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Episode 1.1:The Dark Half

Episode   1.1:The   Dark   Half

*如要看有語法的版本,請到這裡:

http://sandyu330.blogspot.hk/2016/06/episode-11the-dark-half.html

〈1〉

      在這條充斥着酸臭及血腥味的長走廊上,只有微弱昏暗的微黃色燈光作為照明之用。這裡異常的寧靜,寧靜得連一個人的呼吸聲,甚至心跳聲也可以清楚地聽見。這個彷彿只適合虛無存在的地方,一個擁有茶色卷髮的青年,正用左手提起一個銀色的鋼製手提箱,像影子般緊隨著一個身穿白色襯衫及黑色背心外套的高大男人背後,向像是沒有盡頭的前方邁進。

      卷髮青年的柔順髮絲及不諳世事般的青澀臉蛋上,出現了代表不安的汗珠;他那雙充滿靈氣的淺綠色眸子,禁不住把視線投放在前方高大的黑髮男人身上,藉以尋求精神上的慰藉。也許是感受到青年的不安,男人的腳步明顯放慢,但那種從容不迫、充滿自信般的步伐依舊不變。

      背對青年的黑髮男人,以一種輕柔、關切的溫和聲線說道:「嵐,我早就對你說過,沒有必要隨我來的。如果你真的感到不舒服,可以先行離開的。」被稱為嵐的青年聽到這番話後,臉色頓時蒼白了不少;他……他才不要走回頭路!有誰敢保證他獨自離開的時候,可以安然無恙,全身而退呢?怎麼說也好,這裡也是由恐懼及鮮血建設而成的刑務所,要他自己一個人踏上歸家路,他可沒有足夠的勇氣。更何況,作為一個稱職的管家(如果他算是的話),怎可以拋棄重要的主人獨自逃跑呢?於是,青年只是結結巴巴地回應:「沒……沒這個需要。反正我們快到目的地了,不是嗎?公爵。」

      「的確如此。」黑髮男人也不再多說,他知道,這個年輕的管家究竟有多倔強。而且,正如嵐所說一樣,目的地近在咫尺。看!前方那扇沈重的墨黑色鐵門,正正是他們前往「終點」時必經的崗哨。

      在那扇鐵門的兩旁,分別站着兩個穿著黑色整齊軍服,頭戴黑色軍帽的刑務官。他們的皮膚被病態的白色覆蓋,血管清晰地呈現於人前。至於他們的眼睛,並不是常人該擁有的——除了瞳仁是白色外,它們是近乎徹底的黑暗。那兩雙詭異的眼睛就像是絕望及深淵的化身,讓碰巧不幸與它們對上的嵐,內心立即尖叫起來!他想逃!很想一走了之!不逃跑的話絕對會被獵殺!但為了顧及主人的顏面,青年最終把他的恐懼強行壓下來(這可是花了他一輩子的勇氣!)。然而,恐懼的陰霾還是令他忍不住,用右手抓著主人外套背後的綁帶。

      這個像小孩子般求助撒嬌的舉動,害黑髮男人差點兒笑出來。但同時在警告他,必須儘速離開這兩個刑務官的視線範圍,否則他的僕人真的會受不了。「黑眼」這個種族,天生便擁有震懾及污染別人心靈的能力,意志力稍微薄弱一點的人,鐵定會被他們逼瘋。

      比較高大的「黑眼」刑務官,此時把視線移到黑髮男人身上——當他碰上黑髮男人的琥珀色眸子,那種足以把一切壓倒的氣勢,使他本能地想向後退,不過這個念頭很快便打消了。接着,他用猶如被黏稠物堵塞聲帶的怪異聲音,向黑髮男人恭敬地說:「阿斯莫德大人,宰相閣下正在頂樓,恭候您的光臨。」聽到了這句話,身材較為矮小的「黑眼」,便以熟練的指法,敲打鐵門旁邊的密碼鎖,鐵門隨即打開了。

      「嵐,走吧!」阿斯莫德朝那個比較高大的「黑眼」點頭,並拋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後,便領著他那個已經被嚇壞的管家,進入了鐵門背後的世界。當鐵門   「砰」的一聲重新關上時,嵐似是鬆了一口氣,臉上也逐漸恢復了應有的血色。

      縱使進入了另一個地方,但這裡與先前的走廊沒有顯著分別——燈光同樣的昏黃,空氣中也包含着使人不舒服的腐臭味(沒辦法,誰叫他們只是由一個大樓,跑進去另一個與之貫通的大樓?)。但總比見到門外那兩個人好呢!嵐在心裡如此想著。這時候,嵐才驚覺自己仍然拉住阿斯莫德背心上的綁帶,他慌忙地鬆開手,臉蛋在同時間漲紅了不少。

      「嵐,你還好吧?」阿斯莫德停下腳步面向嵐,以溫柔的聲音詢問道。嵐只是滿臉通紅地拚命搖頭,急忙表達自己並沒有事。阿斯莫德見嵐不打算對他說實話,也明白追問下去只是自討沒趣;於是他不多說什麼,轉身繼續前進,而嵐亦匆匆忙忙地追趕他那位黑髮主人的腳步。

      混雜着噁心血腥味的空氣,透過刑務所內的通風設施,在嵐他們身處的環境循環不息地流動。在這裡逗留的時間越長,越令嵐感到難以言語的壓力;可是他選擇以沈默來應對,一來他不希望阿斯莫德擔心,二來他害怕自己的主人,重提要他獨自回家的事。阿斯莫德對嵐以「無聲」對抗恐懼這件事,假裝毫不知情;他只是保持優雅從容的步姿,向前方緩緩前進。

      主僕倆在昏喑的走廊走了好一會兒後,嵐便感到越來越不對勁……他……聽到了無數痛苦絕望的尖叫和求饒聲,像鬼魅般在耳邊川流不息地徘徊(他驚覺之前那兩個刑務官其實滿可愛)!不只這個,嵐甚至聽到有野獸在他四周咆哮,以及正在附近咀嚼骨肉!嵐呑呑口水,試圖令自己冷靜下來,可是手腳卻不爭氣地顫抖起來。阿斯莫德見狀,於是停了下來,輕拍嵐的頭數下,安慰地道:「沒想到宰相閣下用來恫嚇『罪魂』的『陣式』,會連你也影響到呢!嵐現在你聽到的、看到的,除了我之外,大部分只是幻覺。所以,你完全沒需要害怕啊!知道嗎?」阿斯莫德對嵐露出了讓人寬心的微笑,藉以安撫他的情緒。

      「我知道了。」被這樣告知後,嵐隨即滿臉通紅起來。然後,他一臉尷尬地說:「我總是使公爵操心,很對不起!明明公爵最近也為了某些事而困擾,但我還要增加你的負擔,我真是很沒用……」話畢,嵐有些洩氣地把頭垂下來。

      「困擾?你是否有什麼誤會了?我只是最近睡得不好而已。」嘴巴雖然這樣說,但實際上恰恰如嵐所說,阿斯莫德確實為了某些事——某個女孩而感到困擾。今天他應宰相的邀請前來刑務所,其實也是與那個萍水相逢的少女有關。嵐這個孩子,只要是與他相關的事,便會特別敏感呢!阿斯莫德感到滿欣慰,同時亦為此擔憂不已:嵐對他的事這麼上心,對這個乖巧的孩子而言只會構成不必要的危險……果然應該如閣下之前說的一樣,儘快讓嵐得悉自己的真正身份才是上策。更不用說他這個地獄的「第四君主」,該是時候消滅那個與嵐有血緣關係,最近有明顯異動的彼列伯爵。

      彼列那種小角色,阿斯莫德從來不放在眼內;只是他與瑪門過份頻繁的交往,讓阿斯莫德不得不在意。與自己同為「七君主」的瑪門,一向在背地裡主張所謂的「純血」論。對「七君主」中大部分由「亞血」出任的狀況,他當然看不順眼;一有機會,那傢伙必定會推翻現有的一切——說白一點,他對阿斯莫德造成威脅。

      阿斯莫德是通過「黑彌撒」,才由天使轉化為惡魔的。透過這種方式獲得黑暗之力的人,都被通稱為「亞血」。相反地,那些在地獄出身,天生擁有黑暗之力的人,則被喚作「純血」。兩者之間,除了獲得力量的方式不同外,基本上沒有明顯的分別。不過,阿斯莫德明白,在某些保守派的純血眼中,始終把亞血視為外來者。而保守派當中最大勢力的,自然是身為七君主之一的瑪門公爵。所幸的是,「科洛特」及「費殊」這兩個地獄中極具權勢的家族,暫時也站在自己這邊,因此瑪門仍需要忌他幾分。可是,地獄內有不少權貴,早已經想扳倒這兩個歷史悠久,受到女皇重用的貴族家系;無他的,一切也是對權力的慾望所致。於是靠攏瑪門,便成為那群利慾薰心者,達成野心的一個手段。

      如果任由瑪門的勢力再壯大,後果一定會不堪設想!除了阿斯莫德受影響外,連宰相閣下及陛下也會受到牽連!陛下因為上一次的戰爭,現在還處於沈睡狀態;雖然他貴為地獄的「第一君主」,也是罪女皇這個地獄之母的夫君,然而礙於他亞血的身份,保守派終究想削去他君王的權力,甚至希望把他徹底剷除。如果陛下真的有什麼不測,女皇極可能會成為保守派的傀儡;而地獄內勢力均衡的狀態將會被動搖,即是說整個地獄會變成由瑪門控制!一直以來,阿斯莫德對瑪門的囂張跋扈,採取了消極容忍的態度;然而,假使那傢伙真的狂妄得想取代陛下的位置,阿斯莫德必定會親手將其埋葬!反正他對瑪門,早就存有濃厚的殺意——

      作為保守派內最大的勢力,瑪門對「亞血」的觀感,理應只有鄙視,別無其他;但他卻熱烈地追求,身為「亞血」的莉莉絲侯爵。那傢伙在想什麼,阿斯莫德大概猜想出七、八成:瑪門只是把莉莉絲視作消磨時間的玩物,當他玩膩了之後,便會把對方隨手拋棄!別的女人阿斯莫德可以不管,唯有莉莉絲……誰也別打算對她動手!阿斯莫德自問,自己跟瑪門一樣,沒有觸碰她的資格;因為他再也不是那個,擁有純白色翅膀的天使。為何這個女人,會笨得為了再見他一面,把自己美麗的羽翼染汙?他心疼她,所以他可以做的,就是假裝不認識她,在背後默默地守護之。更何況,他不希望這個傻女孩,與他身邊的女人一樣,淪為他遺忘莎拉的工具。

      莎拉在阿斯莫德心目中,是一個不允許被沾染的存在。他為了這個女人,把自己的家人一下子全部殺死,墮落於此;莎拉卻對男人的心意一無所知,也不了解他成為殺人魔的因由。阿斯莫德尚有自知之明,他理解自己的所作所為不值得別人憐憫,更遑論以此獲得名為情愛的東西。他這個老早被神唾棄的生命,根本沒可能……突然,一陣接一陣劇痛在沒有先兆下,拚命衝擊阿斯莫德的腦門,令他出現了意想不到的暈眩感覺。怎麼回事?他不會真的被那個活像西維亞的少女,弄得精神不振吧?拜託!千萬別讓嵐察覺到他的異樣!

      「公爵?」嵐彷彿感覺到阿斯莫德的不對勁,以不安的口吻迅速抬起頭道:「你的臉色好像不大好,是不是有哪兒不舒服?」

      「嵐,你過慮了。」阿斯莫德輕描淡寫地回道:「我們別在這裡磨磨蹭蹭了,要宰相閣下等這麼久,實在太失禮了!我們走吧!」

      「可是,公爵……」阿斯莫德的話反而使嵐變得更焦慮不安,他很清楚自己主人的脾性,他剛才分明在回避自己的問題!究其原因,他是在顧慮眼前這個不成材的管家,這令嵐為之沮喪,並慨嘆自己為何不如前任管家般,能夠為主人分憂。阿斯莫德沒有答腔的意思,他只是維持與先前同樣的模樣,充滿威儀地挺起胸膛筆直向前走,就好像他的身體沒出現異常前一樣。嵐見狀,哪怕對阿斯莫德的狀況憂心忡忡,也只好閉上嘴巴,靜靜地緊隨他身後。

     

      在這個近乎伸手不見五指的刑務所,阿斯莫德他不斷地急步移動:先是向左手邊轉、接下來向前行一小段、之後朝右方前進……緊貼其後的嵐,開始對這個在黑暗中「團團轉」的移動方式,感到頭昏眼花,眼冒金星。忽然,阿斯莫德急剎車,停在一台舊式的升降機前面。幸好嵐反應過來,不然他便會撞上自己主人的背。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升降機,被塗上了鮮豔的深紅色,就算在燈光薄弱的環境下,這台機器還是顯得格外刺眼。阿斯莫德把升降機的門拉開,再將裡面的鐵柵向左推,之後便與嵐鑽了進去。待鐵柵被推回原來位置以後,一把空洞、刺耳兼咄咄逼人的怪異混合機械女聲,在狹小的空間響了起來:「歡迎來到由別西卜大人管轄的刑務所,請問您們想前往哪個樓層?是新奇刺激,充滿酷刑尖叫聲的B2,還是到存放大量可愛刑具的B1?如果您們肚子餓,我建議可以先到2樓的刑務官飯堂……」阿斯莫德沒有耐性再聽機械女音「親切的」導航(聽到「她」的聲音令阿斯莫德更頭痛),他冷冷地插嘴表示:「去頂樓。」

      「明白。」女聲識趣地回應,但不忘回嗆阿斯莫德一句:「祝您們別被偉大的別西卜大人折磨致死!弱小的傢伙!」聲音赫然消失,而升降機開始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向上爬,彷彿是要作弄一下阿斯莫德。阿斯莫德目不轉睛地盯著樓層顯示屏,並不斷地抖腳。嵐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但又不敢作聲,深怕會惹主人生氣。

      過了差不多五分鐘,嵐他們仍舊被困在紅色升降機內。因此,在這狹小的空間,靜悄悄地偷看主人的表情,成為嵐唯一可做的事——只見現在的阿斯莫德停止了抖腳,正在用手指輕力地按摩自己的腦門,神情顯得相當不自然。果然是身體抱恙呢!為何還要強裝沒事?當嵐快按捺不住跑去詢問自己主人的狀況時,猝不及防地阿斯莫德於眨眼間,居然像失去牽線的木偶一樣半跪起來。黑髮男人一手抓着自己的襯衫大口地喘氣,一手靠着牆壁保持平衡;嵐再也不顧慮這麼多,丢下手提箱飛撲上前,查看主人的情況。阿斯莫德的身體,已經被汗水沾溼,臉色看起來也不大尋常;於是焦急的嵐,便準備脫去阿斯莫德的背心,務求讓他舒服一點。在嵐接觸到阿斯莫德的瞬間,後者使勁地揮開嘗試協助他的手。嵐錯愕地看著他的主人,阿斯莫德則以痛苦的眼神回望他,艱難地吐出了話語:「離……離我遠一點!我……我快抑壓不住了……快逃啊!嵐……」語音剛落,阿斯莫德便喪失了意識。

      搞不清狀況的嵐,慌張地搖晃他的主人,祈求阿斯莫德不要出事,趕快清醒過來。或許神真的聽見了嵐的禱告,阿斯莫德再次睜開了雙眼,只是——

      他的右眼轉變成血紅色。

<2>

      真是該死的!這台升降機擺明是向他賭氣!他發誓,待會他見到宰相閣下時,必定請他把這台笨機器內的人工智能毀掉!持續頭痛的阿斯莫德,在深紅色升降機裡待了接近五分鐘後,忍無可忍地在心裡發瘋似的咒罵起來。要是平日的他,才不會那麼容易動氣,因為稍微等待是屬於紳士的榮耀,但現在卻成為了一種可怕的折磨!

      那個突如其來的頭痛,在阿斯莫德進入這台笨機器之後(特別是聽到「她」的導航後),變得更加嚴重了!他只好用手指輕力地按壓鼻樑以上的位置,好讓自己舒服一點點。接下來跟閣下見面時,一定要問他取止痛藥才行!其實阿斯莫德覺得滿奇怪的,即使自己有先天的心臟病,身體也甚少出現毛病,更別說突發性的頭痛……是有什麼在影響他嗎?照道理,閣下的陣式不可能對他有任何影響,應該是別的東西,哪到底是什麼呢?擁有足以凌駕他的力量,而且可以令他不能作出防備……咦?不會是「他」吧?

      阿斯莫德一意識到問題的關鍵,雙腳登時不受控制發軟,害他被迫半跪在地上。而後,他的耳邊出現了一把既熟悉又陌生的男聲:「終於發覺了嗎?我等了這個機會很久了!都怪你最近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那個貌似西維亞的女孩身上,我才有機可乘,親愛的克拉克。」阿斯莫德全身上下,在同一時間爆發出像火燒一般的疼痛;尤其是心臟的位置,那種痛楚與遭受萬箭刺穿沒有丁點兒分別!他抓緊自己的上衣,與此同時把手貼上牆壁,試圖維持平衡。但是避免倒下已經費盡他的意志力,那麼意識肯定支撐不了多久,至少……至少讓他撐到見到閣下為止!不然嵐會有生命危險!

      可惜,這是一個妄想。

      嵐懵然不知正身處在險境之中,他只懂得專注於主人的情況上;在他觸摸到阿斯莫德的肌膚時,討厭的聲音再次於這個黑髮公爵的耳邊出現:「克拉克,你已經到極限了。是時候換我來好好地疼愛嵐……以我的方式。」聲音消失後,阿斯莫德眼前的景象,便以迅雷不及耳之勢模糊起來,想阻止也不行!無計可施之下,為了保護嵐,阿斯莫德花盡力氣拍開嵐觸摸自己的手,並艱辛地對他作出了警戒;要是嵐能夠明白當中的用意,他尚有一線生機,反之就……隨後,阿斯莫德的世界,旋即化為一片無垢的純白。在這個白茫茫的空間,縱然阿斯莫德能夠正常地站立起來,身體的痛楚也成為了不足掛齒的零星記憶,可他的手腳卻動彈不得,非常狼狽。他知道是「那個人」做的「好事」,因此他向前方,投下了充滿憤怒及殺意的目光——

      在距離阿斯莫德十步左右的地方,有一個黑色碎短髮,擁有如霜雪般白皙肌膚的男人,正翹起二郎腿坐在猩紅色的布製沙發上,用塗上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握着酒杯。男人透過酒杯內的紅色瓊漿,欣賞阿斯莫德那副像極喪家犬的表情。那雙眼角微微下垂的血紅眼睛,在與阿斯莫德的琥珀色眸子碰上時,譏諷的意味變得更加露骨,這促使阿斯莫德浮現出要把男人五馬分屍的念頭。那個狂傲的男人一口氣把紅酒送進肚裡,並以俐落優美的動作,把酒杯放在旁邊的圓形木茶几上。他優雅地站起,走往沙發左邊的筒式留聲機前,輕撫束著整潔短鬍的下巴數下後,用充滿磁性的聲音詢問道:「克拉克,你想聽什麼音樂慶祝我們重聚?我個人比較建議Nirvana版本的《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抑或你比較喜歡大衛……」不待男人說完,阿斯莫德便對他咆哮:「狂暴,你到底想耍什麼花樣?給我說清楚!」

      「哎呀!看來你比較喜歡大衛.寶兒的版本。」被喚作狂暴的男人,滿不在乎地聳肩,完全不把阿斯莫德的話當作一回事。他走到阿斯莫德面前,粗野地拉扯他的頭髪,強迫對方直視他的臉。阿斯莫德被迫就範,但他不忘以咬牙切齒的模樣凝視他,這行為徹底把狂暴逗樂了!

      狂暴輕笑一聲,再笑容可掬地向阿斯莫德道:「不過呢……如果是大衛.寶兒的歌,我覺得《The   Next   Day》及《Life   on   Mars?》比較適合你,特別是後者。我想,你現在一定渴望有人能夠拯救你,對吧?」阿斯莫德及狂暴,不論樣子及衣著打扮,相似得像倒模出來一樣。若非他們的眼睛顏色不同,當兩人站在一起時,真的難以分辨他們誰是誰。

      阿斯莫德只是繼續怒視狂暴,根本毫無解答問題的意思。狂暴嘆了一口氣,把抓住阿斯莫德頭髮的手鬆開,向後退了兩步後無奈地說:「你總是這樣的,不應該忍耐的時候在忍耐。我還期望三年不見,會有感人的重逢場面出現,但你連口水也不對我吐,真教人失望極了!」

      「誰有心情朝你吐口水?混蛋!」阿斯莫德駁斥道,眼神仍舊充滿怨恨。

      「但你卻有心情,幻想我永遠消失呢!」狂暴舉起左手並慢慢地捲起衣䄂,左腕上幾度深刻難看的傷疤被曝露出來。「不對不對!這樣說不盡正確,你真正的願望,是希望擺脫這個讓你苦不堪言的世界……另一個我。」

      阿斯莫德臉色一沉,對於他的反應,全是狂暴的預料之內,因為他實在太掌握「自己」的本質為何。狂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詭異表情,並在阿斯莫德的面前逐一把衣服脱下。當他變得一絲不掛的時候,便上前擁抱阿斯莫德,以令人陶醉的性感聲音耳語道:「你還記得這副殘缺的身體發生過什麼事嗎?不可能忘記吧?那些在『我』身上留下的烙印,無時無刻也在提醒『我』,這個世界有多殘酷。」狂暴赤裸的身體,佈滿了大小不同的傷痕,有些顯然是日積月累所造成。不過,這些創傷與背部那個「刺青」相比,還真相形見絀。

      說是被刺青覆蓋的背部,倒不如稱作被「雕刻」過的背部,而事實也的確如此。想當年,阿斯莫德那個在天國位高權重的祖父,以鋒利的雕刻刀,在年少的他背上施以這個刻印。被削去的血肉,還有爺爺那時候的表情及說話,阿斯莫德仍然歷歷在目:「這是你必須背負的責任,也是詛咒。」冷酷無情的言語,像無機物的空洞眼神,阿斯莫德一點也不想記起!更不用說他對背上那個「陣式」的意義,沒有了解的興趣。

      「克拉克,這個世界相當討厭,對吧?」狂暴那像甘甜毒藥般的聲音,繼續傳進阿斯莫德的耳內:「可是,你連責怪她的資格也沒有。誰叫你本來不被期待存在於此?『我們』是爺爺憎恨的那個『魔女』的孩子,而『魔女』願意把『我們』産下,也只是為了令『我們』痛苦,從中取樂。這種不接納你的世界,要麼被她吞噬,要麼就吞噬她,應該不難選擇的。」

      「我不會選擇。」在話語中看穿狂暴意圖的阿斯莫德,冷冷地笑道:「在這個被你形容為殘酷的世界裡,還有人等待我回去!休想我把身體主導權讓出,你這個贗品!」

      狂暴把手放開,失控似的大笑,就像聽到了一個荒謬的笑話一樣。未幾,他停止了笑聲,並一拳打打往阿斯莫德的左臉頰,力度之大,害阿斯莫德除了吐血倒地外,連一顆臼齒也飛脱出來。接下來,狂暴以調謔的語氣道:「呵呵!我是贗品?我本來就是你的一部份,你即使怎樣偽裝,也沒辦法改變這個事實!『我們』是那個『魔女』的血裔,擁有那種凶暴冷漠的個性,是宿命來的!而你偏偏要抗拒……看來我的主人格,是一個出色的偽善者呢!」狂暴的冷嘲熱諷,沒有因為阿斯莫德越來越銳利的目光而收歛,他繼續道:「克拉克,在獲得『七君主』的力量之前,也就是我跟你還是一體的時候,最令我難以忘懷的,就是你曾經以天使的身份,笑着使用黑魔法把那些對你施虐的『家人』全部處刑!那種由破壞及殺戮帶來的興奮心情,真的像品嘗醇厚的美酒般暢快!可是,你沒有用黑魔法把爺爺處決,只是用匕首給他痛快這一點,我覺得有些失望。不過,我很贊同美好的東西要有些遺憾才完美。直至現在我也很感激莎拉,給我相當好的藉口來……」

      狂暴的話全面觸犯阿斯莫德的底線,這傢伙要奚落他沒關係,唯獨侮辱莎拉絕對不行!阿斯莫德不理會口腔的傷勢,抬起頭來向狂暴怒吼:「住口!你憑什麼這樣說!所有的罪孽也是我一個人種下的!與莎拉沒有關係!你不要……」狂暴一腳踏在阿斯莫德受傷的臉頰上,鮮血「噗」的一聲由「下位者」口中噴出;要阻止一頭狗對自己亂吠,最好的方法就是使用「痛楚」來教導他,不是嗎?狂暴用藐視的態度,向正在喘氣的阿斯莫德微笑着說:「住口?別忘記在這個精神空間內的『王』,是我而不是你!好了!快樂的時光過得真快,我也差不多是時間到屬於我的『舞台』去!親愛的,要道別還真可惜!你還有沒有話想對我說?」

      眉頭緊皺的阿斯莫德,而今不由得在心裡自我嘲諷:明明是在自己的精神空間內,身體亦沒有真正受傷,但被揍居然有一種痛得要命的感覺,真是糟糕透了!可喜的是,他透過剛才的「閒聊」,爭取到一些時間,希望嵐已經遠離狂暴,如果沒有……不要緊!相信這麽長的時間,足以令刑務所的主人——「鬼王」別西卜知悉發事情的發生。驚動閣下絕非阿斯莫德所願,但以目前的狀況來看,狂暴肯定會像以往一樣,無視他的意願,強行奪取身體的主導權(從狂暴方才的話便可以略知一二了)。

      這傢伙雖然不是主人格,不過他所把持的「魔王之力」,卻遠遠高於阿斯莫德。不管是他還是阿斯莫德,也不能夠發揮全部的力量,除非……那個能夠引導力量的「媒介」在身邊。碰巧今天阿斯莫德沒有把「他」帶在身旁,算是不幸中之大幸。閣下若要跟狂暴戰鬥,沒有「媒介」在旁,他的勝算自然高很多;唯獨有一個隱憂,阿斯莫德末能釋懷——

      別西卜為了不想傷及他的身體,可能對狂暴手下留情!這件事發生的機會率可是相當高,僅因為他們二人曾經是青梅竹馬的朋友。如今阿斯莫德唯有寄望,別西卜真的要動手時,能夠放下對他的舊情全力戰鬥。畢竟他這個爛人,早就喪失了作為他朋友的資格……

      只要是沒有妨礙他前進,不管是天大的事情,別西卜也決不會放在眼內;這是他的傲慢,同時是他的胸襟。因此,他才能夠將阿斯莫德曾經造成的傷害,完全視若無睹,還把那時候的事說成是自己的過失……擁有如斯高貴靈魂的人,阿斯莫德怎配與他擁有對等的關係?要是可以的話,這絕對是一種侮辱!況且,阿斯莫德不能保證,傷害他的事不再發生……

      「看來你不屑跟我說話。」見阿斯莫德不給反應,狂暴踏着他臉頰的腳,力度明顯加大,藉以教訓腳下那個不識抬舉的人。「也好,你越是這樣,剝奪你的所有就越見得有趣。最後,你會發現,你的容身之處,終究是我這個『贗品』身邊。」狂暴把腳鬆開半蹲下來,並將手貼在沒有反抗能力的阿斯莫德的額上。一圑橘紅色的光以迅雷般的速度覆蓋了狂暴的手,阿斯莫德的前額亦在同一時間被紅光沾染。猶如接受火刑般的撕心之痛,開始難以抵擋的速度,侵入阿斯莫德每一個細胞、每一道神經。他瘋狂地發出淒厲的尖叫聲,但完全無助停止這種永無止境的痛苦。混雜在痛感之中的,是阿斯莫德的不願回首的記憶;它們毎一段也像催化劑一樣,把他迫到更絕望的境地。嗄……嗄……這種像徘徊深淵的恐怖感覺,真的……真的與接受「七君主」力量時很相似!不過現在的痛苦跟那時候相比,簡直遜斃了——阿斯莫德還能保持理智,便足以證明這點。

      由罪女皇身上獲得的力量,是伴隨她累積了千萬年的怨念及孤寂。故此,「七君主」就等同於分擔女皇苦難的化身。曾經有不少妄想成為「七君主」的庸才,在接受力量期間發瘋及氣絕。即使像阿斯莫德這種「走運」地獲得認可的人,也極有可能有「後遺症」——而那個他專屬的「後遺症」,正試圖「迫宮」,令他自動放棄主人格這個身份。儘管肉體的痛楚真的無比難受,可是要他屈服……休想!被狂暴困住已經夠屈辱了,更別說永遠地被他取代!只要阿斯莫德一直不首肯,狂暴頂多只可以佔據肉體一段短時間——這是作為主人格的他,所僅存的優勢。

      這個在別人眼中沒有作用的優勢,是阿斯莫德長久以來,用來保護自己尊嚴及守護他人的重要盾牌。自他出生以來,便面對恆河沙數的折磨,所以他生存的意志,比一般人薄弱得多。他曾經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去了結自問並無意義的生命。然而,換來的結果往往是令關心他的人痛苦。別人的眼淚刺痛了他的心,其實自己變成怎樣也沒所謂,但把悲痛轉移到別人身上,使他們面對與自己相同的痛苦……這個……絕不是他的意願!縱然生存下去真的很討厭,只要是為了那些願意留在他身邊的人,那麼……

      再討厭他也能夠撐下去!

      「呼……嗄……呼嗄……你……你這傢伙,只有這等技倆嗎?有夠無聊呢!」阿斯莫德的臉色,現在呈現出病態的蒼白,任誰也輕易看出他在逞強。「你……你這麼費神折磨我,不如……不如趕快了結我吧!哎呀!不對!我忘了你做不到呢!誰教我才是靈魂的本尊,軀體的真正主人?狂暴,你……你給我聽清楚,我……我……絕不會放棄,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啊呀呀呀呀!」無數的黑色觸手,忽然從阿斯莫德躺下的地方衝出來。它們把黑髮公爵的身體貫穿,大量的鮮血由傷口處噴曬出來,把白色的世界染成一片殷紅。塗上紅色顏料的觸手,旋即把無法反抗的阿斯莫德包裹起來;在黑暗把他完全覆蓋前,阿斯莫德看到的畫面是——

      狂暴一臉哀傷地看著他。

      帶著滿腹疑惑的阿斯莫德,就這樣被黑暗吞噬了……

<3>

      全身赤裸的狂暴,坐在披上鮮紅外衣的白色地板上,回想阿斯莫德「最後」的說話及神情。

      他的主人格,應該不了解自己何以會用那種眼神看著他吧?那個人或者會把代表悲痛的情緒,錯誤解讀為挖苦……沒辦法,因為他是那種,從來不願正視自己真實想法的人。為什麼別人的感受會來得比自己重要?狂暴不禁苦笑起來,那種要通過傷害自己,去守護別人的人生,聽起來很偉大,卻又愚蠢極了!為了滿足別人的期望,在不接納自己的世界生存下去,最後得益的會是誰?狂暴只知道不是他,不是那個總在飾演好人角色的「他」。

      經過三年的時光,克拉克對自己的敵意仍然這麼大,要他坦誠地面對真正的自己,難道這麼困難嗎?被一個本該珍惜自己的人厭棄,狂暴所承受的壓力,連他也不懂如何量計。最後演變出來的結果,就是他像一個鬧情緒的小男孩般,以暴力向自己的主人格宣泄不滿。他不想傷害那個人,但偏偏透過這個手段,克拉克才不會無視他,真夠諷刺呢!

      狂暴把頭埋在兩腿之間,開始遊走於過往的記憶中:想當初,假如在墮天之前或者在進行「七君主」洗禮儀式時便死了,也許會比較幸福……至少這樣,克拉克死時會是一個完整的個體,而非如今分裂的狀態。死亡帶來的是解脫,這個由母親想殺死他的時候便可以得知。像他這種連母親的愛也未嘗過的人,只適合孤獨地,魂飛魄散般死去。死亡是他……也是克拉克真正的願望。他執意想拿到身體的主導權,想克拉克正視他,也是為了這個最終目的。

      世界是自私的,任何人也可以為了自己,捨棄嘴巴上說成重要的人。不管是別西卜,還是救回他性命的大袞,以致是對他唯命是從的嵐……總有一天也會為了各自的理由,把他拋棄或再度傷害他。在他們讓克拉克那顆破碎的心受傷之前,必須先下手為強,把他們先處理掉。克拉克失去了這些被他視為生存動力的渣滓後,才會願意投進他的懷抱。

      「只有我會毫無保留地接受你,克拉克。」狂暴把頭抬起,重新站了起來;他把衣服逐件地再穿上後,便將視線投向只有血水窪的地上,自言自語地說:「你知道我為何這三年來都不出現?因為我在哀悼西維亞——『我們』的女兒啊!如果你沒有與那個貌似西維亞的卡麗妹妹見面,我可能會一直『沈睡』下去,意志消沈得忘記本來的願望。我討厭你想以別人來取代『我們』的寶貝,不過算了!反正『我們』很快可以再見到西維亞。現在,為了『我們』,我先要把令你軟弱的根源消除。但願可愛的嵐,不會兩、三秒便斷氣這麼掃興!我可是渴望與別西卜『打招呼』前,能夠做足夠的暖身運動。余偉大又殘酷的天父啊!請祢保守吾人能夠盡興及凱旋歸來!哈哈哈……」

      狂暴打了一下響指,留聲機隨即播放出《凱旋進行曲》。伴隨強勁激昂的節拍,狂暴化為一圈黑氣,消失於空氣中。

【~To   be   continued~】

~~~~~~~~~~~~~~~~~~~~~~~~~~~~~~~~~~

作者的話:

以下是文中提及的音樂的link,大家有興趣可以聽聽:

1)Nirvana   -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regObNcHC8

2)   David   Bowie   -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H_sQq89ILk

3)   David   Bowie   -   The   Next   Da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wL9NUZRZ4I

4)   David   Bowie   -   Life   On   Mar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qqusnNQ

5)   凱旋進行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IyY7IvGLXE

重新再修改的第一回故事,應該看起來會比之前更複雜,但會方便日後故事發展(吐舌)另外,Episode   1的主題是「害獸」,至於害獸指的是誰,我想大家的看法也不大一樣的。而Episode1.1的標題是<The   Dark   Half>,聰明的朋友應該看出是Stephen   King其中一部小說的名稱(笑)這本小說是本人第一本接觸的Stephen   King系列小說,喜歡黑暗系小說的朋友可以一看。最後,希望大家可以享受這個群像劇,下一回<Episode   1.2:Axe   to   Grind>再見,謝謝各位!

P.S.有關《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本人比較喜歡David   Bowie的原唱版本,不過Nirvana的也不錯啊!   另外,故事中的「黑眼」,就是都市傳說中的「Black-Eyed   Kids」(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