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有美人兮,在水一方。

        這句話恰好能形容現在溫詡所看見的景色,一條沿岸滿是黃金風鈴木的清淺溪流旁,一名女子倒臥在那,遠處看能知她似是穿著白色衣裳,但上面的斑斑血跡告訴溫詡她可不能繼續站在原地當個觀眾。

/

        冷淨然很清楚自己在昏迷之前看到一台高速往自己撞來的汽車,但……睜眼後所見的這片樹林,以及身旁一臉柔和望著自己卻又穿著古裝的女子……又是怎麼一回事?

        「醒了?可有哪裡不適?」如水般的溫柔嗓音傳來,令冷淨然怔了一下,有些回不過神來。

          「還好嗎?」溫詡又問了一次,柔荑撫上冷淨然的額頭,撥開碎髮,「妳方才發了高燒,不久前才降溫......現下感覺如何?」

        「還、還行。」向來以自身姓名貫徹性格的冷淨然無法冷靜了。眼前的古裝女子、都市裡不可能出現的大片樹林,和至今還印象深刻的撞擊感。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暗示著一個可笑又狗血的可能性。

        冷淨然慘白了臉。明明,早上出門時,一切都還好好的......父親!那個世界,就只剩父親一人了,他該怎麼辦?多年前母親的失蹤,對他造成了莫大的打擊......如今,又回如何?

        冷淨然不敢想像。

        「姑娘,妳還好嗎?」溫煦擔憂地撫上冷淨然的臉龐,剛才還為熱的臉不知為何涼的懾人。見冷淨然不回話,還露出了悲傷不已的表情,令溫詡很是心疼,不知怎麼的,她輕輕拉過冷淨然,將她帶進自己懷裡。

        「沒事了......」只三個字,彷彿注入了神力一般,慢慢撫平冷淨然內心波濤般的不安。耳邊輕緩的嗓音,後腦溫柔地撫摸,讓冷淨然漸漸找回自身的的溫度,也不由自主地,沉溺在溫詡的擁抱裡。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輕風起,吹亂兩人的髮,也讓兩人從這如夢般的情境中回過神來。

        「抱、抱歉。」溫詡看著冷淨然,即使已不像剛才那樣無措,但眼中隱忍的霧氣仍清晰可見。

        「不......我才是。」

        冷淨然清冷卻不失溫婉的聲音讓溫詡很是喜歡,她輕輕握住冷淨然的手,像是給予鼓勵一般,說:「我姓溫,單名一字詡......妳呢?」

        「冷淨然。」

        聽了她的回答,溫詡不禁莞爾,的確是名冷靜淡然的女子呢,從她醒來到現在一直是自己在問話。

        「妳可清楚昏迷前發生什麼嗎?妳傷得很重呢。」

        「車......受了強烈撞擊。」冷淨然低下頭確認自己的傷勢,看見完好無缺的自己時,她愣住了,還有那身月白色長袍,明顯不是自己原先穿的衣服。

        溫詡看出她的疑惑,說道:「我給妳上了藥,療效很好......妳的衣裙沾了血,我洗淨了晾在河邊。」想起冷淨然原本的穿著,溫詡不免羞澀,畢竟她可從沒看過如此暴露的服飾,腿只遮了不到一半,整隻手臂露出卻只用了薄紗之類的材質作遮掩......瞥了一眼神色正常的冷淨然,明明是一絲不苟的外表,為何會做這樣的打扮?

        溫詡羞於開口問,轉了個話題:「我想妳可能還受了內傷,我先去取衣服回來,等會兒帶妳去醫館。」

經她這麼一說,冷淨然確實也感受到體內傳來的疼痛感,恐怕是內臟受了傷吧。

        溫詡打包好後,小心地扶著冷淨然走到停在林間道上的馬車裡,喚了在一旁待命的車夫準備上路。

        「送我到涑水鎮就行了。」溫詡對著車夫說,「停在善水堂。」

        「是。」回應她的是一陣低沉的男聲,隨後馬車開始行駛,雖不比冷淨然原本世界的高檔車要舒適穩定,但晃動程度起碼不會讓她的傷勢愈發嚴重。

        「對了,冷姑娘,這白色盒子可是妳的?」此時溫詡拿出一個長方形物體,冷淨然一看就認出那是她放在外套口袋裡的手機。

        「嗯,謝謝。」她接過來在手中翻轉查看,似乎沒受到嚴重損傷,螢幕能打開,電池也是滿格的。

        一旁的溫詡倒是看了一頭霧水,原先黑色的部分怎麼到了冷姑娘手裡就亮了?而、而且怎麼有三個人出現在那小盒子裡!?被困在裏頭還笑得如此燦爛又是怎麼一回事?一個人還長的與冷姑娘一模一樣!?

        ......溫詡覺得自己需要先冷靜一下。

        相比起溫詡的混亂,冷淨然倒像個無事人般收起手機,閉目養神,畢竟馬車穩是穩,內臟還是很痛的。

        一路無話,馬車就這麼漸漸朝涑水鎮接近。

        終於,來到她們的目的地善水堂,溫詡先是下了車趕緊喚來善水堂裡的僕役,小心地將冷淨然送進裏頭治療。

        「一路上辛苦你了,你先回樓裡吧,然後替我向......王姑娘道謝。」溫詡對著車夫說道。

        車夫向溫詡鞠躬,再度上了馬車駛離善水堂。

        「溫小姐。」

        溫詡背後傳來一人的聲音,回頭一看,發現是善水堂裏頭的大夫。

        「不好意思,冷姑娘的情況如何了?」溫詡急切地問道。

        「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在下先讓她服了藥,躺著靜養一陣,之後再定期服藥     幾日便可痊癒。」

        「我明白了,嗯......不知大夫名喚?」

        「在下孟芊。」

        「是,那便謝過孟大夫了。」

        「此乃我醫者本分。」

        孟芊再與溫詡叮嚀幾點就回去看診,而溫詡則走到裏頭冷淨然臥的榻邊,稍微查看了她的情況,便到外頭準備請人托信回府。

        當溫詡回到善水堂時,已值正午,孟芊已替她準備好午飯。

        「哎,這天氣簡直熱死人了,快來人準備一壺雪山清釀。」

        就在此時,她身後響起一陣吵雜聲響,而那明顯是吵鬧中心的某人則是溫詡此生最受不了的人(沒有之一),柳如嫣。

        「副堂主。」溫詡身旁所有善水堂的僕役及大夫都恭敬的向她問候,甚至她剛才要的雪山清釀也馬上送了上來。

        沒錯,這個要色有色,要氣質沒氣質的人,就是善水堂的副堂主。

        唉,想到自家的酒被她這樣糟蹋,溫詡只能扶額再扶額。雪山清釀不正是要在微風輕拂,兩人相倚望月,梅花瓣徐徐飄落,伴著琴聲水潺,妳一口我一口的......

        「哎呀,這不是溫家莊千金溫詡嗎?怎麼來咱們這醫館光顧啦?難不成是受了傷,妳不是給樓...王姑娘的護衛送回來的嗎?唉呦,這下他回去鐵定要挨罵了......」

        聽到這溫詡不能忍了,她做出了顛覆她在冷淨然心中溫婉女子淡然有禮形象的動作¬¬—翻白眼,並準備回頭吐槽的同時,她和房裡走出的冷淨然對上了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