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朗寧‧道格拉斯‧麥迪契

小海棠站得遠遠的,雙手拎著比自己還重的、裝滿肥料的水桶,雙眼有點憂鬱的看著站在草叢中的另一個瘦小身影。

園丁爺爺說,這個地方沒有人使用,如果他想要種些花花草草可以種在這裡,所以他才把他好不容易得到的花花種子埋在這裡,為了避免他找不到、或被人當雜草處理掉,園丁爺爺還好心的幫他設了個小立牌,寫了他的名字,釘在這個小小的土地上。

好不容易等到小種子長出小草,園丁爺爺說,如果他好好照顧它,過了這個夏天就可以看到大大花長出來,好不容易夏天過了一半,小草越來越高,葉子越來越多,小海棠也跟著越來越興奮,期待大大花長出來,園丁爺爺就會告訴他它的名字。

現在,小海棠的小草面前站著的人,手裡拿著讓他不安的玩具,雙腳直直的站在他的立牌前面,雙眼也直直的看著前面的地面,但小海棠不知道那個那個人在看什麼。

小海棠其實很害怕,害怕那個人會欺負他的小草,像他看過的那些傭人一樣,如果被管家叔叔罵了的話,就會跑到園丁爺爺這裡欺負小草,也會檢地上的石頭丟,有時會丟到無辜的小鳥,有時後會丟到蹲在花叢裡的小海棠。

但小海棠情願小石頭丟到的是他,因為他被石頭打到、痛痛了的話,可以去找管家叔叔,但小草沒有辦法。

「你是誰?在那裡做什麼?那是我的花花,不可以動喔。」想到自己的花花會被欺負,小海棠立刻放下憂鬱跟害怕,上前去對那個人說話。

「你的?」瘦瘦小小的小人有著很好聽的聲音,看起來明明跟自己差不多大,但是說話的語氣卻讓小海棠有點害怕。

為什麼?

可能是這個人說話的口氣跟大主人的口氣有點像,雖然他沒有看過大主人,但還是聽過大主人說話的。

「你是誰?」小小人又說話了,這次還轉過來看著小海棠。

小海棠被小小人轉過來的樣子驚呆了,不對,不能說小小人,他是一個好漂亮的人。

黑色的頭髮看起來好亮好亮,在耳下剪齊,風吹過去會出現很漂亮的光圈跟線條,皮膚也好白,雙眼大大的卻看起來很生氣,不過漂亮的人就算是生氣還是很漂亮,如果他的身上沒有穿著小西裝,手上也沒有拿著小車車,小海棠真的會以為是個女孩子。

他是誰啊?真的好漂亮,原來男生也可以這麼漂亮嗎?

小海棠想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臉,但手上還提著很重的水桶而沒有辦法,雖然園丁爺爺跟廚房的叔叔阿姨都說他長得好好看,但小海棠覺得,這個人才是真正好看的人。

如果他笑起來應該會更好看。

「我問你是誰?」漂亮的人又說話了,「為什麼不回答?啞巴嗎?」聲音好好聽,但講出來的話好難聽。

「我叫涅海棠,你可以叫我海棠。」放下手上的水桶,甩甩又僵又痛的手。「你呢?」小腦袋偏了偏,問。

「涅?」漂亮的眉毛皺了起來,漂亮的小臉跟著皺起,「喔、是涅麓撿來的那個小鬼?」

「你認得涅叔叔啊?」不在意漂亮的人嘴裡那個「撿來的」的字眼,也不在意被自己同年的人說是小鬼,因為這是事實,「涅叔叔是好人。」

漂亮的人嘴角翹起,笑了笑,小海棠以為他笑起來應該會很好看,但卻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小海棠小小的胸膛有些呼吸不來,不好的感覺從腳底一路衝上小腦袋瓜頂,雙腳怯怯的往前移了一小步,張著圓圓的茶色雙眼看著漂亮的人。

「可不可以……」話還沒有說,茶色的眼睛突然瞪大,還來不及說自己要照顧小草了,漂亮的人就突然一腳往他的小小土地踩下去。

不知道該哭還是該尖叫,小海棠整個人愣掉了,看著漂亮的人又在他好不容易長大的小草上補了一腳。

「這種東西!」

「你做什麼!」比起哭,小海棠第一個反應就是衝上去想要阻止漂亮的人欺負他的小草。「不可以!」

伸長了雙手想要推開欺負小草的壞人,但手都還沒有碰對方,眼睛閃一下,小海棠就讓人從旁邊推了一把重心不穩的倒在地上,抬頭,有雙綠色的眼睛與自己對上,還搞不清楚情況,頭就讓人狠狠砸了一下。

先是恍神,隨後是一種又腫又燙的感覺從額角漫延開來,疼痛是最後才感覺到的,呆呆趴在地上,身體沾滿了泥土,小海棠先看看一讓熱熱痛痛的雙手,又看看一身的泥巴,之後臉頰有種癢癢的,好像有東西滑下,抬手隨便用還算乾淨的手背抹過,一片腥紅立刻染滿他的手背及袖口。

血……嗎?

拿手背靠近鼻子聞了聞,這個味道他常常可以在叔叔身上聞到,所以小海棠很清楚,是血沒錯。

血?流血了?他的嗎?他流血了?為什麼?

抬起慘兮兮的小臉,原來就已經相當白皙細嫩的小臉變得更加慘白慘白,雙眼有點想哭又很堅強的忍著不哭,無助的樣子著實讓人不忍。

但那個漂亮的孩子卻一點表情也沒有,沒有哭沒有鬧更沒有害怕也沒有一點不知所措,唯一的反應只是皺起沒看著眼前那張泫然欲泣、髒兮兮的小臉。

漂亮的人薄薄的雙唇緊抿,抬起手看看自己的手還有手上的玩具車,臉上沒有一絲不安或愧疚,雙眼睜睜的看著小海棠坐在泥地上一臉不知如何是好,好像快要哭出來但又卻一點眼淚及嗚咽的聲音也沒有。

無趣,但很有骨氣。

唇角第二次勾起,但沒有停留,剛想蹲下對小海棠說話,遠處大人的呼喊聲打斷那漂亮的人剛出口的聲音。

「少爺!朗寧少爺!」

聲音清亮且沉穩,小海棠很少聽到管家叔叔這樣大聲,忍不住抬頭看著眼前這個漂亮卻很兇還打他頭的人。

小海棠聽力不差,雙眼緩慢地眨了眨,朗寧,是大家都掛在嘴邊,說夏天會來小住一陣的朗寧小少爺嗎?就是這個漂亮的人嗎?

因為呼喊聲而重新站起的朗寧很快就吸引了大人的注意,小小的海棠完全被匆匆忙忙跑來的大人們忽略。

「朗寧少爺,老爺在書房等您,讓您換個衣服過去。」

「知道了。」點點頭後回頭,是現在小海棠身上停留了一會兒,但很快地就在管家的請示下移開目光,在大人的擁護下走出花園。

被留下的小海棠呆呆愣愣的,看著漂亮的人……也就是朗寧少爺走遠了,大人們也都頭也不回頭走遠了,小海棠才抬起另一隻手背抹抹沒有眼淚的眼睛,雙手撐著地板,試圖站起。

剛站起,眼前突然一片暈眩,小小的身體重新倒回地面,雙眼眨眨,嘴巴這才有些委屈害怕得扁了扁。

「小海棠。」突然從旁邊竄出平時都在廚房幫忙的打雜的哥哥,蹲在小海棠身邊。「我的天啊……你怎麼……」想問怎麼會變這樣?但聲音立刻打住,拿出習慣帶在身上的毛巾先替小海棠小心的擦擦臉上的髒汙,回復他原來白淨的小臉,在擦擦他那雙髒透了且恐怖極了的小手。

血與泥混在一起,真虧小鬼可以忍住沒哭。

「艾菲先生剛剛交代讓我來把你帶去醫護室。」攤開小海棠的一雙軟嫩小手上下翻看,又撩起褲管看看他的雙腳確認他身上是否有受傷,然後注意力全放在頭上,雙手捧著小海棠的小腦袋左右查看。「怎麼會搞成這樣?」打架嗎?跟誰啊?原來小海棠會打架的嗎?

「強哥哥,我好暈啊。」臉被人捧著轉左轉右,又挑下巴壓腦袋的,小海棠都暈了。

「好像沒什麼事。」呼了口氣,手指捏捏小海棠嫩嫩的粉頰,「哥哥抱你去醫護室讓醫生再檢查一次,有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講喔。」

「好。」小海棠只說好沒點頭,當然了,現在他好暈啊,張開手,讓強哥哥把他抱起,靠在強哥哥的肩膀上,小海棠小小的嘆了口氣。

「強哥哥,我遇到朗寧少爺了。」

「真的啊?」

「他真的長得很漂亮。」很漂亮但也很可怕,他不想再遇到朗寧少爺了,「強哥哥,我的頭痛痛又暈暈,不舒服。」小手抓住強哥哥的領子,吸吸鼻子,眼睛不太舒服的閉上了。

「嘿!不要睡!」看懷裡的小海棠閉上雙眼,強哥哥嚇了好大一跳,再顧不得其他的邁開步子跑起來。

這是六歲的涅海堂及朗寧第一次相遇。

之後,小海棠因高燒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個多禮拜,等到他康復,小海棠再也沒見到過朗寧,那一小塊小花圃讓園丁爺爺重新整理起來,被踩過的小草也重新生長,不知是否不捨得小主人為自己難過,小草的生長異常的迅速,春天便長出漂亮的花朵,只是小海棠來不及看到花開,就離開了道格拉斯家,進了住宿學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