,月深就坐在後座,像是沒重量一樣,當他再回頭,他的仙子姐姐已不見蹤影。

他不難過,這幾年他已經見過仙子姐姐幾次,只要有人欺負他的時候就會出現,所以一定很快會再見面的。

日久又露出傻里傻氣的笑容,出發往工地前進,滿心期待的是中午放飯時間,就算是冷掉的便當也很好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