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壹】陌永‧初識02

而那個讓君曦夜氣得牙癢癢,放話尋找的女人,卻好似消失了一般,完全沒有跡象。

守衛們就這般在自家主子的轟炸下,度過了戰戰兢兢的三個月。

**

「小姐,有了身子了就少上舖子跟果莊吧!放給向生跟向雲他們處理就好了啊!」

一旁的向墨看著自家小姐又在那邊翻著帳本打著算盤,又看著那顆初初顯懷的肚子……不得不說小姐真的很厲害啊,把這種生子秘方拋出去賣應該又是一大筆錢財入庫了吧?

「再怎麼樣我還是想看看自己的成果。」她將她現代技術放入這個世界,研發了美妝產品又嫁接了一些果樹,自己又開了藥鋪賣藥兼看診,實在是沒銀子不安心啊!要當個商人就要賺大錢啊賺大錢!

有銀子好保身,這可是自古不變的真理呢!

放下帳本,她忽然想起件事,轉頭問起了門旁的向劍:「向劍,最近外面還在找黑色龍紋的女子?」

寡言的向劍輕點了下頭。

向子晨下意識地摸上自己的右腰間,那日之後她這的確長出了個黑色蛇紋,起初她不在意,但當日下午立刻傳出有人在找有黑色蛇紋的女子,直覺告訴她這絕對不是件好事,所以硬把蛇紋給畫成了黑色蘭花,就算被發現短時間內也不會被看出個什麼來……

這古板的時代也不會有人直接扒了女子的衣服盯著人的腰看吧,她汗了一下。

不過這黑色蛇紋到底有什麼來頭呢?難道跟她那天睡的男人有關?她輕咬著筆端想著。

好在她對自己的迷藥十分有信心,那個男人那時候絕對是毫無自我意識,事後也絕對想不起什麼來,思及此她又繼續把自己埋進帳本裡。

「不曉得他們找黑色蛇紋做什麼,小姐你覺得呢?」不耐安靜地向墨看著向子晨又被帳本吸引走了,忍不住又開口找她閒嗑。

「找碴吧。」如果真是與那個男人有關,怎麼想都不會有什麼好事,她這麼想到。

「會不會是他們在找什麼流落在外的親人之類的啊?」

哪來這麼八點檔的劇情?向子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給那異想天開的向墨。

不過……聽到向墨這句話,她伸手掏出懷裡的玉珮,玉珮背面寫著單字一個晨,底下還有一串日期,估計這東西是這身體原主人的生辰禮,十分巧合的跟她本名一樣有個晨字,也才讓她大概知道自己這身子的年紀,識玉的她看出這玉珮價值不凡,十分細緻的白玉,握在手中還會有一陣暖意,她琢磨這裡市場快兩年,大概明白這種玉在這兒的價格,如此想來她的原生家庭非富即貴吧?只可惜……想到當時屍橫遍野的慘狀,她輕嘆口氣。

「小姐?」向墨一直知道小姐其實發生過意外,忘記了自己過去的一切,也許小姐也想要有個親人……才會去做偷種的事情吧?想到這,她忍不住拉住向子晨的手,滴滴答答的灑起淚珠子來。

感覺到一旁的動靜,她納悶地看著旁邊忽然自己哭起來的向墨,有些匪夷所思,這妹子怎麼說哭就哭了啊?

「小姐不要難過,將來你很快就會有小少爺或小小姐陪伴,而且你還有我們啊!向墨跟向劍、向生、向雲都是小姐的親人,小姐不孤單的!」

而原本站在門旁的向劍也走到她身邊,一隻大掌輕輕的蓋在她頭上:「主子有我們。」

聽到這,原本莫名煩悶的心情瞬間湧起一陣暖意,當初這些人都是她從路邊撿回來的,沒想到跟著跟著也對她這樣的親近了,她伸手替哭得滿臉都是的向墨擦乾眼淚,再蹭蹭一旁像冰塊柱的向劍:「我知道我有你們,我不會難過,過去的我是誰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會把我的未來活得很好的,你們別擔心。」

看到小姐的舉動,向劍暖暖的笑了,然後再靜靜走回門邊當他的守衛,而向墨聽完她的話,反而抱起她哭得更用力了。

「小姐、小姐……」

抽抽搭搭的小姑娘話還沒說完,一陣巨響就先打斷了她滿肚子的憂柔情懷,她轉頭怒瞪向對方,只見那本該在藥鋪處理進貨的向生此刻正被被守門的向劍滿臉不悅的拎著喘大氣。

「主子!快來救人啊!」

輕拍懷中的向墨示意她離開,向子晨抬眼看著滿臉焦急的向生,臉上表現出疑問。

「主子,來了個貴客,是陌永的五皇子啊!據說他今日來暖城出遊,結果被人刺傷,給人送來我們藥鋪……可是刀傷太深,且刀斷在五皇子體內,那邊的大夫都不知該如何處理。」

被人刺傷?暖城什麼時候治安這麼差了?她將帳本收起,從懷中拿出半臉面具戴上,而一旁的向墨則是馬上從櫃中取出小姐的專用行醫箱,跟著向生往藥鋪前去。

當到達了藥鋪內院時,還未見人,卻先是一陣血氣撲鼻而來。

床上那人鮮血流了滿地,眾大夫們只能先用些補血養氣的藥丹給五皇子陌禎服用,心理瞬間感謝起他們的主子,做出這種入口即化的藥丸子,不然他們還真不知該怎麼要吊住五皇子的氣等到主子前來。

而同樣聞風趕到的君曦夜原還保持著自己雲淡風輕的形象,可當看到床上的陌禎,臉色還是黑了,他轉頭看向陌禎的護衛,神色有些不悅:「有你們保護,五殿下怎麼還會傷成這樣。」

被點名的護衛立馬單膝跪下,在君曦夜的眼神威壓下,很是艱難的開口回應:「夜王世子,屬下自知護衛不周,讓五殿下受傷,自請受罰。」

「想自請受罰,等殿下醒來再說。」他撇下那請罪的護衛,目光重新回到陌禎身上:「五殿下傷勢如何?」

「夜王世子,五殿下的傷勢不輕,且刀斷在他體內,小的無法幫殿下處理傷口。」一旁餵藥擦血的大夫邊忙著手上的工作,邊回答君曦夜的話,主子有交代,天大地大病人最大,就算人家在問話也不能把病人丟下。

「刀斷在體內?無法處理傷口?」他神色一凜,這樣豈不代表五殿下沒救了嗎?這刀斷在體內該如何取出?

「大夥正努力的幫殿下吊住氣,等咱們藥鋪主子前來就可以了。」想起他們的主子,大夫目光閃動,心裡一陣期待,想他們主子簡直神乎其技,這點小事絕對難不倒她的!

「你們的主子?你們的主子充其量只是出錢開藥舖的,醫術比你們好做什麼還不自己來守藥鋪。」他皺眉,這些大夫提到他們口中的主子每個眼中都充滿敬畏,難道真這麼有本事?

「夜王世子,請不要妄自評斷咱們的主子!」

恩,瞧瞧,說個兩句這幾個老大夫感覺都要跳起來了,這讓他更加好奇他們口中這位主子的能耐。

「徐大夫徐大夫!我帶主子來了!」

外面傳來了幾聲高呼,而裏頭這幾個老大夫各個眼中快泛出淚光似的,君曦夜納悶地看向門外,卻只見到一個被人攙扶著,帶著半臉面具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子。

這看起來才及笄的小姑娘是他們的主子?眼光一瞥看向另一個沉默地走在後頭拿著劍的男子,感覺像是被收斂起鋒芒放入劍鞘的劍,還是這個男人才是他們口中的主子?這幾個人怎麼看也不像是醫術高深的人。

望了幾個人,君曦夜有些困惑,卻沒在神色上表現出來。

「徐大夫,讓我看病人吧。」在君曦夜還在思考時,那個弱不禁風的女孩說話了。

「是的!主子!」徐大夫馬上向後一大步,將自己原本的位子讓給了那位女子。

居然是那個女人?!君曦夜小小的吃驚了一下,然後忍不住開口:「敢問這位姑娘,你是大夫?」

「是的。」聽到問話,秉持著病人最大的觀念,她邊診視傷口邊回應對方的話,卻也沒抬頭看向對方。

向子晨一手檢視傷口,一手替陌禎把脈,雖然因為失血脈象有些貧弱,但還不致死:「辛苦你們了,接下來就讓我來吧。」

聽到這句話,眾大夫們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他們一群人一齊向後退開,給向子晨活動的空間,並等待她接下來的指示。

「徐大夫、趙大夫給我做下手,向墨把我的醫藥箱拿來,拉簾。」她走到一旁,認真刷手,同時發下命令讓他們做手術準備。

初步判斷雖然刀傷很深,刀鋒還斷落在腹內,不過運氣不錯沒傷及臟器,把受損的血管及腸子處理處理再消毒一下應該就無事了,她輕笑,這點傷她還不看在眼裡。

「你打算如何救治。」看到女子自信的笑容,他大概知道陌禎這下有救了,不過這斷刀她該如何取出?

她面對君曦夜的問題,以為是哪個小大夫在問,便也認真的回答了:「打開傷口,取出斷刀,縫合受損的部分,然後再關起來。」

打開傷口?!他這下更加好奇了。忍不住想跟著近圍簾內。

步伐才剛舉起,就被一旁的向墨給阻止了住:「這位爺請止步,小姐表示圍簾內要保持乾淨,才不會讓病人傷口發炎,所以不方便爺進去。」

挑眉,這話倒有理,不過意思是他很髒嗎?

大概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問題,向墨很自然地接著說了下去:「小姐常說我們身上有很多我們小到看不到的髒東西,一不小心掉進傷口裡面沒處理好很容易發炎的,一旦發炎病人很容易有生命危險,所以還請這位爺別進圍簾。」

聽到這解釋,他釋懷了,走到一旁取了張椅子坐下,靜靜等著那位年輕的女大夫醫治完陌禎。

看著向子晨面對這樣的傷口及鮮血滿地的情況仍神態自若,君曦夜對她充滿了好奇。

何時暖城出了這樣一個女大夫了?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後,圍簾重新打開,陌禎那些被擋在外面的護衛及小廝連忙上前探看五皇子的情況。

「他現在沒事了,斷刀我已取出。」她指了指一旁布上還沾染鮮血的刀鋒:「所幸沒傷及太多血路,縫合上還算容易,之後只要小心照料傷口,別讓傷口發炎,就沒問題了;回頭我會開些補氣補血跟預防發炎的藥方,你們回去照三餐給你們主子服用,然後記得等排氣了才可以用膳,別吃些太油膩的不好消化的就好。」

「感謝大夫相救,但五殿下人未清醒,不知可否在藥鋪中休息一陣子再回去?」

向子晨想了下,為保險起見,這傷口還是她照料比較放心,想來對方提議也是不錯:「行,那你們小心將這位殿下送至後面廂房,有專門為術後病人準備的房間,我會在這看照幾日。」

「本世子替五殿下向大夫道謝。」

本世子?向子晨頓了一下,方才只顧著病人,完全沒注意到周遭的其他人,當手上器械整理完遞給向墨消毒後,她才終於抬眼看向那位一直在跟她講話的仁兄,然後,她愣住了。

君曦夜看到面具下那傻住的表情,他忍不住一笑,果然女人就是如此,看到他的美色就會忘了自己。

對上君曦夜的笑容,向子晨狀似知罪的低下頭避開那雙戲謔的眼神,一顆小心臟崩搭崩搭的跳著。

冷靜點冷靜點,天啊!怎麼會遇到這個冤家啊!這傢伙居然是她肚子裡孩子的親生老爸,那個倒楣被她借種的男人!而且聽他說話還是個世子……她眼光也太好了吧!

「抱歉唐突了,民女剛醫治完五殿下有些疲累,先休息了。」這種情況當然先逃再說。

看著女大夫驚艷完之後居然是落荒而逃,這不同於想像中的態度,讓君曦夜不由得思考了起來。

他是有很可怕嗎?難道魅力退步了?他摸著自己的臉如此想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