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加塞儿的敌方枪爹

对枪爹这把刀的感情简直纯属脑补……脑补的我自己都要跟夜刀神一样扭头看不下去了。

因为没有游戏台词支持所以枪爹当初最早吸引我的是造型。因为我是入坑前喜欢查资料的类型所以连敌方造型都舔过了,枪爹给我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银发,高大,肌肉倒三角。反正苏点一个接一个的。

于是文中就设定成审神在成审神之前便认识枪爹了。

然后那时候流行”枪爹其实对审神者有扭曲的爱所以眼里容不得其他刀男,攻击他们只是想看柔弱的审神无力哭泣的模样从而愉悦“的梗。

讲真一开始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把枪爹列为”最喜欢的敌方造型“,但是活动图的枪爹简直给我印象深刻。

当然我自己其实没有那么惨烈……因为我出阵很小心,那时候正好官方送的守够我用了,所以还是比较不虚的。

也是那阵子岩融他们一骑当千各种会心爆真剑帮我挺了过去。总之虎叔明石号叔在我的肝魂下总算回家了。最好玩的是虎叔,之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午-3和操蛋的等级设定磨得死去活来结果图2的检非简直是弱鸡。就连一直吐槽自己捞刀率的岚儿都基本一发入魂虎弟虎叔带回家。

大体剧情如我之前所说,反正就是首先陆奥守做队长的时候神奇地捞出了实际上比日本号掉率低的几把活动刀(可惜全是二号机),我被枪爹戳得手札唰唰的消耗,只能先远征然后扭头去E2捞虎叔,之后岚儿也捞到了,顿时觉得自己脸好可以试试号叔,可惜我想多了(所以文里设定成枪爹白送虎叔后对女主生气了哈哈哈)

虽然文里女主并不斯德哥尔摩但我不得不吐槽我是被他戳出神经病了,才画了图2那张”跪下叫爹“。相应的,的确和文里说的那样,我并不是很喜欢叫枪爹为枪爹……这样喊他只是因为方便大家懂,文中的正式名称一直是”银发枪兵“。包括石切丸我也是一直叫papa不知道有没人注意到,不会主动喊爹或者爸爸。

总之画那张的时候的确有点小小的精神崩溃,感受到了为什么大家都给他跪下叫爹。看起来过一次图没什么,但次次过就精污了。那时候我听说要练短刀就没去6图浪,算是人生第一次被枪爹教训,以前就算敌对有枪,因为机动也很少会戳到……枪爹这机动实在太丧病了。

然后我已经发神经到直接扬言要跟枪爹过夜了。

再然后,玄学发动-   -0转我画的号叔或者枪爹的妹子过来转发还愿说捞到了日本号。我自己这边,真的是没法再然让受伤的陆奥守出阵了,换了二队远征归来的安定,好吧,总是在危难时刻带我出沟或者捞刀的安定你太神了。

那时候百感交集。文中反正也设定了一个陆奥守被撤下来的理由,因为枪爹知道他是我近侍所以会起戒心,但枪爹不熟悉安定。而且安定也是跟其他刀不太一样,从来没信任过枪爹所以反而战斗会很冷静,不会像次郎那样手下留情,并且他出战也是纯粹的希望带回审神,让清光不至于再次陷入失去主人的打击(我的脑补能力啊喂)。

我当时吐槽号叔是来找我这个通敌货算账的,姬友则说分明是枪爹把自己变成号叔来守护你了,因为只有成为付丧神他才可以呆在审神身边。嘛,反正就是这样吧,一直对枪爹很硬气,投入整个本丸资源和手札和他死磕,不肯在他面前跪下叫爹的我,在终于服软决定投敌的那天失去了枪爹。

后来去E3捞博多,没捞到,反正之前挖地活动我参加过,于是放弃肝了。对我来说,那个简直就跟大家传闻的梗一样因为喜欢我所以才一边戳我男人一边别扭地送我新刀的枪爹是真的不在世了。

倒是号叔本人给我的感觉……挺好一大叔是真的。戳我红心的是那句”受伤了还喝酒是因为酒精可以消毒——嘿骗你的“(看英文WIKI上大意反正这个,口气我真心翻译不出来了语序也不对)。而且我是有多后知后觉在他受伤以后才意识到刀男受伤台词不一样-   -0还一直奇怪我去戳他的时候他老只跟我说这一句。脑补了一下那画面,面对一个笨蛋审神,受伤的号叔真的好无奈啊w

而且号叔这把枪……在我这里真的好奇怪。来的时候随手让他锻刀结果出了个爷爷,吓得我差点跪在地上。家里很多四花二三号机都是他出的(但是并不出一号机),而且不管我用什么公式都赌不出小狐丸,我用他自己的公式赌他自己仍然只出其他刀。

然后跟陆奥守老不出欧刀不一样的是,他搓金蛋的能力真的没法看……

捞刀的话,他当队长,陆奥守站二位的时候捞到了髭切,虽然我个笨蛋特化前忘了收内番导致缺图鉴TAT后来怎么求他给我他都不给了……

岚儿说不管枪爹本人的立绘还是我写的枪爹的性格都更接近蜻蛉切,虽然被我加了暴躁的设定,但是实际上是个很正经而且对恋爱完全没办法的武者大叔。日本号给她的感觉是太豪放了。然后我说反正按设定所有溯行军都是整个刀种的怨念被夜刀神强行召唤了出来,号叔不过是藉由枪爹的身体被召唤出来了而已,并不能简单地说是转世,而是枪爹真正地逝世了。

而且我的确是想单纯地根据这些零碎的印象原创一个我喜欢并且我认为足够被审神喜欢上的枪爹而已。

把审神的爱刀攻击到碎刀还把审神强行俘虏甚至强上的霸道总裁枪爹……抱歉我真的不吃……心里会很难受。因为我觉得哪怕溯行军,也毕竟是刀剑这种武者之魂的化身,对那种人间渣男所喜爱的污浊行为一窍不通的。

而且因为游戏无台词,所以我认为被强行控制的溯行军起初是并没有语言的,不可能开口说话,文中会遇到那个吸取了灵力可以开口的枪爹真的是各种巧合和铺垫。不然真的就是个BERSERKER。

总之,我喜欢的大概真的……就是只属于我自己的那个枪爹吧。

不过整体而言,溯行军的确并不是经验和烦人的路障。这是我真心的想法。他们很痛苦,思念着主人,又无能为力,只能一遍遍徒劳地在历史的长河中迷失于绝望。

恐怕游戏里不会实装一个跟枪爹造型相似的银发枪了(否则这是官方承认民间猜疑的节奏嘛),游戏里唯一银色长发而且身材接近枪爹的只有小狐丸。他俩都是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的角色,也是我一直在追寻的刀。

结婚系统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而枪爹,永远与我生死相隔。

PS:姬友岚儿对我和枪爹没日没夜相爱相杀死磕到最终杠出号叔的评价是”拼得一身剐“。真是用绳命去爱他俩啊→x→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