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樓是個公共陽台,跟別棟樓相接著,不過這裡早沒有人居住,已經變成他專人使用的地方。停妥腳踏車,他進屋開燈脫下衣服,肩頭紗布滲著血。

成大事,東方徹的老家在這附近,段天風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應該要搬家嗎?

拿著手機,他撥出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號碼。他知道他是嚴過江的人,他注意他很久了嗎?手機另一端佔線著,他再打,再佔線,最後火大乾脆丟到床上。

媽的!說什麼這支電話專門為他而設。

抽下掛在鐵絲上的毛巾,他進浴室擦澡,極度心不在焉。直到滾燙的熱水潑上傷口,他這才被灼熱的刺痛感喚回現實。

浴室內氤氳的熱氣讓他心浮氣躁,隨意擦拭幾下就當清潔完畢,拿出藥局買的藥品,他剪開紗布,坐在房內唯一一張椅子上,抬高右腳架在窗台上,一口氣消毒上藥,為自己深淺不一的刀傷咬牙治療著。

阿良在幫他上藥的時候沒感覺,怎麼現在痛到他直發抖,他是買到劣質品嗎?都怪容毓良,說什麼都不讓他帶醫院的藥回家,堅持要他親自到醫院換藥,他哪那麼多美國時間?

看著藥局袋子上的地址,任書禾連同剩下的藥品丟進垃圾桶。改天找老闆算帳去!

仰頭,瞄見剛剛樓下送貨大哥給的水果禮物,他伸長手打開,發現是一顆顆嬌紅、鮮嫩欲滴的草莓跟櫻桃。

果然是國外來的高級貨,想不到見不到幾次面的大哥這麼大手筆,一口接一口,他的煩躁心思稍稍被安撫了些。

埋在棉被裡的手機震動,他賭氣不想去接,繼續享受他的奢華水果餐,但來電響了又斷、斷了又響,對方比他更有毅力。

朝窗外遮雨棚上的櫻桃籽群再吐上一顆,他拖著腳步躺上床,懶洋洋接起:「說完生意了啊康Sir,當初不是說這個號碼我專門使用的嗎?」

「你還敢說,剛剛才在跟阿慶講你的事,前幾天打架的事有人指認出你了,他好不容易才說服分局的員警說你是被害者,不讓你被抓到把柄,你的傷好點沒?」臥底形同真正的黑幫份子,被逮到判刑關監獄都少不了,但他在這樣的環境裡身不由己,康京只能盡量幫他銷案底,不被警方告上法院。

「很痛,不過死不了。」

「記得找上醫院找阿良換藥,他說你今天沒去。」任書禾一聽皺眉,現在是全世界的人都在注意他的行蹤嗎?

「找我什麼事?」康京沒忘電話是他先打給他的。

是啊,找頭頭什麼事?他可不是三歲小孩,遇到什麼疑慮不痛快的事就哭著回家找爸媽解決,他現在是臥底,任何事都攸關生死,不能隨隨便便把其他人攪和進來。「內褲沒了,幫我買個兩打送來。」

抬手遮住視線,透過指縫,無油漆裝潢的水泥天花板像極了監牢。不,這裡還有四面水泥牆壁,應該更像一座墓,他被禁錮限制在這裡,慢慢地,他會變成鬼魅,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都需要偽裝。

他會無法在太陽底下生存,他會只在夜半時分遊走這個世界……

「現在的高中生都穿什麼尺寸,S還是M?」話筒傳來戲謔的笑聲。

任書禾臉色一變:「給我買最大號,記著,我只穿三角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