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試閱] 第一章 所謂習慣 (1/3)

      天下最莫可思議的力量不是海枯石爛的愛情,也不是兩肋插刀的友情,而是習慣這種東西,在人們的意念中悄然埋下的種子,根深蒂固。

      就好比劉蓉在〈習慣說〉裡提到的:「足履平地,不與窪適也;及其久,而漥者若平。至使久而即乎其故,則反窒焉而不寧。」

      我完全認同他所撰寫的這番理論。

      的確,我每天都坐在圖書館的櫃台前,目睹訪客迎面撞上近來已經修好的玻璃自動門;情況大概就是他們本來好不容易適應沒有門的圖書館,豈料門又突然修好,以致於大家再度陷入適應不良的惡性循環,頻頻撞門。

      興許是上帝也愛看他們撞門吧,可我只擔心玻璃又被撞破。

      默哀半秒,我將書封褪黃發皺的《養晦堂詩文集》如視珍寶地輕輕納入手提袋,而後圍巾收緊,等待捷運到站時走在三兩為伍的乘客後頭。最重要的是,保持距離以確保自己能夠忍受聒噪、而不把她扔在地上的衛生紙塞回她口中以便杜口的衝動。

      「嗚嗚……你最近早上都只親我左邊臉頰一下,你以前都會兩邊各親三下,最後磨磨鼻子才出門上班的。說!你是不是變心了!是不是外面有狐狸精了!」

      「寶貝妳誤會我了啦!我只是一時忘記,真的沒有什麼狐狸精啊……」

      我在後方聽著忍不住越走越慢,直到他們倆的聲音不再打擾我的聽覺,才再度拾階而上。

      又一個受慣性所害的罹難者──我是說她男友。

      捏了捏手中的暖暖包,我一陣疲憊地呼出幾縷白霧,幾乎是在水氣散開的同時,我的身後傳來尖銳的呼救聲。我警覺地循聲回頭,就見一名估計是年屆而立的女子,面色惶恐地迎面跑來。

      見狀,我不禁揪住窄裙下擺,高跟鞋跟著往後一挪,卻猛然踩空,頓時我重心失衡,一陣天旋地轉。我想重新踏穩步伐,但下身的窄裙限制住我的行動,緊接著觸發一陣拉扯,我因此反應不及而亂了腳步,整個人栽向後方。

      碰撞的疼痛感如電流般,從手臂直導神經,猝然遍及全身。空前的昏厥教我發不出一絲聲響,只在劇烈晃動的視野裡,瞥見他自隔壁電扶梯單臂撐住隔間的平臺;只消幾秒,他的影子將我籠罩,我的太陽穴就這麼撞上他的胸膛。

      真該死的痛……

      我以為我會就此沒用地昏死過去,卻很不巧,視線一抬便對上他那雙桃花眼裡的輕浮,逼我不得不意識清晰。

      「妳猜現在街上有多少人想把妳生吞活剝。」孫景熙輕笑,嗓音是他獨有的低沉沙啞。

      意指自己行情很好嗎?被他這麼一說,那些本來想道謝的念頭全都煙消雲散。

      我瞇了瞇眼,對他的言論不予理會:「剛才跑下去的女人到底在歇斯底里什麼?」

      「我沒看到什麼女人喔。」說著,他稍加使勁將我往他懷裡帶,極其自然地踏著穩健的步伐往我的租所邁去。

      我知道自己被敷衍卻沒有餘力反抗,只有悻悻然地凝睇著孫景熙過份精緻的五官,搭配他與生俱來那種招蜂引蝶的嘴臉,頓時我為他多任前女友們感到悲催。

      她們可能不是很懂人生哲理,當一個男人和所有女人都搞曖昧時,不論再帥,王子也只能是王八。

      偏偏他卻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不禁哂笑,語帶調侃:「該不會是你對人家始亂終棄吧?」

      孫景熙聽了以後非但沒受我挑釁,反倒駐下腳步、斂起笑意,月光落在他異常專注的臉孔,映照出刀削似的陰影,一瞬間我以為自己在他眼裡看見煙水晶。

      「你幹麼?」我莫名有種壓迫感。

      「緊張什麼。」他挑起唇角,「我只是在想,妳這樣講很像撒嬌。」

      那刻意曳長的語調讓我忽然覺得燥熱,只得沒好氣地斜睨他一眼:「少把我跟那些豺狼惡虎般、飢渴許久的女人混為一談。」

      只見孫景熙一臉玩味十足,氣定神閒地落下一句話。

      「那妳得注意別對我動情啊,否則恐怕我無法滿足妳這隻猛虎。」

      我差點沒把腳上的高跟鞋往他臉上砸去。

      回到租所後,孫景熙無良地把我棄置在沙發上便逕自返回住處,說是今晚要為明天備課,必須事先準備課堂要用的講義。

      每次聽他這麼講我都雞皮疙瘩掉滿地,他這種人去當大學教授實在是禍校殃生。尤其我工作的圖書館也在同樣校區,我其實很擔心他這禍水淹了圖書館,畢竟圖書館這種神聖靜謐的地方可禁不起他的褻瀆。

      女學生一天到晚對他示好就算了,我可以體諒少女心正在滋養茁壯;可我實在不懂,為什麼連打掃圖書館廁所的大嬸都要送他一籃水果,然後含情脈脈地對他說:「孫教授,你是我眼裡的一顆蘋果。」

      首先,圖書館裡不能攜帶食物;再者,像孫景熙這種孫悟空一般難以掌握的存在,應當要送香蕉才合乎情理。

      想著,我把書籤夾入《西遊記》裡大鬧天宮的章回,並從書架上取下前些日子買來的動作片,打算看完再洗澡休息。

      其實我不是喜歡看那種打打殺殺的槍戰,而是裡頭有關密碼解讀的劇情,激起我很大的興趣。從小我就著魔似地大量研讀摩斯密碼相關的書籍,除此之外還涉獵不少密碼學的邏輯推理,我還記得那時候同班同學都把我當神經病,沒一個願意接近我。

      仔細想想,我跟孫景熙會變成好朋友也是因為這項共同的興趣,那為什麼平平都對讀碼這件事有一番見識;他被看作精通密碼研究的數學系男神,我就被當作從小染上怪癖的神經病?

      這年頭果然還是天菜萬歲,偷吃菜旁邊跪的世界,難怪越來越多人存錢整型。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