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戀愛氧氣【1】+前言

前言:

這是一個我以前寫著寫著就莫名卡住,現在還是接不下去的故事........

但又實在有點不甘心,於是就把設定給了《秘書不認愛》

對的

女主角同樣有妹妹,男主角也同樣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但是除了男主角應煦澔的妹妹應雨嬋個性和褚荷相似外,"秘書不認愛"中的角色個性都和這篇差很多.........

其實褚耕也是以應煦澔為藍本下去寫的,可是自從褚耕說出了:脫掉你的XX之後

他就壞掉了

                        他就壞掉了

                                                  他就壞掉了...................

所以寫出來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個性,除了職業都是總裁   (默

////

曉風輕吹,吹飛窗邊水色紗幔,和煦晨光逐片灑入小小斗室,落在趴睡於書桌的人兒身上。但見她烏絲隨風輕揚,冰肌玉膚在陽光的照拂下,更顯得晶瑩剔透。

沈晴空一進到老姊的閨房裡便見識到這絕美的視覺享受。她沉默地瞥了眼閃爍不停的電腦螢幕,不用想也知道老姊又徹夜寫程式,沒力氣走到床鋪而直接累癱在書桌上。

她懶洋洋地開口:「老姊,你打算睡到幾時啊?」

「唔……」沈蔚藍緩緩睜開惺忪睡眼,才要抬頭,一陣如被萬蟻鑽啃的痠痲立刻不客氣地蔓延至手腳尖。「噢,晴空,我的腳好痲,動不了……」

「剁了就不痛啦!」有床不睡的笨蛋,根本不值得同情。

沈晴空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然後又風涼地道:「好心提醒妳,再十分鐘妳打工就遲到了。」給她一抹「自求多福」的眼神後,慢慢踅回房間準備睡回籠覺。

「我昨晚不是『請』妳提早三十分鐘叫我嗎?」被小妹最後一句話嚇得瞌睡蟲全跑光,沈蔚藍迅速起身,邊換裝邊揚聲問道。

沈晴空無奈地頓步回眸,「喂!妳有點良心好不好,我也才剛睡醒。」

要不是鬧鐘前天莫名奇妙罷工,她還用得著拜託她嗎?況且她今天要是再遲到就糟了,因為遲到三次是要扣工資的,而她目前已兩度榜上有名。

於是她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畢,飛車至暑期打工的地點——一棟極為高級、氣勢非凡的大樓,上頭掛著龍飛鳳舞的「應氏財閥」燙金招牌。

一進到公司,正在慶幸自己趕在最後一分鐘打卡時,一名跟她同是端送茶水的工讀生把擺了好幾杯咖啡的托盤塞給她。「沈蔚藍,先到的都被派到別的地方忙去了,就只剩妳。諾,這些咖啡拜託妳送去資訊部啦!」

果然又想把燙手山芋丟給她。沈蔚藍了然於心地笑了笑,即使一語不發,卻令對方汗顏得差點無地自容。

「妳也知道最近……資訊部的氣氛不是很好……」冷汗大滴小滴直直落。

沒興致聽她囁嚅的辯解,沈蔚藍直來到位於五樓的資訊部,禮貌性地悄悄門板,便擅自進入。

「咖啡送來了!」

但很顯然沒人注意到小小工讀生的出現。

資訊部的同仁圍著兩台罷工的主電腦,個個臉色都頗差,氣氛凝肅到頂點。

驀地,站在眾人中心的那名頭髮花白、滿臉皺紋的老頭子爆出一記中氣十足的怒吼:「我真的搞不懂那些爛機器怎麼他媽的老是不動!挑在這節骨眼當機!這套系統又一再測試不過,到時候上頭追究下來,看我們怎麼交代!」

「對噢,後天就要驗收了!」驚覺事態嚴重。

「系統還剩三分之一沒做完,電腦又當機,完了啦!這比世界末日還慘啦!」

於是乎,資訊部裡哀鴻遍野,慘不忍聽。

「岑主任。」

在吵吵鬧鬧的情況下,有人突然輕喚著資訊部老大。因為音色清脆好聽,十分引人注意,眾人循聲望去,原來是剛端咖啡進來的工讀生。

她的穿著很簡便,黑色球鞋、深藍色牛仔褲、白色襯衫,柔亮的秀髮在腦後紮成俐落的馬尾,但刻意壓低的米白色球帽遮去她大半的瓜子臉。能看清楚的,是她不點自朱的櫻唇以及秀挺的俏鼻,肌膚白皙、吹彈可破,縱使無法看見她的全貌,清新的氣質卻讓人打從心底感到舒服。

「有、有事嗎?小妹妹。」面對清秀佳人,幾分鐘前面目猙獰的人,態度登時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地端上和藹可親的笑臉。

「左邊那台電腦應該是CPU報銷了。至於右邊那台……」瞬間成為眾人焦點的沈蔚藍只感到很莫名其妙。她本來也只打算放下咖啡就離開,但眼前十分滑稽的一幕,卻令她不得不開金口指出電腦罷工的正確原因。

「插頭忘了插。」

「原來是這樣啊,謝謝妳提醒……哪泥?!」

幾秒後,號稱電腦界權威的老臉狼狽爆紅,因為他手上握著的,依稀彷彿疑似他岑某人一時情緒激動過度而不慎扯掉的插頭……

屬下們果然訓練有素,縱使憋笑憋到整張臉嚴重扭曲變形,也不敢輕易破功,雖然大家十分想徹底縱聲狂笑一番,但畢竟沒人敢拿身家性命開玩笑。

罪魁禍首自尷尬中火速回神,假裝若無其事地將握在手中的插頭歸位,利眸一掃,正經八百道:「你們幾個,沒本事笑,就繼續憋著,憋到內傷為止。」

氣氛彷彿輕鬆了許多,趁這空檔,沈蔚藍眼漾精光,擅自研究起新開發系統的原始碼,修長潔白的手指按了按滑鼠,彷彿發現什麼般,粉唇抹笑。

「咦,妳看得懂呀?」資訊部唯一的女同事發出驚呼。

女同事一問,勾回眾人的注意力,多隻眼睛瞬間注目著她,一籮筐的問題紛紛出籠,七嘴八舌地發問:

「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是學生還是在工作了?今年幾歲?有沒有男朋友哇……」

資訊部的熱情險些讓沈蔚藍招架不住,五花八門的問題讓她無從回答起,於是她選擇直接切入問題核心:「系統Run不順,主要是這幾個指令有些小錯誤,要是更改成這樣……」十指在鍵盤上悠然飛舞,「就會好多了。」

岑主任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沒想到讓大家忙到焦頭爛額、絞盡腦汁想破頭也沒想到的問題,就被眼前無名小卒輕易化解掉了。

「這只是系統問題之一。」

「妳、妳……到底是誰?」好半晌,岑主任才找回聲音。

「應、應該是大學生吧?」令一名發問者也結結巴巴的。

沈蔚藍但笑不語。

「太厲害了……」

「主任,這麼看來,您退休的時候到了。俗話說得好: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不行真的別硬撐喔。」一名不懂說話藝術的菜鳥加入閒聊的行列。

「給、我、閉、嘴!」

人一上了年紀,就特別忌諱不吉利的字眼,尤其這白目膽敢挑戰他的忍耐極限,資訊部老大氣到臉紅脖子粗,隨手抄起桌上筆筒朝那小子丟去,卻被他機伶地閃過。

「哈囉!資訊部的各位先生叔叔小姐阿姨們,大家好啊……噢!」甫踏進資訊部的倒楣鬼被不明物體砸中,痛得差點飆淚,哇哇大叫:「痛痛痛痛……痛死人了!資訊部什麼變得這麼暴力了?到底是哪個良心被狗咬的砸的?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嗎?要是毀了本小姐美美的相貌,我一定跟他沒完沒了!」噴火的明眸用力一掃,「坦白從寬,說!是誰幹的?!」

眾人兩眼發直,僵在原地,個個嘴巴大張難以闔上,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而兇手已經定格成雕像,動也不動了。岑主任哪個人不砸,偏偏砸到萬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這名讓大家萬分懼怕的人正是總裁的親妹妹、也是「應氏財閥」未來的總經理,應雨嬋。

「是我。」生死關頭,小小女工讀生清脆好聽的嗓音不怕死地響起。

「小藍?!」應雨嬋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天啊!真的是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