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1。逆命十二星

      噠噠噠——

      急促帶有憤怒的腳步聲迴盪在地牢,隨著越往內走,堅守的護衛越多。

      穿過一層層堅固牢靠的門,一旁的護衛見到來人,立刻彎下腰行禮,「殿下。」

      蔚烯雙眸隱著火光,鎖才解開,他奮力撞開門,見著裡頭被銬牢的男子,猛力就是一拳。

      本已遍體麟傷的男子,嘴裡再次出現血腥味。

      蔚烯狠瞪著淡漠的傢伙,他的雙手被星鎖銬著,無法任意動作。頸上也銬上有他名字的項圈。

      見到尋末這副狼狽樣,蔚烯氣到雙手微微顫抖,連話都是勉強才能擠出,「這下連項圈都有,你開心了嗎?」

      眼見好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蔚烯更是憤怒,雙手抓住他的衣領,吼道,「你到底在幹嘛?為甚麼要殺了審判星!」

      「與你無關。」尋末冷漠的雙眸瞥了眼激動的傢伙,這舉動更是激怒他。

      「你……」

      「是與我們無關。」一名綠髮男子入內後關上門,確保他們談話不會外傳。

      逐風使力分開他們兩人,神色肅然地盯著尋末,「誰死了都跟我們無關,但兄弟的事我們一定管到底。」

      聞言,尋末微微蹙眉,神情稍微緩和些,沒那麼拒人於千里外。

      蔚烯深吸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你是我們之中,最優秀的星座,也曾是這一期最受矚目的星座。」

      「但現在你卻成了階下囚,失去自由,成為罪惡星座。這次你又殺了審判星,你知道這個項圈代表甚麼嗎?只要一道咒語,你就會死!」

      相對於蔚烯的激動情緒,尋末顯得平靜許多,似乎毫不在乎掛個死亡項圈在身上。

      「你知道為了保你,蔚烯費了多大心思嗎?現在不管你是貴族,還是蔚烯動用王子的身分,你這次都難逃死劫!」逐風試圖讓對方產生危機意識,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如果不配合,他們也救不了他。

      「不需要你們多管閒事。」尋末毫不領情,從一開始,他就沒想過要將他們牽扯進來。

      「你……」

      厚重的門忽然開啟,他們禁聲探去。見到來的男人,逐風如見到救星般,終於來個可以說動尋末的人!

      大略掃過現場,雷凱暗暗嘆了口氣,看他們這模樣,不久前八成吵過。年輕人還真是衝動。

      「老師,你快點讓這傢伙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雷凱進到裡頭,他們才發現他身後還有一個人。

      關上門後,惜茵掀開斗篷的帽子,微捲的頭髮盪出,精緻的面容略顯稚氣。瞥見尋末滿身傷,眼底閃過一絲心疼。

      「公主。」

      見到公主也在,逐風收斂了些。

      「惜茵,妳怎麼在這?這不是妳該來的地方。」蔚烯蹙眉。如果讓人知道公主在這出沒,肯定會引起騷動。

      「這不重要。」惜茵一反嬌弱外貌,走近他們,嚴肅的開口。「有個辦法可以讓尋末的罪一筆勾銷。」

      聞言,他們一時難以相信,竟然有可以讓尋末無罪釋放的方法!

      「快說是甚麼?」逐風雙眸立刻明亮起來。剎那忘了身分的差別,猛然抓住惜茵的胳膊。

      惜茵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注意到自己做了多失禮的事,逐風趕緊放手,退了一步,「對不起,我太激動了。請問是甚麼辦法?」

      對於哥哥和逐風期盼的神情,惜茵卻一點也不覺得開心,神情反而更加沉重。

      見惜茵這模樣,他們有不好的預感,但再困難的辦法都必須達成,否則他們十二星又要少一人。

      雷凱重重嘆了口氣,吸引了他們注意,「上層打算讓尋末帶領其他罪惡星座去殘星街,只要誰殺了一個邪惡星座,就無罪釋放。」

      蔚烯低喃,神色有些異樣。「殘星街……」

      「那個丟棄殘缺星座的地方?」逐風印象中,那裡是一群被淘汰的星座聚集地。

      星界基本上分為兩大區域,一個是星域,一個是殘星街。相對於星域的繁華,殘星街完全沒有任何文明,據說凡事都用力量決定,暴力犯罪頻傳,是個極度罪惡的地方。

      「那還不簡單,尋末一定沒問題!」逐風信心滿滿,他們怎麼可能連淘汰的星座都贏不了!

      尋末可沒開心太早,如果真這麼簡單,雷凱不可能滿臉憂愁。

      「殘星街大多數的人,都是年紀極小就被丟棄,星界完全沒有這些人的資料。能夠在暴力及犯罪率極高的地方存活,他們不可能多弱。」

      雷凱早在上層下指示時,就知道這不過就是想讓尋末和其他罪惡星座間接去自殺,根本沒打算釋放他們。

      這樣一來,運氣好可以除掉幾個邪惡星座,還不需要親手處決這些罪惡星座,一舉兩得。

      一旦踏進殘星街,能否走出來沒人敢保證。

      雷凱神色凜然盯著尋末,「你再怎麼強,不過是被訓練出來,那些人可是打小靠自己的力量殺出一條血路。」

      連雷凱都這樣說,逐風也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難道上層這次真不給尋末留活路……

      「遭到通緝的邪惡星座,九成都是殘星街出來。」惜茵嚴肅的開口。「他們是真的很強!」

      「我遇過一個殘星街的人,他的年紀跟你們相仿,那時應該只有十七八歲,但是實力遠高於你們。」想起當時那人的身影,惜茵心情仍不自覺起伏,如果當時不是他出手,她早沉眠在這片大地。

      好一會沒得到回應,惜茵抬首看向他們,只見他們神情一個比一個驚恐。

      她這才赫然發現,自己一不小心說溜嘴,她本打算此生此事都不告訴任何人!

      「妳為甚麼會到殘星街?」蔚烯不苟言笑的板起臉質問,這事可不能開玩笑,公主去過這麼危險的地方,竟然沒有人知道!

      照惜茵的話判斷,當時只有十七八歲,那大概是兩年前。雷凱赫然想起,兩年前公主失蹤的事,那可真是轟動了全星域,動員全國大小出動尋人。

      「難道是兩年前妳跑出去的那次?」雷凱猜測。「妳不是說在森林迷路著嗎?」

      當時公主突然失蹤,半天後找不到人,國王緊急下令,全國進入危險緊戒,深怕晚了一步公主有甚麼缺失。而就在兩天後,公主突然回來,只說是不小心迷了路。

      知道隱瞞不住,惜茵索性全盤供出,帶有歉意的開口,「我知道是我不對。但我實在受不了做甚麼都受到監視,才會趁著護衛隊交接時逃出去,我就只是一直往城外跑,誰知道回過神來就進到殘星街。」

      「那妳怎麼出來的?」逐風不解的問,兩年前的公主只有十二歲,她的確是天生就擁有強大的力量,但一個人要對付殘星街的一群人,還是有些困難。

      「有一個青年救了我,當時我驚嚇過度,記不太得發生甚麼事,只知道回過神來,人都被打倒。我昏了過去,再次醒來就在皇宮。」

      這樣聽起來,不只是慶幸惜茵遇到了好人,隱藏的麻煩也更大了。

      惜茵是元旦出生的「救世魔羯」,再加上皇族的魔力,她與生俱來強大的力量,而她也打小就展現出超乎常人的天賦,年僅十四歲就已經通過星座測驗,是蔚烯他們十二星裡的魔羯。

      而她的實力僅次於尋末之後,然而殘星街裡,卻處處是這種怪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