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妳有主動出擊的潛能

「哪個顧、哪個陌?」程盼然顫抖著聲音道,世界上同音的人不少,說不定是自己多慮了呢!

「還說自己對帥哥沒興趣,瞧妳這副模樣明顯是興奮過度,結巴的說話方式就是最佳的例證。」

「本人只是好奇心旺盛。」

谷蔚初打了個響指,嘴巴呈現誇張的O型,那直徑絕對可以容納一顆魯蛋,緊接著用恍然大悟的語氣道:「我懂、我都懂,妳是想拿他的名字去推算生辰八字,好來分析倆人的契合度對吧?是眷顧的顧、陌生的陌,今年剛轉來咱們系上的空降部隊,我素日是不會無酬洩露情報的,今日念在彼此投緣的份上,就大發善心地告訴妳了。」

「不、我才不是!」妳的想像力真豐富,絕對是小說界的奇才。

「唉呀!說沒有就是有,再否認下去就沒意思了!」她伸出青蔥般的玉手,輕按程盼然的唇瓣曖昧地微笑道。

「…   …」怎麼有種採花大盜強搶民女時,所爆出的經典臺詞的既視感,說不要就是要,那她行使緘默權總行了吧?

「不語就是默認了,有什麽關係嘛!這個年代勇敢追愛的女性不少,姐姐覺得妳有主動出擊的潛能,加油喔!」谷蔚初單手握拳,微彎手臂,大幅度地憑空往下點三遍。

「…   …」多謝妳的看好,原來她不只跟顧陌這個人積怨,還與顧陌的姓氏結仇,因為他,自己被當成了缺乏男人關愛的飢渴女,程盼然恨怨的想。

那是她和他的初相遇。

「慘了、慘了,這次的班會再遲到,那個五十多年來從沒交過任何男友,嚴重缺愛的滅絕師太不知又會自創怎樣的新招來懲治我。」少女在小徑慌忙地邁步奔走,腳下密麻的枯枝落葉因受到她的踩壓,而發出細碎的沙沙聲。

突然——少女腳下因絆到不知名的物體而失去重心向前傾倒,唇瓣也碰撞到冰涼的…   …書本?

「嘶…   …」來回搓揉著自己受到不小衝擊的屁股,少女不滿的低吟出聲,倘若自己的雙眸媲美X射線,她恨不得穿透眼前這個男子的腦袋,然後解剖其中的奇異構造,以探究他為何正常的人類不當,偏要堵在道路中央——當個人為障礙物!

思及此,她立刻掀開遮掩在他臉龐上的書本——疑?此男莫非是自己社團欲採訪的傳奇人物之一,顧陌?他之於程盼然可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雖然他從未對她施加過任何傷天害理之事,不過自己仍對他恨、之、入、骨。  

程盼然憶起昔日為了圍堵這號人物的悲苦生活——

事件一,直接到他的教室,請他的同儕傳達自己欲採訪他的想法,卻被他以一句「我不接見外人」而毫不留情的拒絕,那時程盼然以為他的生性害羞,畢竟人都有第一次,被採訪的第一次,所以她比記者還要稱職,成天屁顛屁顛地尾隨他,如果說她把在學校的大部分寶貴時光奉獻給他也不為過,想伺機找他講話,培養倆人感情,化除彼此間無形的藩籬。

隨著日子的流逝,她滿心熱忱被他的不屑一顧慢慢消磨殆盡,某天她隱約覺得自己的精神已經瀕臨爆發的邊緣,為了顧及顧陌的臉面,因為自己發火的模樣可是很難看的,她突破對方周圍重重娘子軍的夾擊,並用盡畢生裝嗲的功力朝他道:「顧陌同學,可以讓我採訪你嗎?」沒料到他竟然道:「妳的嗓子不舒服嗎?別待在這裡了,盡速就醫為妙。」間接對自己下逐客令,還拐彎抹角地諷刺她抱病在身,靠之,自己現任男友和親生老爸還未有這等待遇耶!此刻程盼然終於明瞭他不是閉俗而是冷漠,枉費她原先的一片赤誠。

♘    ♞    ♘    ♞    ♘

作者:每周一更,直至存稿告罄為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