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是巧合還是預謀

第一章   是巧合還是預謀

        「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的動作會這麼快。」

        吃完了早餐,茱蒂和尼克難得悠閒地在街道間散步。要知道,平時的他們是警察,對整個城市熟悉的目的只在於具有更高的機動性,利於在街頭狂奔、追捕犯人,很少有時間能這樣放慢腳步,欣賞這美好城市的特色風景。當然,這對尼克來說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他在這裡混了二十年,他認識Zootopia的每一個人、清楚每一個角落,包括街角內私下進行違法交易的酒館。

        但是他也很享受和茱蒂並肩步行的感覺,在他眼中的茱蒂總是動個不停,工作熱忱多到溢出來了,他們很少能像現在這樣喘口氣。

        「嗯?妳說什麼?」尼克收回放在方才經過的噴水池上的視線,剛才有個可憐的小老鼠差點兒掉進去,讓他下意識地留意了。回神後想起自己方才的舉動,狐狸忍不住苦笑,自從跟著小兔子當了警察,他也開始漸漸對這些不能算是多重要的事情上了心。

        茱蒂說,這是動物保母的職責。哈,對他這個曾經的詐欺師、街頭的小混混來說,原先有多麼嗤之以鼻呢?要不是身旁這隻蹦蹦跳跳的兔子,他恐怕不會像現在這樣,就連久違的放假,也下意識關注周遭動物的安危。

        胡尼克啊胡尼克,你變得真多,你媽都要認不得你嘍。

        「……尼克,你有在聽我說話嗎?」脖子一緊,尼克後知後覺地發現茱蒂又拽住了他的領帶,他不明所以地低下頭對上兔子不滿的眼神。大大的紫色眼睛很明亮,總是帶著鮮明的情緒色彩,而現在他們正盛著薄薄的怒氣。「喔,放輕鬆,小傢伙,妳勒得有點緊。嗯……妳剛剛說什麼?」尼克有點心虛,他確實不怎麼認真地聽小兔子說話。

        「你!……喔,你每次都這樣!」茱蒂見他乾脆地承認自己完全沒在聽,忍不住跳腳,兩隻耳朵抖了抖,炸毛一樣的直直豎著。「好了好了,別氣,我在聽,嗯?」尼克知道自己有錯在先,乖乖地服軟……當然,他免不了在心裡腹誹「你們兔子都這麼暴躁」之類的。

        茱蒂瞪了他一眼,洩憤似地用力扯了一把掌中攢得緊緊的領帶,尼克發出一聲悶哼,揉了揉脖子——那裡一定被兔子小姐的暴力留下了勒痕,不過他是赤狐,就算有紅痕肯定也看不出來就是了。

        見狀,茱蒂哼了一聲,放過尼克變得皺巴巴的領帶。「我是說,你搬家的速度很快,我原本還在想今天要拖你去找個新房子、租屋處之類的,沒想到你竟然偷偷摸摸地搬了過來。」茱蒂耐著性子把方才說的話又重複了一遍,「真令我驚訝,從你自警校畢業、正式升為警官後,我就一直在提醒你找正經的落腳處吧?……沒想到,你還真的這麼做了。」說完,茱蒂眨了眨眼,咧開三瓣嘴,露出一個帶著調侃的笑容。「而且還是搬到我隔壁,說吧,你是不是早就預謀好的?」她一臉「我太瞭解你了」的得意表情,不知為何讓尼克很想用力揉一把她的頭。

        「對啊,是預謀好的。」尼克眨眼,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預謀好搬到我們親愛的兔子警官隔壁,然後天天被妳五點半就從床上抓起來,聽起來真不錯。」他似真似假地抱怨著。

        這隻要命的小兔子,從他在警校受訓期間就開始天天來個晨間Morning   call,天殺的,五點半!讓他在床上睡久一點就這麼難嗎?

        「是啊是啊,住隔壁挺方便的,不用浪費電話費叫你起床,直接往牆壁一敲就行了。」茱蒂哼哼著,「還敢嫌我,你自己說,當初入學那天是誰睡過頭,差點被河馬教官盯上?」「嘿,這可冤枉死狐狸了,不是某隻兔子前一天興高采烈地拉著我喝酒還說什麼不醉不歸嗎?」尼克挑眉看著她,這讓茱蒂的臉上短暫出現尷尬的神色。

        那時他們兩個聯手破了Zootopia最大的人口失蹤案件,還揪出幕後黑手,她也就順水推舟地送出手上那張申請讓尼克成為她搭檔的申請書。毫無疑問,那申請書通過了,但是Zootopia   Police   Department(簡稱ZPD),整個城市最重要的、維持秩序的警視廳,不管怎麼說也是個公家單位,不可能讓尼克這種沒背景的小人物成為空降部隊。因此他仍必須到警校受訓一段時間。

        但這消息也足夠讓茱蒂興奮半天了,在尼克入學前一晚她硬是拉著他喝了一晚的酒,慶祝尼克即將在不久後成為她的同事……當然她順便抱怨了不少以前自己在警校時受到的憋屈經歷。

        尼克從來不知道喝醉的小兔子有多麼纏人。不但說話又急又快,還會不停地逼你繼續喝,不喝就打滾耍賴不然就是一臉泫然欲泣,他一隻總是潔身自好、克己自制的大狐狸愣是被逼得喝茫了。

        但最讓他不敢相信的是,他還沉浸在頭痛欲裂的宿醉時,那隻小兔子竟然已經穿戴整齊地出現在入學儀式的會場了!?甚至還有餘裕打電話催他趕快出門。

        究竟那晚茱蒂是如何克服酒精帶來的後遺症、有紀律有效率地準時起床並梳扮好自己,至今仍是尼克心中最大的謎。

        茱蒂張了張嘴想要反駁,但是那天確實是自己理虧,她有些忿忿地閉上嘴。「……是你酒量太差,蠢狐狸。」她嘟囔著。「我可從來沒見過哪隻兔子會喝得像妳這麼誇張,嘖嘖,原來我們厲害的哈茱蒂警官是個酒鬼。」尼克誇張地做了一個佩服的表情,讓茱蒂很想扁他。

        「呃,你也知道,我家鄉那邊盛產各種農作品,我媽也就順勢開發一些副產品來宣傳……兔窩鎮的水果酒可是很有名的。」茱蒂侷促地解釋了一番,而尼克只是挑著眉看她。

        ……討厭的狐狸。

        茱蒂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那股有點悶的心情,她踢了踢腳邊的小石子,卻差點踢到正要過馬路的倉鼠先生……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對生氣的倉鼠道了歉,並瞪了一眼笑得眼睛眯起來的某狐狸。

        ……其實她是認真地想問尼克為什麼要特意搬到她隔壁……好吧,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刻意的,狐狸總是一肚子壞水,搞不好他那樣說只是在逗她玩。

        但是她沒法不多想,她記得上次約尼克來她家時,他還嫌自己的房間太小。結果眨眼這隻狐狸就搬來隔壁了。

        嘿,哈茱蒂,醒醒。只是碰巧搬來成為鄰居罷了,妳在期待什麼呢?

        走在身旁的小兔子突然安靜下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讓尼克不太適應。「怎麼了,小傢伙?」他對她表現出自己的狐疑。茱蒂卻被他的話語嚇了一大跳,長長的兔耳刷刷地站起,不知道為什麼,她不想讓尼克知道自己那理不清楚的心思,她狼狽地從尼克那溫暖的湖水綠眼睛下移開視線。

        「沒事……」她低低地自言自語。

        覺得茱蒂有點不對勁的尼克瞇了眯他的眼睛,好吧,兔子都很情緒化,小傢伙八成又因為什麼奇怪的原因糾結了。想了想,他突然露出一個狐狸笑。

        「嘿,過來,我帶妳去看個好地方。」他這麼說道。

作家的話:

忍不住在準備考試的時候偷偷摸魚打了一篇……(抹臉

我我我這就回去唸書!!(淚奔

化學爆炸!!!!(笑Cry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