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任書禾沒想到他的考驗還不止於此,警方對他的學校展開調查,也抓了十來個確實買賣毒品的人回去,這天學校大家議論紛紛。

「那幾個學長我以為他們只是不愛唸書,沒想到竟然有在吸毒,你說,賣毒給他們的幫派份子是不是很可惡,好好的人生就這麼毀了。」

步出校園,夏芙發表心中所想,任書禾牽著腳踏車不發一語。她終於原諒他那天飆車嚇壞她的事,答應再跟他一同放學回家,但是他卻笑不出來。

兩個黑衣男子從旁竄出擋住去路,女孩驚嚇直覺往他身後躲。

「什麼事?」沙啞開口,這兩個人他在幫內看過,是東方徹的人,只是他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找到學校來。

「徹哥要找你,現在。」

點頭,他將腳踏車交給女孩。「我有事要處理,妳可以幫我把腳踏車放回學校嗎?」

「你要去哪裡?」這兩個人長得太凶神惡煞,夏芙小聲問出,好像一大聲說話就會被扭斷脖子。

「去找朋友,別擔心,我們明天見。」微笑讓她放鬆,他有種預感,這是他最後一次對她笑了。

被帶回幫會,椎心的場面在等著他。

少年曲著身子躺在地上,頭臉跟裸露在外的手腳滿是傷痕,衣服上也滲印了血跡。

「阿飛!」他想要奔向他,卻被擋了下來。

「你是任書禾?」抬頭,循著陌生的語調望了回去,看到了站立在一旁的東方徹。「你認識他?」語氣不慍不怒,就像是在跟朋友打招呼一樣,平淡且平凡。

「是。」段天風跟高軍也在現場,嚴過江坐在關公神桌下的檀木椅內,閉目沉思。

「是他跟警方報的警,校園販毒的事才會曝露。」段天風接了話,任書禾第一時間反駁:「不可能!阿飛不可能做這種事。」

推開橫擋的手臂,他蹲在奄奄一息的身影旁邊,著急呼喚:「阿飛,我是書禾,醒醒!聽得見我說話嗎?」他口鼻都是血,雖然可見的傷不多,但他知道黑道殘忍的用刑,他一定是經歷了一場酷刑。

「書禾……」撐起手肘,他極力想要說些什麼。

任書禾貼近耳朵。「不是你報的警,你是被誤會的對不對?」他膽小如鼠扯了他不少後腿,做什麼事都沒有主見,只會傻傻跟著別人,不可能向天借膽背叛龍門。

但是,他卻聽到了他如絲的氣音,遲來的懺悔……「對……對不起……」如雷轟頂,任書禾揪緊他衣襟,不敢置信地瞪視著他。

「他向警方舉報就為了獎金,現在卻是沒命花了。」可憐的孩子,大好前程就這麼沒了。一支槍柄突然遞向他,高軍從黑暗中現身。

「做……做什麼……」鬆開手,他往後退。

「他不死也半殘了,倒不如送佛送上天,一槍給他痛快。」他說著,嗜血的快感誘出他的笑。

他的意思是要他親手了結他的生命?無法思考,槍已經塞進他手中了。

龍門有份量的人都在這裡,他知道這是他表現的機會,讓他們知道他堅如鐵石的心腸,遇到背叛時,他可以輕易毀了那個人,就算那個人是當初自已不顧性命為他擋刀擋槍的人。

「不行,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為什麼要逼他!他想丟下槍,突然一個人影逼近,抓住他拿著武器的手,按下了他扣在板機的食指……

「砰!」

癱在地上的少年抖了下身體,再也沒有動靜……任書禾看著自己手中的槍,看著在血泊中的、已無意識的軀體,剎那間全世界的時間都停止了,他想大叫,他想大哭,卻什麼都無法反應……

他聽到高軍嘖了聲率先離開,他看到嚴過江過來拍了拍他的肩,在他耳邊說「你以後就會習慣的」,然後也走了,好像躺在地上的只是一個陌生人,連死亡都不值得花時間緬懷。

雙手插在褲袋,東方徹在邁開第一步後又回頭。「能讓天風動手,你不簡單。」意有所指的語氣,富饒興味的眼神在他跟段天風之間游移。

「是他自己開的槍,他手抖到槍都快掉了,我只是想幫他穩住,沒料到他就這樣扣下板機了。」段天風擺手,一付事不關己。

不是,不是這樣的!明明就是他借他的手殺了阿飛!

不過他知道說什麼都沒意義了。那年夏天,他親手埋葬了他的好友,也決定埋葬自己的人生,他是個沒有資格做自己的人,更遑論與誰知心交友、與誰談情說愛,那只會落個兩敗俱傷的結果。

他已經嚐到了嵌在骨子裡的痛了,他不想再有一次那種感覺,所以他必須武裝自己,遠離他不想傷害的人,第一個,便是那女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