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落下的星光

      電子爆竹模擬著舊時的爆鳴,在不自然的機械感中,年歲又更新了。

      蔣緯荷還是喜歡外婆家那種古樸實在,卻被現代認為是環境污染的紅紙鞭炮。那是專屬新年的熱度,是再張燈結綵的百貨大樓也無法呈現的。

      瑟瑟寒風,她與姐妹身穿漸凍人協會的黃色志工背心,手中抱著空虛的愛心箱在這偌大的百貨公司廣場站崗,賣力試圖捕捉來去的人們。

      要是邊防部隊的軍人也有她們一半威武就好了,緯荷想。身穿潮牌靚服的人們從不敢踏進她們方圓十尺內,簡直避之唯恐不及。

      終於有『軍餉』配給下來了。那清脆的聲音是一枚陳舊的五十元硬幣,來自步履蹣跚、與周遭格格不入的老婦人之手,伴隨一個塑膠袋擦飛過地面。

      世情冷漠,她嘆息。

      「人潮都往那處聚集了耶,比起傻站在這,不如衝鋒陷陣!」身旁蘭蘭抓起她的手,負著絲毫不成負擔的募款箱子就往廣場西邊跑。

      有台烤漆時髦的小型房車停在那,十之八九是快閃活動。

      自厚厚人牆的間隙,她看見黑色的音箱,聽見其流瀉出,不,奔放出帶勁的混音舞曲。

      果不其然。

      蘭蘭探頭探腦,「這曲風好,我們再前進一點!」她最大的愛好便是跳舞,出眾嬌柔的皮囊裡裝著一個中性帥氣的舞魂,被音樂給點燃,給她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力量殺進內圈圍觀。

      舞者共有三人,面具覆面,舞步俐落,走位快速,莫怪人牆圍了一大圈,以他們飄忽如魅影的移動,這舞台只怕還小呢!

      緯荷感到手被牽引著晃動,原來是好閨蜜搖頭晃腦起來了,神情頗為陶醉。

      她也愛舞,卻不像蘭蘭放得開,只跟著節奏腳尖打著拍子,專注看著表演,帥氣的舞者似乎與她對上了眼,踏著如箭的步伐正要往這邊來!

      叩搭。

      一個未被音浪淹過、細微而篤實的聲響,這並不是寄望了一天想聽到的投錢聲,而是一枚耳夾掉落在面前的地磚上,熠熠生輝。

      緯荷撿起,耳夾呈圓形曲面,橙色土色白色條紋相間,好像她昨天吃過的柳橙牛奶棒棒糖似的。

      一個大男人喜歡這種風格,頗令人稀奇。

      她想要將之還給舞者,然而抬頭只見三人迅速抬了音箱上車,快閃活動恰如其名,樂聲戛止,匆然結束。

      那舞者在拉上車門前,似乎多望了一眼。

      她不知他是沒發現還是有意為之,耳夾就這麼靜靜的躺在她手心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