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_一生都是戲(上)

      秦銳覺得,自己一生都是戲。

      這句話,可以有各種解釋。

      他六歲進演藝圈,一開始是母親好玩地幫他報名了電視臺的歌唱比賽,結果,不小心讓他一路過關斬將唱完,二十萬獎金到手。

      如果只是這樣,就是家裡多了筆加菜金,有一陣子可以吃好一點。但偏偏不只如此,由於他表現太亮眼,太萌太真太可愛,被製作人相中,演未婚媽媽的兒子,男女主角愛得太深太苦太纏綿,小萌娃貼心懂事賺盡婆婆媽媽哥哥姊姊眼淚,於是,偶像劇爆紅,他也爆紅。

      接著,演了電影。

      或許他天生就是吃舞臺飯的,磁場八字特別合,影、視、歌三棲,混得如魚得水,錢財入袋的速度比開水龍頭還快。

      金錢,是人們永遠戒不掉的癮與毒,既迷人,又腐蝕人心,嘗過了賺錢如流水的滋味,父母又怎會甘於回到汲汲營營、為22K斤斤計較的日子?反正有他這棵搖錢樹。

      沒有人關心他有沒有去讀書、沒有人關心他快不快樂、沒有人問過他,想不想演戲、喜不喜歡演戲,他只是一個沒有思想、沒有喜怒哀樂的木偶娃娃,被人們擺弄出任何他們想要的樣子,要他哭就哭,要他笑就笑。

      有了錢,就會有女人主動貼上來,父親有了外遇,而母親沉迷於購物、喝下午茶、做spa,享受貴婦般的生活,原本單純平凡的小家庭,再也不純粹。

      這樣的日子他過了好長一段時間,而他開始覺得累,好想停下來,他想要上學、想要做功課、跟同學出去玩,而不是趕永遠趕不完的通告,賺永遠賺不足的錢。

      開始有觀眾說,銳銳變得不可愛了,少了最初的純真,變得好匠氣,有點膩。

      你踏馬的!這種日子你來過過看,哪個孩子還會像孩子?哪個孩子還能保有童真,不世俗,不老練?

      觀眾愈來愈不喜歡他,他人氣像溜滑梯一樣迅速往下掉,人生一帆風順、沒跌過跤的孩子,克服不了挫折,開始連臺詞都背不起來、走位也走不好、表情僵硬得像糞坑裡的石頭,常常讓導演氣得在片場摔劇本。

      上帝,似乎將他的某個開關關起來了,他不再是人人捧在手掌心上的賺錢金童,成了票房毒藥的他,走到哪裡,大家的笑臉都不見了,以前把他捧得像個小財神,禮遇有加,現在只剩白眼、無視,與冷漠。

      這就是現實。

      父母氣得半死,罵他豬腦,這麼簡單的臺詞都背不起來,可是再怎麼打他、罵他,演不了就是演不了了,他已經沒有舞臺。

      於是,他只能回到學校。

      於是,他父母離婚了。

      諷刺的是,以前離不了,是因為兩人搶著要他,誰都不願放棄這棵搖錢樹,現在離婚,則是推來推去,誰也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礙手絆腳,阻撓幸福。

      最後由母親多分一筆錢,勉為其難接收。

      沒有鎂光燈的日子,好像也沒有多好或多壞,母親不太管他,反正就是給他錢,餓不死就好,其餘他自己看著辦。

      平平淡淡,讀到高中畢業,成績不好不壞,也許可以就這樣,一路不好不壞地走完這一生。而母親覺得,養他到十八歲,他已經成年,她的義務算盡了。

      於是,他搬出家裡獨自生活,接下來無論是要繼續升學還是維持生計,都勢必得出去找份餬口的工作。

      他花了十分鐘的時間看報紙求職版,又花了十分鐘思考,他這個人究竟會些什麼?

      除了演戲,他沒做過別的。

      於是,又花了一天的時間,去參加某部電影的試鏡,然後雀屏中選,第一部便大膽起用他擔綱男主角。

      他還記得,給他試鏡的人,是吳導,他人生第一部戲的啟蒙恩師。

      那人問他:「你有點眼熟,以前演過戲嗎?我看你對鏡頭、還有走位、表情的捕捉與呈現,一點都不陌生。」

      他說:「吳導,我是銳銳。」

      上帝似乎又將他的開關打開了,他重新回到演藝圈,也重拾人氣,發光發熱。

      吳導很照顧他、提攜他,有一回殺青酒宴,大夥都喝茫了,吳導吐了幾句真言:「總覺得有些虧欠你,如果不是我一把將你拉進演藝圈,你可能就是個快樂小屁孩,跟其他的小孩沒兩樣,平凡地長大,過完一生。看著你的崛起與殞落,失去正常童年,人生跌宕起伏……有時很感慨。」

      確實,吳導改變了他的一生。

      但,更好或更壞,都是自己走出來的,命運那雙翻雲覆雨手偶爾再插花攪弄一下,讓他過得比別人更戲劇化些而已,這些並不是吳導可以預知、左右的。

      他那時笑了笑,回對方:「你不覺得,這就是人生嗎?只不過——」頓了頓。「我的人生整個都是戲。」

==

作者碎碎念:

既然檔案都開了,沒有東西感覺好空虛

那就......多少填一點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