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蕭颯風雪洋洋灑灑地連下了三天,十二月的北京路面覆著一層厚重白雪,積了又清,清了又積,清路人索性放棄,任由老天爺看愛下幾天雪就下幾天,等它心情好不下了再來一併清理。

這是近十年來最冷的冬天,暴風雨前最後的安詳,也是揭開戰爭前,最寧靜的序曲。

正是大寒時節,路上沒什麼人煙,連一向熱鬧的市集也只有一攤小販勉強做著生意,本來以為天氣冷今天生意可以做得不錯,誰料得到從早上開業至今只賣出個五碗熱湯。頭髮已花白的老闆開始動手收拾攤位,與其在這吹風,倒不如早點回家抱著老婆取暖去。

突然,攤子上出現一隻小手,丟出幾枚銀幣。「一碗紅豆湯。」

嬌嫩童音傳來,老闆彎腰上前查看,發現一個八歲大的女孩,頭髮紮著兩團小球,如電的大眼如夜幕漆黑,白嫩臉頰上被凍出兩顆紅蘋果。再左右查看,別說她身邊,整條馬路上沒其它人就只有這一個小女孩。

老闆好奇問:「小妹妹,妳一個人出來嗎?」掀開鍋蓋,他盛了滿滿一碗紅豆湯。

「爸爸在談生意,就在前面的旅館。」順著她指的方向望過去是一棟高級旅社,平時許多高官名人進出,每次會議都牽動著這整個國家及黎民百姓的未來。眼睛再描回眼前的小女孩,高級紅色棉襖跟純羊毛手套,可是上流人家的打扮。

想再聊些話的老闆硬生生把話吞了下去。還是別跟這種身分高貴的人扯上關係的好。

拿過紅豆湯,麥小鈴先滿足地用臉去蒸著熱氣,再舀起一口小心品嘗,臉上立即堆滿笑意。「真好吃!老闆我明天再將碗和湯勺拿回來給你。」明天父親肯定又要忙著說生意會朋友,她又可以溜出來閒晃了。

正當轉身小心翼翼捧著紅豆湯準備回旅館,麥小鈴眼睛忽然盯住小巷內,縮在牆邊的一坨白影。腳步一轉,她朝那一團不明物體行去。

蹲下身子,她望著那坨覆蓋著雪的影子東瞧西瞧,突然出聲:「裡面有人嗎?」她剛剛明明看見它動了一下。半晌沒有回應,她也不走,繼續盯著白影瞧,再緩緩喝了口紅豆湯。

很久很久,白影動了一下,雪落了幾分,再動了一下,突地整個往下倒去,麥小鈴趕緊往後移了兩步,看到白影下穿著破舊單薄衣服的少年,他滿是油垢的黑臉發紅嘴唇發紫,衣服跟褲子根本不合尺寸,一大截手臂跟腳踝露了出來,也沒穿鞋子,一雙腳凍得都快黑了。

一手捧著紅豆湯,她一手急忙將少年身上的殘雪撥清。「你醒醒好嗎,喂!」天氣很冷,他再這樣下去會凍死。

少年緩緩睜開雙眼,縱使氣若游絲,深不見底的黑眸卻鋒利不減。

太好了,他醒過來了。將紅豆湯放在一旁石頭平台上,麥小鈴挨近他,不顧他身上的汙垢是否會弄髒她高貴的衣裳,使盡力氣將他從地上拽起,讓他靠著牆壁改躺為坐。

「你叫什麼名字,怎麼一個人睡在這裡?」與他面對面,麥小鈴蹲著雙手托著臉頰仰起頭直視他,因為攙扶他而沾上黑垢的手套,現在也因她的動作使她的白皙臉頰染上兩坨黑。

見他不答話,雙眼緊盯著她身旁的紅豆湯瞧,麥小鈴會意,趕緊取過熱湯遞給他。「天氣很冷,趁熱吃。」但他似乎沒有伸手要拿的意思,她拿起他的手硬是塞了過去。

盯著她漂亮的手套上沾上更多黑汙,她笑咪咪地不以為意。「你叫什麼名字,怎麼一個人睡在這裡,你喜歡喝紅豆湯嗎?」

少年冷哼一聲,沒理會她的話,仰頭三五口就把整碗紅豆湯吞下肚,甜甜的熱氣順著咽喉似乎滑入五臟六腑,他的世界瞬間溫暖起來。

「很好喝對不對,你還要嗎?」沒把他從一開始就對她的冷淡放在心裡,麥小鈴轉身想要再買一碗給他喝,卻發現老闆早已收拾好攤子準備離去。

她飛快奔出,扯住老闆衣角。「我還要再一碗紅豆湯。」

「小妹妹不好意思,今日營業時間已過,明日請早。」隨意說著官話,老闆想讓小顧客打消念頭,實在沒必要為了幾塊錢再大費周章的停下立攤。

「還是你怕我不會把碗拿回來還你,我可以多付錢,只要你再給我一碗熱湯。」以前在家總是看易楓從外頭捧著紫米粥,或天氣熱時是捧著薏仁湯來給她喝,他總是叮嚀粗枝大葉的她小心,碗還要還給老闆。說不定這裡沒這種借碗隔天還的生意規則,她誤會了。

小手在棉襖內的內袋掏呀掏的,麥小鈴拿出身上所有錢丟在攤子上,看得老闆眼睛都快凸了出來。這些錢別說是紅豆湯,都可以買他這整個攤子了。

少年瞇起眼看著女孩跟老闆的交涉,見她如此一擲千金做法嗤之以鼻。他特別不屑與這種人打交道,即使剛才她賞了他一碗湯,即使知道女孩是為誰在央求老闆。

撐著牆壁,少年勉強站了起來。他竟然還活著。

「你怎麼起來了,你要走了嗎?要不要喝完這碗紅豆湯再走?」她再回來,抬頭伸長手盛重其事地奉上手中甜品。

居高臨下的目光帶著鄙視,少年不吭聲,卻也沒力氣再移動身子。

她以為他跟她差不多大,沒想到他這麼高,應該是大哥哥了。倏地天空又飄起雪,小販已遠去,片片雪花落在她跟他的頭髮上、肩頭上,白茫茫的天地間只剩他們兩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