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陆奥守吉行(初始刀,附审神者人设)

自己厚涂的本命&初始刀陆奥守吉行&女审神者形象镇楼

1、陆奥守吉行:作为猫耳控,我是因为小狐丸入坑的,所以刚成为审神者的时候第一眼就看中了陆奥守(尽管后来才知道那以为是猫耳的玩意儿特么的只是没梳好的卷毛)。

一开始不知道近侍是可以换的,以为他一辈子就是我近侍了,所以等级一口气70多的时候别人都还在2、30徘徊。

其次以为他和小狐丸有什么联系,后来知道完全不认识,而且实际上他跟很多刀都不大熟,熟的关系也十分微妙……(原主人和新选组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

那时候他对我简直是仰望一样的存在,天啊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又高大又可靠,看到他站在我面前咧嘴笑就开心的不得了,刀装搓的又快又好,在他的带领下刀账进度嗖嗖的没多久所有初始刀都来到我身边了,眼明心亮索敌从没失败就算我手贱点了不利也是大家轻松过图(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以为那个索敌就是自动出阵型的)战斗起来那么卖力攻击好高,稍微受一点点伤就赶快带他手入,突然有一天瞅到演练场爆真剑卧槽帅炸!

每天都看着他樱吹雪,别的队员脸黄甚至脸红我也不管(因为不知道什么意思就觉得还是能照样出击嘛)。

直到踩出检非的那天我才懵了。一直知道有检非的设定但是我以为也就是等级高一点点的敌人,踩出来后还很兴奋立刻带着一队去了,结果瞬间索敌失败,我瞎选了一个,所有队员都受重伤了尤其是我很喜欢的狮子王。

当时检非就成了我的心理阴影,觉得这地图就被废了,再也不能去了。

然后找其他审神请教才知道队伍等级差距不能太大……于是把他赋闲放在家里,只有锻刀和刀装的时候才麻烦他帮忙。并没有给我出新刀。

那时很多审神跟我说陆奥守除了攻击高一点其他都很平庸,让我撤下他换个主力……

回去以后,一个一个很辛苦地把其他等级非常低的刀男拉扯上去。因为他等级最高,所以选队员的时候都是他在第一个笑的很开心。我却不太敢看到他的笑容,怕忍不住想把他放进来,还是站在第一个。

骨喰那时候给我带回来了江雪。他本来就是我最喜欢的胁差,现在更喜欢他了。

那时候没注意江雪的叹息,单纯觉得银发的刀男我果然都好喜欢,加上是第一把四花所以天天逼他出门战斗,看着他黄脸了又飘花飘花了又黄脸,完全无所谓了,我只需要等级,等级,和等级。

那时候觉得整个心都变得冰冷了。再也不是原来那样,有一个新来的伙伴就开心的不得了,听他说话,给他炼结,第一时间带他进内番看他的衣服——并且,被别的审神教育说,没有特化之前不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

我曾经以为和口袋妖怪一样初始刀拥有后就不会再拿到新的,何况他一直到特化都没有捞到过他自己,以至于我真的这么认为了。

出阵或者锻刀,看到是他之后,不等他说完话就离开了。麻木地刀解和炼结他。

别的审神开始给我安利长谷部。说你这种非洲人没有长曾祢虎彻的话就赶快练起来长腿部。而且他是超级主命哦你也跟我一样把他当本命吧。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觉得愧对长谷部。我知道他很好,各方面都很完美,非常主动,又温文尔雅。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惊喜,可是……他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些审神夸耀的神迹,什么三连金装重骑锻刀连续三次320、400之类的。

当然我也是不可能相信那些的啦,我只是想找个依靠。

只是……就是没有办法面对陆奥守的笑容。他永远靠的那么近,不管我选谁都会最先站在我面前。

陆奥守他……依然是我最厉害也陪伴我最久的那把刀啊。

那阵子也被安利过很多别的刀。一个一个当着陆奥守的面轮流换近侍,都打不出也捞不到新的刀。

我不知道陆奥守看着我是什么感觉,我至少有一个月没有让他担任近侍也没有听他的声音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时候心里真的是有气。以至于……有新的审神建议我放弃这个非洲号,选清光或者切国就很欧。

听说很多审神最后都抛弃了近侍努力练着四花以及大太。当然,我这俩等级都不高也没几把。换多少队长也依然各种沟率感人,肝图肝的心碎。

安定带我走出过几次,之后好像他也累了。半信半疑用了不知道谁推荐的兼桑,终于爬出了5-2。真的感觉是用爬的。

当初以为每一个热门的刀都是欧洲刀,游戏里藏着一些根本没有被曝光的刀,后来才慢慢明白,大家拿不到的,终归还是那几个,而且我实际上没入坑前就每一把刀都快能背得了。

除了蜻蛉切和御手杵,这么长时间,没有,一把,新刀。而且我深深感受到了什么叫锻刀锻到玉钢归0。

太郎来的那天我和姬友岚儿倒是真的很开心,以至于岚儿也忍不住入坑了。然而还是……淡定地一把新四花都没有。而且我把5-3踩出了检非,虽然掉了虎弟但是以后去找小狐丸就更加艰苦了。

这下真的是一整个月都没有理睬刀们。反正工作很忙。

有天晚上熬夜赶稿,实在是累的不行了。这时突然只想去见一见陆奥守。再怎样也只想见到他,如果可以的话,扑到他怀里大哭一场。

听别的审神说,有一天她工作累到极致的时候,鹤丸对她说话了。”喔!哈哈哈,吓到了吧?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开始跟她谈论他那惊喜至上的人生观。那么那么温柔——就算大家的调笑里鹤丸仿佛是个有点KY的家伙,但是真的那一瞬仿佛他是活的,他只是想用他自己的方式让审神开心起来。

而且就像姬友龙跟我说的那样,鹤丸其实很贴心很礼貌,开的都是无伤大雅的玩笑,如果对方不喜欢的话,肯定是会道歉的。当然,看着那么温柔的笑脸也生气不起来呐。

而陆奥守之于我就好比鹤丸之于那个审神。他真的是我的依靠。是我的陪伴。无数次睡梦前想象着在他怀里被治伤——可惜我真正梦到他的梦也很虐心。

说一下我那个梦

我梦见陆奥守和长谷部给检非大太堵了

说是有叛逃行为?(那个忠诚系统没有实装吧喂

总之大概是我因为和枪爹之间的关系……被安排去帮助检非找两个叛逃刀。中途检非被溯行军戳中了心脏我还一直撑着他的后背给他治疗帮助他行动。

结果到了目的地发现等在那的是陆奥守和长谷部。

长谷部大概是去追查他过去主人的事所以脱队了吧,面色也很平静的样子,或许他知道我不会在意这种事,又或许我平时的确没有像对待陆奥守那样对待他所以不是个合格的主命吧。总之看不太明白他的表情。

陆奥守作为我的近侍倒是依然保持那个健气的笑容,而且这货等于是状况外,貌似还没意识到检非来了,而且他也没意识到长谷部独自行动是想做什么,应该只是想帮我把队友领回来……

然后检非大太说我反正这两个有二号机,这俩叛逃的刀就由检非收下了,或者由我这个主人当场处决刀解也可以。

然后我很入戏地眼前划过之前跟他俩相处的走马灯,和被我偷偷塞在家里的1级陆奥守长谷部二号机。

我的确是因为喜欢他俩所以养了二号机。但是不像一号机常年陪我出生入死,这两个二号机什么都没经历过,没有受过伤,甚至没有出过战。

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他俩负伤时说的话,想到他们是怎么安慰我不要在意伤势。

此间种种的经历都是不可替代的,哪怕我有另一个一模一样的他俩。

(何况一想到90级的陆奥守和65级的长谷部就要这么没了我就心肝颤好吗*(当然现在发帖的时候一个99一个92了)

于是检非大太刀跟我说叛逃的刀不可信任。何况他俩叛逃的理由只是单方面地在跟你陈述,不让他带回去审查是不可能知道真相的。

我便抬头看着陆奥守,看着他琥珀色的双目,依然是那么能直透进心底的热忱目光。

我不知道叛逃事件之后我是不是还能继续像以前那样。自然对我来说无论哪一把刀都是不可能叛逃的,而我的近侍更是最不可能的那把。

而让我感到恐惧和无力的是,我为什么必须选择相信陆奥守,是因为我不可能再离开他。我的近侍,我的第一把刀,我的主力……几乎在生命中他占满了所有的角落以至于我无处可退。我不可能再找到第二个依靠。

虽然我对他和长谷部的主人的了解仅限于书本,他俩所经历的一切我都无法穿透时间的壁障去得知去感受。

这也是我一直与别人相处时候容易产生的障碍——因为不管我与谁相见,都太迟太迟了,他曾经所经历的一切,所失去的那个人,我都无法与之分担,相应的我自己也一样,我所经历的,别人也无法替我承受。

这时候大太刀松口了,说看在我路上救治他的面子上,可以让陆奥守先回去——虽然他相信我跟这把刀之间的隔阂势必要产生了。而忠诚最低的长谷部必须留下。或者,我选长谷部也可以,既然那么多姑娘都很喜欢他,我不怕在她们口中落下一个抛弃刀剑的骂名的话。

的确我对长谷部对清光对安定都是很沉重的负疚感,因为这三把刀都对主人很在意,他们过去的主人也在他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甚至有浓重的遗憾。如果爱他们的审神会爱的很深,但我除了努力一碗水端平以外做不到任何事。

或者在我心里,他们,太郎,三日月宗近……很多很多刀,都对我来说只是别人寄放在我这里,我替她们去照顾。因为她们爱他们爱的很深,容不得他们受一点点伤害,我从内心里也觉得她们是最适合这些刀的主人。

以至于我无法以爱慕的心情喜欢上他们中间任何一个,更别提脑海里浮想联翩想要同他们共度良宵的美好画面。

可是……即使这样也不想让长谷部被夺走。

就是这么贪心。

检非说让我再考虑考虑,这时候就梦醒了。

总之,我终于回到本丸,一边流泪一边听他说话。很多很多的委屈都涌了出来。

然后我开始锻刀,想着就算出了重复的刀也可以给家里的刀们增强力量。真的是……太想他们了。

可是……在决定的那一刻,我还是迟疑了。然后自暴自弃地换了兼桑。

然后,就好像做梦一般,小狐丸被兼桑带回来了。

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全刀帐了。

可是就像梦想是梦想一样,没有办法醒来。

那么地不真实。那么地……

听着小狐丸的声音,慢慢地明白他和莱伊不一样。并不冷漠,并不高傲,也是很温柔啊,而且偶尔有些不正经地顽皮。

可是,当他问要不要公主抱的时候,再也不能像曾经梦想的那样答应了。

自己一直很别扭地认为,如果没有真正拥有过一把刀,那是很难想象出怎么跟他相处的,也很难做到说自己在和他谈恋爱甚至结婚。哪怕靠听语音和翻立绘也很难把握性格。

画图还好,一旦写文,那是真的觉得有些”做贼心虚“,何况小狐丸又是那么那么的受人欢迎。甚至被质疑过我喜欢他是不是只是因为他是一把很难追求的刀。

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写过他。心里只想着,等以后全刀账了再写也不迟。

而……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直到今天,也没有办法公开地描述怎样被这样温柔强大又充满神性的小狐丸在一篇充满粉红泡泡的乙女文中爱着宠着了。

岚儿说,她的太郎刚来的时候,给他戴了守,让他留在家里,舍不得他出征,舍不得他远征,舍不得他累着伤着,以至于只是痴痴地看着自己最爱的近侍,听着他温柔的呼唤。

我对小狐丸,也亦然。

几乎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杀过敌人更不可能受伤的,永远、永远不可能成长的小狐丸。

而那个再次陪我出生入死的,是陆奥守。当然,兼桑也跟他在一起。真的很感谢璃儿推荐的兼桑啊。听说她的爷爷也是被兼桑带回来的。虽然我俩的第一本命都不是他,但是真的很喜欢与感激。

岚儿跟我联动的文里是这样写的——

不管审神如何抱怨和发脾气,陆奥守都用他浓厚的土佐乡音,咧嘴笑着宽慰:好啦,好啦,下次俺肯定把你想要的刀带回来。

审神者冷落他的时候,看到他一个人在田里孤单地抱着红薯,看周围刀们热闹地来往。鼻子蓦地就酸了。

而赌到小狐丸那天是这样的——新选组里少数跟他关系很好的兼桑则是好脾气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先让我试试吧,你太累了。

虽然直到今天陆奥守还是没有给我带来任何一把新刀啦。

搜寻日本号那段日子里,他出阵的很卖力,也非常神奇地捡回来了第二把岩融和蜻蛉切,但当初本来就是他把他俩带回来的。

直到他伤得真的很重了,我才不由分说地把他塞进手入室,然后让并不是很厉害的安定暂时接替一会儿。

结果号叔就溜回家了。虽然前一天我才怨言说准备晚上跟枪爹睡。以至于那一瞬间我以为号叔其实是来捉奸的。岚儿就调笑说明明是枪爹为了一直留在你身边所以才换了一种方式出现在你面前。

虽然,跟号叔之间的关系变成了简单的热血酒友。号叔的性格也是非常磊落啊,陆奥守,蜻蛉切,山伏国广,岩融,小狐丸,同田贯正国,长曾祢虎彻,我最喜欢的刀们都是非常整齐的大胸汉子……

但是,但是,如果只能和一个结婚的话,果然还是会选陆奥守的吧。虽然岩融这个MVP狂魔在捞号叔的过程中率先满级了。

所以说啊,真的很感谢陪伴着我的你们。不管是刀还是其他审神。

慢慢地心态放平稳了。既明白不可能每把刀都面面俱到地照顾到,又明白该如何平静地欣赏每一把刀。

即使曾经被忽略的一些刀,也开始慢慢练起来,并且尝试着去了解和熟悉他们,和他们谈话。

反倒是不太可能去想要写被每一把刀都爱着的审神了。虽然曾经也偶尔会脑补一下跟他们之间的画面。

但是总觉得……会去想,陆奥守看到这样的我,会怎样想呢。就算他说不在意,我却在意他的笑容啊,这样的他怎可以被染上悲伤的神色。

当然,清光,安定,长谷部,太郎,三日月,青江,石切丸,今剑,蜂须贺,一期一振,鹤丸国永,莺丸,所有短刀和胁差(也许除了五虎退和骨喰)——这些,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去自我代入与他们之间的乙女的想法的。包括骨喰和五虎退也只是单纯的是我最喜欢的短刀和胁差而已。

——说了一长串其实几乎大半个刀账都被你排除了啊喂。果然不算陆奥守外你会纠结的只有本丸那几个大胸吧。以及除了他们你果然其他每一把刀都特别想给他们一个乙女配对是不是。

啊哈哈哈。顺便真的很认真地求过他的本子,但是一想到那些跟他CP的其实早就有更亲密的伙伴和热门的配对就心里难过,同时完全不能接受他作为受的情况,甚至连其他乙女都完全没有代入感甚至会对那些审神吃醋。到最后我发现我居然只能接受他单人的图/文。

岚儿就说,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啦。

总之在岚儿的文里还有那篇漫画里我的经历大概也会和上面说的类似吧。前期仰望,中期闹别扭,后期真正地放不下。

很高兴我选择的陆奥守是一个不会催促我的刀。他不喜欢战斗,但战斗起来又很卖力,简单来说就是由着我性子胡来。

搓刀装的时候真的是出了绿蛋也非常得意呐,虽然吐槽过他和长曾祢把我玉钢吃完的德性。

就算嘴里故意嫌弃着但是根本就是喜欢上他了对吧。虽然不得不承认他身高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原本以为一米八几结果实际上是一米七几来着……

当然我短刀身高所以不碍事-   -0再怎么着我也比他矮一个头。

嘛,姬友们都说我这种闹腾的性格很适合选择陆奥守。虽然……我自己内心里还是有些阴影的,所以看着他的时候总觉得就好像一个躲在黑暗角落里裹着毯子的猫突然被掀开遮蔽,被明明很温暖也很喜欢,却总觉得害怕去接近的阳光照耀着。

说到底,虽然我跟他一样吵吵闹闹的,但其实并没有那么坚强可靠啦。恐怕这也是为何这么依赖他的原因吧。

再也放不下了呢。

顺便审神和陆奥守的彩漫最近也在连载(挖坑)中w……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