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難不死未必有後福

強姦犯的體質非常強大,一夜七次郎絕對是指這個強姦犯帥哥一類的非人類……她是直接被做到昏過去、醒來了、再昏過去有沒有!簡直變態啊————!!

總之,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艷陽高照的中午,太陽不只刺眼還很熱,她全身像是粉碎了那樣,累得動彈不得,而且尤其是下面那個不可描寫的部位,感覺像是被擦了辣椒油似的非常火辣、非常非常非常痛!

她依舊躺在床上,依舊是昨天那種非常兒童不宜的模樣。按照那個強姦犯的力氣看來,她一定全身都瘀青了吧?細皮嫩肉,真是非常鄙視這個身體的原主人!

昨天整個晚上都在「被」做那種兒童不宜的事情,她這個時候才有時間打量她究竟穿越來到了什麼地方。看那床柱,看那紗帳,還有旁邊牆上的雕飾,應該是中華古代某個時段吧?真是糟糕,古代的生活水準沒有現在這麼好,她脫離了危險之後也沒辦法繼續當她夢寐以求的宅宅了!好想哭啊……

而她也真的哭了。

媽蛋,初夜居然是給了一個強姦犯(雖然身體不是她的,但是初夜卻是各種意味上的),穿越的著落點也不好(一來就是不可描寫的場景),而她的新番還沒追完、連載小說還沒看到結局……而且以後大姨媽來了要怎麼樣?沒有親愛的白麵包她要用什麼來解決??各種意義上的,都讓她哭了出來。

這時,一隻顫抖著的手湊了過來,給她擦試著眼淚。

「玉儿……對不住,玉儿,我、我不是有心的……我昨天醉酒了……玉儿。」

媽蛋,是那個強姦犯!他還沒走嗎?還想再來一次嗎?再來一次她真的會死有沒有!她嚇得彈坐而起,即使全身都在酸痛,動一下都可以讓她哭得更厲害,但是她依舊努力地後退,看也不敢看強姦犯一眼……誰知道會不會就這一眼然後激發了強姦犯的獸性然後再來一次?

「玉儿……」

強姦犯沒再衝過來……所以他應該沒有昨天那麼瘋了吧?何況他說昨天醉酒……畢竟有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喝醉了會幹什麼蠢事,所以現在應該是安全了的吧?她緩緩地抬頭,看見那個帥哥強姦犯雖然有點憔悴,但明顯有一種頹廢式的帥……果然顏值高的人就是容易刷好感啊。啊不,總之現在看起來就是很正常一個人,沒有昨晚的瘋癲了,所以應該可以溝通一下,不會發生禁錮play那種事情吧?

「……我叫玉儿?」真是土得掉渣的名字啊。

那個帥哥明顯就是想到別邊了,伸手就握住了她的,臉上滿滿的擔憂。不過她也不打算解釋什麼,就這樣等著看他什麼反應,來確定一下自己下一步要怎麼辦。

「玉儿,別嚇我……你是玉儿啊!」

「……好吧,我是玉儿。」總比鐵蛋狗剩這樣的名字好。她心裡OS歸OS,但是應該要有的消息探索還是要的,例如,「你是誰?」

明顯看起來就是跟這個身體是認識的,所以是鄰家哥哥還是瘋狂追求者對這個玉儿深深迷戀,結果喝醉酒就這樣鬧出了事情?不要跟我說這個是親哥哥,她暫時還接受不了這樣的獸親劇情啊!!

「我是誰……你居然問我是誰……我混帳,我真是個混帳啊!」

她這麼問,然後帥哥強姦犯就哭了,想湊前抱她卻又不敢,最後是匆忙拉下紗帳,「不、不用慌,我現在就去找大夫!玉儿一定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

強姦犯就這樣跑掉了,雖然臨走前還關上了門,但是她其實很想說……他的衣襟沒拉好,上面有她還是說這個軀體抓上去的痕跡啊!這樣跑出門真的大丈夫嗎?

不過這雙爪子還真的蠻厲害的,看指甲那厚厚的血色痕跡,還要摳才摳得出來……娘的,沒剪指甲,好噁心啊!

不管怎麼樣,看來是能夠繼續躺下來休息了。她鬆了口氣,嫌棄地把瓷枕推到一邊,把棉被堆一個良好的角度再枕上去;昨天,這個枕頭也弄得她很痛,別以為因為情況太刺激她就忽略了這個該摔掉的枕頭!等有機會一定要扔掉,換一個棉花還是羽毛枕。再不然一個茶葉枕還是米糠枕也好啊。

就這樣胡思亂想著,她又睡著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