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等級0】

      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嘎吼喔喔喔喔喔喔---』

      「快跑、快跑啊啊啊!!!」

      「喂!不准跑!!回來!!」

      『吼!!!吼嘎啊啊啊!!』

      「抓住商品!!這次的貨很貴啊!!!」

      「咿咿咿啊啊啊--!!」

      豔陽下,一群人沒命似的逃命著,或追逐著。

      呼、呼、呼、呼……靠北、靠北、靠北、靠北!胸腔刺痛難當,每喘一口氣都像被人狠狠揍過一樣疼痛,心臟鼓動得好像快爆掉一樣,咚咚、咚咚的擊打著胸肺。

連咬牙忍耐的閒暇也沒有,她慌亂的跟著身邊的同伴拼命逃跑著。

      快跑啊!這該死他馬的死短腿!再跨大步一點啊!

      「啊!!」原本跑在她旁邊的其中一個女孩跌倒了,她眼角餘光看到那女孩試圖爬起來,但--

      快跑!快跑!不要回頭看!!

      腦中一個機警的聲音尖聲警告。

      她沒有停下腳步,揮著手臂拼命保持平衡,無視自己小小胸口的劇烈疼痛,無視身邊的其他人陸續跌倒或被抓住,閃避草原上的石頭,拼命跑著。

      幹,沒錯,超幹。

      她穿了,穿越啊。

      才剛考完學測模擬考,補習班下課後回家路上,就被一個酒駕的撞到進醫院,然後在那間號稱台中最大的醫院接受急救時,眼睜睜的看著實習醫師把她從擔架移到手術台上時失手將她摔到地板上,臨死前她只聽到『喀啦』一聲,好像過年時阿嬤在院子裡剁雞脖子的聲音,頸子一陣劇痛,她就死了,幹。

      原本以為會進天堂或下地獄的,誰知道再睜開眼,就像家畜一樣被用繩子捆住頸子和手腳,跟一大群小孩被關在一個鐵籠子裡,身上穿得破破爛爛,空氣又髒又臭,很明顯是那個什麼,人口販子吧?

      網路新聞上有播過,將擄來的人抓去賣錢,女孩子就施打毒品逼她們賣淫,男孩子就檢查身體有沒有疾病,健康的就擺在桌上論斤秤兩,摘器官去賣。

      這些她都還可以接受,不就是電視小說漫畫裡講的穿越嘛?有什麼好怕的,她都穿了,就不可能會有賣淫的劇情嘛,還賣器官咧,搞笑嗎?賣器官和賣淫是現實世界才會發生的事,她可是穿越了,穿--越--

      等她離開這裡,接下來必定會有什麼命運的安排,然後要她來拯救這個世界--屠龍啦跟王子結婚啦帶兵打仗啦預言什麼的--這也沒什麼嘛,歷史地理課英文課國文課她都有好好上,要當個裝神弄鬼的軍師還是假扮成落魄千金小姐,通通難不倒她啦,應該啦!

      她只要謙虛低調寬容大度不亂說廢話不亂惹麻煩,讓自己保持神秘感,就可以製造智慧與深度的假象,然後找機會往上爬,最好是攀個上流社會的關係,這樣就可以保她不愁吃不愁穿--運氣好一點再撈個金龜婿,滿足一下17年來沒有交過男友的夢想。

      然後就在她慎重思考自己接下來偉大的人生規劃時,他們待的破爛小屋外傳來騷動,有人大喊「來了來了!」

      然後就聽到一陣槍響,接著外面有人發出慘叫,然後屋子裡的大小孩子們就開始大哭--連她也開始想哭了--因為她慢了好幾拍才察覺到一個讓她驚悚到不行的事實。

      馬的!穿越就算了!為什麼要穿成一個連路都走不穩的胖小孩啊!!

      肥肥短短的小手臂,肥肥短短的腿,白嫩嫩的肚皮還圓鼓鼓的--雖然因為餓了幾天有扁下去的趨勢--想必她現在的身體原本的主人應該生活得很滋潤才是。

      來了來了,什麼東西來了?!她希望那只是夏夜啊!

      這個世界應該不會有什麼怪獸之類的吧?

      就在她還反應不過來的時候,身邊一個看起來比她大一點的男孩竟然俐落的獨自掙脫繩索,從鞋底抽出一把鋒利的小刀,趁著人口販子慌亂之際一個個將大家身上的繩子割斷。人群裡,原本哭鬧不休的其中幾個小孩也突然停止哭泣,她這才發現那些人剛剛是假哭的,顯然跟男孩是同夥。

      「儘量不要發出聲音,我們從屋後的洞出去。」男孩低聲對大家叮囑。

      於是他們趁亂逃了出來,避開在屋前的壞人們。

      原本以為不過是在夕陽下奔向自由的跑步罷了,不曉得哪個小白癡驚慌的尖叫出聲,引來那些東西的注意。

然後,那個什麼東西來了的東西就真的來了。

+++++穿越到Zombie滿滿的世界就算了等級還是0+++++

----------------【序章】----------------

『喀滋』

「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媽媽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媽媽啊啊啊啊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骨頭與筋肉被撕咬開來的聲音、淒厲的慘叫同時在草原上響起。

      喔幹,她頭皮一陣發麻,但沒有蠢到回頭看。

      『砰轟!』巨大的槍響從後方傳來。

      「白癡!!不准開槍啊!不能傷到那些貨啊!!」

      「不能讓殭屍把貨吃掉啊!!」

      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

      被酒駕撞就算了!被兩光醫師從擔架上摔到地上死掉就算了!

      穿越過來被綁架就算了!從17歲一朵花穿到一個小屁孩身體裡就算了!

      為什麼這裡會有殭屍啊啊啊啊啊!!!!!!????

      它們到底是從哪來的啦啊啊啊啊!!!!

      呼、呼、呼……快跑……不能停……

      小孩的肉,應該很嫩吧?

      不知道為什麼,都這種時候了居然還想得到這個。

      「喂!這邊!」那個剛剛拯救大家的男孩不大聲的提醒。

      她察覺周圍少數的人馬上轉了方向,那是西邊,灼熱刺眼的夕陽可以阻礙後方那些壞人的視線。

      應該吧。

      「躲進樹林裡!快!」

      沒有任何遲疑,大家一起迅速躲進灌木叢林裡。

      夕陽已經漸漸西下,他們藏匿的灌木叢是這叢林的外圍,叢林外的天空已經可以看見稀疏的星點,晴朗無雲的天空漸漸從紅色轉成紫色,夜晚要來臨了,這對他們有利。

      遙遠的那頭依然時不時傳來槍響,應該是那群人口販子還在跟殭屍奮戰吧。

      「呼……呼……吁……吁……」蹲在樹葉堆裡,她抓緊珍貴的休息時間,努力調和呼吸。

      「小聲點,會被它們聽到。」

      聞聲,她轉頭看向發言人。

      剛剛那個對大家下達指令的男孩,正巧跟她分享同一個樹叢。

      男孩看起來是差不多八九歲,只見他警戒的壓低枝椏,從隙縫窺伺著外面。

      稚嫩的面容五官,銳利機敏的氣息,這濃濃的違和感是怎樣……

      「妳叫什麼名字?」

      男孩瞇眼緊盯著外頭的動靜,一邊低聲問她。

      「呃,」她一時沒反應過來,「靜露,我叫徐靜露……」

      「妳有姓氏?『徐』是哪個城鎮的?」

      「呃……我也不曉得……」

      噢,很好。

      她應該要裝失憶之類的吼?裝失憶才可以免費得到一個時空導覽NPC。

      不過既然失誤了,之後再想辦法呼嚨過去吧,隨機應變。

      那男孩似乎不怎麼在意她遲疑的應對,他聳聳肩,開始隨手在周遭的地上撿拾大小不一的石塊。

      「會爬樹嗎?」

      「嗯。」應該吧。

      雖然這具身體肥肥軟軟的,但剛剛這樣猛操都挺過來了,應該是沒問題的。

      「妳還跑得動嗎?」

      「……嗯。」

      幹,還要跑?他們不能就躲進樹林裡爬到樹上睡覺之類的嗎?

      「外面看得到的還有兩隻,保守估計五隻,」他脫下自己的亞麻罩衫,將那些石頭綁在一起,「等一下聽我指示,我一喊跑妳就往那邊--」

      他比了一下叢林深處,「跑過去,那邊有河,前幾天下過雨所以水位剛好,過河後,進叢林裡爬到樹上等我過去,如果天亮了我還沒到,就待著,中午會有人過來救你們。」

      「不跟其他人講嗎?」她悄聲詢問。

      「不用,妳一跑,他們就會跟著了。」

      沒跟著跑的,正好當活誘餌。

      她腦海閃過這個念頭。

      此時男孩已經準備妥當,他掂了掂那包石頭的重量,然後小心翼翼的爬出草叢,閃身到一棵大樹後,抓著罩衫的衣袖揮轉起來,沒幾下,他奮力一擲--

      那團包著大小石塊的衣物被擲飛了出去,石子在空中四散掉到遠處的地上,咚咚咚的發出聲響,驚動了剛才追丟他們在附近徘徊的殭屍們。

      『嘎吼吼吼吼!!!』

      那群東西朝著發出聲音的源頭一擁而上,爭先恐後的撕扯著那團衣物。

      「跑!」男孩低喝一聲。

      沒有猶豫,她竄出樹叢,飛奔向河邊。

      果不其然,周遭其他孩子們不約而同的追了上來,有幾個個頭比她高的,一下子就超越了她,跑在更前頭,但並沒有迷失方向。

      那個男孩是有備而來的,她瞬間了解這點,而且他和伙伴默契絕佳,不知什麼目的,混在被綁架的小孩堆裡面。

      大小孩童們在樹林裡跌跌撞撞地奔跑著,不久,後方傳來沉重雜沓的腳步聲,還有樹枝被粗暴壓斷的啪嚓聲。

      『嘎吼吼吼吼吼!!!』

      「不要回頭!它們發現了!」發號施令的男孩從後跟了上來。

      他後方不遠住追上來著幾隻身形破爛但凶狠無比的喪屍,但因為在雜亂的樹林裡,低矮的樹幹和四處亂長的灌木拖慢了它們獵捕的速度。

      奔跑的孩童們裡頭有幾個開始發出不安的聲音,但帶頭的大孩子們沒有慌張,保持著原本的速度,在暗夜與叢林的掩飾下迅速前進,不久,就聽到前方傳來河水沖刷的聲音。

      「到了!」

      「別慢下來!先過河再說!」

      孩子們毫不猶豫,撲通、撲通的接續跳下水。

      「我……我不會游泳……」幾個稚齡的孩子在岸邊停下腳步。

      「不會游也要跳,你想被活活吃掉嗎?」男孩冷酷的聲音傳來。

      唔,其實她也不會游泳。

      但眼看前方最先下水的孩子們已經快要抵達對岸,她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深深吸了一大口氣,然後捏住自己的鼻子,閉上眼睛,往前用力跳下去。

      『撲通--』

      『唰啦--』

      下沉的感覺。

      水面上孩子們驚慌呼喊的聲音。

      模糊。

      河水與眼睛接觸的刺痛。

      胸口的脹痛。

      耳鳴。

      月光。

      氣泡。

      汙濁。

      手……

      誰……?誰在拉她?不……她不想死……

      好不容易才活過來的,她不想死……

      她還沒交過男朋友,模擬考好不容易過了,可以拿到新手機的……

      「喂!把水吐出來!呼吸!」

      好痛,有人在用力打她的臉。

      「新手機……男朋友……」

      「喂,別在這邊暈過去了,醒過來!」

      聲音的主人更用力的搖晃她。

      溺水的暈眩和驚惶被搖開似的,她被人拉著手搭在肩上移動著。

      「嘔--咳、咳咳咳咳咳咳--」

      肺終於重新開始運作。

      她劇烈的嗆咳,感覺鼻子眼睛嘴巴喉嚨都在燒疼,咳得滿臉是淚,連鼻水都流出來的。

      「起來,撐著點,我們要到樹林裡,布羅他們已經架好陷阱了,今天晚上就在這裡休息。」

      「咳咳……休……休息……」

      「對,休息,撐過去就可以休息了,起來!」

      那半威半斥的童稚嗓音莫名激醒了她,她顫了一下,神智漸漸回籠,這才發現陪在她身邊    的,就是剛剛那個發號施令的男孩。

      他將她從水中拖了出來,現在也半扛半拖的搭著她肥肥短短的小手臂,一拐一拐的移動著。

      又一口新鮮的空氣被吸進肺裡,她殘喘著,配合身旁的男孩邁開步伐。

      「很好,就是這樣。」

      這男孩講話的方式真不像他年紀該有的樣子……

      她意識矇矓的想。

      側頭往後方看去,她看到方才那幾隻殭屍,並沒有跟著眾人跳下水,它們彷彿進入待機狀態一樣,在高起的河岸上漫步晃盪著。

      殭屍,不會游泳啊……

      「老大,總共救回13個小孩,七個女的六個男的。」

      「嗯,我們的人呢?」

      「都在,菈瑞兒扭傷手,不過不礙事。」

      「謝了,幫我一把,這小傢伙有點重。」

      唔,好歹她生前是纖瘦體質啊。

      從小的胖不是胖什麼的,都是騙人的。

      天公伯,如果她成功活下來了,她一定天天運動,把這身該死的嬰兒肥全部減掉,然後她還要學會游泳,絕對不會再用生理期當偷懶的藉口了……

      下一秒,她整個人被拎起來,嚇得她突然驚醒,倉皇看向抓著她的大男孩。

      「老大,我看這小妞家境應該不錯,怎麼吃這麼肥。」

      大男孩比發號施令的男生高整整兩個頭,即使嘴上抱怨,他仍將圓滾滾的她像拎小雞一樣輕鬆抓著。

      生前是瘦子,一輩子都沒被說胖過,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嫌棄--而且還是超級直球攻擊--即使不是這身體原本的主人,身為17歲花漾少女的靈魂還是無法容忍這種羞辱。

      「我--我會瘦下來的--要變這麼胖又不是我自願的!」

      靠,這麼爛的反駁,好丟臉。

      「哈哈哈,好。」

      孩子們聚集起來,幾個人已經爬上樹,將枝椏交錯參雜著藤蔓羅織起來,也有幾個人拿著長樹枝,揮打附近的樹叢驅趕蟲蛇。

      沒有燈的暗夜,大家藉著樹梢間灑下的星月之光迅速無誤的動作著。

      她這才看清楚從剛才到現在,對大家發號施令的老大男孩。

      一頭深栗子色的棕髮,下水後微濕捲曲起來,白皙的皮膚配上灰藍色的眼睛,明明看起來應該很可愛的,但他身上透著一股凜銳的氣勢,跟其他同齡的孩子們比起來,顯得早熟許多。

      不……不對,應該說,這裡的孩子們明顯比她以往見過的孩子都更早熟,每個身材都結實有力,眼神也都透著一股機敏的光芒。

      這讓她自己顯得像個白癡一樣,明明年齡應該是最大的。

      她在其他人的幫助下爬上一棵稍矮的樹,樹身盤出去的樹幹夠粗,讓她躺在上頭也不會輕易滾落。

      樹梢間的月亮已經移到頭頂正上方,騷動漸漸平息下來,已經開始聽得到其他人試圖清醒又不敵睡意的低喃聲。

      方才與大個子去巡視的老大男在附近繞了一圈回來,他手腳伶俐的爬上她佔據的樹,

      「靜露,妳記得妳的家人或城鎮的名字嗎?」他問她。

      「呃,」她猶豫了一下,「我不記得了,我只知道爸爸媽媽叫我靜露。」

      拜託,收留我收留我,我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了,快點說要收留我--

      男孩眼光閃了一下,但面不改色的放緩語調,又問她:

      「那麼,在我們族人找到妳的家人之前,妳願意待著嗎?」

      「……好。」她克制著不讓自己的語氣太過急切。

      「很好。」他點點頭,「我叫奈特,土瓮城金恩˙昆斯的兒子,妳明天開始就跟著我們吧。」

      徐靜露,普通高中三年級文組,享年17歲,穿越身體年齡:幼童。

      從今天開始,她要當一個10歲男孩的跟班了。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