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貳:某種幸福的定義

每個人對於幸福的定義都不盡相同。

「孩子,你不能再繼續前行了。」羊頭人低頭望著只到自己膝蓋高度的嬌小身子,即便是混雜著未知數的人類,也不能踏入森林,畢竟森林是不允許人類這種族侵入的神聖地帶;至古以來,每當人類打破了自然的潛規則,必會迎來悲劇性的災禍,因此森林造就了看守者們,以防止窺探森林的人類們,其中一位正是羊頭人。

在這世界,陸地與海洋的比例是三十九比六十一,而其中陸地裡的三分之二被森林所佔據,剩餘的三分之一正是人類所處的鄉鎮與城市。人類的繁殖量漸漸超出了地區的容納限度,因此他們將目標移往了寬闊面積的森林區域,想要從其他神秘族群手中掠奪地域,以延續古人們的繁榮至下一世代。

「?」人類孩童緊抱著羊頭人的左腳,他對於羊頭人的字句回以一個單純的笑容。對於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應該多少能聽懂普通的對話,但是他卻像是文盲一般,對字句完全沒有一絲反應。

“人類可真是殘忍的族群。”人類的父母打從一開始就打算遺棄這孩子,因此理所當然不會去花心思教導孩子溝通的語言,畢竟沒有這必要⋯⋯真的是十分殘酷。羊頭人不自覺地再一次對孩子產生了感情,憐憫與疼惜的情緒在牠的心頭上擴散開來,本不該產生情感的牠,卻一而三再而三地,翻覆被這孩子所感化。

「⋯⋯」介於人類與未知種族的孩子,羊頭人也不知該以何種方式去面對他,牠無語地彎下了腰身,注視著天真的嫣紅瞳孔,在裡頭牠找不到對世間的厭惡,反而是一介純潔無垢的靈魂。牠很好奇被親身父母拋棄的孩子,為何不會哭鬧,也不會畏懼牠的存在,只是如此這般沈靜地仰望著牠。

人類對於羊頭人來說只是必須剿除的存在,換句話說便是污染森林的病源,這是森林唯一賦予羊頭人的生存定義。

那麼此刻在牠面前的不全人類,又該如何是好?

「不⋯⋯冷前新?(不能前行)」孩子嘗試模仿著羊頭人所說的人類話語,雖然斷斷續續且模糊,但是說完時卻充滿了成就感地望著羊頭人,似乎在向牠尋求一種讚賞。

噗咚噗咚噗咚噗咚,某種沉睡的意識正逐漸被喚醒。

牠下意識地抱起了孩子的身軀,明明是個不全的產物,卻與牠有著相似的熱度,當牠還未意識到自己的自然而然的行為時,在牠胸膛前的孩子舉起兩隻小手,緊緊捉著牠的深色斗篷,頃刻之間,牠才理解了一件事,不是沒有,而是它躲在孩子的內心深處,那裡藏匿著最原始的畏懼——被遺棄。

看守者的牠明知會違背森林的潛規則,卻仍舊無法忍心擱下這小生命,即便這麼一個行為會導致自然法則的扭轉。

**

他悄悄地來到了熟睡的羊頭人面前,拉開了剛從寢室裡拿出的拼布毛毯,小心翼翼地將它覆蓋在牠皓白的身子上。

而後,他也一同鑽進了毛毯中,在闔上雙眼進入夢鄉前,他柔和地對牠說道:「晚安。」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