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Herstory 01

      早晨模模糊糊被手機震動給吵醒,螢幕上那組號碼熟悉得讓我一下坐了起來。

      前陣子手機故障以至於通訊錄被清空,現在裡面只輸入了最常聯絡的兩個同事的電話。不過這個號碼是我曾經倒背如流的一組數字,儘管沒有顯示名字,也多年沒有聯繫,我仍然可以在朦朧睡意中一眼就認出來。

      是苑真。

      是那個從小學就和我要好得像親姊妹,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陪在她身邊,最後卻選擇消失的那個苑真。

      「早安。」接通電話,我拋棄了腦海中設想千萬次怎樣開口才不尷尬的開場白,然後如此簡單地打了招呼。

      「妳還在睡?吵到妳了嗎?」她的回應也是如此自然,就好像我們前一天才說過話,那樣自然。

      「沒關係,這麼早打來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吧?妳說。」

      「其實也不是真的很重要……只是我回來了,回台灣了。」她停了一下,「我一向不是一個很重要的人,所以這件事可能也不太重要,我昨天到的,只是突然想……跟妳說一聲。」

      整整三年,整整消失三年的人,現在回來了,而且她覺得自己想要告訴我。

      我們約了晚餐,在以前常去的義大利餐館。

      苑真出現的時候,我一眼就認出她。她還是跟以前一樣,淡淡的微笑,簡單卻襯托出美麗。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連身紗裙,像從天而降的女神。

      「好久不見。」終於還是說出了這樣的話,我們異口同聲地。

      然後她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是關於哪件事,是關於一直以來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還是關於多年前我們的幾乎絕裂,或者就只是關於不告而別。

      「先吃飯吧,我們會有很多時間可以好好聊的,是嗎?」

      她點點頭,然後挽住了我的手臂,如同從前一般。

      苑真說她三年前去了英國,會選擇英國是因為她的第二外語就只有英文是流利的,而她不喜歡美國的氛圍。也是,她這樣的女孩和美國那樣的地方會格格不入吧。我問她,那麼離開台灣的原因是什麼。

      「告別。」她輕輕地說。

      「對於什麼?」

      我以為她會吐出那一個人名,可是她沒有,只是用她一貫的說話方式回答了我。「青春。」她說。

      我們不只是青春,連追逐嬉鬧的童年都是一起的。

      我們,是我,苑真,還有向謙。

      是我跟向謙先認識的,他爸爸跟我爸爸是同事,他媽媽跟我媽媽是懷孕時期從怎麼補身體到以後怎麼帶小孩聊到熟悉的鄰居兼朋友。他大我足足兩個月,他十月生,我十二月生。我們沒有老套地被指腹為婚,可是從小感情就很好。

      小學二年級,苑真走進了我的生命,以一種卑微透頂,卻又高雅得不可思議的姿態。當時她真的只是一個小女孩,而且是被媽媽遺棄的小女孩,在雨天她哭著哭著,眼神卻是不容侵犯的態度。我帶她回家,幫她把頭髮和身體吹乾,再借她一件乾淨的衣服。然後我們就變成朋友了。

      後來我才知道,她媽媽跟著別的男人跑了,而原因是她爸爸酗酒又有暴力傾向。此後苑真待在我家的時間比待在自己家來得長,我告訴她只要家裡不安全就不要回去,我還說,「妳有我。」

      因為要保護苑真,因為苑真總跟著我,所以就變成了我們三個人。向謙一句也沒問過苑真怎麼了,他從不是個過度好奇的人。

      「妳很喜歡她嗎?」只有這麼一次,向謙抑制不住好奇心,趁著苑真回家去,他在我家門口問了我。

      「嗯,很喜歡。」

      他表情有點侷促,「呃,妳知道,我問的不是朋友的喜歡,是……」

      我打斷他,「我知道啊,很喜歡,這就是我的答案,我很喜歡她,沒有為什麼,就是這樣。」

      「對不起,這麼冒昧。」

      我笑了笑,「沒關係,我沒有介意。」

      這時候我們才十三歲,多麼年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