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女身愛女生 -《旋律的咒語》(4)

“可能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專屬於自己的歌,而那首歌─可能是一個人,或一段故事。”

“瑋瑋,現在的妳,是不是也過得很好?”

“總是常胃痛的妳,現在是否有照常的吃飯?”

其實最想問的是,妳會不會...。

“還會...想起我…?”

這是一封,苦澀的令人難以開口,不知該寄往何處的一封信。

當年我的父母,在得知我跟瑋瑋不是朋友,而是情人後,態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而這是我所深感不解的,女生愛女生,一樣是喜歡、一樣是愛、一樣需要彼此信任,真心付出來談的感情,為何只因為…我們都是女生就來反對?

A朋友說:「妳父母只是愛妳,同性相戀路很坎坷!」。

B朋友說:「妳自己最後也會受不了大家異樣的眼光而分手的!」。

C朋友說:「踢終究還是個女的啊!怎麼照顧妳?她有本事能養活妳嗎?」。

三人成虎是這樣來的嗎?一個接一個,然後句句逼人的,卻要人相信絕望?

“算了…這是遲早會預見的事情,不是嗎?”

就像在那天,家中所發生的場景,嘉薇怎麼想忘記!也忘不!。

爸:「妳交那甚麼朋友?不准妳再跟她來往了!」。

扭曲的臉孔,憤怒的,怒吼著!

媽:「聽到妳爸在警告了吼!不要亂來!」。

雙手交叉在胸前,婦人惡狠狠的眼神…,使人無法逃避…。

在那時,只能選擇隱忍,就算再怎麼不願意,也無能為力..。

爸:「妳如果再跟她來往,就馬上辦轉學!」。

無能為力的嘉薇,只能強忍住淚水,直奔回僅僅屬於自己空間的房間內。

隨著一關上的門,眼淚就像脫了線般,斗大的淚珠,一顆顆的掉下來。

「叩叩…叩叩...。」

媽媽在門外喊著,試圖用著柔聲相勸來開門,而最後…相信著最後一絲希望的嘉薇,還是開了門,讓媽媽順利進到自己的房內。

簡單的想法促使自己樂觀一點,或許在這一切還有轉圜的餘地,亦或許媽媽在聽到自己的想法後,會就此改觀也說不定…諸如此類的想法,運轉在嘉薇腦海裏。

嘉薇擦乾了臉頰上的眼淚,卻依然是紅著的雙眼,看著坐在自己床旁的母親,明顯是想找機會,好好的與母親談談的。

媽:「女兒阿...爸媽都是為了妳好…天下有哪對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幸福呢?」。看似平淡的語氣,卻有著強烈的主控意味。

“真的..那是一度的,這麼以為著...媽媽…她是唯一的...希望!所剩下來,僅存能夠幫助我的…人。”

薇:「那...媽媽...妳去說服爸爸好不好!」我鼓起了最大的勇氣,向身邊的媽媽央求著,懇請她幫幫我!

薇:「我真的很喜歡瑋瑋,她不但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最愛的人…。」嘉薇難掩著激動情緒,說話因著緊張還斷斷續續著,但她還是硬逼得自己堅強起來!

帶著苦苦哀求的嗓音,嘉薇懇求著、央求著,她看著母親的雙眼,未移動過的堅持著心中的信念。

但…婦人的表情突然有了驟變,那反轉一百八十度的態度,變的既強硬又不講理!恍如第二個父親一般!

媽:「妳自己去跟妳爸講!看他到時候會怎麼說!」母親的話冰冷的毫無一絲溫度可言。

“會怎麼說…難道還不明白嗎?”能猜想到的結果,嘉薇放棄了勇敢,忘記了樂觀一點,轉圜的餘甚麼的…他都忘了…忘記了…,真是自己可笑極了的想法…到頭來還不都是被規定的好好的、想要的人生、想要的生活、想要愛的人,通通都不是…自己所能掌管的!

嘉薇抿起嘴,用力的咬著下唇,生怕一低著頭,掉下的眼淚,會越來越兇,她再也不想,將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就這樣攤在別人的面前,讓人咨意的踐踏。

嘉薇始終不抬起頭,她不敢再看向母親的臉,那樣的媽媽,感覺好陌生…。

她不想再看見、也不願再看見、扭曲的表情、扭曲過後的愛,那樣一切建立在,不對等的關係上,所有的所有,都令人反感至極,甚至憤恨的….她不禁有一絲怨恨躲藏在心中,隱隱地不被任何人察覺…。

但當時的嘉薇,還曾經努力過,做著到了最後,宛如垂死掙扎般的舉動。

“那時…天真的以為...以為...父母,只是害怕因為交了男女朋友誤了課業...真的!這麼相信著...。”

『與世俗不同眼光的事情,縱使在拚盡了全力、耗盡了生命,也不可能改變!因為那始終是別人眼光下的事情,而不是自己所看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