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道題:你的名字

「晴森!晴森!」

我叫做陽晴森,叫著我名字的女生是吳日晨,從小就一直玩在一起的玩伴。除了國中因為家庭因素,所以離開家鄉和她分隔兩地。上了高中,我再次回到這熟悉的地方後,我們又同班了。

「怎麼啦?叫那麼大聲,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人還以為是我不見了呢!」搓著她的額頭說。

「哈哈哈,好啦!妳聽我說喔!剛剛我經過學務處的時候,我聽見宮主任要我們全班的人接待12月來台灣的日本學生欸。」

「所以?妳到底想說什麼?」我已經感覺她其實話中有話,所以我挑著眉問她。

「妳覺得我會不會接待到男生啊?會不會是棒球社的啊!?」她就這麼花癡的開始在我面前開始自己腦補了‧‧‧。

為了不想聽她腦補的內容,我趕緊打斷。

「我說妳啊,是想談異國戀是嗎?就算是男生,妳要是這種反應,對方鐵定會認為妳是花癡。」

「哎呀!交交朋友而已啦。」交朋友。妳都已經腦補到嘴巴合不起來啦‧‧‧。

「等名單出來妳在腦補吧!現在還太早!」拍著她的後腦勺說。

「好期待啊!名單快出來吧!」看著她那花癡的眼神,我啊,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2014年的九月,最後一年的高中生活,大家一邊準備著明年的大學入學考試,一邊想著考完入學考試要去哪裡玩。

「晴森,我們考完去日本玩好不好?」

「好啊,那妳也要考個好成績啊。」

「我啊,會盡力啦‧‧‧呵呵。」

「有問題就要找我,別逃避問題,聽到沒?」

「是的!老大!」

「妳‧‧‧真的是個傻妹。」我們兩個互相笑著。

「欸欸欸,妳聽說了嗎?5班那個帥到不行的校草,喜歡2班的陽晴森。」

「真的假的?妳怎麼知道的?」

「我有朋友在5班。聽說陳子軍在上課的時候,只要陽晴森經過他們班,他都會一直注視著她,直到她消失在他眼前為止。」

「這也能確定陳子軍喜歡陽晴森?」

「當然還有!陳子軍的兄弟一直逼問他,他才承認他對陽晴森有興趣。」

陳子軍,也就是他們口中一直再說的校草。

180公分的身高,搭配他那笑起來迷死人的臉,叫每個妹子不心動都不行。可是偏偏我就是沒心動過的那一個。當每個妹子都在為他興奮尖叫的時候,我都是在旁邊翻白眼的那一位。那些犯花癡的妹子們當然也包括了吳日晨。

「晴森,難道妳對陳子軍一點動心的感覺都沒有嗎?」她用手比的一點,真的是很小的一點,不仔細看?還以為她的大拇指跟食指是黏在一起的。

「完!全!沒!有!」

「為什麼啊?他那麼帥,還是人們口中標準的高富帥,怎麼可能會不動心呢?」

喔,忘了說,陳子軍他家有錢到一個無可救藥。還記得上高中第一天,校門口停了8台BMW,陳子軍從唯一一台的白色BMW下車,所有的保鑣都齊聲的說:「少爺,慢走!」

要換作是我,自己都覺得丟臉的要死。

「我就一定要對他心動嗎?沒感覺就是沒感覺啊。」我翻了個白眼。

「妳啊,自從那一次之後都不再談戀愛,連一個心儀的對象都沒有。妳會不會喜歡上女生啦?」

聽見日晨提起那件事情,我臉色變得凝重認真說著:「我告訴妳啊,妳在跟我提到那件事,妳就給我滾蛋,不要讓我看到妳。」

「好啦‧‧‧別用那種表情看我,我的心都涼了一下呢。」

「欠人罵啊妳。還有,我會不會是T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現在的我還不是。」

「唉‧‧‧妳的春天什麼時候才會來呢?真想看看妳的王子長什麼樣子。」

「吃糖,閉嘴吧妳!」我拿了糖果塞進她的嘴巴。

那件事,已經過去很久了。四年過去了,我跟過去的那位,已經完全沒有聯絡。曾經的我們很相愛,沒有想到,分手後他就變了另一個人。相愛的內容我還記得,因為那是我第一次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第一次的十指緊扣,還有我的初吻,也是第一次狠狠的被拋棄。得到了一次教訓,導致現在的我不敢再踏入─愛情。

「晴森!外面有人一個男生找妳。」一個女同學喊,其他女生往外一看,那花癡的臉一一顯露出來,班上開始有尖叫聲,也有男生起鬨的聲音。

「誰啊?」我從來沒有跟任何別班的人有接觸,不用說男生,我連女生都沒一個認識的。

「校草,是校草欸!」一群女生窩在門口說。

校草?陳子軍?他找我?找錯人了吧‧‧‧。走出教室門口,看見一個男生自以為很帥的背靠著柱子站在那。

「同學,你找我?」

「嗨,呃‧‧‧對‧‧‧對我‧‧‧我‧‧‧找妳‧‧‧對‧‧‧找妳。」一個大少爺。講話結巴成這樣,還真有趣。

旁邊其他圍觀的女同學們紛紛說道:「天啊!結巴的子軍怎麼那麼可愛!」

尷尬了幾秒,我才開口問道:「找我有事嗎?」

「這個給妳,我昨天從日本帶回來的土產,還有去迪士尼買了一些女生喜歡的玩偶。」送我東西我是很開心‧‧‧可是我不認識你啊。

「我不認識你,怎麼突然送我禮物?」

「就是想送妳東西。」

「不用了。我想,你還是拿去給那些喜歡你的人吧。」說完,我比了比周遭的女孩們,接著就轉身要走回教室,赫然間他拉住我的手。

「我喜歡妳。」聽見這句話,我整個身體抖了一下。沒有轉回去面對他。

只是背對著他說:「謝謝你喜歡我。」說完,我才回頭對他笑一笑,把他的手扯開走回教室。

那天以後,校園裡都開始討論我和陳子軍的事情。有人說我耍大牌,居然敢拒絕這麼帥的男人。有人說我自以為,說我跩。不管那些人的嘴裡怎麼說我,我都沒有反駁過。

反倒是陳子軍,只要聽見有人說我什麼,他就會叫那個人閉嘴。當然這件事情我是不知道,是日晨告訴我的。

某節下課,我和日晨在回教室的走廊上。聽見後面的一群女生正在說我跩,說我不要臉,我裝作沒聽見的往前走,但是旁邊的日晨聽見了,她一氣之下就轉身過去罵。

「你他媽懂什麼?妳了解晴森嗎?我告訴妳,我們晴森有她自己的原因,所以才沒接受陳子軍。不要用妳那種什麼都不懂的頭腦,在別人的背後說三道四!」說完,那群女生也不敢再說什麼。

日晨走回來對了我笑一笑,「謝謝妳。」我說。

「傻瓜,謝什麼。」我們笑了笑。

繼續走在走廊上,接下來遇到是另一群的女生,她們也聊著同樣的話題。把我說的沒一個好,雖然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是我只能忍受。旁邊這位女人就忍不住了,當我轉身阻止日晨的時候,發現陳子軍往那群女生走過去。接下來整個走廊都是陳子軍的聲音。

「妳這女人給我閉嘴!我就是喜歡她,她跩,干你屁事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那麼生氣,平時他給人的形象都很好,我想其他女生應該也被他這樣的樣子給嚇到了吧。

「可是她‧‧‧。」那群其中一個女生開口,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陳子軍阻止。

「我操!妳們有什麼資格說她?」接下來,他往後退,看著周圍所有的人,大聲的說道。

「你們要是繼續在陽晴森背後說三道四,就給我試試看!你們他媽的有種罵我啊!說我壞話啊!沒種的話就都給我閉嘴!」說完,上課鐘剛好響了。他往我這裡看。

「上課鐘響了,妳快進教室吧。」他的聲音變得很溫柔,笑著對我說。

「嗯。」我轉身要回教室,突然有話要告訴他,我回過身看他。

「謝‧‧‧謝謝你。」

「不用謝,快進去吧。」他笑了笑。

這天之後,校園裡沒有人會再繼續傳我跟陳子軍的事。

「欸欸欸,妳這樣還是沒動心嗎?」日晨挽著我的手說。

「沒有。」我低頭說。

「到底為什麼啊?妳不覺得他那天很帥嗎?」她歪著頭說。

「帥啊。不過還是No   Feel。」

我繼續說道:「不過我想,我和他可以做朋友。」我抬頭看著日晨。

「真的啊?!那妳什麼時候要去跟他說這件事情。」

「要不就‧‧‧。」我還沒說完,就被日晨給打斷。

「現在!」語畢。日晨馬上拉著我走到5班的門口。

「不好意思,請問陳子軍在嗎?」日晨開口問了站在門口的男生。男生看見我,就笑了笑往教室喊了:「兄弟,妳的女神來找妳囉。」說完,所有5班的人都開始歡呼。我真後悔我來這裡找他‧‧‧。

「妳找我?」他看著日晨問。

「我?怎麼可能,是她有話要告訴你。」日晨指著遠方的我的背影。

對,我背對著他,因為我實在很不好意思。

「嘿。妳找我啊?」他拍拍我的肩。

我回頭,正要開口,發現他離我好近,再靠近一點或許會親到他。我們都被這個距離嚇到,兩個人就這樣互相看著對方,誰都沒有講話。等我回過神後,我將他稍微往後推。

「不好意思。」他抓抓他的頭說。

「沒關係。」我尷尬的笑了笑繼續說:「我想,我們可以先當朋友。」我看著他。

「真的?」

「嗯。」

「那妳可以告訴我,真心的告訴我,我和妳會有可能嗎?」他的眼神很真誠。

「對不起,我對你還沒有那種感覺。」說完,我們兩個誰都沒有說話。之後我打破了這個沉默。

「我不想耽誤你的愛情,所以我才會那麼直接的告訴你。或許我們兩個沒有愛情的緣分,不過我們有友情的緣分啊。」說完,我笑著看著他。

「聽完妳這樣說,我的心啊!痛啊!」他捶了捶自己的心臟。

「你越打才會越痛吧?」我歪著頭看著他,繼續說:「我很少開口要別人當我的朋友呢!你應該感到榮幸才對。」我挑著眉說。

「那‧‧‧這可真是得來不易的友情啊。」他歪嘴笑。

「沒錯。」說完,我們兩個笑了笑。

回到他們班,看見剛才門口那個男生,正跟日晨有說有笑的。我們走近他們,他們停止話題,很直接就問了我們。

「在一起了?」男生眼睛睜大的看著我們。

「干你什麼事啊!臭小子。」陳子軍開口。

「那為什麼你們兩個走那麼近,而且你還一點傷心的感覺都沒有。」男生又說。

「因為,本少爺,今天交到了一個新朋友。」他笑著往我這裡看。

走回教室了路上,我開口說:「看來有人的春天要到了啊。」

「妳在胡說什麼啊,不就聊聊天而已嘛。」

「我有說是誰嗎?妳怎麼就自己承認啦?」我笑著說

「陽晴森!妳挖陷阱給我跳!」說完,日晨鼓著兩頰。

「我可沒有要妳跳進來,是妳自願喔。」我捏著她那鼓起來的兩頰。繼續說道:「他叫什麼名字啊?」

「歐淨洋,是陳子軍的好兄弟。聽他說,他們是一起長大的。」

「這樣啊。要好好的培養感情啊。」

「妳‧‧‧。」日晨指著我的臉,用一種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表情看著我。

「哈哈哈,好啦好啦,不逗妳。快走吧,再上一節課就放學了。」

之後的日子,日晨、歐淨洋,陳子軍和我,我們四個就很常一起出門,我跟子軍老是把日晨和淨洋湊一起。我們心想,不久之後,這兩個人鐵定會再一起。果真,就在我們認識的一個月後,他們兩個就在一起了。雖然在一起了,但我們還是時常四個人一起出門,我跟子軍,就變成了他們的電燈泡。但看著自己的朋友那麼幸福,我們兩個看了也很高興。

「請問是3年2班嗎?」這是對班廣播。

「是!」班上的同學喊。

「陽晴森同學在嗎?」

「在!」

「請陽晴森同學來一下學務處。」

「報告。」我走進學務處,聽剛剛的廣播人,就知道是誰找我了。我往裡面的辦公桌走去。

「組長,找我有事嗎?」我拿起組長桌上的玩偶,在手裡玩弄了一下。

「這個。」組長拿一個單子給我,看了一下單子上的標題「2014陽和高校學生名單」

「這是?」我歪著頭看了一下組長。

「我要你們班幫我接這次的日本學生。這個名單我已經幫你們一對一配好了。」組長繼續說:「之後的事我中午會廣播,你們班要記得來。這個名單先拿回去給大家看。」

「喔好。就只有我們班嗎?」

「沒有,只是人數不夠,需要補足人數,又不敢找其他班級,你們班是我最信任的班級,才找你們。」

「哇,聽了我都感動了組長!」

「好啦,快拿回班上,記得中午集合啊。」我轉身比個ok,然後走出學務處。

回教室的路上,我先找我接待的同學是男生還是女生,結果一看,天啊!高一和高二我都接女的,怎麼這次組長讓我接待男生啊!

「同學,這次我們全班都要接待日本學生,名單在這裡,我發下去看,不要弄破啦!看完傳回來給我。」說完,大家都在搶那一張紙。

「晴森!妳接待男生還是女生啊?」日晨問道。

「我的號碼不就在你上面嗎?看了不就知道了?」我坐在座位,看著一窩蜂的人搶著那張紙看。

「我來不急看就被搶走啦,所以只看見我自己的。告訴我嘛!男生還女生?」她嘟著嘴說。

「男的。」我拖著下巴說。

「天啊!真的假的?」她眼睛瞠大的看著我。

「騙妳幹嘛?騙你又沒錢拿。」

「真好,我接待女生‧‧‧唉。」這女人都有男朋友了,要是被她男朋友看到這幕,他一定心痛死。

「妳!都有淨洋了,還想來一個日本男人啊?」我搓著她的額頭說。

「不是嘛!就想認識一下啊,哈哈。」她傻笑。

「小心我告訴淨洋啊!」

「別別別!不然我會被他罵臭頭。」

「會怕啊?臭ㄚ頭。」我笑著說。

「那妳的學伴叫什麼名字啊?我的學伴叫『明日   結衣』超可愛的名字。」果然是日本人,好女生的名字啊。

「我的啊?叫『伊藤   優太』。」

「好羨慕啊‧‧‧.。」

「你這丫頭,真是夠了。」我捏著她的兩頰說。

「三年2班,我要你們班接待這次來學校的日本學生,是因為我信任你們班啊,別給我搞砸了。」中午午休,組長集合我們到圖書館,他在前面拿著麥克風說。

「組長!!!我們不會辜負你對我們的信任!!」班上一名男同學大聲說。

「就你這個態度,讓我不放心。」組長說完,全場的學生都大笑。而男同學也傻笑的摸著頭。

「組長,他們什麼時候來啊?」一個同學問。

「他們下禮拜三就來了。」

「下禮拜三?!今天禮拜四了欸。」

「沒錯,明天我會在廣播你們來,今天我要先回去安排幾位同學當小隊長。然後,記得要準備禮物給你們的學伴啊。」

「好!」

「晴森,等一下放學,我們一起去買禮物吧!」

「好啊!不過我還真的不知道我該買什麼給對方,畢竟我很少送東西給男生。」

「我們找淨洋和子軍一起去啊!這樣就知道男生喜歡什麼了。」

「找他們?行得通嗎?我怎麼覺得有找他們會跟沒找他們一樣‧‧‧。」

「哎呀!別這樣想,沒找找看,怎麼知道呢?」

放學後,我們四個人一起到西門町挑禮物,東逛西逛的就是沒找到想送的東西。男生的東西我真的一點都不了解。旁邊的兩位男生,喜歡的都是我買不起的衣服、鞋子和飾品。

好不容易終於看見一個適合的,但是一看到價錢我就只好默默的放回櫃架上。

「不然,我先出錢幫妳買吧?」陳子軍說。

「不用了!這樣我哪好意思啊‧‧‧。」

「沒有什麼不好意的啦。」他正準備從錢包裡拿出信用卡。

「欸欸欸,真的不用啦。」我伸出手抓住他拿信用卡的手。

「我們第一次的肌膚接觸欸。」他挑著眉說。

「神經病。」我翻了白眼轉身離開這家店。

走出店外後,我就看見日晨和淨洋手牽著手走在路上,看起來就是在約會,我小聲的咕噥著:「說要挑禮物,跑來給我約會啊?」

「喏,給妳。」陳子軍走出店外,將手中的提袋給我。

「我不是說不要用你的錢買嗎?怎麼還買了‧‧‧。」

「我怕在挑下去,我們都不用回家了。既然找到適合的禮物,就是要買啊!」他輕鬆的說。我在心裡大吼著:「就是有你們這種有錢人!什麼都敢買!」

「快拿著吧。」陳子軍看我愣在那,他不知道其實我正在心裡罵他。

「就這麼捨得買這個不是給你的禮物?」我抬起頭用兩隻眼睛看著他。

「怎麼?怕我吃醋啊?」他靠近我的臉,我們的臉靠得很近很近。

「欸兄弟,你們兩個禮物找得如何?」歐淨洋推了陳子軍背後一下。

「兄弟,我再問你話。」歐淨洋又推了推陳子軍。

「我說兄弟,我‧‧‧天啊‧‧‧。」歐淨洋牽著日晨的手,走到我們旁邊,兩雙眼睛瞪大的看著我和陳子軍。為什麼瞪大眼睛?

因為我們接吻了‧‧‧天啊!接吻了!  

剛才,我正準備將陳子軍往後推,歐淨洋動作比我快了一秒,將他往前推,我來不及閃開,我們就這樣很偶像劇式的接吻了。

「對不起。」他抓著頭說。

「哇哇哇,你們兩個‧‧‧咳咳咳,放手‧‧‧咳‧‧‧兄弟‧‧‧放手啊‧‧‧。」歐淨洋話還沒說完,陳子軍就走到他身後架住他的脖子。

「臭小子,你再給我亂講一句試試看,最應該道歉的人是你。」陳子軍繼續架著他的脖子說。

「好‧‧‧咳咳‧‧‧放開放開,我知道了啦。」歐淨洋的臉開始脹紅,陳子軍將他放開。

「淨洋你沒事吧?看你的臉都紅成這樣了。」日晨摸著他的臉說

「抱歉了兩位,誰知道你們兩個當時那麼靠近,誰知道我推一下你們兩個就‧‧‧。」他用雙手,比了接吻的手勢。

「你!」陳子軍舉起右手,作勢要給歐淨洋一個拐子。

「好好好,不要激動嘛兄弟‧‧‧。對不起啦兩位。」

「晴森,妳禮物買好了嗎?」日晨看著我問。

「喏。」我拿起手上的提袋晃ㄚ晃。

「那妳要先回去嗎?我跟淨洋想再多待一下。」約會就約會啊!剛好,我也不想再待在這。

「好!   妳們兩個小心啊。我先去搭捷運了。」我轉身,一股力量抓住我,阻止我往前。

「我陪妳。」現在對陳子軍有一種很尷尬的感覺,雖然現在很不想跟他獨處,但又不好意思拒絕,只好嗯了一聲。

火車在鐵軌上奔馳,開的速度很快,一個轉彎就快跌倒,我穩穩的站在車門口靠在門口的塑膠板上,直視就會看見陳子軍,所以從一上車我就一直往車外看。

「車窗外的風景,有這麼好看?」他說。

「難不成要一直看著你?」

「我還不錯看啊。」餘光看著他摸摸下巴,用著詭異的笑容看著我。

「是啊,長得跟泡泡魚一樣。」不管怎麼樣,我都沒有看向他。

「妳這個人說話怎麼這樣。」他打了我的頭一下,我還是沒看他。

「還在想剛剛的事情?」對,他說對了,我沿路都在想這件事情。我嗯了一聲。

「所以妳在生氣?」對,我在生氣,但我知道,這是意外,他不是有意的,是在對誰生氣呢我。我不吭聲。

「如果妳在生氣,那我也不就也應該生氣嗎?這可是我的寶貴初吻啊。」初吻?!少來,這大少爺的花花世界我知道的不多,但至少我知道他交了不少女朋友,說是初吻,誰會相信啊。

「最好是。」我回應他。

「真的啦。」我的餘光喵他,他的眼神一直落在我身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感情經驗有多豐富。」

「對我這麼了解啊?」我的餘光看見他笑得很開心。

「我看連校長也都知道吧。」火車轉彎,我往後仰了一下,幸好我緊抓著竿子,才沒往後撞到其他人。

「太浮誇了妳。」

「你才浮誇吧。」我瞟了他一眼。他欸我了幾聲,把我轉過身面向他,抬起我的頭看著他。

「沒感情的吻,一點愛的感覺都沒有。我跟那些人就算吻了一百次,也都沒有過愛的感覺。一直到剛剛跟妳,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跳得很快,有一種甜甜的滋味,我想那就是愛吧!我第一次有那種感覺!所以我認定它就是我的初吻!」天啊,我現在完全不想聽他說這些。

「喔。」當我正要轉身面向窗外時,火車突然剎車。突然聽到「砰」的聲音,我前面的陳子軍一隻手撐在我靠的塑膠板上,這是‧‧‧壁咚?還是塑膠板咚?我抬頭看向陳子軍,我們的距離好近,他很高,我的頭再往前一點,就會靠在他的胸膛。當我正要推開他的時候,他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

我沒有回答,車門開了,我快步的往前走,陳子軍沒有緊跟過來,因為他知道,這樣會讓我很為難。

「我還愛著妳。」

我以為,我們可以一直一直當好朋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