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節Ⅰ-1:《染血的畢旅》(修正版)

章節Ⅰ-1:《染血的畢旅》

      「乾杯!預祝各位前途似錦、畢業快樂!!」

      觥籌交錯的光景,伴隨著昏暗的燈光,令人心醉。成群的青年圍繞在桌邊,肆無忌憚的暢飲著手中的調酒,玻璃杯接連大力的碰撞著,顯示著酒杯的主人是如此的生氣蓬勃。

      這是莫雨學生生涯中最後一次畢業旅行,畢業之後他就得好好替自己安排未來的出路,雖然他和班上的同學並沒有多深厚的情感,但這也算是學生生涯中最後一次放縱,所以他的心情還是十分隨性自在的。

      身旁的男孩一手摟著他的肩膀,不顧自己身處在異國的酒吧中,一手高舉酒杯晃蕩著,高唱著分手快樂的自編曲:畢業快樂。

      「畢業快樂~祝你快樂~你可以找到工作的~」被酒精痲痹了一半感知神經的祈楓,五音不全不說,手裡的啤酒也灑了一半。

      周遭的同學都被祈楓不成調的改編曲逗得哄堂大笑,所以莫雨也只能無奈的笑,祈楓這個傢伙,簡直白痴得要死,雖說是自己相處了十多年的青梅竹馬,他還是經常被氣得哭笑不得。

      「你的酒都灑在我牛仔褲上了!還快樂個鬼?」莫雨附在祈風耳邊低聲抱怨道,只有在面對自己青梅竹馬的好友,他才能毫無顧忌地說出自己心中想說的話。

      莫雨伸手想把掛在自己身上的人推開,豈料才一推,祈楓的口中便吐出了一堆顏色詭異的嘔吐物,而莫雨的臉色也如同那坨嘔吐物般顏色詭變。這下可好了,牛仔褲上沾的可不只是啤酒了。

      一旁的國外侍者看見這狀況,眼裡透露出濃烈的殺意,惡狠狠地瞪著莫雨和祈楓,莫雨只覺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明明不是自己惹的事,卻要他承受這無聲的指責。

      周圍的其他同學七手八腳的替祈楓收拾殘局,莫雨也被其他人推進了酒吧的廁所清理自己身上的穢物。

      一想到自己等會兒還要跟個醉鬼共處一室熬過這個悲慘的夜晚,莫雨的眉頭就糾結得比麻花繩還要精采。

      好不容易將身上的穢物清理了大半,期間還有幾個進來男廁小解的外國人,都用一種極度厭惡的神情看著他,等到明天早上祈楓清醒,他一定會把今晚受到的屈辱加倍奉還。

      回到原本的座位區,兩個比較魁梧的同學已經抬起祈楓準備離開,其中一名男同學開口說道,「我們先替你把這傢伙扛回去了,班代剛剛替我們買單順便和店家賠罪去了,我看你回去前先幫這傢伙買個醒酒液和止痛藥吧!」

      莫雨點點頭,一幫人在離開酒吧以後各自散去,大部分的同學都選擇回酒店,而一些女孩決定要去飯店鄰近的唐人街買些消夜,莫雨順路跟著這群吵鬧的女孩,顯得十分不自在。

      平時在學校,因為選課的關係,莫雨傾向選修一些比較冷門的課,因此導致他的出沒時間都和班上的同學錯開,所以要說他們之間感情有多深厚,恐怕除了青梅竹馬的祈楓以外,也無出其二了。男性同學都能相處成這麼回事,更別提女性的同學了。

      莫雨是個慢熱的人,雖然外貌清秀,但沒有表情時渾身上下所散發出的冷冽,也無形之中替他拉開了與人之間的距離。而班上的女同學平時也只敢在他背後對他的外貌品頭論足,卻不敢有人輕易靠近,所以今晚這個情況怕是莫雨和班上女生距離最近的一次了。

      「莫雨,感覺你平常在班上很沒存在感耶!」藉著些許酒意,一名素日就較為大膽的女孩開口向莫雨搭訕,但很少與女性接觸的莫雨卻被女孩突如其來的話語嚇個不清,瞬間變得面紅耳赤。這個狀況當然沒有逃過女孩們的法眼,三兩成群的就開始調侃起莫雨來。

      「喂喂!你們看!莫大少爺居然臉紅了。」

      「不是吧!這年頭還有這麼純情的男生?一跟女生講話就臉紅?」

      女孩的訕笑聲讓莫雨更加不知所措,手腳的舉動也更加的不協調了,「不......我沒有,是......是剛剛喝酒喝多了。」

      胡亂地擺了擺手,莫雨下意識退開了幾步,拉開與女孩們的距離,幸好就在此刻,他看見轉角處有一間還在營業的藥店。

      「我先去幫祈楓買藥了,你們自己小心。」

      也不等女孩們反應,莫雨飛也似的逃進了藥店,女孩們也只好自討沒趣的攤了開手。

      「呿!開個玩笑罷了,居然對我們避如蛇蠍?」

      「這樣不也挺可愛的嗎?」另一個女孩不自覺捧著臉頰,莫雨的反應正好戳中了他的萌點,使她忍不住冒著小花。

      「哎唷~不要再討論他了啦!我們買完消夜快點回去了啦!肚子都要餓扁了。」

      女孩們手勾著手,努力地穩住步伐緩緩前進著,偌大的街道上,充斥著他們的嬌笑聲。

      莫雨在進到店裡後才鬆了一口氣,藥局裡燈火通明,讓他原本微醺的神智都清醒了起來,強打起精神,莫雨小心翼翼地審視著架子上的藥物。

      莫雨的英文程度還算不錯,但是一些專有的藥物詞彙還是讓他備感困擾,但收銀櫃上的彪形大漢看起來又十分不好惹,他只能硬著頭皮自己挑選可以解酒並舒緩不適感的藥品。

      等到買完藥後,已經是深夜的兩點十分,莫雨蹙著眉頭,熱鬧的唐人街也只剩下幾間零星的店家還開著,一時之間讓莫雨感到有些心慌。

      畢竟隻身在外,莫雨也聽過不少關於唐人街的傳聞,這個地方的治安並不安寧,在此地受害的黃種人也不在少數,而且大多都是以觀光客為下手目標。

      自己身上並沒有帶什麼重要證件,帶的現金也在今晚喝完酒買完藥以後所剩無幾,只能祈禱自己不要那麼倒楣,遇上什麼可怕的事。

      思緒一下子飄得太遠,莫雨原地轉了一圈,發現自己不知道走到了哪條巷子內,周圍陌生得彷彿是另一個世界。

      下意識將口袋裡的手機掏出,這時候只能仰賴GOOGLE地圖將自己帶回飯店了。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他調整好回飯店的路徑時,僅剩2%電力的手機很不給面子的關機了。

      無奈的仰頭吐了一口氣,看來只能憑著自己淺薄的印象回去了。

      莫雨在四周兜兜轉轉,不知道穿過了幾條巷子,周圍的景色還是依然陌生,而且越走越荒涼,路上已經沒有店家在營業,時間也越來越晚了,他暗忖著自己該不會真的要等到天亮才回得了飯店吧?

      倏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這陣令人窒息的寧靜,莫雨勉強從街燈的光線看見一名男子正朝著自己的方向奔馳而來,而後方還追著幾名人高馬大的男人。

      迎面而來的男人想也不想地就一股腦往莫雨身上撲去,嗆鼻的血腥味和汗水的臭酸味瞬間襲擊了莫雨的嗅覺,莫雨跌倒在地,被男人硬生生壓制住。

      在莫雨思考自己是不是該大叫救命時,身上的男人顫抖著手掩住他的口鼻,避免莫雨引來更大的騷動,另一隻手從一個破爛的小麻布袋裡掏出了一個沾滿血漬的雪花球塞進莫雨放藥的塑膠袋裡。

      「......同志,你聽得懂中文吧?這雪花球給你了,一定一定不能被這幫白人崽子拿了,知道吧!」

      「不......我不能......」莫雨還來不及開口拒絕,男人又一跟斗爬起,繼續沒命地往前跑。

      莫雨一臉呆愣地看著這個操著一口流利北京腔的男人離自己越來越遠,隨後而至的黑衣人們僅只是瞥了還跌坐在地的他一眼,又繼續接著追上前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莫雨才緩緩從地方爬起,但震驚的他還是張大著嘴,眼皮也不眨一下的看著那群男人離去的方向發呆,隱隱約約還能聽見白人黑衣男人的叫罵聲,隨後,巷子深處傳來一聲響亮的槍聲,莫雨的嘴張得更大了,他很清楚這個槍聲代表了什麼,爾後的靜默更明確的顯示出莫雨的推測是正確的。

      在這世界上,一條生命居然就這麼輕易的被抹殺了,而他恐怕是最後的目擊證人。

      「糟了......」

      莫雨強自鎮定下還在發顫的身子,深怕自己被捲入什麼可怕的紛爭當中,要是那群黑衣人回過頭想起他,怕是絕對要滅了他的口的。

      頭也不回的拔腿就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跑回飯店門口的,飯店大廳的服務生和零散的住客都用一種詭異的神情在看著他,但是莫雨沒打算停下腳步,一路奔回自己的房間裡。

      直到回到房裡,莫雨才發現自己的雙腿早已因為長時間的急速奔跑失去了知覺。

      床上的祈楓還像個死人般的呼呼大睡,沒有人發現此刻的莫雨宛若驚弓之鳥,放大著瞳孔注視著床上的人。

      緊接著,莫雨像想起什麼似的收回自己呆滯的目光,顫抖著手打開了塑膠袋,雪花球上還沾染著血跡,嘲諷似的提醒他方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一想起這雪花球原本的持有者已經命喪黃泉,莫雨忍不住那股強烈的噁心感,奔到廁所裡大吐特吐了起來。

      不,他不相信自己會遇上這種事....

      這種狗血的劇情發展才不會發生在他這個普通的大學生身上,一定是有哪個環節出錯了。

      將雪花球丟進洗手檯中沖洗著,試圖將上頭的血痕拭去。

      他絕對不會把這個雪花球帶走的,過了今晚,他就會離開洛杉磯回台灣了,今晚發生的一切都跟他莫雨沒有關係!然後他的生活還是會就這樣過下去,平平淡淡、簡簡單單。

      渾渾噩噩的走回房內,在確定自己將所有痕跡都處理得乾乾淨淨後,莫雨疲憊的將身體拋上床,迷濛之中,他才不安的進入了夢鄉。

      夢中的他,仍是無止盡的在漆黑之地中盲目的奔逃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