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上課鐘聲迴盪在校園內,炙陽高照,蟬鳴鳥叫,教室間傳出朗朗的讀課聲,書香氣息瀰漫在神聖的校園內。

趁著台上師者轉頭寫著板書,任書禾壓低身子從教室後方進入,坐進角落堆放掃帚畚箕抹布等清潔用具前方的邊緣位置。

女孩聽見聲響回頭,大半顆頭顱被紗布掩了去,沒被包覆的臉肉也是青紫紅腫的豬頭,衝著她咧出大大笑容。

她大驚。「你出車禍嗎?」氣音道出,他三天沒來上課,怎麼今天變這付德性?

「對啊,請了三天假,現在講哪一頁?」老師回過頭,他推她坐正身子。

「任書禾,你是怎麼回事?」老師一講,全班同學「唰」地一致回頭,有人投以關懷問候眼神,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爆笑。

「出了車禍啊!」自己不會看。

「出車禍只傷頭沒傷四肢?」經常帶著大傷小傷來上學,她對他起疑很久了。

「有啊,妳要看嗎?」說著,他抬起右腳放在桌上,褲管一捲,一道醜陋的黑色縫線從脛骨沿著小腿肚往後延伸。

爆笑聲頓時中止,取而代之的是抽氣聲跟尖叫聲,還有人爆粗口咒罵出聲。

是現在的年輕人血氣方剛不怕死,還是他老了。數學老師擺擺手,差點沒吐出來:「好了好了,等等下課到教務處填保險資料。」

繼續上課,幾十張字條四面八方傳來,全都是慰問之意,任書禾一一回覆丟回去。

他跟班上的同學處得不錯,雖然是轉學生又常翹課,但大家對他無差別對待,他努力讓自己的成績維持在水準之上,老師睜隻眼閉隻眼也當作沒看到他的缺勤紀錄。

身處在險惡的黑社會環境,學校對他而言是心中的最後一塊淨土,他細心經營,不讓另一個身分被發現。

下課時間,他埋首猛抄最近三天的課堂重點。

「老師不是叫你去教務處填資料嗎?」抬頭,女孩側坐背靠白牆,扭轉著身子支手撐著下巴,微風吹起披肩髮梢,白淨素麗的臉龐近在眼前。

任書禾瞇眼微笑。真好聞,她昨天應該是用了梔子花的洗髮精,他上個月陪她去買的。

「不用了,我自己的保險公司都弄好了,賠得更多。」他怎麼好意思說他是尋仇反被對方砍的。

眼周還紅腫得厲害,他看著筆記有點吃力,頭越來越低、越來越低……突然,他的書被抽走。

「這樣傷眼睛,別看了,等你傷好了再來抄。」夏芙微笑露出酒窩,又補上一句:「我陪你抄。」

望著她,他跟著她笑,像個傻子一樣。「好。」

游刃有餘地度過每堂課老師的審問,轉眼間已是放學時間。

「什麼時候拆線啊?」男同學一邊脫去制服換上運動服,一邊朝他走來。夏芙羞得趕緊拿起書本遮住緋紅雙頰。

「醫生說兩個禮拜後再回診看看,幹嘛?上次鬥牛輸不服氣,趁我受傷要挑一個是不是?」仰頭靠在窗台上,他慵懶睜著一隻眼。

「不是我,是隔壁班要挑,考完期考最後一天下午,那時候你傷是好了沒啊?」

任書禾沉吟,距離期考還有一個月時間,他這傷太嚴重,已經被阿良警告好好養傷不准再有意外發生,不然就跟常子慶一樣,領殘障手冊的機率翻倍跳,輕輕一勾就到手了。

「我再問問醫生,你們先練吧,先別算我。」

「喂!是不是男子漢,一個月這傷還不好?」

他一聽搶過籃球朝出言不遜的來源丟過去。「你也去縫100多針看看啊,看你還是不是男子漢!」

「書禾傷成這樣你還叫他打球!白目欸!」另一人抄起籃球拎起書包。「我先去佔場,書禾你好好養傷,好了再跟隔壁班戰一場。」

幾名男生相繼離去,教室頓時空蕩,只剩他們兩人。

夏芙收拾書包,瞧他還悠哉地閉目養神。「你還不走嗎?」

「天還亮著呢,這麼急著回家幹嘛?」

他其實是把學校當成逃避現實的地方,唯有在這裡,他才能正視自己最衷的初心,提醒自己身負的使命,千萬不要跨過了那條越來越模糊的界線。

「你是在等你的家人來接你吧,我陪你等。」善解人意的女孩站起身又坐下,隨口開了話題:「我好像從來都沒看過你家人,他們平常工作很忙吧!」

前幾次的家長會也沒見他父母親來過,但他的球鞋跟背包都是國際知名品牌,家境應該不錯。

「他們住在國外,根本不會回香港。」他是港日混血,老爸在日本工作,娶了個漂亮的日本妞──也就是他老媽,就定居在日本了,兩老當兒子現在正乖乖在香港警校受訓著呢!

「我騎腳踏車來上課的。」

「他們不知道你出這麼嚴重的車禍嗎?你應該告訴你爸媽,你需要有人照顧。」他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嗎?

「你要去哪裡?」見他起身,夏芙立刻上前攙扶。

「回家,順便送妳回去,也證明給妳看我沒事。」他的腳是有點跛,但騎車借力使力,總比一步步拖著跛腳走輕鬆多了。

來到車棚,他牽出一輛登山型自行車,鋁合金的車身噴上黑金色的烤漆,整輛車閃閃發亮。

「你的腳踏車不是粉紅色的淑女車嗎?」

「車禍報銷了,這輛新買的,帥吧!」隨口亂謅,有關學校用品的花費他永遠捨得,不然他的人生也沒什麼重心了。

「上車,哥帶妳兜風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