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疤源(第一章/共一章)

疤源

      在沙漠熱鬧的市集裡,我原本正在叫賣著水果,但是突然被一個小鬼頭問

起了我手上的傷疤是哪來的,於是我便拉出小木椅,坐了下來......

      剛醒來時眼前一片黑暗,只聽得見附近有其他小孩的聲音,不時淒厲,不

時哀號。

      突然有人拖著我的背移動,手腳被綁住的我無法抵抗,最後被拖到了一個

有光線照入的房間,剛剛拖著我移動的是一個大概四十多歲的壯漢,他流利的

拿出小刀,不一會兒,手上跟腳上的繩子被切開。

      壯漢:「最好給我安分點,不然等等刀子就是劃在你身上了。」他說完後

,就走出房間把門鎖上。

      房間內幾乎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條破舊的毯子跟窗戶而已。

      我走到窗戶旁一看,外頭是一片荒漠,沒有工具,在荒漠中行走看來是活

不下去的,於是我便打消了逃跑這個念頭。

      過沒多久,太陽在沙漠高空懸掛,外頭的門打開了,提著一盞燈的壯漢在

外頭說:「出來,跟我走。」

      我不敢反抗,只好跟著他走動,因為視線不明中途還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絆

倒了兩次,最後抵達一個空曠的大廳。

      壯漢:「大人,這下可以開始了。」語畢,突然周圍點起了多盞燈,而壯

漢則是轉身走出房間,把門鎖上。

     

      周圍傳來熱鬧的聲音......

      「終於要開始了!」「我這次下了不少錢啊!別再輸了」「光是門票錢就

不少了,這次絕對要賭贏!」

      眼前有一群人站在大廳2樓的地方,而我跟另一個與我年紀相仿的小男孩

站在一樓不知所措。

     

      我跟那小男孩中間,有一把小刀。

      2樓的人們開始叫喊著砍他!把他幹掉!...之類的話。

      「殺了對方,不然你們就得死。」巨大的聲音傳來,貌似主持人的人大吼後,

拿著手槍對著我們所在的一樓開了一槍,槍擊中地板。

      我與另個小男孩都嚇到了,而仍然不知所措。

      主持人:「看來得下點催化劑了,銅板正面是我左手邊的小鬼,反面則是

右手邊的小鬼!」說完後馬上看見他將銅板往上彈。

      最後落在正面,槍響再起,位於他左手邊的我,左手臂被開了一槍!我痛苦

的大叫。

      「該死!又是逆風開局!」「爽啦!這次要把之前賠的賺回來了!」「鮮

血才是我要看的!快點廝殺啊!」

      一旁又開始囂鬧了起來。

      我前方那個小男孩嚇到出神了,跌坐在地板上。

      過了一小段時間,旁邊的人開始不耐煩地催促。

      「快砍他啊!」「快去搶小刀啊!別發呆啊!」「快點殺了他!」

      主持人:「看來一劑催化劑不夠,那就在一劑吧!」語畢他將槍口對往他

右方的小男孩。

      小男孩察覺到,嚇得大叫,並且開始亂跑。

      最後槍口失準,原本被瞄準的地方應該是手部,但因為他的亂跑最後被擊

中腦袋。

      旁邊開始吵起「你們這些人是不是搞詐騙啊?」「太誇張了,這是怎樣?

竟然直接打到頭,會不會瞄準啊?」「逆轉啦!哈哈!」

      主持人:「第十回合結束,第二輪賭盤在晚上十點公布賽程!」

      這場噩夢還沒結束,我被帶往另一個昏暗的房間,桌上放著兩塊麵包,而房間內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個小女孩。

      而房間內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個小女孩,她看見我之後,拿起桌上的一塊麵包走過來。

      小女孩:「吃點東西吧?」

      我搖搖頭,剛剛經歷那些之後,沒什麼胃口。

      小女孩:「你也是被他們抓來的嗎?」她邊說邊把麵包放回桌上。

     

      我:「嗯…」

      小女孩:「那你也參加過了那個?」

      我:「哪個?」

      小女孩:「就是搶短刀生存下去的那個。」她的語氣凝重

      我:「妳……妳搶了短刀殺了另一人?」

      小女孩臉色黯淡下來,然後說:「他拿槍指著我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這一切了。」

      我:「我們接下來也得這麼做嗎?」

      小女孩:「可能吧……」

      沉默了一會,我開口問她:「妳沒有被開槍嗎?」

      小女孩:「沒有,因為我跑去搶刀了。」

      我倒吸了一口氣。

      小女孩:「你的左肩,我幫妳包紮一下吧。」

      我點頭後,她將身上腰部的衣物撕了一部分下來,手法靈活的綁在我左肩上。

      綁好後,我問她:「妳叫什麼名子。」

      小女孩:「叫我幕幕吧,你呢?。」

      我:「叫我明祿就好。」

      兩人稍微聊了一下後,夜色來臨,兩人決定先休息。

      睡夢很快地就被打破,壯漢走進房間將我們兩個搖醒,然後帶到另一個空曠的廣場上。

      才剛天亮沒多久,廣場上就聚集了其他8個小孩,大部分的小孩感覺都很疲倦,只有一個除外,他身上的衣服幾乎浸遍了紅色的液體,而臉上還帶著雀躍的笑容。

      而跟他眼神對上那瞬間,我不寒而慄的打了冷顫。

  

      幕幕:「等等盡量合作吧。」

      我:「怎麼合作?」

      幕幕:「不知道,等他說明吧。」

      此時像是主持人的人,再次地出現了,一上來就說:「各位看官們,這次的規則是最後活下來的三個人,就算獲勝了。」

      一旁開始鼓譟了起來。

      場上放了四份武器,分別是一把長刀,一把短刀,一把單手斧頭跟一組弓箭。

      主持人槍聲一下,象徵著開始。

      我向著短刀跑了過去,而幕幕則是跑往沒人要的那組弓箭跑去,但我的腳程比不上另一個男孩快,而且他也離短刀比較近。

      確定搶不到短刀後,我立刻往反方向開始逃跑。

      身後馬上傳來慘叫聲,搶到短刀的男孩,被拿長刀的他砍了!

     

      一邊笑一邊砍死拿短刀的男孩,詭異的他再次跟我對上眼。

      如果剛剛是我搶到短刀,現在可能就是我躺在血泊中了,想到這裡,雙腳開始發抖。

      他持著長刀向我走了過來,而一發箭矢射在他腳前的地上,幕幕在遙遠的角落瞄準他,威示著不要接近我。

      他咋舌後,拿著長刀去找搶到斧頭的人了。

      搶到斧頭的是一個小女孩,她遲鈍的將斧頭揮向拿長刀的怪男孩。

      一個輕鬆的閃躲過後,長刀招呼在她的脖子上,下刀完全沒有任何猶豫,怪男孩見她倒下後,不忘補上兩刀。

      我偷偷摸摸跑回去撿短刀,一邊注意著其他人的動向。

      怕被他鎖定,我將短刀藏到衣服內。

      場上剩下其他五個還沒拿到武器的人,在四處逃竄。

      而想跑去撿斧頭的那個男生也被拿長刀的他毫不留情地砍死。

      死了三個人,三個人都是他殺的,場邊的許多觀眾高興地大叫,而他也對著觀眾們露出笑容。

      有個女孩想接近幕幕時,被幕幕射傷了腳,痛苦地叫了一聲後,忍著痛一邊瘸著腳,一邊移動到其他地方。

      我跑去角落跟幕幕匯合後,我:「妳剛剛幹嘛射她?她看起來沒有要攻擊的意思……。」

       幕幕:「別太相信其他人比較好,他們都是撐過第一回合的人。」

      我:「我也是撐過第一回合的人啊!」

      她生氣的說:「你身上有槍傷,你應該是沒動手才被他們開槍逼的吧?」

      我:「可是其他人也有可能是對手被主持人射死,僥倖活下來的阿!」

      幕幕:「她比你堅強太多了,不可能沒有動手。」

      我:「妳又知道了?」

      幕幕:「那你又知道了?如果不謹慎,就會落入下風,甚至是會死!不多說了,有人想靠過來了。」

      幕幕將箭矢準確的射在那個靠過來的男孩腿上。

      那兩個被幕幕射傷的人,都被拿著長刀的怪男孩解決了,豪不費力的。

      而一個想爬上廣場圍牆的男孩被開槍射死。

      剩下我、幕幕、怪男孩、還有一個跑得特別快的女孩,她警覺的拉開跟幕幕的距離,似乎想逃到最後。

      幕幕:「輪到你貢獻的時候了。」

      我:「我?怎麼做?」

      幕幕:「跑很快的女孩不用管了,等等你拿著短刀去吸引那個怪胎注意,我再趁機射他。」

      我吞了口口水,真的能信任她嗎?但是沒時間考慮了,拿著長刀的怪男孩走了過來。

      我:「交給妳了!」語畢,我拿著短刀去吸引他的注意。

      靠近的差不多後,正當我想保持距離時……

      突然間痛覺從腳下傳來,一發箭矢竄入我的小腿上。

      我被背叛了?

      瞬間失去一切希望的我開始懊悔,生存名單三個人,只要剷除掉我就可以言當名順的獲勝了,是我太愚蠢了。

      渾渾噩噩的過生活,盲目的隨波逐流,最後被利用殆盡,真不甘心啊!

      一邊抱著腳一邊躺在地上痛哭。

      眼前的怪男孩大笑,而長刀終於要落在我身上時,又一發箭矢……

      那發箭矢就落在那個怪男孩的肩上!

      幕幕從後方大喊:「我射歪了,小心!」

      一瞬間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看著他大叫,然後長刀掉到地板上,掙扎了又嘶吼了好久,我才拿出小刀,下定決心,要為了自己生存下去。

      用盡全力,忍住腳上的痛,把身體撐起,靠著往前跌的力量,用小刀刺殺怪男孩。

      場地充滿著觀眾的噓聲,我跟幕幕與一個膽小鬼活了下來。

      終於放下心了……

      原本這麼想的我,被再次響起的槍響擊潰。

      主持人對著那個膽小女孩開了槍,被射中身體得她,痛苦地倒在地上哭喊,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主持人:「需不需要安可?」語畢,再次對著那個膽小的女孩補上一槍,這槍扎實的射在頭上。

      再次喧囂起來的現場,只剩下我跟幕幕。

      我跟幕幕的表情都淪入絕望之中,觀眾們看到後,鬧得更厲害了。

      主持人再次高喊:「需不需要安可?」

      現場高喊著:「安可~」

      主持人轉身面向觀眾也喊著:「安可!安可!安可!…」

      我:「我還以為被妳背叛了。」我哭著說

      幕幕:「我的確背叛你了,我都算好了,如果射中,一切就結束了,如果沒射中,那就順應情勢讓他殺了你……」她再次握緊了弓身,慢慢的瞄準我。

      我:「別騙我了,如果妳真的想背叛我怎麼會叫我小心?而且妳最後還是沒有讓他下手。」

      我最後把短刀丟在地板上,看著她。

      幕幕:「抱歉了。」

      等待片刻後,弦聲鳴,箭矢飛出。

      箭飛出的軌道從我的頭上劃過。

      一個重物落在廣場上的聲音傳入耳裡,我把眼睛睜開,主持人後腦勺插著一隻箭矢,躺在廣場上。

      隨後,觀眾騷亂了,甚至有不少人被擠下廣場,幕幕一把抓住我的手。

      幕幕:「趁現在逃出去吧!」

      被圍起廣場有幾個出口,但那裡都被掉下來的人衝破了,我們參雜在觀眾中溜了出去,但才剛離開廣場沒多久,我發現我跟幕幕以經走散了……

      時間回到現在,我站了起來,拍拍那個小鬼的頭。

      「小子,我可是運氣好才活到現在的,妳小心別被壞人抓走了。」

      語畢,我收起過去的回憶,繼續叫賣著水果。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