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嘩啦啦的傾盆大雨打在身上也會覺得疼痛,可是爛醉如泥的男人卻安穩睡在一個略微陰暗的角落,身上本來有些破爛的髒衣服是乾淨了,但因不時破洞的緣故導致男人有穿等於沒穿,渾身濕透。

      男人的頭髮很長,幾乎等於女性的中長髮,此時頭髮覆面又因天氣陰暗,看起來活像男性版的貞子頗為嚇人。他閉著眼睛卻沒有睡著,甚至意識特別清醒,就如此時,他聽見了一個不合時宜的啪啪腳步聲,由遠至近似乎目標是自己。

      「咦,這是人是鬼呀?」一個稚嫩的童音如此自問。

      男人感覺有東西打在自己臉上繼而睜眼,透過髮絲的隙縫看見一個小女孩,看年紀似乎七、八歲的樣子,只是那身高實在有些發育不良,然候,他才看見是女孩的雨傘邊緣打在他的頭上。

      女孩原本是彎腰,發現自己的傘都壓在對方身上而退後,「喔,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我姊姊啦,每次都搶我的雞腿,害我都長不高,哼,她以後最好嫁不出去啦,那麼貪吃――不過呀,我姊姊身材真是太不科學了,前凸後翹的,一點也不像她那個年紀的女生,我真擔心她被怪叔叔給綁回家當雛妓,唉。」

      女孩那憂愁的聲音似乎也感染了男人,就見男人定定注視著她,發現這個女孩絕對不是一般的孩子,雖然她說自己雞腿被姊姊搶走好像是窮人家的孩子,但她頭上的馬尾髮飾皆是自己曾經看過的名牌產品,就憑這點便明白她應該是千金小姐了,只是,沒有保鏢的千金小姐?

      女孩站直身體,等她的傘不會打在對方身上後,她又歪著頭朝那不知是正面還是背面的黑髮問:「對囉,你到底是人是鬼呀?如果是鬼我要不要去找個電視框等你爬出來呀?」

      女孩無厘頭的話再度感染了男人,男人發出低低的笑聲時,女孩也笑了。

      「喔,你笑了,代表你不是鬼是人呀!」女孩露出笑咪咪的表情,將她嬰兒肥的小圓臉襯托得更可愛,看著這樣的女孩,男人心中不禁暗嘆,其實她才是怪叔叔的最愛吧!

      「你為什麼倒在這裡呀?你是不是忘了吃東西沒力氣了呀?我這裡有小蛋糕請你吃呀!」女孩邊往前邊說話,同時,還從她背的小包包裡掏出被面紙包得好好的糕點。

      女孩說著就要遞向前,卻發現雨水打在蛋糕上立刻就濕了一大片,惹得她驚叫一聲:「哎呀,真笨耶,怎麼忘了要遮住!」邊說邊一臉生氣的將雨傘傾前,距離男人面前正好手伸出來就能拿到。

      男人隨意睇了一眼,伸手接過她的蛋糕說:「傘拿好,妳的背濕了。」

      「咦,你怎麼知道呀?」女孩伸手摸摸自己的背部,再把手中的雨傘拿正,一拿正就搖頭,「不對呀,我拿正了怎麼幫你遮呀!都怪姊姊,她不讓我拿大傘硬要我拿這個小的,說什麼我這麼小一隻拿小的剛剛好,看吧,現在就不剛好了,我要怎麼遮你呀?」女孩苦惱的語氣聽得男人心中暖暖的。

      多久了?自己有多久沒有聽見這種關心的言語了?男人失神的想著,握著蛋糕的大掌卻被碰了一下,他一驚,差點伸手反抓住對方的手――去了國外歷練一陣子最不喜別人碰觸――幸好,對方立刻縮回去了。

      「你快吃呀,我快遮不住了呀!」女孩輕輕碰了對方一下又縮回手說:「哇啊,你的手好冰呀,你該不會是那個……那個詞叫什麼呀?喔,失血過多導致體溫下降,咦,不對呀,失血過多會死人的耶!」女孩忽然驚恐的看著男人,「哇啊,怎麼辦,你是不是快死了呀?所以你才不說話呀?怎麼辦怎麼辦,我要去叫姊姊,啊,姊姊在家裡耶,太遠了,怎麼辦呀,我的小短腿跑很慢耶!」

      男人被女孩自說自話的無厘頭給逗笑了,「呵咳咳咳。」

      「喔,你咳嗽了,你感冒了嗎?」女孩聽見男人的聲音時又不糾結自己跑不快的事實,轉而關心起對方,這轉換態度真令男人驚訝。

      男人咳完了,先把手中快濕掉的瑪芬蛋糕一口塞入嘴裡,慢慢咀嚼的同時還透過髮絲看向女孩,就見女孩瞪圓了眼,那張粉紅色的小嘴張成O型,看得他又想笑。

      等男人吃完了,女孩才說話:「哇啊,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可以一口把瑪芬塞到嘴裡耶!我媽媽說好女孩不能把食物一口塞,被人看見會覺得不好看,」女孩頓了頓,忽然左右看了看才一手遮著嘴巴側邊說:「我偷偷跟你說喔,可是我常常偷看到我媽媽就一口一個瑪芬,不過她都是哭著吃的,我不懂她為什麼要這麼難過,明明媽媽做的瑪芬是最好吃的。」

      女孩似乎嘆了一口氣又說:「可能跟我父親外遇的對象有關吧,因為人家替我父親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然候我父親就要離婚,所以我媽媽才會一個人躲起來吃東西洩憤還邊吃邊哭,唉……」

      男人皺了下眉頭,他沒有和這麼小的孩子相處的機會,只是覺得眼前明明年紀還小卻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明白的孩子很惹人疼,她這個年紀不應該動不動就嘆氣。

      「而且我媽媽還會開始喝酒……咦,說到喝酒,你是不是也喝了酒呀?」女孩又露出好奇的目光直盯向一片黑的頭髮,虧得她膽子大都不怕。

      這丫頭轉移話題的功力真是無人能及了。男人心想著,卻開口:「妳該回去了。」

      「為什麼呀?你看起來不像喝醉會亂性的大叔呀!我姊姊說我父親是因為喝醉才和我小姨上床的,可是呀,男人真正喝醉是硬不起來的,明明早就暗通款曲了還裝什麼呀,真噁心!」女孩義憤填膺的說法真令男人刮目相看了。

      「這不是妳一個小孩該在乎的事,快回去。」男人低低說了,語氣有些生冷。

      女孩歪了歪腦袋注視那一片黑,霎時間,她朝男人撲了過去,幸虧男人早有準備,要不然女孩這一撲很可能撞到自己的骨頭而痛。

      就見男人伸手抓住了女孩的腰側略皺眉瞪她,心中實在不明白,自己這德性在別地方連大人都嚇得半死,怎麼這孩子一點都不怕自己呢?

      就在男人失神的瞬間,一雙小手忽地摸上男人故意覆在面前的頭髮,等男人驚覺女孩的舉動時,雙眼正好與女孩對上。

      「哇喔,好漂亮的綠眼睛耶,你是戴有色瞳片嗎?」

      男人忍著把人丟出去的衝動――被觸碰的不適――略微冷淡啟口:「那是什麼?」

      女孩眨眨眼,這麼近看她才發覺,她有一對如芭比娃娃的大眼睛,還有如扇子般又長又濃的眼睫毛,這樣可愛的孩子,一不注意真會被人拐走。

      「喔,我說錯了,好像叫有色隱形眼鏡。是嗎?你戴那個嗎?」女孩依然很好奇,絲毫不覺得自己撲在一個陌生男人懷裡有什麼不應該。

      男人心中嘆氣,先是把她扶好站好,才回答她:「我說了,妳會回家嗎?」

      女孩還是眨眨眼思索了一下下才說:「好吧,我出來夠久了,可以回家了。」

      這答案很奇怪,不過男人沒心思多想,匆匆回答:「這是真的綠眼睛,我是混血兒。」

      女孩的雙眼頓時像見到明星般撲閃撲閃的,男人皺眉,本以為還要應付女孩,就聽女孩說:「喔,怪不得呀,好漂亮的眼睛呢,你應該也是長得很好看,唉,好看的男人會這麼頹廢十之八九是為了女人,何必呢,全地球的女人這麼多,你一定可以再找到一個的……」女孩其實是邊走邊說的,然候突然停下來轉頭笑咪咪說:「我叫徐愛歡,愛情的愛,喜歡的歡,再見!」

      …………

      「你在發什麼呆?」突來的問話驚回失神的男人。

      男人坐在陽台前的長椅上,身上穿著黑色全套西裝,該繫領帶的部份解開一顆鈕釦,露出裡頭白晰肌膚外,其餘皆是一身黑,看起來盡數展現出男人渾身冷硬的氣息,再加上他剛毅的混血兒長相,和那不笑就顯得過於嚴肅的氣息,實在太吸引女性的注意,也因為如此,他才會挑這個只有家人能進入的地方待著。

      此時聽見來人的問話才淡淡啟口:「你有見過哪個人發呆是閉著眼睛的?」

      來人很高大壯碩,看起來與一頭熊無異,粗曠的鬍子長滿了下巴,一頭染過的紅髮略顯凌亂,他卻是一身銀色西裝,中規中矩的穿著,偏偏那混血兒的俊美長相還是拉高注目度。來人就是西門恭,如今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爸,妻子肚內正懷著第二個。

      「我又沒看見你的臉怎麼知道你在休息――你沒事在戶外休息能休息什麼東西?」西門恭坐在男人身邊很不苟同的說。

      男人懶懶地仰頭,坐姿幾乎跟著癱在椅背上無異,左手伸出就從一旁的冰桶取出一瓶香檳,將它打開後先朝西門恭無聲示意,對方搖頭後才又仰頭對嘴喝下,看他喝得這麼輕鬆愜意,西門恭卻蹙起眉頭。

      「你還沒戒酒?」

      男人喝了半瓶後才將它放入冰桶淡淡道:「戒什麼酒?我根本沒事。」

      「沒事?」西門恭略微揚聲反問:「沒事為什麼會消失整整一天不見蹤跡,搞得小叔當時差點把他的同僚給喊去找你?」

      「格列跟在我身邊。」

      「格列那個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的傢伙,跟在你身邊有用嗎?連準時回報的記性都沒有,氣得奶奶都想拿棍子打他一頓。」西門恭沒好氣地胡亂扒了下頭髮,那原本就凌亂的髮更亂了。

      「好歹他是跟我最久的人,知道我想安靜一下怎麼可能會回報,虧得所有人裡只有他這麼識時務,要不然我連他都不帶著,看你們怎麼辦?」男人重新闔眼曬太陽,懶懶的語氣絲毫不覺自身安全很重要。

      「小唯――」

      「哥啊,我都三十歲了還喊我一個小字,就算你們一個個都比我大也不是這麼幹的。」是的,他是西門唯,西門家最小的一個孩子,也是目前還沒結婚生子的男性。

      西門恭笑了搖搖頭,「OK,小子,我不管你當年到底因為什麼被傷成那樣,我只想告訴你,家裡人都關心你,哪怕遠在不知名島嶼的堂姊都會問問你的情況,衝著這點,我拜託你別再隨便搞失蹤,你明知道失蹤對我們西門家的人來說是件大事。」

      對於「小子」的稱呼,西門唯不予置評,只因為恭堂哥自從和兒子能對話之後,任何比他小的都會被稱呼這麼一句,算了,誰叫人家是當爸的人。

      「嗯,我懂,況且,也才這麼一次而已。對了,你怎麼跑出來了?」一個兩個男儐相都跑出來,笑堂哥會不會發飆?

      西門恭本想嘀咕「一次就很讓大人抓狂了」,想想還是閉嘴好了,免得自己真像個奶爸。

      「敬酒都敬完了,剩下的事只剩送客了,總不會連送客都要我們去吧!」西門恭說完乾脆佔了另一邊的長椅躺著,一大早就來這裡時差都還沒調好,累死了!

      這裡是法國里爾,天氣很好,時間是正中午,曬著太陽的西門唯在昏昏欲睡之際突然做了一個決定:他想起了那個叫徐愛歡的小女孩,時過境遷,不知她是不是還住在那棟大別墅裡頭,他想,他該去見她了,那個打從一見面就不曾忘過的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