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養隻可愛的小刺客當寵物

      最強,這就是所有殺手給予羽攸的評價。

      目前公認最強,更被認為是歷來最強中,最可怕的一個怪物。

      因為,他才十八歲。

      當然不只是因為年紀,最年輕的也有十五歲成為最強的。

      ──雖然兩天後就被人幹掉了。

      會被公認為最強中的最強,還有一項,他的風格以及個性。

      他用的武器是雙槍。

      因為他很怕麻煩,所以用這種扣一次扳機可以幹掉兩個人的武器。

      因為他很怕麻煩,所以他從來不到靶場練槍。

      更別說他的殺人風格怪異到了極點。

      每次殺人只用兩顆子彈,如果兩顆子彈幹不掉目標,果斷撤退,從不戀棧。

      ──只不過還沒有聽說他有失手過就是了。

      每次殺人都不把子彈對著人打,永遠對著身旁的物體轟。

      有人說,那是他成為最強的絕招。

      有人說,他的槍不屬於這個世界,那是惡魔的雙槍。

      有人說,他本身就是惡魔。

      有人說……

      太多的傳說加在這小子身上,令羽攸省了很多麻煩,也帶來更多麻煩。

      下單人一聽到羽攸這兩個字,彷彿打了強心針,連測試他的實力這道功夫都免了。

      想殺人想到瘋了的殺手,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想殺人,首選目標永遠是羽攸。

      例如說──

      「別逃啊!你不是最強嗎?」一個少女雙手揮舞著短匕首。

      「靠!妳很煩耶,老子不是說過不打女人嗎?」羽攸左閃右躲,偶爾用槍身架開比較致命的攻擊。

      「人家不管啦!」少女鬧彆扭的說,雙手匕首舞的更凶狠了。

      兩人雖是以命相博,但語氣卻像冤家吵架似的。

      ……只不過拿刀砍人,恐怕誰都不想要有這麼恐怖的冤家。

      「不管妳個頭啦!」羽攸發現少女揮舞動作的致命空隙,扳機一扣,發出極為巨大的聲響。

      「嗚──」少女被這聲巨響嚇得蹲在地上。

      羽攸嘆了口氣,用槍柄輕敲了一下她的頭。

      「這禮拜第幾次了?刺客家族的插手殺手界的事情幹嘛?」羽攸毫無防備的坐在地上,完全不害怕眼前的少女進行偷襲。

      「爺爺說的啊,他說不殺掉最強殺手的話,我就不能成為他們的頂級刺客。」女孩癟著嘴,張著顆大眼睛說。

      「我想想,妳們家爺爺應該是……啊,是那個老頭嘛,那老頭也太惡質了吧?怎麼會叫妳來殺我?」羽攸有點心疼的說,眼前這個妹,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要不是自己家已經有一個了,有點想自己吃掉說。

      女孩對他的話不解,用滿是疑問的眼神盯著羽攸瞧。

      「那老頭早就看我不爽很久了,因為有一次他在練兵的時候,擋到我的目標,害我差點失手,我一個不爽,就把他那群刺客弱的給滅掉,強的沒死大概也幹不了刺客了。」

      聽到這番話,少女的嘴巴張得大大的。

      「結果那老頭知道是我滅掉他一團刺客後,他超不爽的帶著兩打號稱頂尖的刺客來我家砍我。」

      少女的嘴巴更是在那句話之後張到最大的極限。

      「結果當然還是被我滅光光啊哈哈哈!最後只剩那老頭跟一個小刺客跑回去而已。」等等,那個小刺客雖然包的很緊,但還是看得到他的身材,當時羽攸還被為什麼一個男人會有這麼大的胸部這個奇怪的問題給煩了很久。

      「那個小刺客就是我啊啊啊啊啊!」少女的叫聲把羽攸從回憶拉回現實。

      雙匕,如蝶。

      「去妳媽的玩真的啊!」羽攸怪叫一聲,靠著自己超強的反應神經,硬是在匕首砍中他之前,往少女的肚子狠踹一腳,將她踢得遠遠的。

      真是,這女的也太笨了吧?既然她都知道我是幹掉他們家族刺客的人,怎麼沒有在一開始暗殺自己的時候用全力,反而還大喇喇的走到我面前,說要幹掉我咧,羽攸臉上掛著三條黑線,無言的想著。

      少女躺在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了。

      羽攸知道自己剛才那腳是不可能踹死人的,他可沒有練過什麼少林掃堂腿之類的功夫,自己若是可以一腳踹死人的話,那他的雙槍也可以丟了。

      「欸,還活著吧?」羽攸問了句廢話。

      沒有回答,不,應該說這就是回答:

      「嗚哇哇嗚嗚嗚嗚哇哇哇嗚嗚!擤擤嗚嗚嗚哇哇!」

      「公三小啦……」羽攸苦笑,真是的,這麼一個感情豐富又愛哭的刺客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咧。

      「別當刺客了吧,妳不適合,刺客是要很冷酷的喔,像妳這麼情緒化,很容易就會死的,就算有妳爺爺保妳,像妳這種個性,難保他不會把妳當作棄子。」羽攸走向少女,摸了摸她的頭,瞳孔在那一瞬間縮小了,沒人察覺。

      包括,想要偷襲他們兩人的刺客。

      咻,槍使用滅音器之後所發出的壓縮空氣的聲音。

      啪茲,高壓電線猛的斷裂的聲音。

      焦臭味,瞬間瀰漫在空氣中。

      燒焦的人,掛在電線桿上。

      「看吧,就像這樣。」羽攸無奈的說。

      少女則不可置信的看著羽攸,那個刺客連同樣身為刺客的自己都沒有發現,而眼前這個殺手卻完全掌握了他的位置,甚至快速的利用身旁的物體製造出這個刺客是意外身亡的情況。

      這個人,最強完全當之無愧!

      而自己居然在這個禮拜多次與他以命相博?

      不,恐怕他只是把這個當作遊戲吧。

      想到這裡,女孩喪氣的望著天空發呆。

      像是察覺到女孩的心情,羽攸笑說:「當然妳也很強啦,以妳的天賦在殺手界都是超難遇見的喔,只是我的天賦更好而已啦哈哈哈。」

      ……這哪國的安慰啊?女孩忍不住笑了出來,心情也稍稍好了點。

      「會笑了喔?好啦,聽我的話,別再幹刺客了,妳生存不下去。」羽攸弄亂女孩的頭髮。

      像是想到什麼,羽攸說:「那妳叫什麼名字啊?」

      「刺客代號,靈,靈魂的靈。」

      「呃,容我說一句,這聽起來真的有點好笑,靈咧。」

      靈鼓著兩頰表示不滿。

      「為了慶祝妳從刺客這個身份脫胎換骨,就改名叫脫靈吧!」羽攸得意的說。

      ……有夠詭異,脫靈咧……不過。

      「我不討厭。」脫靈燦爛的笑著。

      現在,我不是刺客了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