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 第三章

但就算知道會被鎖喉他也不敢躲避,只求顏開不要看到他脖子上的斑痕,強笑道:「衣服沾了酒漬,我就扔掉了,這是新買的。」

顏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帶了些審視味道的眼神,聶睿庭不敢跟他對視,只覺得額上的冷汗冒得更多,就在他懷疑自己是否還能撐得下去的時候,顏開把手收了回去,剛好王子竄過來一陣亂叫,像是在電梯里待煩了,急著出去,聶睿庭趁機說:「先回家吧。」

他說完,不等顏開回復,就按了開門鍵,門打開後王子嗖的竄出去,聶睿庭借追趕王子避開了顏開。

回到家,聶睿庭發現內衣全都濕了,過度緊張導致頭有些眩暈,他把王子牽到專屬小房子里休息,自己去洗澡。

這個澡洗了很長時間,因為聶睿庭躺在浴缸里一直在琢磨他跟塞琳的事——

他要不要跟顏開坦白?坦白了之後會導致的結果;假如不坦白,被顏開知道後將會導致的結果,最後越想越頭疼,顏開不是人,也不是正常的鬼,所以無法用正常思維去推斷他的想法,就……先拖著吧,也許拖久了,這件事就結束了。

前思後想的結果是——聶睿庭決定先當鴕鳥,他洗完澡,穿上睡袍,看看那套換下來的衣服,拿起來直接丟進了垃圾桶。

聶睿庭來到客廳,顏開已經將飯做好了,依次擺到桌上,都是他喜歡的菜點,看到他過來,又將椅子抽出來,請他落座。

這都是顏開平日里常做的事,但是此刻看在聶睿庭眼裡,卻另有一番感受——大概這世上沒有人能像顏開這樣了解他的喜好了,不管這種了解是出於愛還是出於執事的本能,對他來說,都是無法替代的最重要的存在。

飯菜可口,肚子也很餓,但聶睿庭卻食不下咽,他低頭默默地舀著清湯往嘴裡送,王子跑過來想找他玩,大概是發現主人心情不佳,很快就跑去了顏開那裡求陪玩。

顏開在廚房沏茶,問:「二少爺您不舒服嗎?」

聶睿庭回過神,看著顏開在對面忙碌的身影,急忙說:「不是不是,可能是酒喝得有點多,沒太有胃口。」

顏開把沏好的茶跟小點心還有水果拼盤一起端了過來,「如果您沒胃口,就不要勉強了。」

聶睿庭訝然抬頭看他,不知道是不是心虛的原因,他感覺顏開今天特別溫和……不,是溫柔,按說昨天他們剛吵過架,他還徹夜未歸,依照顏開的個性,一定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可他現在的表現卻比平時還要體貼,這不正常!

總之,從他醉酒醒來後,一切都變得非常的不正常!

顏開避開了他探尋的眼神,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啟齒,輕咳兩聲,才說:「昨天的事,很抱歉。」

聶睿庭立刻用力搖頭,接著又掏耳朵——突然聽到顏開向他主動道歉,他還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我不該為一點小事跟您發脾氣,假如我不發脾氣,您就不會離家,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

事情變成怎樣?

一瞬間,聶睿庭還以為顏開什麼都知道了,張嘴就要坦白,卻發現顏開並沒有看自己,而是反背雙手,眼神投向對面。

聶睿庭看過去,王子正在那邊一個人玩得很開心,頸上的鈴鐺叮鈴鈴地響著,看不出有什麼不對,他又順著客廳看了一圈,也沒看到其他異常的狀況。

聶睿庭忍不住又轉頭看顏開,顏開的表情很平靜,但又似乎跟平時不太一樣,雖然聶睿庭還無法完全了解鬼的情緒,但總覺得今天顏開的氣場中充滿了一種死亡的悲傷感,他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他寧可顏開跟平時那樣沖他毒舌或床上暴力,也不要他這樣沉靜,突然間像是變了一個人,讓他非常的不適應!

「顏開……」

話剛開口就被打斷了,顏開把眼神收回來,問:「昨晚您遇到了什麼事?」

「沒!沒有!」

「您的手機一直打不通,我感覺到您遭遇了危險,卻怎麼都無法尋到您的所在,剛才我本來是想去找人幫忙,沒想到會在電梯里遇到您。」

難怪顏開會突然出現在電梯里,還氣場冷冽了,原來是在擔心他。

想到顏開這麼在意自己,聶睿庭心裡除了內疚外,還有一點點小開心,他想顏開絕不會是湊巧在電梯里遇到自己的,他一定是在努力用靈力搜索自己的行蹤。

「真的沒事,」被顏開盯得很不自然,聶睿庭故作輕鬆地笑道:「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地坐在這裡嗎?」

「是嗎?」

顏開的眼神又看向王子,聶睿庭用力點頭表示自己說的話千真萬確,雖然他是遇到了一些意外,但這個意外絕對不是顏開想像中的那種。

家裡的氣氛有些凝重,聶睿庭正要岔開話題,忽然想起一件可怕的事——顏開開剛才提到了手機,對,他的手機呢!?

「啊!」

大驚之下,聶睿庭毫無意外地叫了出來,直到看到顏開驚訝的目光,他才回過神,捂住嘴巴來回搖頭。

還好顏開沒有多問,原本緊繃的表情鬆緩下來,微笑說:「看您可以叫這麼大聲,應該是沒事。」

「是啊,呵呵。」

吃完飯,聶睿庭主動收拾了餐具,回到客廳,顏開難得的在訓練王子叼棒球,他盤腿坐在地板上,不時將棒球拋起,他做得很用心,午後時光正好,斜照進來,給人暖暖的感覺。

聶睿庭走過去,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輕咳兩聲,想找話題搭訕,卻看到了茶几上堆放的一摞旅遊指南小冊。

之前做心理醫生的朋友曾建議過他,為了加深伴侶之間的感情,可以適當的外出旅遊,所以他拿了好多宣傳冊回來,這幾天兩人都在興緻勃勃地討論去哪裡玩,有興趣的地方還拿紅筆標了出來,要不是昨天的衝突爭吵,說不定他們已經商量出結果了。

見聶睿庭過來,顏開也坐到了沙發上,爭吵過後,兩人都有一點點尷尬,最後還是顏開先開口發問:「想好去哪裡了嗎?」

「哪裡都行,你覺得呢?」

「您來決定吧,我哪裡都可以。」

爭吵的結果是曾經很熟的兩個人突然間變得見外起來,話題中途斷掉了,房間里只有王子亂跑而響起的叮噹鈴聲,沉寂了一會兒,顏開說:「要不您先休息一下吧,我去遛王子。」

誰知聶睿庭也在同時說:「要不我們去旅行社直接問問看?」

提議一起說出來,兩人先是一愣,然後不約而同地笑了,笑聲消散了最初的隔閡,聶睿庭站起來,說:「那就去旅行社吧,我都睡了一上午了,不用再休息了。」

顏開微微一愣,卻沒說話,倒是王子在一旁豎起了耳朵,見主人要出門,它一躍而起,跑到聶睿庭腳邊來回打轉,一副躍躍欲試要跟隨的樣子。

顏開給它做了個蹲下的手勢,聶睿庭也覺得帶寵物去辦事不方便,拍拍它的頭,說:「你乖乖的,等我們確定了行程,帶你一起去旅遊。」

「嗚嗚……」

王子用叫聲表達不滿,連聶睿庭遞給它的小骨頭餅乾都沒興趣,把頭扭去一邊,趴回地上不做聲了。

聶睿庭沒在意,把餅乾放進它的食盆里,然後去換衣出門。

錢包跟手機都沒有很不方便,偏偏他既不能掛失,又不想去找塞琳要回來,幸好托王子的福,他把手錶帶回來了,這是他過生日時顏開送他的禮物,如果把手錶也遺忘了的話……

聶睿庭搖搖頭,不敢想下去,他匆匆換好衣服,又將手錶戴好,在看時間時愣了一下,錶針居然依舊指在十二點上。

咦,他怎麼記得自己一覺醒來時就已經是十二點了?所以現在至少應該是下午三四點吧?

聶睿庭迷糊了,跑到客廳看掛鐘,掛鐘顯示的竟然是十點,如果照這個時間計算的話,他從塞琳家裡出來時應該是早上六七點,前提是掛鐘的時間是準確的。

可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每個時間都不一樣,是手錶出問題了?還是他的記憶力出故障了?

「怎麼了?」

顏開換上了西裝,站在門口等他,看到他發獃,便問道。

為了不引人注目,顏開將銀髮折起束在腦後,那是一種不同於塞琳的乾淨氣息,冷清而優雅,聶睿庭看得眼睛一亮,又開始在心裡盤算要買什麼玉器送給顏開,才能配得起他的氣質。

不見他回答,顏開眉頭微皺,叫道:「二少爺?」

聶睿庭這才回過神,顏開的存在感太強烈,讓他瞬間將那些奇怪的問題拋去了腦後,走到顏開面前,說:「沒什麼,就是覺得你這樣的打扮很好看,顏開開你想要什麼?我送你。」

見他家主子一副見了美人後神魂顛倒的樣子,顏開翻了個白眼,換了平時,他一定吐槽聶睿庭,但今天忍住了,說了聲不需要,打開門,請他先走。

面對這樣的禮遇,聶睿庭有點摸不著頭腦,乘電梯下樓時不斷地偷眼觀察顏開,確定他沒有被掉包,因為從他回來後,顏開一直表現得怪怪的。

塞琳說他曾經打電話罵人,不會是在罵顏開吧?而且他一定是罵了一些難聽的話,所以顏開才會變成這樣。

聶睿庭很想問清楚,但可惜直到坐上車,車開出去後,他都沒有勇氣主動提起昨晚的事。

路上有點擁擠,聶睿庭坐在旁邊,無所事事地翻看著做了標記的旅遊小冊,顏開見都是國內的旅遊景點,問:「您之前不是很希望去歐洲幾個國家旅遊嗎?」

「我覺得顏開開你的氣質更適合去風景優美的古城,就像世外桃源,你就是桃源里的桃仙。」

這是原因之一,當然更大的原因是在跟塞琳有了一夜情後,他巴不得離那些吸血鬼越遠越好,歐洲那些國家都是吸血鬼的聚集地,他怎麼還敢自動湊上去?

所以還是去偏遠地方玩玩好了,吸血鬼應該不會去那些地方的,最多是遭遇殭屍。

對現在的聶二少來說,相比吸血鬼,殭屍可愛多了。

顏開的表情不像最初那麼緊繃,這是聶睿庭稱讚的功效,雖然他也知道這位少主子只是嘴巴甜,心裡真正的想法連鬼都不知道,不過沒人討厭被讚美,即便是鬼。

車上的電視節目進入新聞重播時段,鏡頭一轉,螢幕里出現了站滿警察跟觀望群眾的畫面,看上去是事件採訪現場,聶睿庭正在低頭看旅遊小冊,沒有在意,直到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後,他才抬起頭來。

一名警察正在接受記者的現場採訪,是重案組的呂錚,對聶睿庭來說,呂錚算是熟人了,幾乎每次聶睿庭遭遇的事件他都有經手,所以看到他,聶睿庭就知道這次一定又發生了什麼刑事要案。

「具體情況我們還在調查當中,無可奉告。」

呂錚操著官方用語對記者說道,聶睿庭注意到他身後是商業街,沿街有不少華麗的俱樂部招牌,新聞是在凌晨錄製的,招牌上的霓虹燈閃爍著光芒,不過由於周圍聚集的人較多,無法看出是哪裡。

在採訪當中,有幾個擔架陸續被抬走,擔架上蓋著白布,看不到傷員的樣子,不過看現場匆忙來往的警察跟他們凝重的表情,聶睿庭覺得這些傷員的情況不樂觀。

記者沒有問到爆料情報,只好靠打探到的消息做現場報道,聽她的講述,事件是黑幫械鬥,有數人受傷,死者人數尚在調查中,近日這類械鬥很多,但起因尚不明了等等。

這時又有一個擔架經過記者身後被抬了過去,途中因為擔架的顫動,傷者的手臂從白布里垂了下來,他中指上戴了個很大的戒指,依稀是蝙蝠的造型,看到戒指,聶睿庭的心一跳,一些畫面片段飛速從眼前閃過,恍惚記起前不久他也有見過類似的東西。

頭部受傷的地方隱隱作痛起來,一種很不舒服又帶著恐懼的情感湧上心頭,他的拳頭本能地握緊了,無形中對那個蝙蝠戒指產生了排斥心理,進而變得厭惡戴戒指的人。

顏開一直都在注意聶睿庭的反應,見他臉色有變,便換了頻道,說:「既然要去旅遊,還是看看旅遊節目吧。」

「你知道這個事件?」

「不清楚,只是昨晚經過,順便看了幾眼。」

「經過?」

聶睿庭問完後馬上就明白了,在他跟塞琳翻雲覆雨的時候,顏開正因為擔心他而四處尋找,所以聽到那裡出事,一定會去查看,他今天突然出現在電梯里,不是要出門,而是剛剛從外面回來。

這個猜想讓聶睿庭心裡再次湧起愧疚,低聲說:「對不起。」

顏開沒說話,只是拍了拍他的手,輕柔而又平和的碰觸,像是在為了撫平他的不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