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 ♦十四年,一如往常(1)

寒冷的早晨,藍冷色的光線幽幽的照進了房內,給予空間最低能見度,房內的所有物品,都染上了一層藍白。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刺耳且規律的鬧鐘聲,敲碎了寧靜的早晨。

「唔……」

床上鼓起的棉被山裡傳出幾聲呻吟,然後那棉被伸出一隻手,按停了那刺耳又惱人的鬧鐘聲。

……

「振り切ったメーター    プログラミング(掙脫了metaprogramming)」

「好きなんてね    お決まりの文句(喜歡之類的是慣例的語句   )」

「ボルト?ナット?そんなんじゃ   Bad(螺絲釘?螺帽?那麼就是Bad)」

「君に視線    戦況は危険(視線對上你    戰況危險)」

輕快的歌曲聲來自鬧鐘旁的手機,再次粉碎了安靜不到三十秒的空氣。

當然也粉碎了棉被山繼續沉睡的美夢。

「呃啊啊啊——我真是自找罪受啊!」

棉被山終於探出頭,是一名有著黑色長髮的少女,她才剛尖叫著脫離被窩,就馬上因為早晨的寒冷縮回棉被裡。

「Give   Me    Very    Very」

「息吐く間もないほどに    どうぞやっちゃって(對那彷似無法呼吸的人給予衝擊吧)」

歌曲斷在奇怪的地方,因為手機的鬧鐘設定是兩分鐘之後就會停下,然後五分鐘之後再響起。

「婕歆,起床了!別再睡了!」

一道有些蒼老卻不失元氣的女聲隔著門板悶悶的傳來。

「我還要再睡……」

少女有些慵懶亦可說是呻吟的說著,並且邊說邊縮回被窩裡。

「夏婕歆,給、我、起、床。」

「嚇啊!」

一道平板卻帶著狠毒的少年嗓音響起,嚇得黑髮少女忙不迭的爬下床、以最快的速度盥洗,然後抓起學校制服,幾乎是以百米賽跑的速度衝出房間,途中還不忘大聲抱怨:「奶奶!妳怎麼沒叫我起床啊!」

聽言,正在廚房洗碗的老婦人皺起眉,輕斥道:「我叫過妳,是妳沒起床的。」

「那奶奶妳應該多叫幾次啊!」黑髮少女說道:「奶奶妳明明知道我就是那種需要人家叫的人啊!」

說話的同時,黑髮少女已經穿好了襪子,背起書包,然後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衝到梳妝檯前。

剛剛那少年的嗓音,其實是黑髮少女的最後一個鬧鐘、保證能夠讓她驚醒的聲音,也是她遲到的證明。

她幾乎每天都是聽到少年的「最後通牒」才急急忙忙的起床準備。

至於她為什麼不把少年的聲音當成第一個鬧鐘,是因為她不想每天都在驚嚇中醒來,那對心臟不好,而且說不定有天,她可以在第一個鬧鐘響起時就起床也說不定呢!

可惜,那個「有天」,現在一直都還沒來過。

「婕歆,都什麼時候了,還綁頭髮?」老婦人皺眉從廚房走出來,對著梳妝台前正在抓頭髮的黑髮少女說道。

「就……」黑髮少女詞窮了下,但隨即開口說道:「反正都遲到了,多遲到一下也沒關係吧?」

她口中的遲到,並非學校所規定的遲到,而是與人相約的遲到。

聽言,老婦人微怒,她孫女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改掉每天賴床的壞習慣?

「快出門,別讓他再等下去了。」

沒有嚴厲的斥責,沒有老人的碎碎唸,卻讓黑髮少女乖乖的聽話,放下頭髮、拿著髮圈,離開溫暖的家。

關上門後,她對著緊閉的家門做了個鬼臉,用力按下電梯鈕,一臉不爽的看著電梯緩慢的爬上來六樓。

想著那個害她被趕出家門的罪魁禍首,就會想到許多酸人用的話。

而且,裡頭一個髒字都沒有。

想著要怎麼酸那個在樓下等她的人,原本不爽的心情便好轉些。

她不自覺的勾起嘴角。

推開樓下大門,他果然早就坐在小公園的板凳上,看著書、等著她。

只見褐髮少年雙腿交疊,黑色的眼眸盯著手中的書,細長的手指不時翻動紙張,甚是認真。

一幅相當養眼的畫面。

可,起床氣很重的黑髮少女夏婕歆才沒興致欣賞——應該說,她從來沒有想過「欣賞」這種事。

「你這麼早來是想抓鬼嗎?」她雙手抱胸,把早上的不滿全部搬出來。

不愧是跟她相處許久的他,只見他慢條斯理的收起書,緩緩站起。

「嗯,現在抓到了一隻。」那語氣平淡的像是在說別人家的事。

死板的眼神、神情相當不屑,與剛剛那個在看書的清秀少年判若兩人。

聽言,她有些好笑的指著自己,「你現在說我是鬼嗎?」  

他聳肩,一臉無辜:「我可沒說『我抓到一隻鬼叫夏婕歆』啊?」

「你……」

你字都還沒說完,他便看著手錶說道:「快遲到了,走吧。」語畢,轉身離開。

她氣得跺腳,咬牙切齒的喊出褐髮少年的名字,「劉、寰、鵀!」

可惜劉寰鵀像是沒聽到似的,頭也不回的、自顧自的往前走,   絲毫不把夏婕歆放在眼裡。

俗話說得好,「一個巴掌拍不響」,劉寰鵀不跟她一般見識,她自己一個也吵不起來——她可沒有唱獨角戲這種可悲的興趣。

於是她抹了把臉,認命的跟上去。

#

不過五分鐘,便到了平時那家早餐店。

「婕歆、寰鵀,早啊!」年約四十出頭的女子向他們打招呼。

「老闆娘早!我要吃鮪魚蛋餅跟小溫奶。」夏婕歆相當有活力的打招呼。

劉寰鵀則是淡定的點個頭,並拿了一個三明治:「中冰紅。」

「鮪魚蛋餅小溫奶中冰紅,馬上來。」語畢,女子開始一連串快速流暢的動作。

沒想到,早餐店人來人往,女子卻能記住這兩名普通國中生的名字。

或許是因為他們來的時間人不多、又是多年來的老主顧吧。

六點四十分的早餐店,人不多不少,不會很忙,但也閒不下來。

十分鐘後,老闆娘變魔術似的拿出兩袋早餐。

「小心慢走。」老闆娘微笑目送他們離開。

一離開早餐店,劉寰鵀便拿出三明治啃了起來。

「邊走邊吃不怕噎到?」夏婕歆酸溜溜的問道,因為她的是蛋餅,所以沒拿出來吃,她自認還沒餓到不顧形象的地步。

然而人肚子餓的時候心情特別差,看到別人吃自己卻不能吃心情更差!

聽言,劉寰鵀漫不經心的回道:「邊走邊說不怕嗆到?」照樣造句,誰不會?

人就是喜歡自討苦吃的動物,明知吵不贏還硬要逞口舌之快。

「謝、謝、指、教。」她咬牙切齒的說。

「哪裡,不敢當。」語畢,解決掉最後一口三明治。

兩人同時踏進校門。

七點的學校,分外冷清寧靜,彷彿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

「嘿!劉寰鵀,缺你一個了!」一道充滿朝氣的聲音劃破這份寧靜。

「拜。」幾乎是那道聲音落下後,夏婕歆就沒誠意的揮了下手當作到別,然後蹦蹦跳跳的進入教學樓,留下他一個人杵在那裡。

「劉寰鵀,快點!」催促聲再次響起。

於是劉寰鵀收回看著夏婕歆的視線,邁開腳步,以百米賽跑的速度朝著球場奔去。

他去球場找人打球,她上樓吃早餐並補眠。

上國中後,一切便是如此。

又是一個平常的早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