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下卷

        來到一間名醉玨的酒樓,李凝玗從裡邊笑嘻嘻的走了出來。她正值二八年華時嫁與了這知名大酒樓的老闆。

        「別來無恙啊,小烙。」

        「貴酒樓還是車水馬龍呢。」桑烙拱手稱讚道。

        李凝玗的眼神飄置後方,正欲詢問此人是否一同前來,卻欲言又止。她雙眉攪在一塊兒,紅潤的雙頰漸漸變得蒼白,想必是看出了什麼端倪。

        「如此帶著前皇帝到處跑可好?」李凝玗壓低嗓音問道。

        「無人識得。」桑烙自信滿滿。

        「有道是防不勝防,我喚小二給你們較隱密的一間房。」

        「感激不盡。」

        小二領著兩人走往客房,當朱允炆和李凝玗擦肩而過時,雙雙感覺到了對方不尋常的氣場。

        「你帶我來這兒就叫補償我啊?」嘴上這麼說,朱允炆卻笑得比花蜜還要甜。他倒了一杯酒給自己。桑烙本不欲飲,但看著朱允炆斟得那麼有藝術,就很想品嘗。

        「也給我斟一杯。」  

        「你不是不喝酒?」

        「你斟的酒感覺就是不一樣啊!」

        朱允炆白了他一眼後,還是乖乖的拿了一杯給他。

        須臾桑烙好幾杯黃湯下肚,頓時覺得胃在翻攪,波濤洶湧,頭暈目眩,忽然倒在椅子上不醒人事。

        朱允炆起身,輕探桑烙鼻息,道是無礙,就靜靜的等著他醒來。

        後來二人是亥時才回到桑府,桑梓燕把他倆叫到客廳狠狠得罵了個狗血淋頭。

        事後桑烙搖頭晃腦的跟著朱允炆進了房間,坐在旁邊木椅瞅著他不放。後者被盯著不大自然,囁嚅著嗔道:   「休要如此瞧我。」

        雖然爛醉如泥腦袋思路也不清晰,還是聽見朱允炆終於又肯在他面前自稱「我」了。桑烙興奮的跳了起來,擠到朱允炆身邊,一摟就將他擁進懷中。

        「我還是看你最順眼!」

        「放開。」彷彿欲使執著的字句蓋過他猶豫的語氣。桑烙卻聽出了那麼一絲脆弱,將懷中的人兒抱得更緊。

        「你當年明明就拂袖而去了,幹什麼現在出現。」朱允炆吸了吸鼻子,這種溫暖的愛護融化了他堅強的偽裝。他知道自己曾是很懦弱的一位君王,但是在桑烙面前,他不獨立也無妨。

        「我並沒有拂袖而去啊,那之後每天我都會溜進御書房不為人知的察看我腦中揮之不去的一個人。」

        朱允炆伸出白皙小巧的拳頭捶了一下桑烙的胸膛,嗔道:「賊。」

        桑烙以為自己在太監和宮女們離開後躡手躡腳的就沒人會識破,其實,朱允炆都看在眼裡,但就是彆扭不願意承認。

        「什麼賊,你那時還繪著我的肖像呢,畫完你發現那張紙消失了。」桑烙傻笑了起來:「我拿走的。」

        「就說你是賊!」朱允炆羞的不知所措,雙頰緋紅,任性的噘嘴撇頭。

        「好啦,我後悔了。」   桑烙將下巴靠在朱允炆細膩的前額上。朱允炆輕輕嘆了一口,含糊的道:「不屬於自己的,一開始就要不得。」

        不知桑烙是沒聽清楚還是沒聽懂他的弦外之音,揉揉眼道:「我累。」雖還欲與朱允炆促膝長談,但一整天下來喝太多,倒頭呼嚕就打了起來。

        朱允炆幫他蓋好被褥,頃刻桑烙一拽將他拉到身旁。「休要假睡!」朱允炆喊道。

        「陪我。」桑烙一手壓住正在掙扎的人兒,「我太喜歡你了,你要負責。」

        「你喜歡我難道是我的錯?開玩笑,再說男人喜歡女人是自然的定律,酒未醒,休瞎想。快睡。」朱允炆頭頭是道,仔細端詳著桑烙的睡顏,在他的唇角由衷的種下一吻。月明星稀,某間藥房裡還醒著的某人臉上劃出一道美麗卻哀愁弧線。

        隔日桑烙起了個大早,沒看見朱允炆的身影,反射性的跳了起來,接下來映入眼簾的的是茶几上的一封信。他緊張卻不自主的打開了它。

        艷陽高照的一天,桑梓燕在一樓指揮著新來的小夥子將藥草放進對的位置,看見弟弟桑烙拿著一張紙像一陣風般的衝了出門。那封信她稍早閱過了,還以為那個前皇帝和桑烙鬧脾氣決定離家出走。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朱允炆心中柔情萬種的拉扯著實複雜,除了桑烙,無人懂得。

        「快把他追回來吧,不然船到橋頭也不會直呢。」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