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番外-我與妳的花火邂逅<上篇>沈莫

--在另一片花火下,我曾見過妳。--

那年,我剛從美國總部調回台灣,擔任范提亞集團在台灣投資的汎亞國際開發公司總裁,集團在台北市最繁華熱鬧的信義區蓋了兩棟新穎漂亮的玻璃帷幕大樓,隔著一條小巷相對而立,其中一棟是范提亞大樓,另一棟則是出租給不同公司的商辦大樓。

忙碌的上班時間,大部份的公司會放下不透光的羅馬簾,保留隱私,我的辦公室玻璃牆上了特殊塗層,白天外面看起來是面鏡子,卻可以清晰由裡往外望。

某天早晨,對面的辦公室或許是簾子壞掉或怎麼的,忽然一覽無遺,露出裡頭一團亂的辦公空間,一個蓬頭垢面戴著厚重黑框大眼鏡的人—很抱歉我實在看不出他是男是女,從一堆雜物裡抬起頭,緩緩走到窗邊,臉貼著玻璃牆似乎在打量什麼,接著轉回座位,右手拎著一瓶礦泉水,左手捧著垃圾桶再度踱回窗邊,驀地對著我刷起牙來,刷完牙後,又整起頭髮,理理衣服,應該是把我的外牆當成鏡子,歡快地整理儀容了。

從那天起,每天早上差不多時間,對面的辦公室都會上演這樣的畫面,我懷疑,那個人晚上並沒有回家,似乎是直接睡在辦公室裡。

約莫半個月後的某一天早上,打卡上班的時間,畫面變了,出現在辦公室裡的是一名打扮時尚中性的年輕女孩,我才恍然,原來每天對著我的玻璃牆整理儀容的便是她。

因為兩棟大樓中間還隔著一條巷子,我其實看不清女孩的長相,只隱約看出是一張白皙清秀的小臉蛋,帶著一股自信與不羈。

助理正好進來,我問︰「那是間什麼公司?」

他擱下手中的咖啡,對我的問題感到意外,停頓了三秒才回答︰「是廣告公司,怎麼了嗎?」

「沒事。」我端起杯子啜了口咖啡,助理很識趣沒再問下,推門離開。

我猜,這女孩是個設計師。

在那之後又過了半年,女孩都沒發現,她經常當成鏡子的那片玻璃之後其實是有人的,一直到這一年的最後一天,一切才「真相大白」。

那日,大家都早早下班,準備跨年狂歡,我繼續埋首在成堆的公文中,看著一件有一件標案,很快入夜,簡單外出用完餐再回來,對面整座辦公大樓早就熄了燈,而那間辦公室卻還亮了一室白熾。

我是個工作狂沒想到對面的女孩也是個工作狂,這讓我起了好奇心,我走到窗邊往外望去,就見那女孩摘下眼鏡,揉了揉眼,轉轉脖子,往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站起身,也走到窗邊。

她先是對著我擠眉弄眼,再抓了抓一頭亂髮,面上表情霍地一驚,慌忙跑回座位戴上眼鏡,再到望向窗外,我相信她是看到我了。

我的窗玻璃,白天是鏡子,晚上卻是透明的,這個事實顯然嚇壞她。

我笑了笑,對於自己默默當了她半年多的「觀眾」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隨手拿起桌上的便利貼,在透明的窗玻璃上黏出一個笑臉。

女孩見到笑臉,也跟著笑了。

她的笑很甜,很療癒。

我看了牆上的鐘,剩十分鐘就要新年了,我對她比了個「妳等一下。」的手勢,用手上剩下的便利貼,貼出一個「Happy   New   Year」。

只見女孩睜大眼睛,捂著嘴,又驚又喜。

我猜,她尖叫了一聲,接著她整個人幾乎貼上窗玻璃,高舉雙手拼命揮舞,由於公司就在101大樓旁,外頭擠滿了人潮,倒數聲浪太大,掩住了其他聲音,我讀著她的唇︰「新年快樂!」

101大樓此時迸出了繽紛的焰火,伴著激昂的音樂聲,宣告著新的一年已經降臨。

我第一次和另一名女孩一起在花火下,迎接新的一年,雖是隔著兩道玻璃牆和一條小巷。

然而,年後沒多久,那間廣告公司便搬走了,我便再也沒見過那女孩。

但我永遠記得,那個住在辦公室裡,經常蓬頭垢面對著我整理衣衫的傻氣女孩,曾經,我們一起看著101跨年煙火,互道新年快樂。

如果還有機會再見面,我一定可以一眼認出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