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 第四章

旅行社到了,倒車的時候,聶睿庭的目光不經意地瞥向對面,身體立刻僵住了,一輛火紅跑車從對面駛過,開車的是個一身紅衣的女人,發現聶睿庭的注意,女人向他微笑眨眼,卻不是塞琳是誰?

聶睿庭一個激靈,心臟猛烈跳動起來,他沒想到會這麼快跟塞琳再見面,而且還是跟顏開在一起的時候,想到他們兩人相遇可能會造成的後果,冷汗瞬間冒了出來。

「二少爺?」

叫聲傳來,聶睿庭回過神,就見顏開已經停好了車,奇怪地看著他,他再看向對面,並沒有火紅跑車,也沒有紅衣女郎,車道空空的,不像是有車經過的樣子。

難道是他做賊心虛看花眼了?

「沒事沒事,呵呵。」

聶睿庭鬆了口氣,暗中安慰自己,下了車,走進旅行社。

由於這個突然出現的小插曲,導致聶睿庭一直心神不定,旅行社的小姐說了什麼,他都沒有聽進去,直到最後顏開詢問他時,他才回了神。

「我哪裡都好,還是你來決定吧。」

「難得一起外出旅行,還是您決定比較好。」

觀察著兩人的互動,旅行社小姐噗嗤笑了,「你們是新婚旅行吧?這算是人生的第二個起步點,當然要慎重選擇,所以不用著急,可以慢慢選。」

聶睿庭拿著茶杯正要喝,聽了她的話,他茶沒喝到口反而差點嗆到,不過這句話也讓他怦然心動——他跟顏開攜手相伴的確是新的人生的開始,所以他一定要認真對待才行。

這樣一想,聶睿庭的心情奇蹟般地好了起來,他把煩心事放去一邊,認真看了對方的推薦,在一番討論後,他將目標鎖定在豪華夜行電車之旅上。

電車的終點是最北邊的小鎮,旅行社小姐說這個季節去,可以看到漂亮的大草原,幸運的話說不定還能見到今年第一場雪,邊陲小鎮上有許多大都市裡無法感受到的異族風情,最關鍵的是這次夜行電車的旅遊企劃是限定版的,所以車上的服務配置也超級豪華,難得的機會,錯過就太可惜了。

聶睿庭沒有坐過夜行電車,他坐慣了飛機,反而對這種服務感興趣,更神奇的是還可以看到雪,想像著跟顏開坐在電車上一起看飄雪的情景,他動心了,轉頭看顏開。

顏開跟二少爺相處已久,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想法,說:「那就這個好了。」

旅行計劃決定得比想像的要快,在跟顏開一起規劃日程中,聶睿庭漸漸忘了塞琳的事,兩人商議著制定好了方案,等手續辦好,走出旅行社時,他已經完全沉浸在了旅行安排跟規劃的興奮當中。

顏開走在聶睿庭身旁,看著他洋溢著笑容的側臉,也不由得笑了。

只要二少爺開心就好,其他的煩惱跟問題,留待自己來解決。

下午聶睿庭去公司,將工作都提前部署了下去,又順便找到放在公司的信用卡,暫時解決了錢包丟失的問題,他本來還想讓助理幫他購買新手機,可惜顏開寸步不離,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工作都處理完畢,傍晚聶睿庭在一家中式餐廳定了位子,這家餐廳顏開很中意,所以聶睿庭這樣做也算是變相地討好情人。

兩人在雅間落座後,餐點依次送上,他們一邊吃一邊談論旅行計劃,正聊得開心時,服務生敲門進來,將一個小袋子遞給聶睿庭,說是有人請他來轉交。

聶睿庭道了謝,訝異地打開袋子,當看到裡面竟然是他醉酒後失落的手機,他差點咳起來。

「什麼事?」顏開在對面問。

「喔,沒什麼,我剛才把手機落在外面了,有人幫忙送過來。」

關鍵時刻,聶睿庭的反應非常靈敏,輕易就應對過去了,他裝作很平常的樣子將手機拿出來,點了下觸屏,誰知待機畫面被調換了,顯示出來的是他跟塞琳半裸上身躺在床上的親密照。

沒想到塞琳會來這一手,聶睿庭的手一哆嗦,手機差點落到地上,飛速抬眼看向顏開,還好顏開正在幫他倒茶,沒注意到他的怪異反應,聶睿庭趁機按下刪除鍵,用最快的速度將照片刪掉了。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line上有人傳訊息過來。

——寶貝,這張照片你喜歡嗎?

下面附了另外一張他跟塞琳的照片,聶睿庭又是一陣心驚肉跳,快速換成靜音,又瞅瞅顏開,發現顏開也在看他,他只好打馬虎眼。

「是助理,問要不要幫我們準備旅行需要的物品。」

「不用了,這些事情我會處理好。」

「那我回他。」

實際上聶睿庭打的是——請不要開這種玩笑,還有,我現在很忙,有時間再聯絡。

塞琳的回信很快就傳過來了——我知道你正忙著跟你的情人共進晚餐,我只是突然想你了,要知道昨晚你對我多麼的熱情。

糟糕,被這女人纏上了。

聶睿庭來了個已讀不回,裝沒事人似的繼續吃飯,心裡卻開始忐忑不安,努力思索塞琳是什麼時候開始跟蹤他們的?她想幹什麼?顏開有沒有發現她的跟蹤?

沒多久訊息又來了——對了寶貝,我突然想起你的錢包還在我這裡,我現在在餐廳的化妝間,你是自己來拿?還是我幫你送過去?

後面附的燦爛笑臉在聶睿庭看來異常的惡毒。

這女人絕對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顏開在身邊,聶睿庭一定直接打電話過去跟她交涉,但偏偏現在不行,他擔心再已讀不回的話,塞琳真的會找過來,到那時問題就更嚴重了,只好回道——給我幾分鐘。

——好的寶貝,我會等你的。

為了不讓顏開懷疑,聶睿庭沒有馬上離座,而是跟他又聊了一會兒,才借口去洗手間離開。

出了雅間,聶睿庭立刻加快腳步跑到化妝間。

那是專門為女士提供休息跟化妝而設置的區間,聶睿庭過去時,裡面只有塞琳一個人,她正對著玻璃鏡補妝,金髮盤起,身上穿著大紅色的露肩小洋裙,既性感又不失可愛。

看到聶睿庭,塞琳轉過身,微笑著走過來,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寶貝,我們真有緣,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聶睿庭站到一邊,裝作不經意地避開了跟塞琳的接觸。

塞琳很漂亮,但再漂亮的女人在玩死纏爛打的戲碼時,魅力都會大大降低,更何況他並不認為塞琳這樣做是喜歡自己,她一定另有目的。

所以他也面帶微笑,說:「的確很有緣,美女,我要感謝你為了還我的錢包而特意跑過來。」

塞琳向他靠近,「那要怎麼感謝?在床上嗎?」

「在此之前,請先歸還我的錢包。」

纖纖玉手伸到聶睿庭面前,將錢包輕佻地晃了晃,塞琳也在同時繼續貼近,導致聶睿庭的後背抵到了鏡子上,他這次沒有躲避,而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塞琳,心裡飛快思索著她特意接近自己的目的,直到她性感的嘴唇即將貼近時,這才拿過錢包,閃身避開了。

「美女,大庭廣眾之下這麼主動可不是淑女應該做的事。」

塞琳被他晃了一下,起初有些慍惱,聽了他的話後,反而笑了,從小皮包里掏出女士香煙,點著抽了起來。

「我們血族在性愛方面都很直接的,不像你們人類這麼口是心非,明明想跟我做想得不得了,卻故意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

「這一定是你的誤解。」

「我聽說當年你也是情場浪子,還以為你會跟其他人不同,你的表現真讓我失望。」

「有家室怎麼能跟單身時相提並論?這並不是種族不同的問題,而是我們人類更注重倫理道德。」

「如果你真的在意道德問題,昨晚就不會那麼快樂地跟我做愛了,寶貝,」塞琳沖聶睿庭吐了口煙圈,不屑一顧地說:「你們只是喜歡用道德觀念來偽裝自己的行為罷了。」

聶睿庭語塞了。

不管他怎麼反駁塞琳,都無法抹蓋昨晚發生的事實,所以錯了就是錯了,任何解釋都是多餘的。

塞琳看著他的表情,噗嗤笑了,靠在玻璃鏡上,說:「真不明白你是怎麼想的,反正你們的關係也不好,你何必在意對方的感覺,不如分手好了。」

「誰說我們關係不好?」

「是你自己說的。昨晚你在電話里一直罵他,說他約束你,說討厭他,讓他趁早滾蛋——假如愛一個人,哪怕是喝醉酒,也不會這樣說吧?你一定是一直以來都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憤怒,最後終於忍受不了了,才會借醉酒宣洩出來,我就是看到你那頹廢又可憐的樣子,才會對你動心,跟你做愛啊。」

「不可能!」雖然對於顏開的一些霸道行為,他是有些小怨言,但絕對不會惡言相向。

塞琳冷笑起來,「我騙你幹什麼?不信你可以自己去問他。」

這種話讓他怎麼去問?

想到顏開今天的表現,聶睿庭就越發的沒底,塞琳是否有撒謊暫且不論,但他一定在酒後對顏開說了什麼,否則顏開對他不會是那樣的態度。

心情不自覺地被帶動了,聶睿庭心裡變得很不舒服,但他很快就把負面情緒放去一邊,商談中最不可取的就是將自己的情緒表現出來,所以現在不管他怎麼懊惱,都不可以讓塞琳感覺到,以免讓她認為有機可乘。

他盡量保持平靜的樣子,打快手球速戰速決,「美女,我不知道你是哪幫派來的,不過如果你想利用我們昨晚的事來威脅我幫你尋找BLACK丘比特的話,那你打錯算盤了。」

塞琳吸完了煙,將煙蒂丟進煙灰缸,聽了聶睿庭的話,她的眉頭挑了挑,「喔,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她的反應讓聶睿庭更堅信自己的推測,說:「BALCK丘比特是我擅自起的名字,簡單點說,就是阿薩邁家族一直在研製的那種液體,或許叫丘比特之血,你會比較有印象?」

塞琳不語。

聶睿庭又說:「每個人做事都有目的,你們吸血鬼也一樣,雖然我很有錢很有魅力,但我不認為這是你刻意接近我的理由,聽說你們最近都對那個液體感興趣,而我剛好又認識阿薩邁家族跟雷福諾家族的首腦,你是希望我能幫到你吧?」

一陣沉默後,塞琳仰起頭,爆發出大笑,「雖然近期幾大血族之間是有些爭執,但我沒想到你會這樣想,親愛的,你真是太有趣了,你知道嗎?你這樣說,會讓我更愛你的。」

她說著話,突然向聶睿庭靠近,聶睿庭想躲開,卻沒料到她的移動速度變得異常迅速,聶睿庭眼前一晃,就見她已站在了面前,並伸手抓住他的衣領。

「我開始忍不住想吸你的血了,要考慮一下嗎?由我直接吸血,你在血族的等級將會很高,這樣的殊榮不是每個血族成員都可以擁有的。」

燈光下,塞琳的眼瞳閃爍出妖異的光芒,她張開嘴巴,咫尺相對,聶睿庭看到她兩邊的牙變得尖銳起來,大有馬上吸血之勢,他立刻抬起手掌——他的掌心裡有顏開為他畫的厲符,專門對付鬼魅魍魎,吸血鬼也挺怕這道符的,既然對方先攻擊他,那就不要怪他不憐香惜玉了。

不知是不是感覺到了危險,塞琳沒有繼續逼近,所以聶睿庭也沒有主動發起攻擊,誰知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道身影毫無前兆地沖了過來,將塞琳撞開,而聶睿庭也因為猝不及防,被他卡住頸部向前猛推。

他的力量超乎尋常的強大,聶睿庭被推得頂到了後面的鏡子上,雙腳漸漸離地,掙扎中就見攻擊他的是個身材高大的白種人,長得不難看,但眼瞳血紅,嘴巴張大,讓兩邊的尖牙分外明顯。

聶睿庭拚命揮舞雙手,想運用手上的符刀攻擊,但男人將他推離地面,讓他無法使力,只覺得扣在頸上的手越收越緊,他只能拚命去拽拉那隻手,卻效果不大,就聽塞琳在後面急切地叫道:「快放手,你這混蛋,你要掐死他了!」

她的斥責讓男人更生氣,大聲說:「你是我的人,他敢勾引你,我要殺了他!」

聶睿庭翻了個白眼,不是因為被掐脖子,而是出於無奈——戀愛中的吸血鬼跟人一樣,都會智商變低,他哪有勾引塞琳?如果因為這個而被殺,那真是太無辜了。

還好緊要關頭,一道身影閃電般的從外面沖了進來,一躍而起撲到男人身上,對準他的手腕張口就咬,正是王子。

男人發出哀嚎,縮回了扼制聶睿庭的手,讓他得以回到地面。

聶睿庭揉著脖子大聲咳嗽,就見男人拚命轉動手腕想甩開王子,王子卻咬得更凶,隨著咔嚓聲傳來,他的腕骨被咬斷了,男人痛得叫得更大聲,塞琳像是嚇壞了,跑去化妝間門口站著,不敢靠近他們。

王子咬斷男人的腕骨後,又去咬他的頸部,男人貌似不知道該怎麼對付狼犬,飛快地左右轉頭,眼中露出恐懼的光芒。

再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聶睿庭不顧得喉嚨不適,叫道:「王子,回來!」

聽到主人的呼喚,王子扭頭看看他,又往前一撲,長得高大健碩的男人居然被它撲倒在地,還好它沒再繼續攻擊,而是從男人身上跳下來,跑回到聶睿庭面前,仰頭看他,一副邀功請賞的樣子。

聶睿庭拍拍它的頭,忍不住在心裡贊道他家的小狼犬真是太貼心了,總是會在他遭遇危險的時候及時趕到,這一點比顏開強多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