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 Prologue 青春期的小伙伴

      民國XX年X月XX日,上午XX點XX分,有民眾在行駛於捷運淡水信義線的列車上發現一名倒臥在血泊中的少女,據了解她是就讀北市XX女子高級中學的學生……

      我想,明天捷運報上的一角,或許會有這麼個不起眼的小報導吧?

      然而,身為那名可憐少女,我必須澄清,這並不是某個恐怖故事的開端,我的青春,只不過是個與地球上多數女性同胞一般,平凡無奇的校園日常罷了。

      「妹妹、妹妹……」

      肩膀被輕輕搖了下,我艱難的蠕動身軀以表示我還活著、不需要報警,並稍微抬起頭讓雙眼重見光明,立刻對上了一雙周圍佈滿細紋的眼睛,是剛才從我面前的車門走進的阿婆,看來是我占到她的博愛座了。

      我想跟她說明,求她大人有大量讓個位子給我這陷入絞痛中的小女子,可內心戲雖多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跟她大眼瞪小眼。

      然而阿婆好歹也是歷經風霜的過來人,慧眼識病蟲,垂著眼幽幽一句:「唉……查某就歹命。」這就踩著蹣跚步伐,晃到別的車廂,我的危機也暫時解除。

      「即將抵達,臺北車站……」

      耳邊傳來電子女聲,宣告著距離換車只剩下三站,我將頭埋在雙臂間,以卑微跪姿祈禱待會上車的人不要太多,讓我能在這張椅子上裝死直到下車。

      真是……下輩子不想當女人了啦!

      當我乘著公車抵達離學校最近的站牌時,已經過了十二點。

      算算時辰,目前應該是午餐時間,然而以同胞們的掠食速度,福利社的架子上大概已經空空如也,反正早上都缺席了,我在踏進校門前急轉彎,踩上斑馬線,失去平常的敏捷,宛如老婆婆過街般一吋吋的移動步伐。

      抱著嗡嗡作響的肚子,我艱難的爬到了熟悉的早餐店,雙手靠在擺放三明治的檯子上,仰頭呻吟:「阿姨……老樣子!」

      在進入高中後,阿姨簡直是我的女神,即使步入中年、身材一般,但在無數個被女人病折磨的日子,只有阿姨出產很燙很燙的奶茶足以撫慰我遍體鱗傷的身軀,簡直是抵禦妖魔的聖水,救贖天下蒼生,只是……

      阿姨今天的背影,怎麼、特別雄偉?

      「抱歉,阿姨不在。」

      站在飲料機前的人倏然轉身,女神瞬間變撒旦,冷冽嗓音彷彿正宣告我的死期不遠矣。

      「……你誰啊?」

      「我是阿姨的兒子。」他面無表情的說道,和阿姨的觀音微笑相差甚遠,這就以不耐的口氣問道:「點什麼?」

      這麼一個悲慘的早晨,我跋山涉水、千錘百鍊才爬到早餐店,就為了一睹女神仙容,在她的聖水治癒下重獲新生,結果、結果,老天爺開了個大玩笑!老娘我不買——

      「呃,大熱奶、薯餅蛋,這邊用。」

      「稍等。」

      我挫敗的垂著頭踏進早餐店,挑了一個最不起眼的位子坐下,摀著肚子將臉頰貼在桌上歇息。

      從這個角度,可以觀察到那小哥的舉動,原本以為只是個來湊數的路人甲,想不到他動作還挺流暢的,舉手投足頗有阿姨的架勢,俗話說熟能生巧,說不定他在還包著尿布的時候就經常幫阿姨代班了,因此沒多久,熱騰騰的薯餅蛋和奶茶就端在我面前了。

      接過吸管,我迫不及待的插進塑膠膜,大吸了一口……

      「嗯嗯嗯……嗯嗯嗯……」

      小哥挑眉,「幹嘛?」

      「好燙!」我用手替舌頭搧風,忍不住驚叫:「超燙的!」看我這舉動,一般人可能以為我在抗議,可只有懂的人才知道,我這是感動!

      身為女子高中生的我,每個月總有一星期,要喝上一杯又甜又燙的奶茶!

      只有這種熱度可以舒緩我的疼痛,奶茶的甜味則能撫慰飽受煎熬的心靈,這熟悉的溫度與味道讓我瞬間紅了眼眶,瞪圓了眼睛瞧著他。

      那張酷臉也透出了一絲笑容,面對我寫滿疑惑的臉,他拉開對面那張椅子坐下,撐著頭說道:「月中時會有個妹妹大概中午才來,要點很燙很燙的奶茶跟薯餅蛋……」他比出手槍動作,食指尖對準我:「就是妳吧?」

      「你、你怎麼知道?」

      「我媽說的。」他偏頭,哼出沉重鼻息:「昨天她腰疼,我說要替她代班,她就絮絮叨叨在我耳邊唸了一堆。」彷彿憶起那段時光,他不耐煩的抬手搔搔耳朵。

      我有點感動,不知是因阿姨對我們這些莘莘學子的掛念、還是佩服小哥的記性,抑或者為他們之間的母子情深而觸動心弦?

      語畢,小哥離開座位,回到料理台清洗用具,我大概是他今天最後一位客人。

      小口小口的啜飲奶茶,我看著小哥忙進忙出。

      俗話說認真的男人最帥,從擺動的瀏海間窺視他的臉,黑細框眼鏡下的雙眸認真專注,還真有點帥。

      秋風瑟瑟,侵襲皮膚的空氣有些冷,但奶茶的熱度讓我渾身暖和,他勤奮工作的模樣映入眼眶,沒有一絲停歇讓我看著也不禁發汗,可一道隔閡橫在我們之間,實在沒勇氣上前幫忙,更何況我只是個客人,輕舉妄動的結果說不定會害著小哥尊嚴受損,只能趕緊埋頭嗑掉有些發涼的薯餅蛋,讓他能儘早收盤。

      我和奶茶君的相遇,就在這麼個有點忙碌、又寧靜的晌午。

※※※

      午休結束前幾秒,我抱著書包躡手躡腳的走進教室,輕輕拉開椅子,這就不動聲色的滑進座位。

      目前醒著的人中,最熟的就屬昕琴吧?她坐在窗邊的位子,利用從窗簾縫溜進教室的微弱光線窺視雙腿上的那本書,從唇邊浮現的詭異笑意,我能大膽推測她絕對不是在看課本,而是小說。

      我的好友之一,曾昕琴,是名不折不扣的文學少女,兼,動漫宅女。

      大概是感受到我灼熱的視線,昕琴抬頭,將擋住臉的髮絲撥到耳際,給我一個甜美溫柔的笑。

      我咬緊牙關露出大大的笑容,瞇緊眼向她扮個鬼臉,後腦卻猛然遭到重擊,才舒緩的疼痛感被著一巴好像全都回來了。

      噙著淚,我回頭瞪向身後的毒婦,蔚宇瑄根本沒正眼看我,一臉惺忪的拿起飯盒搖搖晃晃的走出教室,渾身散發的低氣壓讓人不敢靠近。

      這名理直氣壯的施暴者是蔚宇瑄,從國中認識到現在的損友,分到同一班更是剪不斷理還亂的孽緣。

      她為人霸氣任性,剛起床時更甚,卻不得不承認,某些時候特別可靠,在我們這樣的尼姑庵學校,她這類型的酷妹十分受歡迎,體育課時甚至還有無知少女因為著迷於她打球的英姿不幸被球擊中,抬進健康中心,對此蔚宇瑄很困擾,因為我會毫不遮掩的瘋狂嘲笑她,以報平日被欺負的仇。

      我揉著腦袋回頭,看見昕琴望著這邊,臉上掛著苦笑。

      要不是現在剛下課,大聲喧嘩會被一堆低血壓魔人圍毆,我絕對撲過去昕琴的溫柔鄉求抱抱求安慰。

      此時昕琴像是想起了什麼而起身,隔了幾個人朝我遞來一本課本,拿到手中一看,才發現正是我的國文課本,原來昕琴都幫我做好筆記了。

      正當我朝著昕琴天使拋了無數個飛吻,蔚宇瑄回來了,還帶了杯糖水,大概是倒菜渣時順便繞到健康中心拿的,看見我的熱情舉動,皺了皺眉,宛如看見白痴。

      「快喝。」她用氣音說道,將紙杯塞在我手中後又趴回位子上,將頭埋在大眼仔抱枕裡,在上課鐘響前做最後的掙扎。

      握著手中的紙杯,深褐色液體此時看來特別親切,大概就像蔚宇瑄給人的感覺一般,看似可怕,卻有她貼心的一面。

      滿懷感激的心情,我仰頭把糖水嚥下,只覺得自己真是幸福到有些罪惡的女人。

      曾昕琴和蔚宇瑄,以及圍牆外的奶茶小哥,在我的青春中扮演極重要角色的人們都到齊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