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其實,每個死者都捨不得在世間的人。

      其實,每個死者都有很可憐的一面。

      誰說死了會好過的?我也是一個有遺憾的鬼,捨不的人世間的鬼。

      可是我要做的,卻是幫其他的鬼走出陰霾。

      我用文章幫他們、用我的回憶幫他們;我是個說書人,也是個說憶人。

      這裡是遺界,所有遺憾靈魂的世界。

      知道我的遺憾是什麼嗎?

      我的遺憾是,我愛的人,不知道我愛他。

      你一定知道他是誰,而且一定會唱他的好幾首歌,黎子俊,我叫他黎子,即便他成名了之後大家都叫他俊子,但我仍然叫他黎子。黎子,這個綽號,只有我能叫他。

      所以……猜到我是誰了嗎?

      我是孫璃蓉,每次都會出現在「作詞」旁邊的那幾個小小的字。

      有點像方文山和周董,只是我們多了一點福爾摩斯和華生沒有的微妙關係,革命情感當然還是有的,但是男女嘛……

      總之,我看到報紙上出現「黎璃戀」這幾個字時還滿開心的,即便他對於這些報導瞎說的本事感到憤怒,但我還是會跑到角落偷笑得很甜。

      不過,這種「微妙的關係」顯然只有我這麼認為。

      他一年半前交了一個女朋友。

      丁玉玉,比黎子小一歲的一個名模,小有名氣卻沒有什麼明星架子,對每個人總是笑笑的,是個沒什麼心機的女生…他們兩人交往一年多,吵架不超過五次,冷戰不超過三天,也從來沒對我說過任何宣示的話,她很可愛,換句話來說就是……

      我完全找不到理由恨她。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才會發現墨鏡這個東西有多麼好用。雖然這雜牌的墨鏡對於遮住紫外線不怎麼有效,但是要遮住他們牽手時的閃光倒是綽綽有餘,還可以擋掉眼裡的悲傷。實際上,飛機要出事前的幾分鐘,我就是在位子上慢條斯理的擦拭著鏡片,一邊想著等會兒要怎麼泰然自若的跟他們打招呼。

      然後飛機一個顛簸,陡然下降

      一如我的慢半拍性格,當我意識到我距離死亡只剩三秒鐘時,那三秒鐘已經過完了。真正的人生總複習是在死亡的那一剎那,飛機解體,我的身體在大氣壓下被撕裂,屍塊墜入海中,而脫離的靈魂飄飄然的像顆沒有束縛的氣球飛向天際;還有一點迷惘的我,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拼命的想看盡我一生所有的風景,回憶像快速翻閱的照片一閃而過,爸爸、媽媽、朋友、同學、老師、工作夥伴、、還有很多我去過的地方、嚮往去的地方.......

      那時我的心情很平靜,直到最後一個畫面停在黎子戴上耳機的笑容。

      我永遠忘不了那個畫面,那是我們寄了好幾百張帶子後終於被採用的那一天,他走進錄音室,隔著玻璃對我興奮的揮手;他不帥,以一般人的眼光來說,他不帥;但是在那個當下,我真的覺得他好……帥!

      瞬間,剛剛面對死亡的坦然感都消失了,只剩一個聲音在我心裡大吼著:我、不、想、死!

      我不能死啊,因為我喜歡他,我愛他!他知不知道我已經忍這句話,忍著痛好久好久了,我要在死前告訴他!

      但一切都來不及了。

 

      人總是到最後一刻才學會自私,深深的遺憾侵蝕了我,於是,我的靈魂並沒有去到他該去的地方,而是抱著滿腔的後悔的步上了一條「天聽大道」,來到了遺界。

 

      你知道的,遺界,遺憾的世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