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行動

夜晚月亮高掛,偌大的工業區內因為廢棄許久,園區內雜草橫生,一棟又一棟的建築物殘破不堪,蕭索荒無。領著組員,一群戴著頭盔、荷槍實彈的幹員個個手持長槍,有如貓的躡手躡腳,在大樓內迅速移動腳步而不發出任何聲響。

蟄伏在一扇腐爛破舊的木門前,眼神示意,幹員們訓練有素的各就優勢位置或蹲或站準備。

「碰!」一腳踹開門,帶頭的人拿著短槍,藉著窗外的月光快速掃描了屋內一周,發現內室有動靜。

「不准動!」突然一把白粉往自己臉上撲來,常子慶踉蹌退後幾步,其他組員立刻支援,制服了一人卻讓另一人跑了。

常子慶衝上前跟著嫌犯翻出窗外,兩人驚險地踩著大樓斑駁牆面上的水管一追一逃。

胖子嫌犯過於驚慌,好幾次都差點腳滑摔下去,見對方亂了手腳,常子慶使力踩了下腳下的水管,更讓他失聲尖叫。「別晃別晃,我們現在可是在十樓高,摔下去必死無疑,別晃別晃!」

「還知道怕?剛剛交易時沒順便多吸兩口壯膽嗎?」他抓著從頂樓垂下的鐵條,一個俐落翻身接近目標,胖子嫌犯腳滑摔到下層樓的冷氣機台上,嚇到差點哭出來。

冷氣機上擱著一隻螺絲起子,他拿起防身。「你別再過來,我……」

常子慶跳到下一層水管上,長腿一掃直接踢掉胖子手中的二流武器,動作一氣呵成讓胖子目瞪口呆。

見其他組員已在另一邊的窗口就位,常子慶拔出腰間手槍。「不想摔得稀巴爛就進窗內。」

「我才沒──啊!」話沒說完一槍就飛來,嫌犯這娘味十足的驚叫讓不少警員失笑。「好好好,我進去我進去。」靠近窗邊就讓警員一把拽了進去,他跌了個狼狽的狗吃屎。

見Rita朝他比了個大拇指,常子慶回報一笑,俐落地翻進最近的窗戶內。

/

座落於港島區的警察總部,三棟鐵灰色大樓正氣凜然地聳立著,加上週遭其他高低座建築物,堅不可摧的樓群拒人於千里之外,這裡不是一般人能夠隨意進出的地方,卻給了社會大眾鎮定人心的撫慰感。

常子慶喝著礦泉水信步慢行,一夜沒睡,他現在需要的其實是一杯濃度百分百的黑咖啡,不過那個毒梟在圍捕時竟出乎意料的把毒品灑向他,害他一回來就往廁所猛吐,他這輩子還沒吃過這麼多的海洛因,而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瓶水了。

要是他吸毒過量暴斃,死前一定先斃了那隻毒梟。

把分成三區的偵訊區環視眼底,今天警署內很熱鬧,難得近百坪的空間會擠滿人。

「問得怎樣了?」看著剛從最隱密的偵訊室出來的Rita一臉難看,他早就知道這幾個傢伙不好搞。

「我們從其他人身上也套不出什麼話。」其他幹員回報狀況讓常子慶陷入沉思,突然有朝氣的叫聲劃破靜默。

「早餐來了!來來來,先補足一天的活力來源再繼續奮鬥吧!」人未到聲先到,拎著跟穿著很不搭的三大袋早餐,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子現身。

「想說你怎麼不見了,原來去張羅早餐,叫大家出來吃,休息一下。」坐在桌沿,常子慶打開早點,一個接一個看過。

波蘿包、炒蛋、多士、奶茶、鴛鴦……「沒有咖啡嗎?」

「這裡。」從口袋拿出超商買來的沖泡式紙杯裝黑咖啡,原靳咬了口波蘿包。「早餐店的咖啡走的是親民路線,怎麼會合你的胃口。」見他還沒卸下裝備,吊帶上頭插著兩支槍,那個架式說多帥就有多帥。

唉!不禁在心中嘆息,論身高他矮他一截,論長相他又不如他,論才華嘛,他又不像他年紀輕輕就當上高級督察,人比人真的會氣死人。「裡面有兩杯,我要一杯。」

點點頭,常子慶走向熱水機。

說實在話,他一點都不覺得當長官有什麼了不起,反倒認為這只是上司念在他跟了他這麼多年,又立下不少汗馬功勞而升他的官。

雖然表面上有自己的手下,不過大家都是拿命在出生入死,沒什麼階級制度之分,上班是同事,下了班大家約吃宵夜話家常,這是頭頭灌輸給大家的觀念,也是為什麼他們這科感情融洽,團結一致出了名的緣故。

「沒能早一步掌握龍門的情報,我很抱歉。」神情沒有剛剛的輕鬆,原靳知道毒品交易只是個幌子,實際上那幫人在警方都把焦點放在這次為數可觀的毒品走私案之時,早在碼頭旁完成了偽鈔交易。

這一切全是這次負責情報掌握的他失職。

「沒關係,至少這些毒品就夠讓他們吃不完兜著走了。」龍門本來就狡猾,這次破獲的是近年來最大宗的毒品交易案,他們本來會以為兩邊能安然通過,沒想到卻是被警方硬生生壞了一樁生意,絶對能夠挫挫黑幫囂張的銳氣。

正要把熱氣騰騰的咖啡遞給原靳的常子慶一見頭頭進門了,立即收手。

「老闆。」帶頭打招呼,其他人即使在吃早餐,大家還是不忘應有的禮節。「科長早。」

  先給老闆喝。用唇語說出,一個漂亮轉身咖啡易主。

「有進展嗎?」喝了口咖啡,眉頭更加深鎖。這哪牌爛咖啡,都苦到發酸了。

搖搖頭,常子慶看到老闆這付表情,知道他心情差,而且是壞到一個極致。

「全給我押起來,不准任何人來保,叫他們直接在牢裡過年!」爆吼出聲,康京仰頭飲盡咖啡後走人,在辦公室停留時間不到兩分鐘,像一陣風一樣來去匆匆。

從沒看過一向平易近人的頭頭發這麼大的火,大家全傻了眼,直到有人出聲才開始動作。知道事情不對勁,常子慶立刻跟著出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