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 被欺負的霸凌者 1-1

        天亮了?

        外頭的陽光穿過窗簾,撒在房裡任何角落。

        甚至是無禮的照在我的臉上,雙眼因為刺眼的光芒而驚醒。

        又是個新的一天,又是噩夢的一天。

        我拿起手機,習慣性地點開螢幕,看向時間。

        螢幕顯示七點,上學好像快遲到了。

        我看了一眼後,繼續躺著,看著天花板。

        「還是,就這樣不要去上學好了?」我心裡默默這麼想著,反正去了也只是繼續被他們欺負而已。

        嗯,請假吧!

        就在我這麼決定時,一個翻身。

        「啊!痛痛痛。」我大喊。

        背部和腹部的疼痛感再次出現,我下意識地將手摸向傷口。

        我掀開棉被,走到床邊的全身鏡前,掀開上衣看著肚子上的傷口。

        已經從昨日的深紅色轉為了青黑色……。

      「真是的,每次都是這樣……。」我看著傷口嘆氣著,順道看了牆上的日曆。

      「啊……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撕掉昨日的日曆,感慨時間過的真快。

        有時我鼓起勇氣去問對方,自己憑什麼被他這樣對待,他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對我說:「弱肉強食」。

        弱肉強食?

        笑死人了!他根本是下了殺心,根本是想要殺了我!

        被踢的力道加上連環踢上來的速度,根本毫不留情,根本是打上癮,想把我的生命就此結束!

        回想每次被他打而發出的哀嚎、尖叫以及咆哮,都沒有用。

        彷彿世界只剩下我和他存在似的,沒有任何人會願意伸出援手。

        從幼稚園開始,這種狀況再也沒有停止過。

        因為命運總是把我跟他分配在同一班,而他也總是帶領同學,一起欺負我。

        自此,我開始學會低嗚、忍著。

        忍過就好了……

        一下子就結束了。

        因為我知道,這世界從來就沒有人願意犧牲自己,幫助他人。

        並沒有。

        我又看了看鏡中身上被打的傷口,似乎更嚴重了。

        最後我忍著疼痛,還是穿上了制服,準備去學校,儘管早就遲到了二十分鐘,可我還是決定去學校。

       

        我進了校門,腳步卻莫名變得緩慢起來。好像一切都慢了下來似的,腳似乎被拉著一樣,根本往前不了。

        我知道,是害怕作祟,使我還是不敢面對他們。

        我不承認「弱肉強食」這種觀念,笨蛋也知道是「適者生存」才對。

        但我看現在的世界,為什麼反倒都是一群不適合的廢物活著呢?

        真是搞不明白。

        很快的,我還是走到了樓梯口,我抬頭望去,慢慢往上走。

        「真的,好不想進去教室。」我才走兩階就停下,站在樓梯間心想著。

        再走個六層階梯往右走,就到了。

        但我根本動彈不得,我好想現在就直接立馬掉頭離開這裡。

        「欸?這不是我們的『足球』嗎?」蕭恆烈剛好從教室出來,俯瞰在樓梯間的我。

        慘了,我已經不能反悔了,現在跑了也只是會讓以後的我,被欺負的更兇而已,還是直接上去吧……。

        我緩緩往上走,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壯碩的身材擋住了我的路。

    「足球,怎麼遲到了啊?」蕭恆烈低頭,看著比他矮的我說道。

        他就是那個,從幼稚園就開始欺負我到現在的「他」。

        我面向他,但我不敢對上他的視線。

        於是我平視前方,也就是他的胸部那。

        驚怕他看不爽我,一腳就突然過來了。

        「喂——!妳可以不要每次都無視我嗎?」他這次彎下身,從我的側臉嘗試看我。

        他媽的走開,擋到老娘的路了好嗎?

        我很想說這句話,但我根本不敢。

        「你都知道我遲到了,為什麼還不讓我進去。」我弱弱地說,我果然還是,很怕被打。

        「我呀,這是關心妳、關心妳!嗯?妳沒來的話,今天該會有多無趣啊?」他邊說邊靠近我的臉,近的讓我止住呼吸。

        語畢,他笑了一聲,站直身體,便離開了我的視線範圍。

        唉,沒事了。還是趕緊到教室吧!

        才剛打開教室門,奇怪?怎麼教室都沒有人?

        我探了探頭,巡視了教室一圈,明明座位上都有書包啊!

        不會?又在計畫什麼吧?

        我往前想更近檢查,但我的視線卻突然跟著身子往上倒了起來。

        「啊!」我的背跟屁股好痛!

        我看了看屁股下的一堆液體,順勢摸了摸。

        這不是油嗎?

        「喂喂喂,足球,怎麼整了這麼多年了,完全沒長進啊?這個梗高一下學期就玩過了欸!」蕭恆烈站在我面前,俯視著在地上的我,旁邊也慢慢湧出其他同學的身影。

        他笑得很大力,捧著肚子笑著,似乎快被我的愚蠢行為笑到送命。

        我試著站起來,但地上的油實在是太多,我再一次的跌了下去,舊傷加上新傷再次的撞擊,好痛!我已經沒力氣再試一次了。

        而再跌的那一下,蕭恆烈笑得更大力,已經彎下身子笑著,而其他人也因為我的愚蠢行為二次上演,紛紛大笑。

        教室裡除了笑聲和跌坐聲外,這裡根本沒有上課的氛圍。

        柯老師走了進來,看到坐在地上滿身是油的我,她嚇得馬上蹲下身,輕輕的擦拭地上的油,扶我起來,而後看著班上的其他同學教訓大罵著。

        但她罵了什麼,我其實根本沒在聽。

        我低著頭,只想趕快回家去,我不想上課了,叫我這一身樣子上課,根本是實踐他們計畫中的一環。

        柯老師吩咐我回家休息,明天再來上課。

        我點頭表示同意,便轉身離開。

        但腳底的油害我又摔了第三次。

        「咚!」好大一聲。

        此刻全班哄堂一笑,破壞了方才一瞬間被導師罵得安靜。

        我覺得羞恥死了,這一瞬間的我好想死!

        柯老師再次制止住了大家的嬉鬧聲,脫下我的鞋,拿著鞋子要求親自送我回家。

        不過我拒絕了。

        我並不想接受,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人是好人。

        老師這麼做,大概也是為了建立自己良好導師的形象吧!

        我不顧對老師的尊重,直接搶過鞋子,全身滴著油低頭對著老師說:「謝謝老師,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家。」

        此時蕭恆烈大喊:「小心不要再跌倒了哦!」

        接著伴隨著全班再次的恥笑。

        我立刻轉身跑下樓梯,眼淚跟著心情崩潰掉了下來。

        回到家後,我馬上跑去浴室洗澡。

        「喂喂喂,足球,怎麼整了這麼多年了,完全沒長進啊?這個梗高一下學期就玩過了欸!」腦袋裡一直徘徊這句話。

        整了三年又如何?這該值得慶幸嗎?

        我泡在浴缸裡,水淹過脖子,我雙手捂著五官哭著。

        我知道他們是因為我有一頭特別醒目的白髮,才被他們當成怪胎。

        我並沒有那麼勇敢!並沒有那麼勇敢去面對這些。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