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盲點

所有人都說,你已經死了。

可是我知道的,你不相信的吧。即使是親眼看到家人為你辦的喪禮,你也不會相信的。

是因為喪禮太隆重了所以沒了真實感,抑或者是他們哭的太傷心使你腦袋無法運轉?

都不是的。都不是的。

你看著自己輕飄飄的身影,淡淡的輪廓,小時候的願望終於實現。

現在你能夠輕易的飛了起來,沒有翅膀卻像鳥兒一樣輕盈。所有人都看不見你,得到了夢寐以求的隱形斗篷卻沒有付出任何代價,更沒有打破你放在書桌上的可愛小豬存錢筒,半毛錢也沒花,你很高興,對吧。

因為父母親常常答應你說好要買的東西,最後卻又得由你自己出錢。說話不算話的他們令你厭惡。

一直以為作夢才能得到的東西,忽然莫名成了自己的。

但為什麼你沒有露出欣喜的笑容呢?

空氣中沉澱堆積的悲傷使你不以為然,反而諷刺的在嘴角勾起的一抹輕蔑的笑。

沉默的俯視著只有黑白色調的喪禮,你一眼就望見了那抹不協調的紅,在此刻詭譎的令人顫慄。

是一條豔紅色的圍巾。

你想起了許多曾經,在你死後都通通碎裂。

十二月,寂靜而沉默的冬日,風在耳邊咆哮。

上了高中之後,你每天都要來等公車。因為家裡離學校很遙遠,在偏遠的鄉下,母親是沒時間載你去上課的。

你的母親工作時間很長,連假日都找不到她,你曾經向她抱怨過,她回來的時間通常你都已經睡了,當你醒來時她又不見蹤影。

但最後這樣的怨言也只是被遺忘而已。

所以你習慣了獨自一人。

你站在公車站牌下,一個人孤零零,等著也許根本不會來的公車。

早就忘記了,公車會來的時間,只希望運氣好點能夠碰上,你是這麼想的。

抬起了頭,你望向了灰濛的天空。

銀白色的雪點如同精靈般從天而降,悄然無聲,綴落、綴落......

不會的,怎麼會呢?緯度不夠高,是不可能會下雪的。

踩在歪斜的路磚上,依然是那無精打采的暗紅,曾經豔麗的色彩在歲月之下剝離,有點對不太上了。冰冷刺骨的寒風吹著,你開始後悔早上堅持要穿短袖了。

肩上書包的重量有點沉,你想起了書包裡,母親早上放入的圍巾。

拿出了那條圍巾,像是天空無力的灰色,你面無表情的將它纏繞上快要結霜的脖子,心裡卻有點驚慌了。

我當然知道你平靜的外表下泛起了多麼大的波瀾,你開始責怪母親為何挑選了這條圍巾,可是又無能為力。

你怎麼能夠告訴她你討厭這條她最愛的圍巾呢?想起她常常說的話,你總是只有聽的餘地。你得想辦法不讓她傷心,儘管這樣讓你很難受。

其實當時我在場的,我應該要阻止你的母親,免得你又只能一直忍下去。可是礙於某些原因,我只能做個旁觀者。

公車來了,邁步跨上車子的瞬間,你用力的扯下了它,任憑寒冷包圍著你。

學校的課程你從來都沒有興趣,來到這裡為的只是和同學借幾本書來打發時間。

你有個嚮往愛情的好朋友,她有一堆浪漫的愛情小說,通常你都會借幾本帶回家看。

她總愛分享著劇情,而你也總是笑著聽她喋喋不休的說著。

其實,你的思緒早就飄到了遠方。但畢竟應付他人是你的專長,既然沒被發現過,那就一直這麼樣裝下去吧。

你的人緣向來都很好的,家庭狀況也很美滿。

放學後,你回到了家,開了電燈驅離室內一片的黑暗。

母親在廚房煮著晚餐,香氣撲鼻。你想起了她昨天確實說今天會在家煮晚餐。

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你躺在床上,拉過書桌上的燈,翻開了那些充滿文字的書,一本本。

你當然也有喜歡的人,我一直都知道。所以,你才會喜歡看這種愛情小說。

指針在凝結的空氣中規律的行走著,當你翻完第一本時,你開始感到焦慮,放下了手中的書。

頭疼欲裂,眼前的景物開始模糊,胃在劇烈翻騰。

衝到了浴室,你來不及掀開馬桶蓋,便開始狂吐了起來。

當然,你並不意外,清理好地板,洗過澡後,你拿起了電話。

「其實,這本書和之前的都一樣好看,但看完後回想,覺得還是太甜了,實在令人作嘔呢。」你的語調輕盈。

電話的另一頭是一片寂靜,無人回答。

我常猜測你其實是忌妒那些圓滿的結局,而當時你也沒否認。因為我知道你曾有一段無果的戀情,而我也記得從那之後,你便開始看這種愛情小說。

然後在看完後,又是一陣狂吐。我想這應該算是某種後遺症吧,只可惜,我沒能阻止你再繼續這樣殘害自己。

對了,我忘了提那條圍巾的故事。

你是在去年聖誕節收到那條圍巾的,那是你父親從遠方寄來的圍巾。

因為工作的關係,你父親總是待在外國,一年只回來個一兩次。

拆開禮物的當時,一群朋友來你家為你慶生,因為你的生日正好就在聖誕節。

他們讚嘆著這條圍巾柔軟的質地,鮮豔的色彩。

你不解了,灰色怎麼能夠稱之為鮮豔?

可是你沒有說。一如你從小便習慣的沉默著。

而這樣的沉默造就了最終的結局,被放在心裡的秘密開始發酵。打從那一刻起,你是否就已經望見了未來?

從那天之後,我發現你的成績開始變差。正確來說,你故意讓自己考差了,總是交白卷。

老師們對你無可奈何,他們曾說服過了你好幾次,最後也漸漸放棄了。

當時我還不知道你究竟想做什麼。

望著你拿著那滿江紅的考卷,仔細的看著,像是要從中看出些什麼一樣,你總是瞪著那些卷紙超過十分鐘。

你開始被週遭的同學們嘲笑與霸凌,卻總是默不吭聲。

就這樣,你迎來了那年的最後一天。

亦是你生命的終止之日。

那一天傍晚,原本不曾下雪的這裡,無聲地落下了點點白雪。寧靜的奇蹟飄落在你的掌心,冰冷的感覺一路蔓延到心底。

你微笑著從書包裡翻出了一本小說,遞給了你最好的朋友,一本前幾天你向她借的愛情小說。

雖然我沒有看到哭,但超級感動的,而且有一段好揪心……我記得你是這麼跟她說的。一如往常,你從不提你在看完後究竟吐了多少次,而你也覺得這沒什麼好提的。

這似乎是你人生撒下的最後一個謊言了。

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道別後,你踩著雪,永遠的消失在那絢爛的彩霞之下。遺留下的足跡,不知被誰何時悄悄的抹去。

那個時候,雪覆蓋了那些歪斜的路磚,你終究還是沒能看見它們真正的顏色。

那慘淡的紅。

當我再見到你時,是在你的喪禮上,那張你生前的照片。

那總是不帶任何情緒的微笑。

就像在照鏡子一樣。多麼令我癡迷的表情。

我知道你是怎麼死的。清晰烙印在腦海裡的每個細節,鉅細靡遺。

那晚,你回到了家中,依然還是空無一人的黑暗。即便你已經習慣了,但還是不禁會去期待,有人會在這裡,等著自己。

你品嘗著心中淡淡的失落,帶著一點澀味。微微皺起了眉,這不是你所喜歡的味道。

不祥的夜裡,積雪在化去後,似乎只是冷了些,什麼也沒餘下。

昏暗的房間裡,散落一地的白色紙張,是那些畫滿紅字的考卷。從窗戶透進的清冷月光下,一把鋒利的刀閃爍著冰冷的寒光。

多麼令人興奮的時刻。

當死亡就近在眼前,你眼中盈滿的卻不是恐懼,而是笑意,彷彿期待已久。

對準了動脈,可以說是沒有絲毫猶豫的,你用力的刺下。我想這是因為,沒有留戀,自然就不會有所遲疑吧。你已經,捨去一切了。

左手,接著是右手,然後是脖子......

啊,差點忘了那條可恨的圍巾,你想起了那你最討厭的灰色。

拿起了那條圍巾,你將它纏繞在脖子上,鮮血將其浸染成豔麗的紅。

望著鏡中渾身是血的少女,沾滿鮮血的手腳,手中沾染血腥的刀,你仍然不滿意。

不對,不對,這個顏色還不對......

鮮血泊泊流下,像川流不息的水龍頭,腳邊的白色卷紙瞬間被染紅。不斷的滴落,滴落。

亢奮的情緒遲遲沒有退去,我看著你瘋狂的舉動,卻唯有一聲嘆息。你老早就想這麼做了吧,打從你知道血也是紅色的那刻起,就一直嚮往著。

我阻止不了你的,即便我是唯一在場的人,親眼看著你邁向死亡。

瀰漫於空氣中的鐵鏽味,急促的呼吸聲,微弱的脈搏,渙散的目光。彷彿一切就要在今夜,停止運轉。

以往心臟撲通撲通規律的跳動,而今卻像是牆上的鐘,秒針行走的步伐逐漸停下。也許是太久沒有換電池了吧?你想道。

冰冰冷冷的軀殼,失去了溫度。蒼白若紙的皮膚,失去了血色。那雙空洞無神的黑眸,像是今夜空中黯淡無光的星辰。

失去意識之前,你還是如此在意著。

紅色紅色紅色紅色紅色......

故事差不多就到這裡了,請問我說的故事你還滿意嗎?

你輕輕的笑了,那像羽毛一般柔和而發自內心的笑,是你生前不曾露出過的表情。

其實,我並沒有實話實說。你知道的吧,畢竟你是當事人,不過也不能說我參了謊言在其中喔。

我為你感到很生氣,因為你根本就沒有良好的家庭和人緣,否則......

怎麼可能會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

你是色盲。

父母親的漠不關心,老師、同學們的不聞不問。

這樣的故事,太多的幻想,太多的盲點。

假如,你每天都搭公車上學,又怎麼會忘了公車來的時間?

假如,你母親真的很忙,那天又怎麼可能會回家煮晚飯?

假如,她真的回家煮晚飯了,那為何室內的燈光沒有亮起?

假如,你真的撥通了電話,那為什麼電話的另一頭卻無人回應?

假如,假如,太多的假如,太多的不合理。一切不過是你的期望,你希望世界應該要是的樣子。

就算說你瘋了,也無人能夠反駁吧。呵,也許除了我,也不會有人為你反駁了。

現在,你望著自己的身影逐漸轉為透明,你知道自己所剩的時間不多了。

輕輕地拿起了那條艷紅的圍巾,從前你認為它是紅色的,而因為色盲的關係所以在你眼中的它成了灰色的。

可是如今,你卻開始懷疑,它是被你血染後,才成了紅色。也許它本來就是灰色的。

不過,這一切也不再那麼重要了吧。畢竟,你已經死了,即便你還是有些不相信。

那麼我又是誰?這是個好問題。

除了你自己之外,還有誰能夠如此了解你呢?

一直不斷的訴說著你的故事,像旁白一樣的我,正是這個故事裡,最大的盲點呢。

因為,我就是你啊。

來到了公車的站牌下,我想這應該是你最後一次來到這裡了。暗紅色的路磚此刻在你眼中,顏色鮮明了起來,充滿了活力的紅,那你一直想要碰觸到的色彩。

世界,本來就有太多的謊言,每個人所看見的一切,本來就有太多的盲點。

在你死後,很多事情也許就會這麼結束了吧。

所以,現在好好的面對現實吧。難得在此刻,你的視線裡,沒有任何的──

盲點。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