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難受

        剛要邁入2009年的最後一天,天色還未完全進入黑暗,各個準備跨年的熱鬧商區紛紛湧入大批人潮。

        有的在化妝準備;有的在選個好位置準備盯著大型電視牆看;有的只是為了穿越這嚇人陣仗的無辜路人。

        十八歲的費安珍留著一頭俏麗短髮,髮色經過漂染變成亮眼的金銅紅,利用慕斯抓亂地髮絲只長到耳朵的一半,露出她兩耳的水鑽閃耀吊式耳環,俏麗髮絲的她擁有一張圓型小臉,稍稍擦點BB霜就足以展現她五官的立體,尤其是本身擁有的貓眼眼型更不費力成為自己焦點。

        她身穿蕾絲立體波浪洋裝,貼近肌膚地杏色襯托本身的氣質與優雅,雪紡布料輕薄柔軟,蕾絲材質因圖案設計所以有些許立體觸感,因透光含內裡減少裸露地尷尬,裙擺藉由魚線產生立體波浪,隨著她愉悅地走動徹底展現「活動波浪」的特殊感,搭配酒紅色五吋高跟包鞋,自信地抬頭挺胸令周遭人眼睛一亮。

        因為想要展現這件在網購的洋裝,所以,雖然今晚的天氣會愈來愈冷,但她依然拒絕穿上任何小外套來遮掩這件美麗的洋裝,雪紡紗的袖子微微透著冷意也抵擋不了她自身的興奮。

        她努力地穿越人潮,頂著一堆的白眼奮力衝出一條路,順著手機上的指示找著位於商區邊緣的便利商店,她身站好腳步靜靜審視那面前的商店,心裡略微緊張地抓著裙襬後,發現自己這種小動作而立刻放開。

        今晚是她下定決心打扮成男友喜歡的熟女類型來見他,因為男友為了打工而好些天沒見自己了,所以她才打算在今天的跨年夜偷偷來見他。

        她懷抱高興的心情,手提一袋晚餐笑咪咪地進入便利商店裡,她對接班的服務人員點了點頭,然候興高采烈地直奔員工休息室,她的笑臉在瞥見那沒關好門的隙縫露出的畫面時凝滯在唇邊,原先因為興奮的心跳聲轉為緊張,她僵直身軀慢慢往前推開虛掩的門……

        她看見那瘦高的男性抓著面前嬌小女性的肩膀,他吻著她仰起的唇吻得好熱烈……她手中的晚餐袋隨之掉落在地驚擾了擁吻的兩人,她蒼白的面容映入男性的眼內,她見他驚慌又無措地搖頭,她感覺胃被人抓握在手不停揉捏,在眼淚決堤之前匆匆轉身就跑!

        「安珍!」男性大叫推開面前的女生趕緊去追。

        便利商店的門一開,費安珍很快跑出,避開迎面而來的幾名路人,藉機竄進一旁的小巷隨即消失,追出來的男生驚慌地抽出手機猛打她的電話,心中的懊惱讓他不停咒罵。

        而跑出小巷的費安珍不顧眼淚狂飆不停地橫衝直撞,終於衝出大馬路的轉角扶著牆邊猛一張嘴――

        「嘔……」

        大批的嘔吐物就這麼淹沒剛踏出一隻腳的鞋上。

        她因眼淚而矇矓,內心絞痛不已,她哭喊出聲,幾乎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在她差點往前埋入自己的嘔物前一隻手臂扶住她。

        「妳還好嗎?」低沉地嗓音伴隨而來是男性麝香味,再來是溫暖的膚觸。

        費安珍驚訝地連眼淚都給嚇停了,她驚慌地抬頭露出慘不忍賭的面容,糊掉的眼線液,因淚水沖刷掉落的假睫毛,嘴邊還沾上不好嘔吐物,鼻涕眼淚也在其中,在這個路燈不算清明的陰暗處依然令對方小小驚訝一下。

        男人扶著她移到旁邊,讓她一手撐著自己的手臂,然候他拿出包裡的礦泉水打開倒在自己的腳上,因為他的舉動也引起費安珍的注視――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來幫你!」

        小小的尖叫雖然沒嚇到男人的手,卻因為她動作飛快搶奪他手中的礦泉水時而訝異,他看向失去東西的手而挑眉。

        他感覺幾滴水流碰觸了自己的襪子而低頭,他只看見一個小小的身體幾乎擋住他所有的視線,當他看見在此時陰暗的昏暗處展露出的雪白頸項,那如火焰般閃耀的俏麗短髮看得他接近失神。

        「好了,不過我猜你的襪子可能濕了,你要不要把襪子先脫下來,這個附近有超商我可以替你去買。」女孩維持蹲姿轉回頭看上去而怔忡。

        面前的,是一個高大的男人,他的長相幾乎被陰暗給吞沒,但他那淡色的眼瞳卻直直地注視著自己。

        那是一雙怎樣的瞳孔呢?灰色嗎?好像還摻了其他色澤,這個人不會是奇幻小說裡說的變種人吧?一個可以變身為動物的人類……呃,慘了,她真是太糟糕了,她弄髒了這人的鞋子還在腦子裡胡思亂想些什麼東東啊?

        驚覺自己和女孩對視的時間過久,男人搖頭,先是彎腰伸手將女孩給拉起來,再從西裝外套裡的口袋掏出手帕,他應該交到她的手上然候離開,但他卻意外發現自己想要親自替她擦去臉上的污漬,所以當他回過神後,他瞪視自己的手在她臉上不停地擦拭著,這種過於莫名其妙的警訊令他倏然停下動作。

        他太明白這種類似的情況了,繼兩位堂哥接連娶到妻子得到她們的愛後,他太明白那兩個人都曾說過的「自主性」,不由自主想要碰觸對方的肌膚來得到生理的舒解,他原先不明白要「舒解」什麼,但他現在……

        他皺眉時,費安珍猜想會不會是自己的妝太可怕嚇到他了,所以她羞怯地低頭退後一步,「對不起,你的皮鞋可能毀了,不知道要多少錢可以賠償?」希望別太貴,她這個月好不容易存好一筆錢可以出去玩……不對……不對,她不能出去玩了,因為她的男友和他的同事接吻了,他和那個大胸脯的女同事接吻了,嗚……

        剛聽見時,男人還以為自己聽見小狗叫,四周環顧一下才發現發出小狗叫的是面似乎受驚的女孩,他不想這麼做的,但他真的忍不住……

        他抬起她的下顎發現她又開始哭泣,小小的啜泣聲如同小狗找不著母親的淒涼哭聲,那一聲一聲地抽咽更是令他的心疼痛不已!

        「妳哪裡受傷了?」他不能隨意去碰她,她看起來似乎未成年,而他已足三十的年紀很容易被當成變態。

        「我……嗚……我的心………好痛……嗚嗯……我的胃……嗚嗚……也好痛……」

        女孩斷斷續續的出聲告知,聽得男人蹙起的眉峰逼近一座小山的高度,一時之間,他不曉得該怎麼辦,馬路旁傳來叭叭聲時他想到了。

        「還記得妳剛才說要賠我的鞋子嗎?」

        哭聲神奇地不見了,她連忙用手背抹去眼淚恢復平靜與積極點頭,「對,對,我要賠你鞋子。」

        雖驚訝她恢復得那麼快,但男人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忍著腳下的濕意邊朝車子走去邊說:「如果不介意可以隨我回家一趟嗎?」

        「喔好。」她完全沒發現這種答案有多麼危險,如此簡單的回應聽得走在前頭的男人忍不住停下來回頭,因為她只專注高大男人的腳步,以致於對方突然停下來時迎頭撞上。

        她摀著被撞痛的鼻子,眼裡有著受疼的淚意抬頭看他。

        西門恭其實很想笑的,但他瞥見她受傷的眼眸時全然發不出笑聲,尤其是,此刻的她猶如小鹿斑比的濕濡眼睛看著自己時。

        真是見鬼了!他看過多少女人的眼淚,卻沒有一個像她這樣輕易越過他築起的防衛高牆,直擊他最柔軟的核心只求他開口安慰她。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害妳撞到的,妳還好嗎?」他忍住想伸手撥亂紅豔短髮的衝動溫柔詢問。

        費安珍搖頭忍住欲哭的衝動回答:「我沒事……」

        悶悶地回應聽得他渾身不舒服,究竟為什麼對一個從沒見過面的女孩有這種反應,他無法現在一一找尋答案,不過,他倒是想起來自己為什麼停下來了。

        「我猜妳剛才可能沒聽清楚我問妳什麼,所以我再問妳一次:如果不介意可以隨我回家一趟嗎?」

        費安珍的鼻子終於沒那麼刺痛了,她放下手,仰起腦袋藉由人行道旁種植地樹木透來的燈光看向面前男人,可惜她什麼都無法看清楚,因為背光。

        忍住責罵自己笨蛋的衝動,她再度點頭。

        「我有聽見你剛才問我什麼,你要我陪你回家去清理鞋子。」

        好吧,這個理由連她現在重新說一次都覺得詭異,她不認識這個男人,甚至直覺告訴自己要快跑,但她就是想要不顧一切的衝動這麼做。

        她的男友,不,是前男友和別人接吻了,那麼她何必要再守著自己所謂的處女之身?明天就邁入千禧年了,這個非常特別、可能她死後再投胎都遇不到的一百年,就該做些瘋狂的事情來慶祝,所以,她要去這個男人家,如果真發生滾床單事件也絕不後悔!

        西門恭真心覺得這個女孩的話很怪異,尤其是,語氣中透露出不撞南牆不回頭的莫名氣勢更加證實他的想法。      

回書本頁下一章