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霓虹彩燈閃爍跳動,旺角大街上一群群老人各據街道中央一區,扭開自備的音響喇叭,忘情地扭腰擺臀,聲量越調越大、舞姿越趨張狂,奪目的身影無疑是香港夜生活下了另一註解──除了年輕人,它也屬於老年人的天下。

巷弄裝飾得金碧輝煌的按摩店內,私人包廂門扉緊閉,出入口站了兩個黑衣惡煞,門內中年男子赤著上半身趴在油壓床上,細嫩雙手在整面青龍圖騰背上,或勁推或輕捏的按摩,讓他感到無比放鬆。

「書禾,來。」

「嚴爺。」雙手負在身後,任書禾從床尾移動到床側。

「跟了我半年多了吧?」

「是。」

懶懶地從油壓床上的小洞中抬頭,嚴過江瞄了眼他頭上的傷,又趴回去。「繃帶纏得這麼醜,你自己換的藥?」

「醫院人雜,這點小傷自己來就好。」

「很好,我欣賞你。」抬手示意按摩小姐停下動作,嚴過江從床上坐起,取過毛巾熟練繫在腰間,屏退了外人。

「你見義勇為幫兄弟擋這一刀讓大家印象深刻,現在你表現的機會來了,過來一點。」他招手,像在使喚一隻訓練有素的狗。

彎著腰,任書禾面帶期待的微笑,一顆心卻高吊到簡直快吐出喉嚨。

「前幾天我這邊進了一些貨,外面市場買不到的A貨,算算還在裝模作樣唸書的就你最死心踏地。」   說實話,領著這麼多人,他一個月之前根本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我知道你在學校混得不錯,這些拿去!」他往他手中塞了一包白色粉末。「試試學生們的水溫,記得,要慢慢放,讓他們慢慢地上癮,越多人上鉤越好。」

看著潔白如雪的致命誘惑物,任書禾猶豫了三秒鐘時間,就這一瞬間心思被看穿。

「你不願意?」

「不是,我是在想,龍門不是不希望在學校搞這些東西嗎?」未成年學生主動混黑幫可以說是他們心甘情願走險路,沒人拿槍指在他們頭殼上威脅逼迫,但拿毒品控制又是另一回事了。

容易被警方逮個正著不說,校園經營本就不易。

「那是他們以前不懂,學生才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要發達就要先掌握國家的棟樑之才,新當家的現在知道錯了,叫我照我想做的試試,他們等著看成效。」藉此也讓幫上人看,他嚴過江雖地位權勢被貶,不過不是弱雞一隻,東方徹跟段天風懂什麼,現在還不是有需要他出力的地方。

看來是段天風主導的,這就是他說的大事嗎?

「好好把握,這事幹得漂亮的話,以後你在幫內的地位絕對不一樣,我保證。讓幾個人幫著你,有什麼需要就說。」

「謝謝嚴爺。」

/

好幾座木製座椅階梯堆疊在學校後門的廢棄體育館裡,幾乎快頂到了天花板,任書禾在最高處靠坐,頭倚氣窗金髮在夕陽餘暉照射下發出一道細微光暈。

他翹了一整天的課,一大早就窩在這裡,瞪著掌中那一小包白粉瞪到眼睛都要脫窗,心亂如麻。

兩天了,嚴過江在盯他,他再不有所表示幾年的臥底心血就白費了,可這出乎意料的發展不在當初臥底計畫的設想中,一步偏後面都會跟著偏離主軌,他還沒來得及跟康京報備……

一群人走進,嬉鬧間不時爆粗話,屌兒啷噹的姿態看來是在校園最囂張橫著走的高年級,尤其在額頭染一搓藍毛帶頭的那個,連班上同學都被他勒索過。

任書禾動作俐落地跳下階梯,面對惡名昭彰的校園霸王面不改色。

「你誰?」這裡根本不會有人來,看樣子這小子是在堵他們。

任書禾不回話,提步緩緩接近,無視他們已從書包翻出的刀械。

這些人他都知道,平時成群結隊,在學校只會叫囂做做聲勢,晚上就在外頭廝混,盡找些老弱民眾勒索,真要叫他們一刀捅下去倒不如捅他們自己比較快,連幫黑道小弟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這是什麼看到沒有?」不跟他們浪費時間囉嗦,他亮出重點主角。「高純度的海洛因,產自金三角的鴉片罌粟製煉,無時無刻都可以吸,只要七秒鐘,包你快樂似神仙。」

一把攬住藍毛的肩,他笑得邪魅。「你在學校裡廉價兜售的興奮劑根本不能比,這才是高級貨,有錢還買不到的。」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賣藥的事?」額間沁汗,他的話、他的眼神是專業認真的,他根本不知道毒品還有分什麼金三角什麼純不純,他的興奮劑也是一個藥頭提供給他,他只是覺得威風才當起下線做起買賣。

「我的小弟向我報告的,他說你不錯,是個人才,所以向我推薦你。」任書禾在他面前拆開包裝。「別賣那些騙小孩子的東西了,這才能賺大錢,來一點試試?」

「不要,我警告你別過來!」伸直手臂,利刃直指咽喉,阻止如惡魔附身的他靠近。白癡都知道海洛因是一級毒品,是會令人上癮的麻醉藥,根本碰不得!

手刀一揚擊中顫抖的手腕,任書禾有如鬼魅般晃身欺近,手掌抓著白粉就往他口鼻塞去,嚇得氣勢已失的藍毛大叫:「我不要!救命啊……救命──」

倏忽住口,帶著驚恐的大眼瞪著抵住肚腹的槍支,他倒抽一口冷氣,本來要撲上前為他解圍的其它人也呆愣在原地。

槍!他不是學生嗎……怎麼會有槍?還隨身攜帶!

雪白粉末整坨灌入鼻腔,藍毛咳到跪地發抖,拼命作嘔想要吐出來。

「放心,這些量吃不死人的。」任書禾放低手槍沒作攻擊姿勢,但環視周遭,投射過來的皆是驚慌害怕的眼神,他拋出一包黑色塑膠袋,沉甸甸的擲地有聲,露出以夾鏈袋包裝的白粉一角。

「幫幫你們的老大,這些貨一個禮拜之內要發出去,不收錢,記著保密。」

事情進行得很順利,不到兩個月已經每個禮拜都有固定的出貨量,海洛因容易使人沉癮,加上他的貨等級好純度高,吸食過的人已經被制約,毒癮發作起來不是其他三流的貨可以解的。

放下腳踏車,任書禾推門進屋,第一件事就是開冷氣,再立刻從書包拿出剛收到的白磚,開啟電燈開關順便叼了一根菸,點燃打火機的同時燈光大亮。

窗邊站立的人影讓他一嚇,往後踉蹌跌在床上,翻倒了冰箱上胡亂堆疊的便當水果。

撿起地上的蘋果,他氣得丟過去。「你他媽要嚇死人是不是!」

身子一蹲,康京躲得快。「喂喂喂,你這是對長官的態度嗎?」

「你不說我還以為是鬼咧,警察可以隨便擅闖民宅嗎!」他明天一定要立刻請鎖匠來加道鎖,剛剛差點沒被嚇出心臟病,越想越氣,他又拿了顆柳丁砸過去。

「夠了哦你!這些是什麼東西?」指著桌上的磅秤天平跟醫療級手術刀和手套,還有用夾鏈袋分裝成好幾包小份量包裝的白色粉末,康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在做什麼好事。「拿出來!」

「什麼東西?」

「還裝傻,我叫你拿出來!」兩人拉扯了一陣,還是讓康京搶了去。

拆開保鮮膠膜,他剝下一角淺嚐。「你這小子,竟然給我賣起毒品?!」還特地裝了冷氣怕天熱變質,根本比黑幫的還專業。

「嚴過江指使的。」

「他叫你吃大便你吃不吃?」冷冷堵了回去。

他有選擇的餘地嗎,說不定哪天他連糞坑都得跳!「我能怎麼辦,我才跟他多久?不幹個有名堂的事出來我永遠碰不到核心!他說這事做得好的話我的地位會不一樣,說不定以後就可以跟在他身邊,知道他進貨的倉庫在哪裡,他們交易的路線是什麼了。」

沒回應,康京知道他說得有理,親近不了高層的話臥底一輩子都是白搭。「下次任何事都先跟我報備商量,別等出了亂子才讓我幫你收拾。」

「發生什麼事?」

從西裝內袋拿出一紙複本,康京遞給他。「毒品調查科的人在查了,你也被盯上。」販運危險藥品一經定罪,最高可能會判終身監禁,他學生身分或許不會被判重刑,但若一旦被警方提起公訴,他臥底也不用混了。

不管上面有他的頭像照片跟與黑幫往來的資料,任書禾塞還給他,看一眼都嫌懶。「想辦法把我排除掉啊!」這不就是他當長官該做的活嗎?

「王八蛋,你以為這麼容易嗎?」

要是他三不五時捅這種簍子,他保安科科長的位置也做不久了。「你小心一點,別也染上了毒癮。」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