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戀愛氧氣 【2】

「小藍,妳不要再包庇嫌犯了,從高中到現在,認識妳將近六年,我才不相信筆筒是妳砸的……好痛!芳寧姊,拜託你揉小力點OK?要不是看妳這麼著急的份上,我真的懷疑妳在趁機報復……」刻意壓低的嬌嗓隱隱約約自狹窄的茶水間傳出,雖然傷患痛得想不顧一切地放聲尖叫,但還是緊咬牙根忍住,不敢驚動任何人。

「妳這樣像條毛毛蟲蠕來蠕去,痛死活該啦!」在公司當名小職員、實際上是應雨嬋的姑丈的乾女兒芳寧,忍不住曲指斜敲了下她的後腦勺,示意她安分點。「不過,我很好奇是誰有這麼大的蠻力,把妳砸得臉腫跟豬頭一樣,還瘀青了一大片咧?」

經芳寧這一提,應雨嬋飽含哀怨又楚楚可憐的目光再度飄向靠著牆閉目養神的好友,她從剛剛進來就一直保持緘默,對她大小姐一連串的疲勞轟炸一律不理不睬,忽略得很徹底。

對美少女一直保持高度的好奇心、卻礙於美少女淡然的態度而不敢貿然冒犯的芳寧,總算找到合情合理的藉口,光明正大地欣賞起賞心悅目的俏臉,由於近視頗深,她不斷地將臉蛋湊近少女,直到對方濃密似扇的長睫驀然掀起,漆黑的美眸筆直瞅著她的圓臉。

「啊!嘿嘿……」被少女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得差點心臟麻痺,芳寧尷尬地往後退幾步。

再怎麼無動於衷的人,被兩雙炯亮的眼眸直盯著瞧,也無法視而不見的。沈蔚藍朝受驚嚇的人友善一笑,笑中摻著幾許無奈。

既然得不到答案,應雨嬋螓首微偏,像想起什麼似的,娥眉不滿地輕蹙起,「妳很不夠義氣耶!我還在想妳這個暑假去哪了哩,打電話、寫e-mail給妳都沒回應,好像從人間蒸發似的,沒想到妳居然就在我家的公司打工!也不跟我講一聲,害我除了被強迫去學習如何做商人後,還是很無聊!」

「我怎知道妳在台灣。」

應雨嬋咬牙切齒地道:「說到這,我就有氣。我哪知道我哥在英國提早拿到博士學位,連帶回國的時間也往前了,還選在我期末考結束那天為他接風洗塵,根本就是堤防我落跑嘛!奸詐鬼!」

「噓,小聲點啦!」芳寧擔憂地提醒情緒頗為激動的應雨嬋,小心翼翼地環視四周一圈,「快!把OK繃貼在擦傷的地方……」

「妳這樣做不是等於宣告大家我剛剛跑去資訊摸魚嗎?!哪有人做完壞事後還留證據的啊?」笨蛋!應雨嬋受不了地直翻白眼。

「來不及了……」沈蔚藍以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輕喃,眸光溜過應雨嬋自以為粉飾太平的小臉,最後停駐在門外那雙擦得亮晶晶的皮鞋上,不禁莞爾。

跟好友相識六年,她不可能不知道那尊正是應小姐的貼身保鑣。呵,雨嬋還是逃不過如來佛的手掌心啊……

「小藍妳怎麼——」不明白好友微妙的神情,正要問個明白,應雨嬋突然聽到一串熟悉到不行的足音,驀然噤若寒蟬。

茶水間鴉雀無聲,外邊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澔,中午一起吃個飯吧!」

「抱歉,可能不行。」

「大忙人,真的有這麼困難嗎?」半開玩笑半挖苦。

「因為這麼一來,我會趕不上一點的飛機。」

談笑聲漸行漸遠……

神經緊繃到最高點的應雨嬋,在那群人離去後像顆洩氣的皮球般無力,慘白著臉自茶水間的後門躡手躡腳地離去,芳寧也火速溜回工作崗位,只剩鎮定自若的沈蔚藍提著醫藥箱施施然踱離。

走不到幾步,她不意外看見好友被貼身保鑣困在他的雙臂和陰暗的牆角落間,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構成曖昧的畫面。應雨嬋薄怒難抑,想反抗卻又按捺著不發作,後來她不知哪來的蠻力,推開高大的保鑣先生,逃進一間小型的會議室裡,而被她被形容為「陰魂不散」的男人隨即跟了進去。

她笑了笑,決定看到這裡就好,探人隱私一向不是她的興趣。跟應雨嬋從高中相識自今,她始終不願多談那名跟她關係匪淺的「保鑣」,偶爾真的忍不住咒罵了幾句,再多些就沒有了。她不想講,她也不多問,友誼就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

將藥箱歸位,下樓,習慣性地右轉。右邊的方向是小公園,綠樹濃蔭,蟲鳴鼓譟,荷花在夏季的尾聲開得特別燦爛……

「嗨!」有人自身後叫住她。

她沒能一覽荷花娉然綻放的丰姿,轉身,看到一名笑得好溫和的男人就站在離她十步遙的地方。

他單手插在口袋裡,微風拂亂他黑羽絨般略長的頭髮,卻讓西裝筆挺的他看起來好瀟灑。他是個很出眾的男人,有著貴族般的俊逸爾雅,就算他此時斜倚著一棵大榕樹幹,優雅的氣質依舊不損半分。

只是為何他的輪廓看起來有點眼熟,但她很肯定自己並沒看過他……這是為什麼?

算了,多想無益。她在原地站定,不卑不亢地微笑道:「叫我?」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妳應該是沈蔚藍吧。」他走近了兩三步,十分肯定地道。

她不記得她跟這名陌生男子有任何交集。男子的篤定,讓向來從容自若的小臉閃過短暫的訝然,快得沒讓他捕捉到。

「你叫我的目的,就是為了確認身分?」她秀眉微挑。

「當然不只。」

「那?」

「妳精通電腦,依妳過人的邏輯能力,會想不出來嗎?」他笑得好有禮貌、好誠懇,佯裝沒看見美眸微微瞇起,彷彿釣人胃口才是他的主要目的似的。

很好!他把她的底細全摸透了,而她對他卻是一無所知。但,她也不是全然沒勝算,或許可以從他的長相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一陣靈光閃過她的腦袋,是了,他的輪廓很像她所認識的一個人,不妨大膽假設……「我沒興趣知道應大總裁的目的為何。畢竟我只是一名工讀生,不夠格猜測,你說是吧?應煦澔。」

被反將一軍,他不怒反笑,「原來妳早知道我是誰。」

他正是「應氏國際企業」的總裁,讓應雨嬋嚇得花容失色而開溜的人也是他這位大哥。

「錯,我是猜的。」正午十二點,餓得鬧空城計的肚子還等著她關照,決定覓食去了。「走了。」不忘禮貌性地對他揮了下手。

「猜的?為什麼?」腳長的他很快就追上了她。

她頓住,笑得好狡黠,也好可惡。「你是精明無比的商人呀,何不自己想想。」說完,雙手負在身後,悠然走往停車場,不曾回頭。

她居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果然比他想像中還要冰雪聰明。目送漸行漸遠的纖影,他劍眉不禁微皺起,她總是這麼瀟灑自如、毫無留戀嗎?他其實很欣羨這種隨時可以自在地在藍天翱翔的人兒,不像他,沒得選擇接下家族事業……

在亂想什麼呢?他無奈地搖搖頭,搖掉自己荒唐滿腔的念頭。

「總裁?」貼身特助不知何時走到他身邊,看他想事情想得十分出神,不禁出聲輕喚。

他收攏遠颺的心神,以公式化的口吻道:「該走了,開車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