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小喜歡(1)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他的,當自己驚覺那種感情是「喜歡」時,早就已經無法自拔地、深深地陷入了那坑泥沼之中。

國小五年級的齊景程,就已經散發出一種「王者風範」,就像惡作劇之吻裡頭的入江直樹一樣,給人一種很可靠卻又難以親近的氛圍。又或說他和他一樣受人矚目,帥氣又聰明,就如人生勝利組,從以前到現在,我的情敵一直都沒有少過。

在最一開始,我們相處起來可以說是冤家一樣,只要和他對上了眼,不對他喧嘩個幾句我絕不罷休。但是在喜歡上他之後,就越來越無法用正常的心情去面對。

本以為這孽緣在國小的時候就會末了,但卻沒想到我們一同班就是五年,國中的三年,我的生活全都有他的影子,每一刻,都有他的存在。

整整五年,對他的喜歡從未斷過。而我也總是用著國小的方式和他相處,時不時逗他、時不時惡作劇、取笑他,將能讓他討厭我的事情全都做了一遍,而自己卻克制不了那些舉動,直到真正回過神來,才會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喜歡他的女孩子,在他面前總是羞怯、害羞、待他好得跟什麼一樣,而我卻總是做著相反的動作,也可能是因為這樣,所有的女孩子才會對我毫無防備吧?

最不像是情敵的情敵,最不像是敵人的我,看起來最沒勝算。

如今國中已經要畢業了,也略有耳聞他之後的去向──反正,就是跟我踏上不一樣的道路,去過他幸福熱血的高中生活。

早就知道會和他道別,自己卻還是無法狠下心來不喜歡他……就算自己再怎麼想忘掉有關於他的事情,好來迎接「沒有他」的美好高中生活,但是,就算跑到馬路上去給車撞,也不能夠選擇性失憶,只忘掉他的部分。

喜歡一個人,果然真的會得內傷吐血啊……不管怎麼做,都會有矛盾的點。

畢業典禮上,哭的人有、笑著的人也有,嘴裡所說的話卻是一致的,大家只不過是用不同的心情來面對離別。

然而也只是一眨眼間,齊景程的人影就消失無蹤了。我從最一開始就盯著他的後腦勺到現在,只不過是彎下腰將背包拿起,他人就不見了。

畢業生也都漸漸散去,禮堂只剩下幾個人,我也獨自的走回教室,想在學校待久一點兒……可是沒想到一走回班級,就看見了齊景程也在裡頭。

「你怎麼在這啊?」我狐疑地看著他,嚇了好一大跳。

「整理東西。」他淡淡答道,動作十分俐落地整理著自己所收的禮物和卡片……滿山滿谷啊,只能說國中女孩子各個都相當熱情,一點兒都不嫌煩。

整個教室裡就只有我們兩個,很安靜,安靜到能夠聽見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以及自己急促的心跳聲。

「我們已經同班五年有了,之後不同校了,可別太想我啊!」我嘿嘿笑著,依舊用著平時和他的相處模式說話──也就是最欠揍、最不要臉的那一種。

他抬眸瞥了我一眼,那表情就是像說我已經沒藥醫了一樣,隨後又搖了搖頭,「妳想太多了。」

好一個想太多……要是你在最後一刻忽然感性一下,說會想我,我絕對不會當真的……我只是會很開心,開心到這幾天半夜都睡不著覺。

「你要走了?」看著他東西整理得差不多了,我直盯著他,還真感到有些不捨。

「班上的人約我出去。」

「這樣啊……路上小心。」我偷偷地嘆了一口氣,噘起嘴來,也不曉得該說什麼話了。

我不想說再見,不想要跟他道別……如果說高中是一個沒有他的新的開始,那這樣子淡然地了結,其實也好。若不告白會有遺憾,告白了會後悔,那還不如有遺憾,把對他的心情,一直維持在最好的時候,再來慢慢忘去。

「再見。」走到門口的他,停下了腳步,轉頭對我說。

聽到他對我說再見,我既是想哭又是生氣。緊咬著唇,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向他要求:「你別在胸前的花,能不能給我?」

「花?」他微微蹙起了眉頭,也沒多問了,直接將他的胸花摘下遞給我,「可別拿去幹壞事。」

「拿這個是能幹什麼壞事啦?我的胸花不見了,想要留一個當紀念。」我接過花,緊緊握在手裡,吸了吸鼻子,不讓不爭氣的鼻涕流出來見笑。

聽到我那樣說,他嗤笑了聲,「幼稚。」

「謝謝,哼!」我輕推了他一把,要他快走,然後揚著笑容看著他離去的身影。

最後,我什麼都沒做。只是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想著之後還能不能再遇見他,遇見的時候,我們會是揮手寒暄,還是當作不認識擦肩而過。

可是離別,依舊不能阻擋自己對他的喜歡,也沒有澆熄那份心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