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遺失的翅膀(上)

      「我的翅膀,消失了?」一個男孩,看著左後方,那裏原本應該要有翅膀的,但現在卻不見了。

      「這樣,無法飛行。」他又看向了右邊,只剩一邊的翅膀。他決定,下凡尋找那掉落的翅膀。

-    -    -

      「彩田   墨,心不在焉的在幹甚麼?手上有甚麼嗎?」臺前的老師朝著學生罵道。

      「沒有。」老師推了推眼鏡,「既然沒東西,那妳在幹嘛?」

      「我,在畫畫。」此刻,名為墨的女孩站起身來,把畫交給老師。那是一對翅膀,少了一邊的翅膀。

      「上課別這麼無聊。同學們,我們上課。」墨再次舉手:「我身體不舒服,能去保健室?」這次老師很和善的點了點頭,然後轉回黑板。

-    -    -

      「手上的這個印記,國小的時候就有了呢。」她靜靜回想著國小所發生的事。

      受盡了嘲笑、侮辱、暴力對待、隔離以及頭髮的掉落,才換來了這一個符號。就是因為她忍了很久,直到某天生氣,把桌子翻了,拿出了刀子,而那時,所以那時才會出現了印記。

      可以說是被保護,也可說是賦予她力量,但在之後,印記再也沒有發揮作用。

      下課。

      「還好嗎,墨?」一道聲音傳到了她耳邊。「很好啊。話說零,妳還記得印記嗎?」墨看向眼前頂著夢幻系髮色的女孩。

      「記得。妳想起了甚麼?」墨聽到回答,有些不解。

      為甚麼會是問我想起了甚麼呢?她想。而這一想不得了,她真的想起了那時耳邊出現了聲音:彩田   墨,這個印記代表了使命,妳終有天會覺醒。

      「沒有,甚麼也沒想起。」她看了眼翅膀,耳邊再次出現了聲音:妳們只剩下一個月的相處時間,請把握。

-    -    -

      墨望著家旁的大海,享受著短暫的時光。「一個月,能幹嘛?」

      「墨,可以吃飯囉!」墨的母親從窗戶探出頭來。

      「我知道了。」

      「墨啊,妳知道……其實剩不到一個月嗎?媽曾經也是個被選上的人,所以我知道。嗯,妳大概不震驚,對吧?」

      「媽,我應該怎麼做才好?」墨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頭。

      「我要先警告妳,妳的朋友,零……明天會有個小災難。而妳,會因那個小災難,提前離開大家。不是死亡,而是旅途。」聞言,墨驚訝地看著她。

      「我一定會救她的,即使我會提前到另一個地方。」

      「別擔心,我相信會有奇蹟的。墨,相信奇蹟吧!」

      晚餐結束。

      墨雖然已下定決心,但依舊還沒克服內心的阻礙。

-    -    -

      隔天。

      「零!在嗎?」墨到了學校卻不見零的人影,有些著急。「奇怪,人呢?」在喃喃自語的期間,她突然看見了桌上的紙條:學校後方見。

      這就是所謂的小災難?她心想。

      「旦舞   零!」

      「人在這,彩田   墨。好久不見了啊。」

      「解決妳就好了吧?不過妳是誰啊?」墨歪著頭,摸索著腦中的回憶。

      「七語賀   蘭。」對方邊攻擊邊報上自己的名字。

      墨想起來她是誰了,是一直欺負自己的人。她想著想著,手上的印記就瞬間亮起。

      亮光亮起的瞬間,大家都消失了。墨清楚的看見只有自己浮在空中。「時間到了。該啟程了。」一道聲音響起。

      「零呢?蘭呢?」墨有些慌的問著。她怕她把大家都殺死了。

      「噓……這不是重點哦!妳要集滿七個人,而那個世界,是充滿魔法的。這只是前提。」忽然,有個人影出現了。「法師、劍士、讀心者、弓箭手、樂手、詩人、補師。這七職者,就是妳必須要找到的人。」聞言,墨有些無奈。「湊齊這些人要幹嘛?我是領導者?」

      「聽過唐僧取經吧?有點像那樣。完成後,到翼海找月這個人。」

      「那,你是誰?」墨看著眼前的男子。

      「妳之後會知道的。」對方笑了,然後消失。只留墨一個人在原地思考。

-    -    -

      走到了森林中央。她看見了一個木屋,且走了進去。那是個小酒屋。

      「不好意思,我想打聽個消息。」她覺得知道翼海在哪比湊齊人還要重要。「翼海的月,在哪?」

      「妳說很久以前就消失的翼海?很抱歉,我們這裡沒有人知道。」墨聽見時其實有點無言,因為那語氣就像是在說由於她還沒找到七人,所以不能透漏訊息一樣。

      「好吧,感謝了。」墨站起身,準備離開,「等、一、下!莫非妳是彩田   墨?」然後有個聲音突然響起。

      「我是。請問?」

      「我是劍士,莫崎,妳好。」墨看了他一眼,「你在這裡很久了?」

      「呃…對,剛剛才接到訊息說新的半翅者來了。」自稱為莫崎的男孩快速回道。「半翅者?」

      「對啊,就是妳手上的半翅。走囉!我們繼續尋找下一位吧!」莫崎爽快地走出木屋。

      墨覺得稀奇,也覺得好笑。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放鬆了。真的,很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