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下星期歌唱大賽的報名表貼在黑板上,明天截止,大家有興趣的快去填一填。」班導師上課時順便公告此事,隨後又補充道,「但是老師還是希望你們能以課業為準。」

語畢,臺下傳出陣陣哀嚎抱怨。

「我們才高一欸老師。」

「對啊對啊,這是星櫻高中的習俗!」有人接著附和。

「咳咳,安靜。」老師輕咳兩聲。「所以說是希望,不都說了有興趣快去填嗎?」

班導師是一位長相陽光的男生,約略三十歲,是星櫻高中的「黃金單身男老師」。平時一副對什麼事都不以為然的樣子,其實是個正經嚴肅的人,但骨子裏卻住著時不時會跑出來搗蛋的幽默,是個很特別的老師。對學生說是不太搭理卻總是無意間表現出對學生的關心,在學校人氣不低。

「好了,上課。」導師意圖拉回學生浮躁的思緒。

下課之後,孫聿熙嘴裡咬著麵包,含糊不清地問,「曦,妳真的不考慮參加嗎?這是妳最喜歡的休閒活動。」

「很遺憾,我真的不行。」孫聿熙不一樣,她是特別的,唯一能敞開自己心胸顯露自己苦痛的。

「乖,我不勉強妳。」她知道周庭曦的悲傷、心碎,但不能讓她一輩子活在紀鎧謙的深淵裡。

回到家後,周庭曦仍舊靜靜的坐在書桌前,拉開抽屜拿出紀鎧謙留給她的回憶。他生前最後一段話是給周庭曦的,「小曦,妳一定要找一個比我更愛妳的人,知道嗎?」他展開了世界上最燦爛的笑容,「我愛妳。」

「不會有事的!這又不是八點檔。」玩笑是為了緩和緊繃的氣氛。

「鎧鎧你先好好休息,我等等去給你買粥。」周庭曦緊握他的手,「我也愛你。」

待紀鎧謙沉沉睡去,周庭曦在他脣上印下一吻,然後到醫院附近買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後隨即回到醫院。

提著粥走進病房,周庭曦卻不見紀鎧謙還有他的病床,心臟不爭氣的發痛,她手裡的粥滑落到地上,紅著眼眶跑到櫃檯。

「紀鎧謙呢?207的病人呢?他在哪裡!」周庭曦忍住不讓眼淚掉下來,因為她要比紀鎧謙更堅強,才能給他勇氣。

「他正在那邊的急診室急救,請問是家屬嗎?」

想到這裡,周庭曦的眼眶忍不住泛紅濕潤,看著紀鎧謙留下的信以及那條天使翅膀的項鍊,周庭曦還是落下一行思念的眼淚。

「鎧鎧,我很好喔,也有把你留下的東西保存得好好的。你呢?那邊的世界,好玩嗎?」

一陣微風透過窗戶將夜色吹進她房間,彷彿是紀鎧謙笑著說:「我很好。」

周庭曦又緩緩說道,「鎧鎧,我真的好想你,要不是聿熙在……真的很謝謝她。」

紀鎧謙上高一的第一個朋友正是孫聿熙,她大方善良,跟他很是投緣。每天相處下,變成了像是兄妹一般的關係,甚至比親兄妹要更親。介紹給周庭曦之後,三個人便常常一起約會吃飯,並不是情侶加顆電燈泡,反而像是家人間的聚會。如此幸福平凡的日子過沒多久,紀鎧謙生了場重病,連夜高燒不退。身子每況愈下,緊急之下送進醫院急診。原以為只是場重感冒很快就能康復出院,病情卻越來越不樂觀。僵持了兩個月,紀鎧謙還是拋下身邊的一切,拋下周庭曦,飛到遙不可及的地方重新開始了。

「紀鎧謙……」周庭曦哽咽,雙眼哭紅腫大,嗓子也喊啞了,她還是抱著冷冰冰的紀鎧謙一直哭,一直哭。

「讓鎧謙好好走吧。」紀媽媽拍了拍周庭曦的肩膀,臉色並沒有比周庭曦好看。

紀鎧謙的母親是單親媽媽,十六年來夜以繼日的賺錢,辛苦拉拔紀鎧謙長大,也把自己的愛,毫無保留地給了紀鎧謙。聽見紀鎧謙交了女朋友,更是替他感到開心。一接獲紀鎧謙急救的消息,紀媽媽的心臟彷彿停止跳動,拋下工作馬上趕到醫院,卻來不及再聽到兒子的聲音。   她悲痛難耐甚至想過尋死去陪伴兒子,但卻被眾人勸說了好久,才決定連同兒子的份一起活下去。

周庭曦微顫的雙眼緊閉,她睜開眼睛後整理好了思緒將他的遺物放回抽屜,然後深吐一口氣,轉身走進浴室沖澡。沖掉身上的疲憊。

父母在她三歲的時候就因為意外離開人世,在育幼院待到國中畢業後便和院長商量很久說要獨立,現在自己一個人居住於簡陋卻不失風雅的小套房。育幼院會固定每個月寄一筆生活費到周庭曦的戶頭以便她簡單打理自己的生活,但這筆固定收入只會寄到她滿十八歲,再來就得真正自立自強了。

「周庭曦,老師要妳把歌唱大賽的報名表交出去喔。」一個叫做邱渃瑀的同班女生說。

「知道了。」周庭曦是活動股長,一個看似不起眼卻何等重要的角色。

去學務處活動組的路上,周庭曦捏著報名表,上頭只有三個人報名,還有兩個空格可以填。她猶豫了,她是真的很喜歡唱歌,但是唱歌卻會勾起她內心深處最不能夠觸碰的傷。

歌唱大賽當天,周庭曦走進會場,因為是個盛大的比賽,所以必須打扮隆重點。她穿著一件黑色無袖洋裝,腰上打著素雅的黑色蝴蝶結裝飾,搭上黑色平底娃娃鞋,黑中帶褐的中長髮也盤了個公主頭,髮尾燙成大波浪捲。

「我們坐前面吧,還好早到了。」孫聿熙則穿了件淡粉色小禮服,配上紅色高跟鞋,頭髮盤飾成包頭,氣質非凡。

「好。」

提不起勇氣參加比賽走出心魔,周庭曦只是坐在觀眾席最前排的位置,調整心態準備感受聽覺饗宴。

「下一位參賽者,一年七班蔡妍倪,帶來一首日文歌,〈Every   Heart〉。」

台上的女生敬了個禮,隨著音樂開始很自然地擺動身體。

『いくつ    涙を流したら

究竟要    流多少眼淚

Every   Heart   素直になれるだろう

Every   Heart    才能坦率面對自己

誰に    想いを伝えたら

如果心意   可以傳達

Every   Heart   心満たされるのだろう

Every   Heart   是否心靈就能滿足

長い長い夜に    怯えていた

漫漫長夜    令人害怕

遠い星に    祈ってた

向遙遠的星光    祈禱

(歌:BoA(寶兒)   詞:渡辺なつみ   曲:BOUNCEBACK)』

女孩一開口,驚訝之餘往事隨即又在心底蔓延開來。

「小曦,我想聽〈Every   Heart〉。」紀鎧謙像小孩一般撒嬌,枕在周庭曦的腿上,任她把玩著自己的頭髮,他笑得眼睛都瞇成兩條線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